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14 院办召唤(求订阅!)

314 院办召唤(求订阅!)

  球速不快。

  按理说,是个人都能接住这球。

  可长发男一触球就感觉被电了一下,接着篮球脱手继续飞进,咚一声撞在了长发男的腹部,他如遭雷殛,“啊”,惨叫一声,倒跌出一大步,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摔在地上不会动唤了。

  董必胜等人见状,顿时起哄不已,其中陈升更是嚷道:“长毛,就刚才那球速,你怎么不摔得更夸张点儿?”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杨棠在篮球表面附着了内气,长发男第一下接球的时候,内气如针,自然扎得他接不住球,第二下内气暗崩,等同于隔山打牛,予以了长发男腹腔暗伤,令他跌退摔倒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旁人看不穿这些猫腻,甚至就连跟长发男一起打球的那拨人也以为长发男在装样,当即有人凑上去,打算将长发男弄起来,结果走拢才发现,长发男居然翻着白眼晕过去了。

  同伴顿时有点慌了,赶紧跪坐下来,伸手拍打长发男的脸颊:“喂喂,长毛!”

  周遭的人见状,不禁面面相觑。

  长发男的球友们纷纷围到他身边嘘寒问暖。终于七嘴八舌的声音,加上拍打,将长毛男弄醒过来。不得不说的是,他之所以短暂昏厥,完全是因为腹部遭击之后过于疼痛所致,偏偏这个时候,杨棠装作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来到长毛男身边,十分“诚恳”道:“对不起啊学长,我没……我传球力量不重的。”

  长发男闻言差点没被气死,他可是从头到尾充分体验了杨棠那记传球的滋味,怎会不清楚杨棠暗中搞鬼,于是他张嘴想要大骂,结果咳咳两声,竟吐出几口老血来,吓得他球友们赶紧将他往医院送。

  这下子,离董必胜等人最近的篮球场空了出来,自然而然落到了杨棠他们手里。

  占住肠子后,杨棠练了十多个投篮,有远有近,居然只投失了一个,当即就把在场的哥几个给装进去了。

  “喂喂,我说杨棠,没想到你还是个神射是啊!”

  “就是,你这也太准了,十几投才一铁,专业的吧?”

  陶妤妃更是等杨棠停下来时,凑近小声道:“老实交代,这打篮球,你除了投篮准之外,还会什么?”

  杨棠反问道:“投篮准还不够么?”

  陶妤妃一下子被问住了,仔细想想,篮球可不就是比谁更会得分的游戏嘛;但再深入想想,好像篮球又不光是得分这么一回事。

  杨棠见陶妤妃皱眉苦思,知她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结论,索性向董必胜打了个招呼,悄悄溜了。

  等陶妤妃回过神来想找杨棠时,却被告知他已不知所踪,顿时气得不要不要的。

  ******

  杨棠离开篮球场后,一边往停车场走,一边换过临时手机接通了罗劲给他的贩尸人的中间商电话。

  “喂~”电话接通时,杨棠的声音换了另一种,“找铁叔。”

  对方顿了一秒,随即才以黯哑的声音道:“这里没有铁叔,只有银叔……”

  “没有?那行,那麻烦你转告铜叔一声,我想找他买点特别的东西。”

  “买特别的东西?你是……”

  “别人都叫我海哥,你记住海子这名儿就成!”杨棠随口胡诌了一个新名字。

  “好的,铜叔回来我会转告他……嘟嘟嘟……”那头已主动挂断了电话。

  揣好手机,杨棠想了想,开着齐柏林到了南三环附近的一个汽车销售店附近停下。在附近兜了几圈,改头换面后,杨棠进了汽车销售店,直接全款买了辆小面包车,还高配带了空调。

  刚从销售店取得临时号牌出来,杨棠就接到了中间商的回电。

  “海哥?”电话对面明显不是之前通话那人。

  “我是…”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要找的铜叔,当然,你也可以叫我小铜。”

  “铜叔好,想必我的意思,贵同伴已经转达过了……”

  铜叔打断道:“你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咱们约个时间地点见面细聊,如何?”

  杨棠接茬道:“也行,那就周六吧,那天我得空。”

  “周六……可以,午饭后一点四十,具体见面地点,我电话通知你。”铜叔显得很小心,“对了,恕我冒昧多问一句,你想买的特殊物品是?”

  “尸体……我需要一些完整的、至少不缺胳膊少腿的尸体,你们应该能够不动声色地弄到吧?”

  杨棠说得轻描淡写,可电话那头铜叔却心惊肉跳,好半晌才故作镇定道:“你要的东西还真是奇特,价格恐怕不便宜。”

  “价钱你放心,不过也不能太离谱,我最高能出到尸体重量的白银价。”杨棠直言不讳道,“如果这个价你同意,周六就记得打电话给我,我只等到周六中午一点半。”说完,也不等对方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铜叔那边却在激动,因为眼下的银价为每克零点八华币,假如一具尸体重约百斤,相当于五万克左右,那以银价计算,这样一具尸体就能卖四万华币(美金),着实不少了。毕竟死尸,只要死透了一小时以上,身上的器官就算完整地割下来也比不上猪下水值钱,所以完整尸体能卖银价已算是横财了。

  联络好了尸体掮客后,杨棠打算入夜之后去一趟滨津,认真查一查廖斌父母(详见308)的底子。既然这两口子有腐败分子嫌疑,杨棠不介意抢在政斧之前出手,或者制造点事端,诱使政斧提前出手消灭腐败分子。

  不过吃晚饭的时候,杨棠偶然接到了院办公室高主任的电话,说是让他明儿上午十点去院办一趟,有事找。

  不得不说,自打考入京大历史系以来,杨棠还从未去过学院办公室这么高档的机构,最多也就是问考试成绩的时候到教务主任办公室问问情况,所以这都大半年了,京大历史系学院办公室的门朝哪边开

  杨棠都还搞不清楚,结果偏偏来这么一电话,若非对方再三保证不是骗子,还说“又不让你出钱,你明天来一趟院办真伪不就清楚了么”,加上红后定位,对方就在校园内,杨棠兴许还真会把这人当电信诈骗分子处理了。

  自知心里忐忑,不得已之下,杨棠只好暂缓了去滨津一探廖斌父母的想法,而是把新买的面包车停到了隔壁小区车库的临时车位上,跟着回到广信佳苑,循规蹈矩,一边上网浏览新闻,一边手动发布了早就码完存储在网盘上的最新一章武侠章节,然后仍旧把剩余章节设定为自动发布,又将今天未完成的“麒麟蔽日拳”的趟数打完,这才收功、洗漱、歇息。

  第二天早上有两节课,杨棠依旧开着齐柏林到了学校上课,两节课上完九点五十,找人打听了一下院办之所在,而后他自己就循摸着找了过去。

  对于各个高校来说,大学里的院系一般都拥有一两栋属于院系自己的楼房做为根据地,一是用来办公,二是各院系某些专业课的教授和审查,还是牢牢抓在本院系的好,免得搁到公共教学楼丢人现眼,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当然,有些院系地盘大一点,小金库充足一点,自然可以修建第二栋甚至第三栋学院内部建筑,而像历史系这样的穷系,能有一栋上世纪流传下来的旧楼,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旧楼一切都旧,拢共只有三层,楼板应该是预制板,但楼梯可就是不折不扣的木材了。

  杨棠轻手轻脚上楼,可发出的动静还是相当可观,他估摸着要想不弄出声响来,非得施展[金雁功]不可。

  到了二楼,静谧的楼道里一个人影也不见,值得庆幸,每个门口上方的标牌都写得很清楚,比如xx休息室,又或者xx器材室,这让找不到人打听情况的杨棠安下心来。他循着标牌,很快找到了学院办公室,不过这里的门却是关着的。

  试着推了推也推不开,杨棠只好敲了门。

  门内隐隐传来一抹声音:“进!”

  杨棠听到后,很想说门都推不开,这要怎么进呐?念头刚刚闪过,就听啪嚓一声,厚实的木门竟弹开了一条缝。

  怔愣之下,杨棠推门而入,随即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正埋头批阅文件:“您好,高主任叫我来的。”

  中年妇女闻言抬起了头,杨棠这才发现对方面容姣好、风韵犹存。她注视了杨棠几秒,朱唇轻启道:“杨棠是吧?我就是高罂!”

  意外之色在杨棠脸上一闪而过,他也没具体问高罂的罂是哪个字,只是道:“高主任,你……找我?”

  高罂莞尔道:“其实不是我找你,而是院长找你!”说着,她娉婷起身,莲步轻移,从杨棠身边飘过,“跟我来吧!”

  ………

  出门,跟随到走廊尽头拐了个弯,杨棠倏然发现了院长办公室所在,偌大的对开门上方的标牌本该是小演讲厅的,可现在赫然写着“院长办公室”,令人无力吐槽。

  高罂一马当先,推门而入,又招手让拖后的杨棠赶紧过去。

  杨棠走到门边,就听高罂道:“赵院长,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杨棠,快进!”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857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