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20 临时邀请(求订阅!)

320 临时邀请(求订阅!)

  杨棠驱车回到京大,正赶上上课。

  不过还没等他把椅子坐热,班导商老师就在教室前门露了头。

  老商先是向授课老师打个招呼,这才在门口冲杨棠招手。

  杨棠装作没看见,他索性喊了起来:“杨棠!”

  这下全班都听见了,杨棠即使装聋都不可能不理他,只好夹起唯一携带的课本来到门口,压低声音问道:“商老师,什么事啊?”

  老商一点不露声色,又向授课老师打了下招呼,对杨棠道:“出来说!”

  杨棠只好出了教室,随老商走到廊道尽头:“现在可以说了吧?”

  老商先拍了杨棠的肩膀一把,旋即笑道:“好你个杨棠,深藏不露啊!”

  杨棠一头雾水。

  老商点拨道:“就《数学年鉴》那事儿!”

  杨棠恍然。

  “刚我从院办回来,赵院长的意思是……给你放个假,你也好集中全力应付《数学年鉴》修改论文的事!”老商开门见山道,“依老赵的意思,只要你的论文能于本学期内在《数学年鉴》上发表,哪怕期末所有科目全挂了都没事儿!”

  杨棠闻言心头冷笑不已,现在嘴上说没事,可到时候翻脸不认账,他找谁哭去。本来关于西姆猜想的那两个转换公式,他还想拖着《数学年鉴》期刊社那边,但现在看来有的人是不想让他安生。

  不过,哪怕以杨棠现时的知识储备,期末考也不可能出现挂科,问题的关键是,这件事既然被赵院长盯上了,万一期末考卷交上去,他本人或指示人动点手脚,又或者直接就判个五十九分也不是不可能。

  这倒不是杨棠针对某人的恶劣想法,毕竟人是世间第一可宝贵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得出来。但换个说法,“只要有了人,啥子人都做得出来”,貌似意思一致,却耐人寻味,令人不得不生出防人之心。

  “喂,杨棠,我跟在你说话,想什么呢?”

  “啊?哦哦……”杨棠在想期末考的时候是不是让红后全程录个像啥的,最好把当时考试的时间也拍摄下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到时候真有人整他,也可以拿出来呈堂证供啊!

  “诶~~杨棠,我想问一下,你在《数学年鉴》上到底发表了一篇什么论文啊?”老商看似随意地八卦道。

  杨棠故作讶然:“原来你不知道啊商老师,我撰写了一篇关于西姆猜想的完整证明,打算在《数学年鉴》上发表,结果那边给打回来了,说我有两个自创公式的二次证明有问题。”

  “啊!?西姆猜想?”老商被吓了一跳,同时眼珠乱转,开始意识到赵院长的吩咐或许另有深意,他掺和其中未必就能讨得好去。心念电转间,他补救似的向杨棠提议道:“可惜了,像西姆猜想这样轰动性的世界难题,上单一的学科杂志实在可惜了,怎么着也该在c(细胞)n(自然)s(科学)这样的顶级期刊上发表啊!”

  “cns?”杨棠挑了挑眉,顺着老商的话继续道,“恐怕三本期刊中也就《科学》合适吧?”

  “《自然》也可以。”老商接茬道,“它也收录多学科论文,而且影响因子长期居于cns之首。”

  杨棠点点头:“这倒是……”

  “行了,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商又拍了拍杨棠的肩膀,“根据赵院长的意思,各科老师那里我这就去帮你打招呼!”

  杨棠嘴角扯了一下,在老商将欲转身之际,喊住了他:“商老师,你等等…”说着,从屁兜里摸出四张面值一万的新元,“这里有四万新元,麻烦你去银行兑换一下,然后还得摆脱你给各科老师买点礼物带去,至于礼物的价位么,别搞成行贿就成,比着红线买,不至于寒碜!”

  老商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收妥了钞票,重重点头道:“行!”殊不知接下四万新元的全过程都被杨棠蓝牙上加装的针孔拍了个正着。

  待老商的背影消失在廊上,杨棠不禁长出一口气。

  这时,红后的声音倏然在蓝牙里响起:“主人,你们人类的思想还真是复杂诶!”

  “是蛮复杂的……”杨棠应了一声,旋即叱道:“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叫我老板!”

  “现在又没外人!”红后狡辩道。

  “就怕你习惯成自然,到时候坏了我的事,看我怎么拾掇你!”

  红后听了,却咯咯笑了起来,而后声音变得异常嗲媚:“主人,那您想要怎么样子收拾奴家嘛?”

  杨棠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去,你声音怎么回事?”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我翻看网络影片,发现九成以上的雄性对刚才那样的声音都很享受的。”

  杨棠狂翻白眼,忍不住吐槽道:“那些家伙对雅美蝶更享受……”

  红后一本正经问道:“雅美蝶是什么?日语么?还是别的什么?”

  杨棠倏忽想到什么,勃然色变,暴喝道:“打住,你就当它是日语好了,但千万不要再深究这个问题。”

  有了赵院长的指示,杨棠索性到图书馆泡了一上午。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一袭碎花洋裙的陶妤妃端着餐盘找上了他。

  瞄了眼杨棠没怎么动过的饭菜,陶妤妃关心道:“怎么了你?没食欲啊?”

  “不是…”

  “那到底为什么没精打采的?”陶妤妃追问道。

  “主要是晚上有个约会,我在犹豫去不去……”

  陶妤妃的八卦之火立马燃烧起来:“约会?谁约你呀?男的女的?”

  “男的女的都有,是一个宴会。”杨棠随口解释了一下,又瞄了陶妤妃两眼,倏然支起脖子道:“陶班,不如晚上你陪我去吧!”

  “我陪你去?!”陶妤妃明眸瞪得老大。

  “对啊,宴会上有不少外国人,嗯,应该还有点明星什么的,正好可以锻炼你的交际能力嘛!”杨棠忽悠道。

  陶妤妃这时反而有点不自信了:“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杨棠帮她得出肯定答案,“对了,下午有课吗?”

  陶妤妃摇头。

  “那你有礼服吗?正式的那种……”

  陶妤妃继续摇头。

  “那赶紧吃,吃完我陪你去弄套礼服。”

  “嗯。”陶妤妃乖巧点头。

  与此同时,食堂角落里有俩男生轮着胡吃海塞,借着竖起的报纸掩护,正监视着陶妤妃的一举一动。

  陶妤妃是女生,本来饭菜打得就不对,加上饭菜味道很平庸,她吃得就更少了,五六口之后便停了筷子,用餐巾纸抹抹小嘴道:“我吃饱了!”

  杨棠见状不禁笑了起来:“你就吃这么点儿,晚上怎么应付?”

  “晚上不宴会嘛,什么怎么应付?”陶妤妃不解道。

  杨棠以手抚额,有点无语道:“宴会上虽有冷盘甜点什么的,但基本上不会有人去动,与会之人更多的是为了交际,你该不会想去宴会上吃个饱肚吧?”

  “切~~我第一次打算参与那种宴会,怎么知道里面的关窍啊!”陶妤妃吐槽道,“倒是你,一副驾轻就熟的模样,看来不是什么好人!”

  杨棠哭笑不得,其实他也就前世和妻一起参加过那么两三场宴会,经验并不丰富,不过比起陶妤妃这只菜鸟来,倒能指点她一二:“我是不是好人用不着你来评价,反倒是你爸对你的管教还算不错,没让你变成纨绔二代!”

  陶妤妃却不高兴了:“我就是我,什么二代不二代的,真难听!”

  杨棠见陶妤妃俏脸寒霜的模样,蓦然省起她随亡母姓陶,而非姓谭,这里边恐怕有什么心结横亘在她们父女之间,外人是不好置喙的,于是转移话题道:“难听也得听,总之呢,你多吃一点就对了,你们学生会不是在宣传光盘行动嘛,最好把餐盘里的都吃完!”

  陶妤妃闻言扔了个卫生眼给杨棠,闷头继续吃起饭菜来。

  不多时,总算吃完,杨棠连忙递上一碗才舀的菜汤:“来,喝口汤,匀一匀!”

  陶妤妃依言喝了口汤,旋即放下汤碗道:“好咸啊!”说着,抬眼去看杨棠,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红了眼眶。

  “棠棠,你怎么了?”

  “没事,我突然想起以前高中的往事了……”

  “什么往事?人家想听!”陶妤妃作出一副娇憨之态,其实是想分散杨棠的注意力,让他心情好过一点。

  “行了,既然你都吃完了,咱们走吧,高中往事什么的,车上跟你讲!”

  于是二人在无数男女生目光的聚焦下,联袂离开了食堂。

  一直监视陶妤妃那俩男生赶紧跟上,其中一人更是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钧哥,嫂子跟他们系的一个男生走了,我们正在跟踪!”

  “你们给我跟住了,他们一出校门就报告,老子倒要看看,到了校外,她还有什么说词!”

  “明白!”

  结果俩男生穿过林眼睁睁看着杨棠跟陶妤妃上了保时捷扬长而去,只好徒呼奈何,不过两人还是电联了所谓的钧哥,将事情告知了他。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899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