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06 终于出现(求订阅!)

306 终于出现(求订阅!)

  看到杨棠跟没事儿人似的,一七五女生小心心里油然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耻辱,这种感觉就像小孩子去打大人,结果大人屁事没有,小孩子自己却伤了。

  心高气傲的一七五女生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因为这说明她练了十几年的跆拳道全是白费,甚至连跟对面那个男生比试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里,一七五女生的眼泪一时间好像珠串般滚落下来,可她的自尊心又不容许她当众落泪,不由得赶紧擦拭,而后将恼恨一股脑转移到了杨棠身上,冲着他的背影嘶喊道:“你混蛋!”

  她喊这一声不要紧,关键是男生们纷纷侧目过来,见到一七五女生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顿生怒气,立刻有不少人以扇形的方式围堵过来,将杨棠拦在了半道上。

  杨棠却毫不露怯,不卑不亢道:“各位学长,我是来找人的,廖斌在嘛?”话落的同时,他的感知全开,随时留意着男生那边有没有人开溜。

  带头围住杨棠的板寸头男生歪着头审视杨棠:“你找廖斌干什么?”

  “找他还账,他欠我的。”杨棠半真半假道。

  板寸男冷笑道:“呵呵,廖斌欠你账,你还晓得找他还,那你弄伤了夏妙薇,又怎么算呐?”

  “夏妙薇?”杨棠不解。

  板寸男却直指杨棠身后的一七五女生,此时她正金鸡独立般站着,接受簇拥上来的其他女生们的嘘寒问暖,有女生想把她搀到旁边去休息,可她就是不肯,就这么杵在原地,泪眼婆娑着恨瞪着杨棠。

  杨棠自然不可能被小女生的一点执拗所吓倒,只是在他回头瞧看夏妙薇的当口,板寸男已然阴险地飞起一脚,猛踹向杨棠身侧。

  本来围在夏妙薇身边的女生以及夏妙薇本人都正对杨棠同仇敌忾,可看见板寸男的飞踹,诸女的表情立马变为错愕、担心、幸灾乐祸等各种表情,不一而足,但有一点相同,无人出声提醒杨棠;男生这边也是一样,不过不少同为跆拳道社员的男生已然记下了板寸男的阴险,打算在惹不起的情况下,敬而远之!

  众目睽睽之下,也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杨棠将要挨上结结实实一脚的情况下,他倏然朝旁边退开小半步,板寸男凌空飞起的一脚顿时从他的胸当门掠过,整个画面违和不已,却偏偏真实发生了。

  “啊……”众人哗然之余,事情还不算完,杨棠双手双肩俱都没动,可金雁内功却悄然外放,在他的左脚尖前部形成了一块肥皂大小的气垫。

  飞腿偷袭的板寸男一脚踹空,心头多少有些慌乱,但在即将落地时也没等来杨棠的反击,他到底是松了口气。可就在这个时候,乐极生悲的事情发生了,他先行落地的左脚似乎踩在了一块半软不硬的东西上没有吃住力,结果导致脚脖子一撇,只听“咔嘣”一声响,崴了。

  更悲剧的是,崴了的左脚还向后那么一滑一扯,结果板寸男整条左腿内侧都重重地拍在了地上,前边的右脚受此拖累,也来了个依葫芦画瓢,最后生生拍出个一字马来,这还不要紧,要紧的事,他胯间囊袋没遮没拦地同样硬拍在地上,可谓损伤惨重,欲哭无泪。

  唯一有利于板寸男的就是,这大训练室内铺满了类似榻榻米的垫子,多少有点软和,至少比水泥地好些。

  板寸男落地后,先是双眼暴凸,接着双腿蜷曲,双手捂着胯下,整个人成了个虾米,简直痛不欲生。

  杨棠耸肩摊手道:“不是我的错,我可没碰他!”

  众跆拳道男:“……”

  “对了,廖斌廖学长在嘛?”平易近人兼和蔼可亲的问话。

  有人下意思答道:“他拉肚子,这会儿估计在厕所呢!”

  其实要不是虫分身存活的时间有限、杨棠又懒得再释放的话,他根本不用来跆拳道社找廖斌,这会儿恐怕都直接杀上门去了。

  当然,这里边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杨棠都计划好了,如果有需要干掉廖斌的话,那么他跟廖斌的每次见面最好在众目睽睽下以示“透明”!

  “那好,我在这儿等他。”杨棠在别人的地盘核心一点不觉尴尬和心虚,“对了那个谁,廖斌学长去厕所多久了?万一要是厕所拉满了怎办?所以你们最好去一两个人拿棍子通一通……”

  面对这样的神吐槽,无数男生女生栽倒,但更多在场的人却哄笑起来,结果惊动了隔壁办公室的几名跆拳道教练和跆拳道社的高层。

  果不其然,也就在哄笑完没多久,大训练室另一头锁死的对开门被推了开来,跟着鱼贯进来三男一女,其中一男一女学生模样,脸上多少有点书卷气,剩下两个男的俱是三十出头的年纪,但身材精悍步幅稳健,尤其是步频极有韵律,不疾不徐,显示跆拳道社的教练一流。

  为首有点小帅的学生模样男子见现场混乱,架子他一眼就看到了杨棠这陌生人杵在场地中间,当下阴着脸子喝问旁人道:“怎么回事?蓝颂学怎么伤了?还不过去两个人把他扶起来!”于是这才有社员过去搀起板寸男,扶他到一边休息。

  由此可见,蓝颂学在社团里边人缘并不好,大伙儿多不待见他!不过那名刚进门的小帅学长倒是威望颇高,这会儿已有人凑在他耳边把前因后果不偏不倚地讲清楚了。

  小帅学长听完详细描述后,踱步来到杨棠身前一丈处站定,而与小帅学长一起进门的那个英气学姐在男社员的指点下发现了已被扶到角落休憩的一七五女生,当即从杨棠身边掠过,扑到了夏妙薇身边。

  “哎哟~~我的小夏夏,你怎么样怎么样?”

  满额细汗的夏妙薇微微摇头道:“没事,应该是趾骨断了。”说着,她又恨瞪了远处的杨棠一眼。

  英气学姐见状,寒声道:“是那个正跟徐讼打嘴炮的男生害你这样的?”

  夏妙薇先点了点头,旋又道:“其实不怪他,是我自不量力……”

  “这么说他很厉害?”英气学姐瞄向杨棠,半眯着杏目,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徐讼高声道:“杨棠同学是吧?虽然你找人的要求很合理,但这里到底是社团地方,你未经允许就擅闯进来,始终是失了礼数,也不合规矩,所以请你先出去,到门外去等,我们社团活动完了,你想找什么人都是你的自由。”

  听完徐讼道貌岸然的一番陈词,杨棠心里只感好笑,双手环胸冷哂道:“要是我不出去呢?”

  “那就打你出去!”说着,徐讼猛然前冲,同时右足足尖毫不犹豫点向了杨棠的小腿迎面骨。

  杨棠见状,不禁莞尔道:“原来你是挂羊头卖狗肉,表面上是跆拳社长,实际上的路数却是戳脚(还有个叫法名鸳鸯腿)!”

  听杨棠一下就点破了自己的武学根底,徐讼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你管我用什么路数,总之能请你出去的就是好路数!”说着,他攻向杨棠的腿法更猛了。

  杨棠左挡右躲,脚下却如生根一般,定在原地未动半步。看到这一幕,众多跆拳道社员,无论男女都瞠目结舌,要知道,他们社长徐讼早已是跆拳道黑带一段,可眼下发起猛攻,居然连对方的毛都没踢到一根,如此实力察觉实在是太大了!

  “徐讼退下!”跟在徐讼和英气学姐后面进来的两位教练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其中个头稍矮留着八岔胡的那个壮男轻飘飘来到杨棠面前,隐含怒气道:“在下跆拳张震宇,黑带四段,请指教!”

  这话一出,无论男生女生都嗡嗡议论起来,要知道,黑带四段,那就是正式的“师范”,本身的战力也由于年青力壮的关系而停留在巅峰期,这样的高手,属于外家功夫中最难缠的那一类。

  至于杨棠本人,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级别的高手,要说内家拳化劲,他可以轻松模拟,甚至于更深层次的内家拳“金刚”境界。

  的确,杨棠在张震宇拳脚挥出时,就打算施展出“金刚”震慑对方,没曾想这时廖斌的身影居然出现在了那些个忙碌的社团会员当间……

  随意飞起一腿,将张震宇踢来的腿影消弭于无形,杨棠陡然喝道:“廖学长,你让我好找啊!”说着,他已然窜进了人堆,让张震宇无法再追击上来。

  .

  (新的一天,求票、求推荐、求、求、求、请、请、请、请!)

  ps:求订阅!!

  ps:明儿又是一年的高考了,希望应考的同学们不要紧张,沉着应对,拿到试卷,先在正确的地方填好姓名考号,然后通卷浏览一下题目,如果乍看题目很陌生,紧张得不会做,那就迅速过题,从会做的题目做起,等心情平复了再回头看没做的题。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780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