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15 暗战(求订阅!)

315 暗战(求订阅!)

  杨棠进门后对屋内唯一一个眼镜中年男点了点头,随即问道:“赵院长,我杨棠,听高主任说,您找我有事?”

  本还坐着的赵院长立刻起身,绕出办公桌,来到杨棠面前,主动伸手相握,重重地摇了几下,道:“小杨,你呀真人不露相啊!”

  杨棠挑了下眉,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却没有说话。

  “怎么?不吭声……小高主任,看见没,现在这个时代,厉害的学生都内敛!”

  赵院长又夸了杨棠一句,却闹得高罂莫名其妙,只能在那儿陪笑:“嗯,我也听说过,杨棠在系里的表现是不错……”

  听到高罂的话,杨棠自己都有点脸热,别的不说,就说他的课堂出勤率,上学期连一半都不到,这尼玛也算不错?但赵院长这位领导已经给定性了,加上事不关己,高罂也就不好唱什么反调了。

  终于,赵院长开始说到正题:“昨天咱们院收到一个大信封,是由国外的《数学年鉴》杂志寄来的,看封皮是给作者的回寄,小高也看看吧!”说着,他走到书柜那里,开锁开门,从柜里最上层拿出一封a4纸大小的国际邮件。

  高罂忙凑过去一看,当即现上面的收件人是,而且对方怕国内方面搞错了,还在英文名旁边歪歪扭扭地描了两个汉字:“杨棠!”至于寄件方,高罂用她蹩脚的英文使劲翻译了一会儿,“《数学年鉴》?这、这不是数学学科的顶级期刊么?”

  “没错,所以我们几个老头子很好奇啊,这回信里边究竟是什么内容呢?”赵院长说到这儿,瞄了下手表,差两分钟就十点半了。

  也就在刚看过表的当口,敲门声响起,赵院长本就和蔼的脸色泛起了笑容:“进!”

  下一秒,有个高瘦中年男推门而入,看到赵院长和高罂,不禁打趣道:“唷,高主任也在哈!”

  高罂阴着脸没有接茬,只是喊了声:“李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在历史系,高罂负责的是后勤,而李主任负责的是学科部份,两人的技术含量大不相同,而在学校这种地方,自然是学科主任更吃香一些。

  赵院长却在关心另一个问题:“对了老李,钱大(主任)呢?”

  李主任听到“钱大”二字,表情多少有点不自然,毕竟他是学科主任,但历史系的镇系之宝却是钱大主任:“他说他又不是学数学的,未必就看得懂外国人的信……”

  这话一出,轮到赵院长色变了,幸好他顾忌着有杨棠在场,把变脸绝技挥到了极致,倏地变一下,又倏地变回了原色,郎笑道:“他看不懂就看不懂吧,但咱们历史系出了杨棠这位数学高手是谁也否定不了的,对不对啊杨棠?”

  “啊?唔……嗯!”杨棠支支吾吾,乍看上去让人觉得他有点腼腆,其实他是不想掺和进几个老家伙明争暗斗那些破事儿里去。

  此时,赵院长又道:“既然钱大不来,那咱们人算是齐了,杨棠,这信是给你的,就由你负责拆开,也让我们几个涨涨见识。”

  杨棠闻言赶紧谦虚道:“赵院长、高主任、李主任,你们都是前辈,什么信没见过,况且我这信既然回件地址是院里边,你们拆开看过了再通知我也不迟啊!”

  “可毕竟是你的信嘛,你私人的东西,我们随便拆看,这是侵犯**,你这个学生该多一点这方面的法律意识啊!”赵院长故作喟叹道。

  “是是是,院长教训得是…”说着,杨棠拿过裁纸刀,先把封页上粘着的另一个写有《数学年鉴》期刊社详细地址的空白信封给裁了下来。这就好像有些比较正式的快递为了怕顾客退回而找不到正确方式提前附上了填好回邮地址的快递单。

  赵院长见状道:“看见没,顶级期刊就是顶级期刊,人家在细节方面做得多到位…”事实上,却全然不是赵院长说的这样,顶级期刊实际只对入了他们法眼的人服务周到,至于投稿没过审的那些人,大部份连回函都不会有一封。

  见杨棠拆得很慢很小心,李主任趁机问:“对了杨棠,你给《数学年鉴》寄去的论文大体是什么?”

  杨棠边将最后一个角裁掉,边回道:“也没什么,是篇关于‘西姆猜想’的论文……”

  “西姆猜想!?”一直没怎么吭声的高罂陡然重复出声,其音调之高,差点刺破在场几位的耳膜。

  不得不说,西姆猜想实在太有名了,哪怕高罂不是正经搞学术的历史系(副)主任,也都听说过这个大名鼎鼎的数学猜想。

  同时,这位女主任心头不可抑制地嫉妒起来,她也有个儿子跟杨棠一般大年纪,正在申海大学读大一,学的是物理专业,而众所周知的是,物理各分支学科的深入研究中,许多地方都会用到数学,譬如说爱因斯坦就因为觉得自己的数学拖了科研的后腿,迫不得已重修了一年的数学。问题是,高罂的儿子数学虽还不错,但跟杨棠能入得了《数学年鉴》法眼的这种比起来,差了恐怕不止十万八千里。

  甚至于,在杨棠掏出信封内页的一瞬间,高罂忽然生出一个念头:要不……想办法把这个事情张冠李戴一下?让儿子揽下这份殊荣……不过下一秒,李主任失声念出的回函内容彻底击碎了高罂的幻想。

  “亲爱的杨,你寄来的关于《西姆猜想完全证明》一文,我期刊邀请数位权威数学家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最简论证,初步证实,你的证明过程有效可行,不过其中转换公式七和转换公式十一的二次证明……”

  听李主任念到这里,高罂就知道,除非杨棠自己同意在署名权上让她儿子署个名,否则就算她儿子冒名顶替杨棠,那也是成不了事的,毕竟“西姆猜想”这种数学界前沿的猜想,就算证明论文通过了《数学年鉴》的审查被刊登出来,接下来将还会面临无数数学家讦问和刁难,直至在更大范围内被数学界所接受,疑问风波才会逐渐平息,而这个过程中,就她儿子那点数学水平,随便跳出个国外大学的数学教授就能将其问倒,所以说,真正的顶级学霸是不会被“冒名顶替”这种拙劣手段而拦住上升之路的。

  移花接木行不通,高罂心里就开始琢磨署名的问题,殊不知,赵院长跟李主任也在琢磨这个问题。虽然他们仨都是搞历史的,但他们有的是朋友或后辈在专研数学学科,趁此机会将他们的名儿添加进杨棠的论文,一旦论文获得刊登,那这些附名之辈也与有荣焉不是?最关键的是,哪怕论文刊登后遭受质疑,自然由杨棠这个署头名的去答疑,碍不着他们什么事儿!

  可惜三个老东西的美梦很快就被杨棠来院办之前的一个小手段给打破了。杨棠在来院办的路上,让红后查了查院办召唤的原因,红后很快就给出了几个可能,其中一个就是《数学年鉴》的回函到了。至于其他可能,哪怕出纰漏,杨棠独自就能解决,唯独《数学年鉴》的回函可能遭遇的各种情况让红后一分析,他立刻命令红后给京大各院系副教授以上的老家伙们来了个匿名群短信,短信的内容自然与《数学年鉴》的回函有关。

  果不其然,也就在赵院长高罂李主任目光灼灼地盯着杨棠,正琢磨怎么开口时,哐当一声,院长办公室的大门被踹了开来,然后一个留着鸡窝披肩、满脸络腮胡子、戴着黑框眼睛却骨瘦如柴的家伙冲了进来,一进门就嚷嚷:“谁?谁证明了‘西姆猜想’啊?我听说都在下期《数学年鉴》上刊登啦!”

  赵院长三人本被踹门之事搞得很恼火,但看清来人模样后,俱都哭笑不得。李主任道:“我说何疯子,你今儿上午不是有课嘛?你课上完啦?”

  “什么课不课的,我随便抓个研究生也就帮忙代了……”鸡窝长何疯子说话像打雷,“倒是你历史系牛逼啦,居然出了个数学天才!不行,数学天才念历史那是浪费,他得转到我们数学系来!”

  赵院长闻言勃然色变,几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可能……你何疯子也不看看这谁的地盘,挖墙角挖到这儿来了!”

  “你历史系又咋地啦?你们全系找得出一个能看懂人家数学天才写的西姆猜想证明过程的么?”何疯子这句话算是大杀器,一下就把赵院长三人都给顶南墙上了,“找不出吧?找不出他就该转系,莫耽误大家时间,也莫耽误了那娃儿的前途!”

  “说得好、说得对!”这时又有一人转进了院长办公室,“老赵,何疯子说得没错,既然是数学天才就该转到我们数学系,你要是不同意,那我们就只能去校长那儿评理了……”

  赵院长一时语塞。

  高罂跟李主任脸色也不好看。

  唯独杨棠面无表情,心头却乐开了花,他要的就是这种场面,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也就没人敢跳出来占他便宜了,否则很容易丢人丢到国外去。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864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