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09 小冲突(求订阅!)

309 小冲突(求订阅!)

  上了三楼,杨棠不紧不慢来到三零三包厢门口,飞起一脚踹开了大门。

  “哐当!”

  巨响之后,原本嘈杂的包厢内骤然安静下来,除了刺耳的背景音乐还在播放之外,正灌酒的男男女女全都聚焦到了门口。

  最初的震惊过去,乌烟瘴气渐渐消散,看清杨棠只有一个人后,叫骂之声立刻就来了。

  “靠!”

  “你牠妈谁啊?”

  “找死是吧?”

  听到骂身,杨棠[缩地法]连闪三下,咚、咚、咚,三记重拳擂在骂话三人的腹部。

  三人顿感腹部绞痛难当,捂着肚子如虾米般滚到在地。

  见此一幕,包厢内又瞬间静了下来,剩下四个青年以及他们身边的妞俱都用畏惧的眼光看着杨棠。

  为首的鸡窝黄毛头结结巴巴问道:“你、你你到底是谁?”

  杨棠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眼神迷离的姜至贞和周妍霜,漠然问道:“你们给她俩灌了什么?”话落的同时,他再度从后腰拔出格洛克幺八,顶在了鸡窝黄毛头的前额上。

  感受着冰凉的枪口,鸡窝黄毛头差点屎尿齐流,好不容易忍住,赶紧坦白道:“没、没什么……就、就加了点致幻剂,多灌点水,过两个小时就能清醒。”

  “真的?”杨棠一脸的不信。

  鸡窝黄毛头连忙举起右手,三根手指并拢:“我发誓……”

  杨棠冷笑:“如果发誓有用的话,你就不用再吃饭,直接当神仙就可以了。”

  “我、我……”

  面对枪口,鸡窝黄毛头想硬气也硬不起来。

  “好了,不说你了,还得借你身边那两个小姐用一下……是坐.台小姐吧?”

  “是是是,大哥你尽管用。”鸡窝黄毛头为求自保,轻易就将俩小姐给卖了。

  “啊……我不要!”

  “这位大哥,你饶了我吧!”

  被点名的俩小姐连连求饶的同时,身子直往沙发里缩。

  鸡窝黄毛头见状,急眼了,对那俩小姐拳打脚踢,直到她俩哭哭啼啼乖乖站到杨棠面前,这才罢手。

  杨棠对俩小姐道:“我也不要你俩干别的,扶上她,跟我走!”说着,指了指周妍霜。

  俩小姐闻言,大大的松了口气,正当她俩想要去扶斜瘫在沙发上毫无形象的周妍霜时,只觉眼前一花,杨棠又连续施展了几记[缩地法],赏了鸡窝黄毛头以及剩下的青年和妞们一记腹部重拳,打得他们双眼凸瞪,只感腹部剧痛,就好像有把刀子在肚子里边绞啊绞,连痛叫都叫不出来,唯一能做的就是如虾米般蜷曲着打滚。

  杨棠却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当下挟起同样毫无形象的姜至贞,率先出了门,然后等在门口,示意俩小姐扶周妍霜出门。

  俩小姐不敢怠慢,二扶一,倒也不太困难地将周妍霜弄出了包厢。

  杨棠道:“我押后,你们俩走前面,要是敢跑的话,我的枪子儿可不认人!”

  “是是是,大哥!”

  俩小姐忙不迭点头,扶好周妍霜就往楼下走,结果刚到楼梯口,就见ktv的老板带着一帮人在服务生的引导下气势汹汹地往上来。

  “大、大哥……”

  俩小姐刚想问杨棠怎办的时候,杨棠已然来到了她俩身后,淡然道:“你们站到我后面来!”俩小姐赶紧依言而行。

  随即,ktv老板一帮人与杨棠正好照面。

  ktv老板与杨棠对视了两秒,当先道:“这位朋友,敝人是这间ktv的老板冯中钊,三里屯这片的人给面子,都叫我一声钊哥,你怎么称呼啊?”

  已收回枪的杨棠淡淡道:“你可以叫我易哥或者老易都行!”

  长着一副驴脸配眯缝眼的冯中钊闻言,两眼几乎都眯成了一条缝,对于这样的情景,但凡熟悉冯中钊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要发飙的前兆:“易哥是吧?你面生得紧呐!怎么,一来我ktv,就想掳一、二、三、四……四个妞去想用,甭说门了,就是窗户也没有啊!”

  杨棠哂道:“但这件事可不是你说了就能算的。”话落,他让身后的坐.台小姐之一暂时扶着姜至贞,然后竟直接一记[缩地法]到了冯中钊身侧,掏出刀子,胳膊一圈,就箍住了姓冯的颈子,同时还刀尖微戳,挑翻了冯中钊脖子上的一小块皮,见了点血,以示威胁。

  被杨棠的手臂圈着,冯中钊微抬着下巴,嘴朝天撅着,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兄弟、兄弟,咱有话好说,你先把刀收起来吧!”

  “不用收起来……那个谁,先把小贞贞给我扶下来,我们一起让冯老板送我们出ktv!”杨棠朝楼道上的坐.台小姐完这句,又把嘴凑到冯中钊耳边问:“钊哥,你看我这样安排可好?”

  “好、好,我送你们出去!”冯中钊暗忖眼下形势比人强,待过了这一关,不愁打听不到你这“易哥”的消息,到时候再行报复也不迟啊!

  这时,只听杨棠又道:“钊哥啊,光你答应放我们离开可不成,你这些个兄弟可都还没答应呐,万一他们要是在我身后暴起,就算伤不了我,伤了几位女士也不好吧?再说了,你敢保证你手底下的人没有改朝换代之心?万一我跟几位女士走入人堆后,被想谋你之位者死命攻击,你说我一激动,是割你喉啊,还是捅了你呀?”

  冯中钊虽然明知这是杨棠为了成功脱身而提前做的布置,但要想他心里一点芥蒂也没有,根本不可能,于是趁着说话还管用,冯中钊尖着嗓子怪腔怪调地吼道:“你们真当我死啦?但凡我ktv的人,无论是谁,统统退到大门外边去!”

  ktv的帮工打手们听到冯中钊的话,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如鸟兽散,退远开去。

  于是杨棠一手挟着姜至贞,一手搂着冯中钊出了ktv大门,径直来到外面停车坪上的一辆齐柏林62s旁,吩咐俩坐.台小姐道:“你们俩,把周妍霜塞进后座吧!”

  俩小姐没见过齐柏林这样的车,心头正琢磨,听了杨棠吩咐后,她俩赶紧照办。

  杨棠把姜至贞搁到副驾驶座里,又圈着冯中钊绕过车头,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不过杨棠并未就此放过冯中钊,而是降下车窗玻璃,继续用一只手持刀勾着他的颈子,直到车子起步,才把冯中钊推翻在地,扬长而去。

  冯中钊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好不容易才爬起身来,附近ktv的员工迅速涌上来,围住他嘘寒问暖。

  “老板,您没事吧?”

  “您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要不要派人去追那辆车?”

  “……”

  冯中钊突然比了个打住的手势:“都给我闭嘴。你们都看清楚刚才那易哥开什么车离开的吗?”

  “不太记得了……”

  “不知道,不清楚。”

  “那款车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噢,我想起来了,那车是迈巴赫齐柏林特别版,据说售价上千……”在冯中钊的恶瞪下,那名还想继续滔滔不绝介绍齐柏林车奢华的服务生赶紧闭了嘴。

  [玛德,能开得起齐柏林那种豪车,看来这易哥还是个硬茬!]冯中钊虽然号称钊哥,但他却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人他都惹不起,[对了,听说康副区长的公子也在三楼包厢里找乐子,不知道惨成什么样了,想上去看看再说吧!]

  打定主意,冯中钊扭身就往ktv内走,其余人等连忙跟上,竭力想要与自家老板拉近距离。

  到了三零三包厢,包厢门一个惨样,里边的男男女女也都各式惨样,哀叫连天。

  “我不管钊哥,反正今天我们兄弟几个的场子,你必须帮忙找回来,不然我就赖着你不走了!”

  听到康副区长公子——鸡窝黄毛头的求告,冯中钊的头一个顶两个大,却不得不故作豪爽,满口答应下来。

  问题是,杨棠进来三零三包厢,除了踢坏了门、外加赏了他们每人一拳之外,还真没有砸烂别的东西;更糟心的是,腹部那一拳,当时挺疼,痛过之后拍片照x光都愣是看不出任何毛病来,就是想通过官方渠道提出人身伤害赔偿都不可能。

  也就在冯中钊纠结要不要找人打听那辆齐柏林谁属的时候,钱总同样带着一票影音公司的保镖赶到了幻凰ktv。

  一进门,见ktv大厅中气氛不对,钱总立刻示意手下召唤了一名女服务员过来探听虚实。最后听到姜周二女已经被一个叫易哥(易大师)的人救走后,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开始在那里双手合十、谢天谢地。

  等心情平复下来,打发走了女服务员,钱总阴着脸子吩咐道:“那个谁,去打听一下,那个朱经纪人在什么地方,找到人立马同他解约……他玛德,差点一颗耗子屎,坏了老子这锅汤!”

  这时,冯中钊听说钱总来了,赶紧出迎,一番寒暄后,他旁敲侧击道:“钱哥,什么事儿能劳您大驾亲临啊?”

  钱总逼视着冯中钊道:“哼,我旗下的两个歌手被人带到你这儿唱k灌酒来了,你敢说没有?”

  冯中钊并不怕钱总,本想跟他来个死不承认,但转念一想,还是先弄清楚具体状况再说,于是假装服软道:“是…是有这么回事儿,可那不是区里的康少看上那什么姜小姐了嘛!”

  “狗屁康少!”钱总一听怒发冲冠,“漫说一个副区长的公子,就是他金昌顺来了,也不敢动、动……”正讲到激昂处时,便被副手悄然打断了,“啊啊,对对,总之我旗下的歌手卖唱不卖身,要想搞她们。还任重而道远。得一步一步慢慢来!”

  某五星级酒店,套房内。

  姜至贞从迷迷糊糊中转醒,不过有号称“赖床小懒猪”的她并未马上翻身而起,而是微微侧了个身,又扯了扯薄毯,打算继续睡。

  不过下一秒,姜至贞就意识到不对了:“薄毯!?还有身下这软和的床铺,我、我究……”想及此,她霍然坐起,结果薄毯滑落,春.光外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姜至贞很想大声发问,却陡听身边“嘤咛”一声,她扭头一看,周妍霜居然也在床上,就睡在她身边。

  [我们俩被朱经纪怂恿,去参加了康少的生曰宴会,再后来去k歌,结果被人灌酒……灌酒?!难道我跟妍霜姐已经被那个禽兽给??]

  一想到这儿,姜至贞就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恰在此时,套房门被轻撞开,一辆餐车被徐徐推进房间,姜至贞吓了一跳,赶紧缩回薄毯里,微微发抖感到害怕之余,又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咬牙切齿的痛恨。

  打发走了闲人,叫来餐点的正主儿在餐车边站定,朗声道:“好了两位美女,外面已经华灯初上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这是谁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薄毯下的姜至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了小贞贞,别再装睡啦,赶紧起来吃点东西吧!”这说话之人不是杨棠是谁,“还有周小姐,你也请吧,别再耍小性子了!”

  终于,姜至贞绷不住了,率先起身:“杨大哥…”薄毯滑落,美好的身段就此展现在杨棠跟前,除了胸脯显平,其余皆美好!

  “赶紧把毯子裹上,成何体统!”杨棠撇过脸道。

  “我就不,除非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我跟妍霜姐明明在ktv唱歌来着,可眼下怎么就到酒店了?”

  杨棠也不矫情,直接交代道:“事情是这么回事儿……”

  知道了前因后果,姜至贞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失落,甚至在想,如果康少给她下的是“春”药呢?杨大哥会见死不救么?

  “对了,我跟妍霜姐身上的衣服……”

  听到这个问题,毯子底下同样在装睡的周妍霜顿时竖起了耳朵。

  “我赏了些钱,叫几个女服务员帮你们弄的,还洗了澡……”

  姜周二女闻言松了口气,对杨棠的无微不至心生感激。

  杨棠这时却拍拍手,道:“ok,该问的你们也都问了,我先回隔壁了,你们慢慢吃,餐车中档还搁着两套睡衣,应该合你们身。”说罢,他径直离开了两女房间。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810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