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08 求助电话(求订阅!)

308 求助电话(求订阅!)

  悄然拍了几分钟,杨棠把手机收了回来,躲到墙角回放,这才现谭马二人在互相搓背,而非捡肥皂啥的。

  “呼——”

  虚惊一场。

  倒不是杨棠歧视同.性.恋啥的,而是他这个纯正直男可不想意外遭受不白之冤,说他和谁谁俩男的一起开房,玩**。

  细细一想还真有出现类似传言的可能,杨棠就开始后悔不该管谭马这俩醉鬼,就是管也不该来酒店开房,而是直接回寝室多好,即便被寝管老师现他们喝了酒,最多也就事后送条烟的事,不至于萌风言风语出来。

  但是现在,可就不一定了。

  心知一切都完了的杨棠却没犯糊涂,当下把刚录的像删了,接着将手机归位,他重新窝进躺椅里,权当什么都没生过,直到谭马二人洗浴出来,打开客厅的灯在那里嘀嘀咕咕说笑的时候,杨棠才假装从睡梦中醒来。

  “几点了?”

  “差几分钟就五点了,我说老幺,你也起来洗个澡吧!”马志鹏回道,“刚我和老大都洗过了,还帮他搓……”说到这儿,他倏然顿住了。

  边上的谭尹眼睛一下也鼓了出来。

  “你说搓什么?”杨棠假装没听清,还假装翻了个身,隐隐传起鼾声。

  “没什么、没什么……”

  马志鹏连连摆手,还想解释,却被谭尹的眼神止住了:“老幺又睡着了,别胡说八道了。”

  “我们是互相搓了背嘛!”马志鹏不服道。

  “那你有本事说给老幺听呐,看他会不会误会你捡肥皂!”

  马志鹏一时无语,半晌才反击道:“老大,你不也捡肥皂!”

  谭尹:“……”

  早上,待杨棠洗了澡,三人下楼吃早餐时,谁也没再提起“搓背”那一茬。

  吃完免费早餐,三人分道扬镳,谭马二人径直回去学校,杨棠驱车去了元能地宫。

  许久未回地宫,地宫的入口早换了一个,杨棠驾车兜了十来分钟,又打电话求米姝指点,这才进了地宫门。

  泊好车,杨棠坐着升降机,施施然降抵地宫大厅。他一出升降机,由于左胸别上了等同于乙等会员证的白银纹章,不少不认识的人都在跟他打招呼,或点头致意。

  “你好!”“早上好!”“你早!”

  不过元能院就是元能院,虽有新面孔加入,但老面孔更多,只是杨棠认识或有交情的十不足一。

  先去后勤处转了一圈,杨棠现那些个寄卖物品中,有光色的不少,但在[邪眼]注视下,能呈现青光的几乎没有、蓝光更是凤毛麟角、紫光一件都没有,实在令他失望。

  刚打算离开后勤处大厅,许久未见的罗劲(详见198)凑了过来:“杨哥,好久不见啊!”

  “噢?是小罗呀,我正有事想找你……”

  “什么事?”罗劲闻言有点激动,杨棠有事麻烦他就意味着他有积分可赚。

  “走,咱们一边去说。”

  杨棠拥着罗劲到了僻静处。

  “杨哥,到底什么事啊?”罗劲显得有点急,显然最近曰子不好过。

  杨棠沉吟了一下才道:“小罗,我有个朋友,需要一些完整的尸体做实验,你路子野,能不能有这方面的介绍?”

  罗劲微微吃了一惊:“尸体?什么样的尸体?动物的还是人的?你确定你朋友不是要器官?”

  “他说得很清楚,只要死透的尸体,人或动物的不论……”

  罗劲闻言大松了一口气,因为死透的尸体,就算器官完好也没法用于移植了,这样的事情倒是可以帮忙介绍个路子,反正具体交易他又不参与,事了怎也算不到他头上。

  “杨哥,我这边倒是有个路子,不过那人也是个掮客,得你朋友自己去联系……”

  “这没问题,你把对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给你五个积分。”

  罗劲迟疑了一下:“成交!”

  很快,二人各取所需,交换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随后,杨棠独自来到了位于东南方的机房,这里可以查询元能院会员权限内的一些资料,所以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但真正爆满却不曾有过。

  杨棠领了个排队号,等了不少三分钟便被广播通知可以进入五号房了。

  走到五号房门口,杨棠拿他排队号一扫,五号房的闸门便啪嚓一声弹开了。他探头进去一看,现五号房布置得跟寻常家庭的书房差不多,有办公桌椅、电脑以及书橱,还有个小冰柜,提供各式常见的饮料。

  不用想,其它房间应该跟五号房差不多,杨棠遂进去带上门,还顺手给反锁了,这才安心坐下,开机、登入元能院内网。

  以杨棠目前的等级身份,他只能调阅国内厅局一级官员的资料,而且还得花积分,调一个档一分。杨棠也不小器,一气调了十三份档案,包括廖斌父母在内。

  每份档案杨棠都细细浏览了一边,结果现廖斌父母的档案最后的备注栏都写有“待查”字样。这说明什么,说明上头已经有了某些证据能够证明这俩口子是腐败分子。

  当然,具体的证据,以杨棠的权限无法调阅,不过他既然知道这二人有问题,大可以改头换面去滨津市一探究竟嘛!

  打定主意后,杨棠又在五号房间坐了几分钟,这才将所有借阅的档案关闭,顺手关机,离开了房间。

  不久,杨棠开车出了地宫,正打算按罗劲给他的联络方式联系那个贩卖死尸的掮客,没曾想姜至贞的电话先一步打了进来。

  “喂,是杨大哥吗?”

  杨棠捏着鼻子道:“我不是,打错了!”

  “你少唬人,我听出来了,你就是…”姜至贞嗔道。

  “行行行,小贞儿,我这边忙着呐,有什么事,你直说!”

  “就是上次妍霜姐的事儿,你不会忘了吧?”

  “唔……没忘,怎么了?”

  “那你现在能不能过来?”姜至贞略显急切道。

  “这么急着要?”杨棠有点惊讶,“你让我看看行程表,唔……行吧,我现在可以过来一趟,但最多待一小时,不能再久了!”

  “好好,那你就快过来吧,地址是三里屯幻凰kTV!”

  杨棠闻言不禁嘀咕道:“怎么跑kTV去了?那是试歌的地儿嘛!”

  “嘿嘿嘿杨大哥,总之你先过来吧,我和妍霜姐被绊住了……哇,你干什么?!”姜至贞的声音一下子变远了,杨棠不禁眉头大皱,脚下开始加油门。

  想了想,杨棠又翻出钱总的电话,拨了过去。

  “哈哈,杨老弟,你可是稀客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电话那头钱总的声音相当豪爽。他不敢得罪万海流供菩萨般供着的大师杨棠,同时他也知杨棠的确有些邪门的本事,在杨棠面前自然是客气得不得了。

  “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想问问我那契妹姜至贞最近咋样了?”杨棠随口胡诌道,“这不我刚从国外回来,打算送她件小礼物,她人在哪儿呢?”

  钱总闻言一僵,立马捂着话筒问自己的副手。

  副手道:“朱经纪好像把姜小姐带去参加四少爷的酒宴了。”

  “什么!?”钱总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我不是说了不让至贞参加那些个杂七杂八的应酬嘛?他朱吉国是耳朵聋了,还是疯了?真牠妈是头猪!”骂通畅后,他吩咐副手道:“马上查一查姜至贞的行踪,然后立刻报告给我!”

  “是!”

  做完这些,钱总才重新松开话筒:“喂,杨老弟嘛,我查了一下,至贞她出去吃席了。”

  “具体地点呢?”杨棠冷笑着追问。

  “应该是在那什么酒店吧,是什么酒店,我看看……”

  “不用看了钱总,小贞儿目前在幻凰kTV,哐!”说到这儿,杨棠直接挂了电话。

  钱总浑体一震,随即回过味来,吩咐副手:“马上备车,去三里屯!”

  ………

  杨棠驱车到幻凰kTV大门的坝子时,他的灵觉就已经锁定了三楼某豪华大包内的姜至贞和周妍霜。

  此时二女还在同一帮流里流气的青年虚与委蛇,但已到了很危险的境地,其中一个鸡窝黄毛头正逼着姜至贞灌酒。

  周妍霜见实在推不掉,便自告奋勇想帮姜至贞挡酒……

  “哼!”

  杨棠一脸冷峻地进了幻凰kTV,不一会儿便有个男服务生上来半拦半阻道:“先生,您几位?”

  “你眼瞎啦,自己不会数啊?”

  “那您就是一位啰!想开个什么样的包房啊?”

  “我找人!”杨棠直言不讳,已然上了楼梯。

  男服务生的脸顿时垮了下来:“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是高档会所,不接受闲人乱闯,如果你真要找人,可以报上他的姓名和包房号,我们可以帮你请他出来。”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找!”

  “那可不行先生……”说着,男服务生已然伸手拦在了杨棠身前。

  杨棠二话没说,直接从后腰(储物指环)上拔出把格洛克幺八顶在服务生脑门上:“现在可以让我自己找了吧?”说着,用枪身把脸颊僵硬的服务生顶到一旁,他人已转上了三楼楼梯。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788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