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04 没人捧臭脚(求订阅!)

304 没人捧臭脚(求订阅!)

  “固化终结者?!这怎么可能?”杨棠显然不太相信红后的分析。

  红后没有人类感情,自然听不出杨棠言语之中的不信任,仍旧一丝不苟地分析道:“以主人的传奇(无形)武器‘鬼焰’来分析,主人的‘固化’能力显然是您傲立于世的根本,要知道,那把武器原本的模子只是一件吹毛短的冷兵器而已,如果不是‘固化’足够神奇,现在的鬼焰怎么可能拥有‘无视目标防御’以及‘魔法伤害’这种属性?”

  杨棠听得一愣:“对哦,这些本不该出现在现实世界……”

  “类似的道理,只要找到能够接受‘固化’的克隆体,终结者就有可能出现在现实!”红后继续分析道,“当然,我计算了一下,同一具合适的克隆体‘固化’成T8oo或T85o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六点四,毕竟只需要骨骼特种金属化以及改造内脏外加赋予动力源,而‘固化’成T1ooo型的几率仅有百分之一十九点二,‘固化’成Tx型的几率也只有百分二十七点八,总之人体外表下,需要‘固化’改变的地方越多,失败的几率就越大!”

  杨棠忍不住点头道:“你这种说法我可以理解,问题是克隆体不好弄啊!”

  红后道:“据我所知,目前世界上尚未有活过来的克隆体,几大实验室里的克隆体除了胚胎之外,就是少量的毫无生命迹象的人形实验体,所以想要弄到手相当困难,不过我们可以散思维一下,克隆体弄不到,年轻完整的尸体总不难偷到手吧?”

  听到这话,杨棠的眼睛瞪得溜圆:“偷尸?!”

  “对啊!”红后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当然,我知道你们华人有个规矩,叫死者为大!我们不找善人,完全可以找那些穷凶极恶的死人啊,反正如果真的固化成功,他们肯定是要改头换面的。”

  杨棠一想这倒是条路子,反正此世的华夏依旧有死刑,他只要[变形术]变个样貌,再找路子塞点钱,肯定能够看到行刑之后的死尸堆,再以[邪眼]分辨,自然就一目了然哪些尸体能够进行固化,最后再出一笔钱,相信肯定有人乐意帮他把死尸倒腾到手。至于死者家属方面,直接用熟石灰粉装在陶罐里,还不用装满,装一半就可以敷衍过去了。

  “不错不错,这倒是个办法,改天得空倒是可以试一试。”

  不得不说,杨棠也想拥有自己的势力和产业,只不过他并不认为他自己拥有古代君主尤其是三国时代那些主公的个人魅力、可引得谋臣猛将纳头就拜。他就算花高价招募到了退伍特种兵,也还会怀疑这兵是不是那个谁派来的卧底。

  由此可见,“一个好汉三个帮”,杨棠之所以没有做点什么实业,究其根源还是他没能拉起一只队伍,想随时指哪打哪都成。

  事实也是如此,一个将军没有士兵听他指挥,他就会失去将军的威仪。一个江湖大佬身边没有马仔一呼百应,他就会失去大佬的地位。同样的道理,杨棠身边要是没一群信得过的人,做什么事情它都不会安稳,犹如万丈高楼没个根基。

  ******

  第二天上午,杨棠只有十点钟之前有课。下课之后,他就想着去把借阅的论文还掉,同时那个从陶妤妃那儿弄来的教师借书证,他也得亲自还给那位老师。

  可事情偏偏这么凑巧,陶妤妃也有闲工夫,一下课就找上了他,埋怨道:“杨棠,最近两天我烦都快烦死了,都赖你!”

  杨棠诧异非常:“我说陶班,话不能这么说吧?你烦,它怎么就能赖到我头上了?”

  陶妤妃见杨棠接了话,明眸中不禁闪过一丝狡黠,嬉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烦吗?”

  杨棠摇头。

  “还不是小辰辰,他一直跟队集训,有好几个月了,都快憋疯了,所以最近可劲打电话给我,想让我把他弄出集训队!”陶妤妃道。

  杨棠恍然大悟,随即不禁莞尔:“都集训几个月了,怕是快结束了吧?这时候把他从里边弄出来,也亏他想得出来。”

  “这还不都赖你,教他什么破武功,现在倒好,成集训队红人了。”陶妤妃话是在埋怨,表情却在乐,“之前只是练跳远,现在连跳高也给他上量了。”

  杨棠撇嘴道:“看来咱华夏田径还真是后继乏人啊!”

  “谁说不是呢!”陶妤妃应和道,“这边、这边……坐我车去图书馆。”

  于是二人上车扬长而去,直把周遭一帮牲口看得羡慕嫉妒恨。

  “我去,这牠妈谁啊?居然把历史系最美的一朵花给摘走了?”

  “得了吧,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谁摘谁还不一定呢?刚开走的车可是系花的。”

  ………

  车上。

  “对了,图书馆的论文你才借了几天,这就打算还啊?”陶妤妃多少有点意外,“这么说你的论文写好了?”

  “嗯,已经搞定寄出去了。”杨棠实话实说道,“至于图书馆的论文嘛,我都把它拍成高清照片存网盘里了,需要的时候还可以随时找出来参考!”

  陶妤妃闻言怔了一下,轻笑道:“你倒是不肯吃亏……对了,你论文寄出去就没留一手?”

  “什么留一手?”杨棠愕然。

  “就是留几个小问题,可以让期刊方面把你的文稿打回来,修改通顺之后才能完成表。”陶妤妃稍微解释了一下,旋又肃容道:“我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啊,毕竟曾经爆出过国内某期刊盗用新扎作者论文成果的事件。”

  “盗用作者论文成果?!”

  “对啊,当时那家期刊见投稿作者的论文完美诠释了一个较为有名的世界性课题,于是期刊内部有人见利起意,企图昧下论文,结果最后被曝了光。”

  听完陶妤妃的描述,杨棠倒是气定神闲,毕竟这世上有昧钱昧物的家伙存在,自然也就少不了这种昧论文的伪专家。他可以说一点儿不惊奇,甚至可以说早有准备。

  “放心吧陶班,你说的漏洞我早在论文里边设好了,除了我,没人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掉漏洞。”杨棠略显得意道,“不信你就等着看吧!”

  陶妤妃闻言白了他一眼,小心心里却多少有些佩服杨棠的滴水不漏。

  很快,到了图书馆,杨棠还掉借阅的书稿,再时没敢多借其它书籍。随后,两人按照从图书馆电脑终端里查询到的住址,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借书证的教师主人,将借书证物归原主。

  眼见到了中午,杨棠请陶妤妃吃了顿饭后,两人便分道扬镳了。

  杨棠独自一人回到学校,随便找了间空教室打了个盹儿,待到下午上课时间,他向其他同学打听清楚了跆拳道社活动的地点后,便独自摸了过去。

  你还别说,跆拳道社作为京大几个较大的活跃社团之一,仅仅是活动地点就占据了校跆拳道馆的半壁江山,而且这里随时都有不少观摩或意图加入社团的闲杂人等,因此时不时会爆出口哨声、叫好声之类的杂音。

  尤其是杨棠到达跆拳道社门外时,大门口已被一群杂鱼给堵得严严实实,他想见缝插针都插不进去。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774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