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21 无形示威(求订阅!)

321 无形示威(求订阅!)

  车上。

  见杨棠越开越偏僻,陶妤妃忍不住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我得先回去别墅换套衣服,然后再找个地儿帮你拾掇拾掇。”杨棠随口答道。

  “别墅?”陶妤妃诧异非常,“哪儿的别墅?”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随着车窗外的风景越来越多绿色,专心开车的杨棠终于再度开口:“到了。”

  这是一片背靠丘陵的绿地,附近有清澈溪水流过,仅有一来一去两个车道的敞路泛着青白之色,可坐在车上的陶妤妃愣是分辨不出整个路段是由什么材料筑造的。

  一直把车开到自家别墅前停下,杨棠早早遥控着车库门升起,他直接将保时捷开入其中,然后示意陶妤妃下车。

  来到车库外的陶妤妃望着边上的别墅,问道:“这房子……你家的?”

  “并不是我家的,而是别人送给我个人的。”杨棠倒没打算在这件事隐瞒陶妤妃。

  “别人送你别墅?”陶妤妃一脸的难以置信,“真的假的?”

  杨棠懒得跟她辩,带着她进了一楼大厅,直接道:“随你怎么想,我这里每逢双号就会有钟点工过来打扫,同时也会把一应饮料菜品换上全新的,如果你口渴,右拐到底就是厨房,冷藏柜里的东西你随意,我先上楼换件衣服。”

  陶妤妃趁机逛了逛别墅一层,等她拿了瓶纯水回大厅时,杨棠已经换好了一套低调内敛的休闲西服。陶妤妃一见,不禁吐槽道:“你不说是正式宴会,要穿正式一点吗?”

  “那是对你们……我就是穿着内衣内裤去,宴会主办方也得捧着我!”杨棠一针见血点破了今次宴会的本质。

  陶妤妃闻言翻了个白眼,问:“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当然是去帮你拾掇拾掇啰!”杨棠道,“对了,那些牌子货里边,你看哪个比较顺眼?”

  陶妤妃歪头想了想:“香奈儿吧!”

  “那咱们等下就去香奈儿的专卖店好了。”说着,杨棠递过一块女士腕表到陶妤妃面前,“陶班,把这表戴上吧!”

  陶妤妃看着那表表盘表带全是镶钻的,迟疑着没敢接:“这表是……”

  “百达翡丽Tenty_4系列女表,原价二十二万欧,不过这块是个二手的,我从一个老家伙(晋王)那儿顺来玩的。”杨棠把手上的女表说得好像是块糖果般,浑不在意。

  “二十二万?我用不着……”陶妤妃连连摆手,“这表戴我手上,万一要是弄丢了,我可赔不起!”

  “就一块二手的表,借你戴一下,真要丢了也就那样,反正是那老家伙的东西,京城这个地界是没法再倒卖出去的。”杨棠道。

  “那我也不戴,太贵重也太显摆了!”陶妤妃仍不同意。

  杨棠无奈,遂从屁兜里摸出另一块银盘镶钻皮表带的腕表,道:“我这儿就两块女士表,那你只有用这款伯爵aLTIpLano系列的女表了,也是个二手货,原价三万欧不到。”

  陶妤妃迟疑了一下,终是把伯爵表接了过去,戴上。

  “ok,出!”

  路上。

  陶妤妃坐在布加迪威航百年纪念版的副座上,始终有点不自在。

  “怎么了?是座位不舒服,还是……”杨棠问。

  “都不是。”陶妤妃秀眉微蹙道,“我只是在想,不就一个宴会嘛,哪怕我答应了陪你出席,也用不着这么隆重吧?”说着,她亮了亮皓腕,抖了抖那只才戴上不久的伯爵女表。

  杨棠淡笑道:“呵呵,陶班,怎么说呢,其实这不叫隆重,更谈不上嚣张奢侈,而是我动了一点小小的心思……”

  “什么心思?”陶妤妃追问道。

  杨棠答非所问道:“陶班,之前我开的保时捷也不算低档车,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换成这辆布加迪么?”

  陶妤妃缓缓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但还是猜了俩字:“酷?炫?”

  “有十分之一你猜的原因在里边,但更多的是,我为了向某些人施压。”杨棠哂道。

  “施压?施什么压?”陶妤妃有点被绕晕了。

  杨棠也懒得多解释什么,只道:“总之你到了宴会上,一切就会清楚了。”

  陶妤妃并不怎么相信杨棠的忽悠,却没有深究下去。

  半小时后,购物中心,香奈儿专卖店。

  杨棠携着陶妤妃进店后,那些眼睛毒辣得跟刷卡器差不多女店员立马就迎了上来,朝杨棠微微鞠躬道:“这位先生,你需要看点什么?”

  显然,女店员们没一个看得起陶妤妃全身上下不到两千块的衣裳打扮,而十分准确地看穿杨棠的衣着乃纯正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贵价货。

  “什么也不看!”杨棠大喇喇地拍了拍陶妤妃的香肩,“找两个人帮她挑选一下,拾掇拾掇,弄得正式一点,等会儿晚间我俩要去参加宴会!”

  “好的先生,这位小姐,请跟我到这边来!”女店员听了杨棠的吩咐后,艳羡地瞅了陶妤妃两眼,然后低眉顺眼地比了个请的手势。

  由于店里还有小母猫两三只在挑选物件,陶妤妃只觉自己有些脸热,哪怕已经听到了女店员的恭请,她仍有点不知所措。

  恰在她欲动未动之时,一只男人的手从斜刺里伸来,抓向陶妤妃的皓腕,同时,边上有男声传来:“妤妃同学,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啊!!”话到最后,那男声竟是惨叫起来。

  无他,只因那只男人手将要扣住陶妤妃的手腕时,杨棠闪电出手,一把捉住了对方的手,并下了狠力,男声想不惨叫都不行!

  直到这时,陶妤妃才看清来人的样貌,讶然道:“邵钧学长,你怎么在这儿?”

  正捂着自己左手恶瞪杨棠的邵钧听见陶妤妃的问话,当即看向她,含情脉脉道:“妤妃同学,妃妃,我是特意来找你的,中午吃饭的时候,你怎么不在食堂等我?”

  不得不承认,邵钧人高马大,长得一表人才,可他的话一出,周遭女店员,还有那几个在挑选物件的女顾客俱都脸露古怪之色。其中有个女顾客更是一脸的厌恶,显然非常反感邵钧的肉麻话。

  唯独杨棠,瞄了眼不知如何是好的陶妤妃,浑身连抖了两个哆嗦,终惹得陶妤妃岔开了眼前的尴尬场面,“噗哧”笑出声来:“你、你在干嘛?”

  “没事儿,我就是把身上的鸡皮疙瘩抖抖。”杨棠随口答道,“你跟这位学长,你们聊,慢慢聊……”他这话一出,周遭的女店员和女顾客都不禁莞尔。

  唯独自觉脸皮已厚得城墙倒拐的邵钧尴尬了,他再度恶瞪杨棠,恨不得把杨棠生吞活剥了。

  杨棠自然留意到了邵钧对他的敌视,不禁冷哂道:“瞪我干嘛?”

  邵钧寒声道:“这位学弟,你以后要还想在京大混下去,就千万别来惹我,妃妃可不是你能够高攀得起的。”

  杨棠闻言不禁轻笑起来:“呵呵,照你的说法,我高攀不起陶班长,邵钧学长你就能高攀得起啰?”问这话的同时,杨棠已命红后开始查邵钧的底细。

  邵钧不无得意道:“哼,我跟妃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两家的老人早就有意让我俩喜结连理。”

  这话一出,杨棠还没咋地,陶妤妃本还算平静的脸色勃然色变,蓦然叱道:“邵学长,请你放尊重一点!”

  邵钧愣了愣,道:“妃妃,我怎么不尊重了?”

  “我跟你的婚事,上高中那会儿就已经吹了,这点我爸也是同意的。”陶妤妃一脸不豫道,“你现在把这件旧事翻出来说是什么意思?还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邵钧却嘿嘿笑了起来:“没错妃妃,当初你爷爷去世之后,你爹是不太同意我俩的婚事,不过世易时移,就在昨天,岳父大人亲口同意了我俩的婚事,哈哈哈哈!”

  陶妤妃彻底变了脸色:“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妃妃!”

  “是没什么不可能!”红后已然查清邵家底细,所以杨棠适时插了嘴,“邵钧…学长,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就在妤妃她爸口头答应你们俩的婚事后不久,也就一两个小时吧,你那位令人尊敬的外公突然脑溢血,这会儿正在医院抢救呢,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所以,你懂的,妤妃她爸正在觑望,一旦你亲爱的外公仙游,恐怕妤妃她爸就会以两家没有立下书面婚书为由——悔婚!”

  这下轮到邵钧脸色剧变了:“不可能,你是在放屁,你是在咒我外公对不对?”

  杨棠冷笑道:“用得着我咒你外公嘛,你们滨津邵家,也就你爹有点才能,但也仅只是经商的才能,从政简直一塌糊涂,当年你外公扶你爹当镇长,结果被当地人架空成了光杆司令,后来当个什么副局长,结果被人从财政局排挤到了档案局,最后只能去经商,也真是有够衰的。”

  “至于你妈,号称政坛铁娘子,一门心思往上爬,结果得罪的人一大片,要不是你外公在后面给她撑着,她早被人群起而攻了。”

  “还有你那两个烂泥糊不上墙的舅舅,这么多年了一直就在几家国企之内打转转,你外公几次三番想把他们调到地方上主政,他俩就是不肯,典型的好逸恶劳……”

  “总结了这么多,你们邵家也就你外公是个人物,他老人家一旦陪开国元老们下棋去了,邵钧学长,你觉得你这个搞大过两个女生肚子的人渣配娶妤妃嘛?”

  邵钧闻言如遭雷殛,呆在当地,不知所措。

  杨棠见状,趁机让几名女店员把陶妤妃给簇拥走了。

  大约几分钟后,邵钧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当即威胁杨棠道:“就算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我外公尚有一口气在,你这个小瘪三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我跟妃妃结婚……”

  杨棠丝毫没在意邵钧的威胁,皮笑肉不笑道:“但愿吧!”实际上,他刚才已悄然放出几只虫分身,找邵钧外公去了。

  此时的邵钧已完全冷静下来,省起刚才杨棠对他家里面的情况如数家珍,不禁又多加了一句威胁的话:“哼,你小子居然查了我的底,回头我也把你查个底儿掉,看看你是哪路货色!”

  杨棠却毫不担心,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闭目假寐。

  邵钧见状,只觉心头一股郁气难舒,忍不住嚷道:“等下妃妃看中的衣衫或物件,一应由我来买单!”顿了顿,怕店员没闹明白,又嚷道:“售货员,你们听见没有,刚才进去试衣的那位女士的单……由我来买!”

  杨棠陡然睁眼,扫向邵钧,见他正对自己眉飞色舞,不禁嘴角扯起一丝不屑,当下抬手招了一名女店员到身边,淡淡吩咐道:“你们店长在吧?”

  “在。”

  “那麻烦你请他(她)过来一下!”

  “好的。”女店员匆匆而去。

  不多时,一名穿着粉色小西服白色五分裙、充满知性典雅气质、很难令人看穿她年龄的女士来到了杨棠和邵钧面前:“请问是哪位先生找我?”

  虽然这位女店长的样貌顶多只能打到八十分,但她绰约的风姿却已然震住了邵钧,令他一时目瞪口呆,连话也不知道回了。

  反倒是杨棠,一点不被女店主的姿容所迷,淡然道:“我找你…”

  “你找我来有什么吩咐吗?”女店长问。

  杨棠随手掏出一张看似低调的卡片,上面隐隐有香奈儿标志的印纹时隐时现,道:“我希望封店,除了与我同来的那位正在后面试衣的那位女士,其余人等都暂时请出去!”

  女店长脸上闪过一丝讶色,随即肃容道:“我需要验一验您的卡,如果无误的话,您的要求本店马上照办!”

  “当然。”说着,杨棠将那张很低调的卡搁在了女店长的掌心上。

  女店长快步而去,又很快回来,身后还跟了四名彪形保安。她来到杨棠面前,双手奉还卡片,道:“先生,如您所愿,本店会即刻封闭,直至你购物完毕离开为止!”说着,她又走到收银台那边,抄起播音话筒,将暂时封店的决定说给了店内的顾客听。

  寥寥的几个顾客虽然有所不满和议论,却都乖乖退出了专卖店。

  唯独邵钧不服,最后被四名保安硬架了出去。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912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