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17 证据到手(求订阅!)

317 证据到手(求订阅!)

  东丽区府办公大楼!

  不得不承认,这栋大楼修得朴实无华,格局竟跟很多地方的警察大楼相似,主廊道仅容两个人对错而过,予人一种仄窄之感,实际上这种设计是为了战时而准备,极利巷战。

  由于区委楼在翻建,所以两套班子暂时挤在一栋楼里办公。

  以廖友民(常务副)的样貌进楼之后,杨棠不慌不忙地挨个办公室标牌看过去,好不容易找到了上打听清楚了东丽区的书.记姓万,还看过他的照片,因此门一开,他就确定站在窗边憋着抽烟的那个中年人是万书.记,而杨棠此番推门进来,唯一想要采集的就是万书.记的声音。

  果不其然,万书.记见廖父门都没敲就推门而入了,眼底当即闪过一丝不豫,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反而很和蔼道:“老廖你这是干嘛?打我埋伏啊?”

  杨棠也不说话,只是摆摆手,指了指门外的走廊,然后就主动退了出去,又把门“啪嚓”一声给关上了。期间没吭一声。

  万书.记一头雾水,对着指间最后半截烟狠吸了两口,就打算出门瞧瞧情况,但刚走了两步却又忍住了。嗯,身为一把手,不能这么冲动跟鲁莽!于是他坐了下来,开始琢磨给谁打个电话探听一下情况。

  与此同时,杨棠出了书.记办公室后,转进卫生间,变成了与他擦身而过的一个女清洁工的模样,开始在走廊上和空办公室里来回“打扫”、不停转悠,神不知鬼不觉就摸到了廖父隔壁的办公室,然后就躲在里边偷听廖父办公室内的说话。

  不多时,说话声消失,廖父也似乎出门去了厕所,杨棠当机立断,变回成廖父的模样还有衣着,偷溜进了空无一人的廖父办公室。

  先快速检查了一遍整间办公室,确认没有监听或监控设备后,杨棠一边变成万书.记的模样,一边迅速找出廖父的暗格保险箱,同时将廖父明面上的文件翻出来,通过蓝牙耳机上加装改造的针孔摄像头,让红后给所有文件都来了个高清拍照。

  至于锁在保险柜里暂时打不开的那些文件,杨棠并不想打草惊蛇,因此打算入夜之后再来光顾。

  一切悄无声息地搞定之后,杨棠正准备从容离开廖父办公室,没曾想门咔嚓一声被推开了,廖父正从外面进来。

  杨棠只微微慌乱了百分之一秒,随即利用此刻他正是万书.记的模样,哂道:“老廖,你去哪儿了?我正找你有事儿,到我办公室谈吧!”说着,眼尾也没扫一下跟在廖父身后的一西装青年,直接出门而去。

  见状,廖父只好对西装青年道:“谢先生,刚那位是万书.记,看来你只能暂时在我办公室等一下了!”说罢,他把西装青年让进办公室,自己却转个背离开了。

  不过当廖父敲响万书.记办公室门的时候,万书.记办公室内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接着才听到万书.记的声音:“进!”

  廖父推门而入,发现小张秘书也在,她脸蛋还有点绯红,顿时明白了什么,探问道:“书.记,要不我过会儿再来?”

  万书.记不置可否,廖父便又退了出去。可万书.记仍一脑子的雾水,什么叫过会再来?老子又没叫他过来……

  这其中的小误会,如果杨棠不出面澄清的话,万书.记跟廖父恐怕永远也解释不清楚。可惜此时,杨棠已大摇大摆地溜出了区府大院。

  入夜,杨棠跟廖父回了小三家,亲眼目睹了小三家的床底下两大箱子现钞,其中有华币、美钞,还有不少面额一万的新元。

  要知道,这一万新元就相当于五千华币,一亿华币也不过两万张而已,携带起来非常方便,就是兑换的时候麻烦一点点,实乃贪官们转移赃款的最方便货币!

  随后,杨棠又憋着劲拍了一大段廖父和小三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十八禁视频,其实已经足以让廖父锒铛入狱了。

  唯一可惜的是,无论的两大箱现钞还是与小三搅风搅雨都不涉及廖母,不得不令杨棠还需找寻新的证据证明廖母也是分子。

  所以,从小三家出来后,杨棠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廖斌每年放假都要回去的那个家——滨津市著名的高档公寓小区“南国名苑”!

  杨棠摸到廖家时,本以为廖母刘秀枝(区教育局副局)正独守空房,没想到竟听到了陌生男人与廖母对话的声音:“枝姐,局里分房的事到底有我份儿嘛?”

  “放心,我滴小乖乖,有枝姐在,你还怕分不到房啊!”听到廖母嗲声嗲气的声音,杨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忖敢情廖友民夫妻俩都不是什么好鸟,居然各找各的蛤蟆腿,“你要实在分不到房,我名下还有六套房产,转一套给你不就结啦!”

  “枝姐,你对我真好,我好想再来一发啊,你帮我咬一下嘛!”

  “你个小坏蛋,就知道占你姐便宜……”

  然后就是扣扣索索的声音。

  杨棠听不下去了,索性自封了听力,心中默问红后道:“刚才的对话都录下来没有?”

  “都录了,而且我切进了这家的有线网路,发现那对狗男女睡的房间内有一个休眠状态的针孔,我已打开,正在录像!”

  杨棠愣了一下,旋即赞道:“做得好!”

  既然有针孔在录着,杨棠直接在其他房间翻箱倒柜,最后居然在墙角挂衣服的架子那儿翻到一个老旧的女士挎包,从中找到了四本房产证,房屋所有人那一栏写的均是“刘秀枝”!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杨棠将四证并排摆在一起,连拍了几张合照,然后把房产证按次序统统放回挎包,最后再把挎包归位,用几件衣服挡上,跟没动过一样。

  下一秒,红后在蓝牙里报告道:“主人,根据房产证地址,四套房产其中一套为别墅,价值六千七百万,剩下三套为高级公寓住宅,共值四千四百万,四套房产总值一亿一千多万,而刘秀枝的工资加奖金满打满算每月不会超过五千华币,想要买下这四套房产,哪怕只是首付,也需……”

  “行了,不用再说了。”杨棠打断红后的报告,趁卧室内啪啪声越发密集的当口,退出了廖家,直奔区府而去。

  再次改头换面摸黑溜进区府后,已然拿到廖斌父母证据的杨棠再无顾忌,直接装扮出小偷行为,洗劫了大楼内所有区委常委的办公室,这里面自然包括了常务副区长廖友民的办公室,甚至于每间常委办公室的保险箱他都没有放过,直接利用技能令锁芯变脆,再用指头一敲,锁芯就会断裂得不成样子,保险箱门自然也就形同虚设。

  将所有常委的保险箱洗劫一空,全部打包装入一个大大的旅行袋内,再收进储物指环,杨棠就那么孑然一身轻地又溜出了区府大院,趁夜盗了辆面包车,开回了玉京。

  凌晨五点不到,杨棠以又一新面目摸到了最高检反贪总局某副局长家门口,将关于廖斌父母的证据由他家厕所的斜栅栏窗户缝里塞了进去。

  再之后,他就去晨练了。

  等晨练行将结束时,杨棠打着打着麒麟蔽日拳,倏然省起他车还停在南站呢!于是晨练结束,难得在路边摊吃了回早餐,杨棠随后打了个早的赶到南站,汇过车钱后,也不进站,施施然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

  取了保时捷出来,已经恢复本来面目的杨棠刚驱车转过一个路口等红灯,就见前面路边有俩“背多分”女孩正在招出租车,可一连两辆从另一边弯道拐过来的出租车都是停在俩女孩身边,询问了一句目的地就开走了。

  杨棠看着其中一个“背多分”女孩的背影有些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对方是谁了,于是等红灯过去,他便让车滑到了俩女孩身边:“咦?江敏(详见150)?!”

  “杨棠!?”与杨棠是初中同学的江敏看到他后也觉得有些意外,“你不是住音乐学院附近嘛……怎么会在这儿?”

  杨棠摆了摆手,道:“闲话少说,你们俩去哪儿,要不要我送你们一程?”说着,他的眼睛瞟向了江敏旁边那女孩,她长相颇为靓丽,至少能打八十五分以上,江敏同她站一起就像陪衬红花的绿叶。

  听到杨棠的问话,江敏尚未表态,那女孩就已经“耶”一声欢呼起来,更连忙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就打算一屁股坐进车内。

  杨棠见状,眼睛半眯了一下,冷声道:“我说你谁呀?坐后面!”

  女孩和杨棠对视了一眼,瞬间败下阵,只得乖乖掰开副驾驶位的座椅,钻到了后座上。

  江敏见状,也想往后座钻,杨棠却阻止她道:“你坐前边就可以了,省得下车的时候麻烦!”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873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