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12 先得有人(求订阅!)

312 先得有人(求订阅!)

  “半小时前,也就是杨大哥写歌那会儿,这不对啊……”

  “怎么不对啦,由于近些年冗余歌曲越来越多,这收录平台的检索是越来越慢,所以你现在录入歌曲上去,匹配和核对是否有重复歌曲的时间越来越长,不是你想注册就能马上注册好的。”周妍霜替杨棠辩白道。

  姜至贞闻言一怔,嘟囔道:“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听说发行总局方面打算分流,开新的数据库,老的就只供查询和续费,不再接受注册。”

  “既然你都听说这一茬了,还怀疑什么啊?”周妍霜有点搞不懂姜至贞究竟在纠结什么。

  “可还是有点不对啊妍霜姐……”

  “哪儿不对了?”

  “就是不对嘛!”姜至贞不依不饶道,“你听我给你分析,就算《如果云知道》是在杨大哥当我们面儿写歌之前提前输入收录平台的,然后在等待检索,杨大哥写完歌给你,同时,检索成功,也就把歌录入平台了……”

  “这一切顺理成章嘛,有什么问题啊?”周妍霜耸肩道。

  “太有问题啦妍霜姐,你想想,在给你写歌之前,杨大哥是不是先欣赏了一下嗓音?”

  “对啊!”

  “这就是问题之所在,他怎么就知道《如果云知道》这首歌适合你唱呢?”姜至贞微蹙峨眉道,“杨大哥在你亮嗓前,就把《如果云知道》输入收录平台,等待检索通过,接着在你亮嗓后,就默写了这歌给你?你不觉得这很蹊跷么?”

  周妍霜的脸上却毫无惊讶之色:“照你的推论,的确有问题,不过有一点我们无法证实,所以你的推理未必成立……”

  “哪一点?”

  “那就是收录平台上这个收录时间点,我在隔壁究竟是亮嗓前还是亮嗓后,根本无法确定,所以你的推理未必成立。”周妍霜侃侃而谈道。

  姜至贞闻言苦笑起来:“妍霜姐,你还是没捋清这里边的逻辑顺序……好吧,就算这个收录时间在你亮嗓后,可当着我俩的面儿,杨大哥什么时候碰过电脑了?他哪有时间把歌曲放上网?”

  对喔!

  周妍霜听得一怔,整个人有点懵圈,半晌才道:“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姜至贞微微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杨大哥神神秘秘的,一定有事瞒着我们!”

  周妍霜忍不住翻白眼道:“他有隐私不告诉你,那是他的权益,你跟我讨论半天,就为了讨论这个?”

  “我这不是好奇嘛!”

  “我还好累呢,先睡了,你慢慢好奇……”

  幸好这不是什么太大的破绽,杨棠也并不知道两女对他的小小怀疑,睡前他又从记忆库里照搬了一首《独角戏》,同时在收录平台上注册妥当后才躺上.床。

  早上,第一缕阳光照耀到床前时,杨棠准时醒来,跳下床就地打了两趟麒麟蔽日拳,这才转去卫生间洗漱。

  出来之后,找到手机,给毛律师(详见065)打了个电话。

  “喂,老毛,上午过来一趟,有事找你,地址是沃尔道夫酒店……”

  由于毛律师已在东三环的商务中心那边租了个写字间充作毛氏律师事务所的根据地,所以倒也不用从申海飞过来那么麻烦,所以在杨棠吃完早餐不久,他人就到了。

  把毛律师迎进套间,俱都坐下后,杨棠开门见山道:“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想开办一家经营范围尽可能宽泛的公司,要怎么弄?”

  毛律师愣了一下:“老板,您所谓的宽泛,指的是……”

  “比如我既想批发茶叶蛋,又想买卖高精密机床,甚至能接受雇佣,充当他人保镖,又或者在某件大事上充当中间掮客……怎么样?我说的这些你能明白吧?”

  毛律师却有点哭笑不得:“老板,您说的我大致听明白了,可谓无所不包,但没有哪种公司一注册就能经营得这么广的。”

  “真没有?”

  “没有。”毛律师摇头,跟着难得幽默了一句,“除非您开家‘xx无限公司’,这样就能完全盖过那些个有限公司了。”

  这下子轮到杨棠无力吐槽了。

  好在毛律师转而又正经道:“老板,如果您真想经营多种范围的生意,那不如先注册一个三层架构的控股集团公司。当然,由于没有上市,这个控股集团自然属于您私人全权所有。”

  “三层架构?怎么一个三层架构?”杨棠突然来了兴趣。

  “很简单,最上层是一家控股公司,由您全权操控;中间是一家集团公司,然后在这家集团公司下面注册挂靠各类全资子公司,比如卖机床的,卖茶叶蛋的,甚至是中介公司,保全公司,等等等等…”

  听完毛律师这番话,杨棠茅塞顿开,有种立马就想注册公司的冲动。

  “不过老板,我得提醒您,这样的三层公司架构,如果您不是想亲力亲为的话,那么在中间的集团公司这一层就必须找到一位您完全信得过的ceo来帮你搞定绝大部分琐事!”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缺信得过的人是吧?”事情兜来兜去,归根到底还是没人。

  “嗯,但这只是一方面……”毛律师继续跟杨棠细说,“另外就是这样架构的公司注册资金不得少于一亿(华币),当然,这笔钱可以找那些大公司挪借,反正最多审核一礼拜就会归还到原有的账户上,这就是俗称的‘过桥’!”

  杨棠不置可否道:“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还有其它难点没有?”

  “放心吧老板,其它的事儿我都可以摆平!”毛律师拍胸脯保证。

  “真能摆平才好!”杨棠激了他一句,随即转换话题道:“今天叫你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写了几首歌,打算指定给某人演唱、灌唱片,所以需要你帮忙出具一份声明,免得到时候有人跳出来抢歌什么的……你明白我意思吧?”

  毛律师当即站了起来:“这简单,具体是谁,还有歌曲名录……”

  “不急不急。”杨棠安抚他坐下,“那俩丫头还没起呢,中午咱们一起吃个饭,这家酒店的西餐还算不错!”

  毛律师连忙答应下来。

  中午,在杨棠的引荐下,姜周二女和毛律师认识了。四人在餐桌上边吃边聊,气氛和谐,很快就笑到了一块儿!

  饭后,杨棠先是把第二首歌曲《独角戏》给了周妍霜,随后他说剩下两首歌也有了眉目,遂把四首歌的名称都给了毛律师。毛律师随即起草了一篇独家声明,一式三份,毛氏律师楼保有一份,周妍霜自留一份,剩下那份则连同四首歌曲一起送回百世影音公司审查。

  下午两点,毛律师告辞离开。

  杨棠本想让姜周二女做自己的事去,可当她俩听说杨棠打算继续窝在酒店里写剩下那两首歌时,姜至贞就怎也不肯走了。

  没办法,周妍霜只好陪她一起。

  不过当杨棠在一小时内连续拷贝出《约定(周惠)》以及《爱情转移(陈奕迅)》两首歌、企图打完收工时,姜至贞终于耐不住了:“杨大哥——”

  “怎么了?”

  “你都为妍霜姐写四首歌了,那给我这边……一首也没有么?”姜至贞吞吞吐吐道。

  杨棠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笑着恶搞道:“呵呵,你想要歌你早说啊,你不说你想要,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要?虽然你很有诚意的望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啊,不可能你说你想要我不给你,你说你不想要我偏要给你,咱们要讲道理嘛!你真的想要吗?那我就给你写一首吧!”

  “什么啊?”姜至贞和周妍霜已然彻底懵圈,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俱都一副无力吐槽要死不活的模样。

  “有了小贞儿,这首歌比较适合你,不过中间有几个人名需要略改一下……”说着,杨棠已经开始在便笺上写写画画,跟之前几首歌一样,先是简谱,再是歌词,没用到十分钟一首新歌就出炉了,“喏,拿去,暂时就这一首了!”

  姜至贞劈手夺过便签,认真地浏览起来。周妍霜也凑在她身边看。

  “九九乘法整个复杂,恋爱的公式有够瞎,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幸福要欧趴……”

  哼唱到一半,姜至贞倏然问:“杨大哥,歌词里边这‘麻瓜’是什么意思啊?”

  杨棠愣了一下,勉强解释道:“你没看后面有魔法(此世有魔法师传说,却没有哈利波特)一说吗?麻瓜指的就是没有巫师血统也不会施魔法的人。”

  “巫师?”

  “就是魔法师……当然,你也可以把麻瓜理解成没特殊能力也没有一技之长的人,像这类平凡的人想要吸引异性,还真是一个伤脑筋的问题!”

  姜至贞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周妍霜却若有所思道:“也对喔……事实上男女之间谈恋爱随时都在扬长避短诶!”

  “很不错的理解,恋爱就是在扬长避短!”杨棠赞了一句,旋即吐槽道:“直到婚后,男女双方一切缺点都暴露出来,想不吵架都不行!”

  姜至贞愕然。

  周妍霜无语至极。

  这时候,杨棠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陶妤妃打来让他返校参加班会的。其实如果是别人打来的,杨棠理都不会理,但陶班亲自督促,他只能与姜周二女告辞,驾车回学校。

  与此同时,京大东门外。

  一黑一白,两辆高档房车正停在街对面。

  黑色头车内此刻静谧异常,在座的几个人都看着靠左窗座位上正假寐的青年。

  又等了几分钟,见假寐青年仍未动静,后座一寸头青年终于忍不住从身上摸出个金属酒壶,正打算喝一口,却听挨坐在假寐青年旁边的鸡窝黄毛头叱道:“猛子!”

  寸头青年顿了一下,不情不愿地收起了酒壶。

  这时,鸡窝黄毛头对假寐青年道:“劲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行了,等你们认准了人,我去教训教训就是了!”假寐青年终于开口了,“小康,你确定那家伙有枪?”

  鸡窝黄毛头拼命点头。

  “真枪假枪?”

  听到假寐青年这个问题,鸡窝黄毛头顿时傻了眼。

  “莫非你不确定?”

  “我不敢确定。”鸡窝黄毛头一脸惶恐道,“主要是我当时都快吓得尿裤子了,劲哥!”

  “行,我知道了。”

  也就在此时,猛子指着车窗外,叫了起来:“康少,快看,就是那辆车!”

  鸡窝黄毛头凑到窗边一瞧,正好看到杨棠开着齐柏林,停在东门横杆前刷卡:“劲哥,就是那家伙!”

  假寐青年霍然睁眼,刨开鸡窝黄毛头,当先拉开车门:“我们下去。”

  同一时间,东门值班室门口有鸡窝黄毛头的两个小弟守在那儿,他们远远瞧见假寐青年和鸡窝黄毛头下了车,还指了指齐柏林,立马知道要找的正主儿就在眼前,于是两人抢进值班室去,骤然掏出刀子顶在俩值班保卫的颈侧,令他们没法起杆放行。

  而白车上也有几个鸡窝黄毛头的小弟,他们见鸡窝黄毛头下了车,当即都拎着裹着报纸的钢管还有西瓜刀,纷纷下了车。

  敌意弥散。

  [野兽感知],正在等着放行的杨棠怎会感觉不到?但他却毫不慌张,显然没把周遭的那一点点煞气放在眼里。

  这时,假寐青年一马当先,来到了齐柏林驾驶位的车窗旁,很是大力的拍了几下玻璃。

  杨棠隔着玻璃已然看清来人的样貌,当即嘴角噙着冷笑,降下了车窗,与对方来了个当面锣对面鼓:“怎么罗劲,你找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熟悉的面孔,假寐青年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杨、杨哥?!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杨棠邪笑道。

  “啪!”假寐青年当即自扇了一耳光,“杨哥,我该死,我……”

  “行了行了,少装可怜,我有急事,让他们把横杆弄起来。”杨棠懒得看假寐青年身后已呆若木鸡的鸡窝黄毛头一众。

  假寐青年闻言,回身就给了傻愣着的鸡窝黄毛头一记大耳巴子,高声叱道:“还不赶紧升横杆,让杨哥过去!”

  鸡窝黄毛头不知所措:“这、这这……劲哥,啪!”话还没说全乎,他脸上就又挨了一巴掌。

  只听假寐青年义正言辞道:“别叫我‘哥’,我有名字,叫罗劲!”

  搞了半天,鸡窝黄毛头他们所倚仗的赫然是在杨棠眼里什么都不是的“预备锦衣”罗劲,这位曾经屁颠屁颠给杨棠当过几回掮客的青年。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835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