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22 无形示威2(求订阅!)

322 无形示威2(求订阅!)

  陶妤妃身着一袭浅朱红拖地公主型晚礼裙从后面转出来,看到店里只得杨棠一人,另外就是些女店员,不禁有些诧异:“咦?邵钧呢?”

  杨棠撇嘴道:“我让人把他叉出去了。”

  陶妤妃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专卖店的大门已是落了帘:“这是……封店么?”

  “我这是狐假虎威,借了老朱的卡,暂时用一下!”杨棠实话实说道。

  殊不知,若晋王朱六在场的话,只要杨棠肯再写多几幅字给他,就是十张类似的卡他也送了。

  “老朱?”

  “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头,有机会介绍你认识。”

  陶妤妃不置可否,娉婷转身道:“我身上这件礼服怎样?”

  浅朱红有点偏褐色的礼服乍看上去很低调,但实际上华贵内敛雍容典雅,恰好与陶妤妃本身的气质很搭,与她手上的腕表也很搭。

  “不错,就这件吧!”杨棠相当欣赏地点了点头,“对了服务员,弄一个与这件晚礼服配套的手包,再弄一套化妆品装手包里。”

  “好的先生。”自有女店员领命而去。

  陶妤妃又转了两个身,倏然省起什么,问身边的女店员道:“对了,这件礼服多少钱?”

  “八万六千华币(欧),谢谢!”

  “啊!?”陶妤妃被吓了一跳,“杨棠,这衣服这么贵,我、我看还是不要了吧?”

  杨棠哂道:“你都穿在身上了,怎么可能不要?再说了,这衣服我出钱,就当是借你穿的,你操心个啥?”

  陶妤妃闻言一脸的迟疑,却没再吭声。

  很快,手包拿来,里面装了套女士常用的化妆工具,杨棠没怎么看,直接递给陶妤妃道:“看看东西齐不齐?”

  陶妤妃随意翻检了一下,道:“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杨棠皱眉道,“齐就是齐,不齐就是不齐。”

  “齐了。”

  “那好,买单,刷卡!”说着,杨棠掏出张华夏银行的普卡递给了店长。

  女店长虽然有些诧异杨棠怎会用普通的银行卡,但还是乖乖接过卡,去了柜台那边帮忙结账。

  柜员在女店长的监督下,很快打出清单,从杨棠的银行卡上划了账。

  “先生女士,谢谢二位惠顾本店,今次消费一共是十万零两百华币,这是票据,请拿好!”

  杨棠很随意地接过女店长双手奉上的单据,眼尾也没扫一下就直接揣兜里了。

  “走吧!”

  听到杨棠的唤声,本还一脸犹豫的陶妤妃不知突然想起了什么,明眸中只剩坚定,还主动挽上杨棠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你放心,买衣服还有这手包的钱,我会陆续还给你的。”

  杨棠哂笑道:“谁用你还?”顿了顿又道:“不过你非要还的话,我也不勉强。”

  “哼,我一定还,你瞧着吧!”

  两人来到店门口,女店长也带人赶了拢来,帮忙打开了店门。

  杨陶二人来到门外,发现仍有小猫两三只在门口围观,其中邵钧也在,颇有点阴魂不散的意思。

  “妃妃!”

  见陶妤妃出了专卖店,邵钧立马就像绿头苍蝇一样凑了上来:“妃妃,你去哪儿?让我送你好不好?我车在那边……”话还未完,他愕然发现陶妤妃小鸟依人般倚靠着杨棠,而且手也挽着,简直、简直……令他无法容忍,“陶妤妃,还有你这个家伙(杨棠),好、好,这是你们逼我的。”说着,气急败坏地掏出手机,似乎想打电话叫人。

  杨棠却对邵钧的狂吠视若无睹,看了下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赴宴!”言语间,携着陶妤妃拐向了车库。

  正打电话的邵钧快气疯了,却也知道跟上去没用,只好焦急地等待电话接通,也就在他急得跺脚时,电话通了。

  “康哥,你怎么才接我电话?”

  “你谁啊?”

  “我啊,邵钧,京大的……”

  “噢~~想起来了,有屁快放,老子忙着叻!”

  “康哥,我知道你手下有许多小兄弟,我求你帮我一忙……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吗屁大点儿事也来烦我,行吧,就帮你这一回,你地址哪儿啊?”

  邵钧赶紧说了地址,然后就听那边隐隐约约在吩咐:“猛子,带几个兄弟去一下……(然后声音变大)放心,我的人很快就到!”

  “多谢康哥,多谢康哥!”

  ………

  电话另一头,居然是个片场。

  “玛德,耽误我时间!”一溜圆光头青年合上手机一脸的不爽。

  恰在此时,只听执行副导喊道:“姜至贞,可以休息了!”

  光头青年一听,赶紧端着水杯就迎了上去,他身边还有几个小弟,也赶紧跟上,来到姜至贞身边,那是撑伞的撑伞,打扇的打扇。

  “姑奶奶,渴了吧?”

  姜至贞瞄了眼光头青年,不太感冒道:“康少,我都说不用你跟着了,你这究竟为哪般?”

  “姑奶奶,您有贵人相助,我却得罪了贵人,总之让小康子我伺候着你,行不行?”

  “随便,但你这水给我拿开,我怕你下的毒……”

  “没毒没毒,如今姑奶奶您就是再借我个胆,小康子也不敢再打您的主意啦!”

  “哼!你这算什么?大彻大悟?”

  ………

  杨棠和陶妤妃下到停车场时,讶然发现这里多了不少警察,还有警犬,四周围还拉起了警戒线,好像正在搜查什么。

  杨棠懒得理会这种琐事,直接撩起警戒线,就打算往里闯,当下被巡弋的二级警员发现,冲过来拦住了两人:“哎~~你们俩干嘛?”

  杨棠哂道:“这里是停车场,能干嘛,自然是取车啰!”

  二级警员严词拒绝道:“不行,这里暂时被戒严了,你没看有警戒线嘛!”

  “警戒线好了不起!”杨棠根本没把二级警员的说词当真,“你们把这块戒严了,一辆车一辆车的搜,有搜查证嘛?”

  二级警员见杨棠不像普通民众那样对警察敬畏有加,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了:“你什么意思?有没有搜查证用得着你管?我们警察办案还用你教?”

  杨棠道:“你们警察能不能办好案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可没有教你们的义务……不过这位警员,我想提醒你的一点就是,那辆布加迪是我的车,如果你们没有搜查证就冒然用万能钥匙打开我的车,我想贵分局一定会收到律师信。”

  二级警员微微色变道:“律师信?你真是好大的口气……”

  杨棠摆手道:“我可不是吓唬你而已,我会动真格哟,所以,在你的同事没搜查我的车之前,请你先把这件事的严重性告知他们,如果他们一意孤行的话,我的律师甚至会起诉你的同事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二级警员闻言脸色铁青,却也知道杨棠说得没错,搜索私家车的确得有搜查证,否则最轻也是执法不当,而像现在,被车主目睹收车过程,在车主提醒下还拒不收手的话,罪加一等都算轻的。

  犹豫了半秒,二级警员还是小跑过去向搜查队的头头转达了杨棠的说词。

  随着二级警员的指点,已经快搜到杨棠车的那名副队横眼看了过来,带着睥睨之色,扫了杨棠一眼,下一秒,却走到布加迪跟前,拿着万能钥匙和干扰器就打算往车门上凑。

  杨棠见状双眼一眯,直接施展了[缩地法]。

  在场之人只觉眼前一花,杨棠就已到了那副队长跟前,一把扣住他的手腕道:“这位警官,我的车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副队长嘴角一勾。满脸都是狡计得逞的模样:“这位先生,你来得正好,我现在怀疑你车上藏有违禁品,需要临时检查,这样就不算违规操作了吧?”

  杨棠闻言一怔,旋即意识到他被这位副队长给晃点了。

  诚然,没人在的私家车警方无证搜查算是过界了;当私家车有车主或司机在时,警方可通过邀请车主或司机共同搜查来避开“搜查证”这个难题。

  因此,杨棠才觉得他被对方摆了一道,不过他并未慌乱,反而指了指车牌道:“看见没,军牌。”

  那副队哂笑道:“我看见了,但只要你不是军人,这车我搜定了!”

  杨棠当即掏出自己的少尉证件递了过去:“不好意思,本人目前在总参军需二处谋了个闲职!”

  那副队长忙抓过去细看,愕然发现杨棠的证件居然是真的。

  这下子,轮到他郁闷了。

  虽然布加迪超跑从外观上的确不像军车,但它挂着军牌,外加上杨棠这位车主的军官身份,他们搜查队根本没资格搜查这样的车。

  于是乎,警察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杨陶二人坐上布加迪扬长而去。

  “屠队,就这么让他们走啦?万一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那车上怎么办?”

  “那也不能由着性子来,否则军部一旦责问起来,而我们又没搜到东西的话,不止是你我,恐怕连孙局长都要遭殃!”

  汗~~!

  布加迪盘旋着往地面出口开去,由于刚才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杨棠稍加了些油门,很快抵达出口的门栏处。

  刷过卡,横杆升起,布加迪顺利通过,眼看再拐个弯就会上大路,没曾想斜刺里杀出十几个人来,拦在路当间。

  车库出口这附近,到处都是监控头,杨棠不得已停下了车,若非如此,依了他的性子,早就直接碾压过去了。

  刚锁死车窗,杨陶二人就听到十几人传出熟悉的男声:“就是他,把他车给我砸啰!”

  男声的主人不是邵钧还有谁?

  其实邵钧在布加迪右侧,并未看到驾驶位上的杨棠,但奈何两边的车窗刚才都开了三分之一,他看见了陶妤妃,进而断定杨棠也在车里。

  “你们看我干嘛?砸车啊!”

  为首之人却道:“这可是布加迪,砸了就我们几个可赔不起……”

  “我赔!”邵钧叫嚣道。

  邵家虽不是什么亿万之家,但修理布加迪或买一辆布加迪的钱还能够拿得出来。不过此时此刻,邵钧只是这么一叫唤,其实并没有真的想赔杨棠的车,他早打算好在此事过后回滨津避避风头,压根儿没准备赔车。

  “可这么好的车我们哥几个下不去手啊,要不您示范示范?”为首之人却看清了司机是杨棠,于是怂恿邵钧,还顺手奉上了棒球棒。

  邵钧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决心伸出手,想拿棒球棒,结果为首之人蓦然翻脸,一翻腕,棒球棒就狠砸在了邵钧的手掌上。

  “啊——啊!”

  邵钧抱着手掌,瘫倒在地,大声惨叫。

  可那群混混样的人却仍不放过他,将他(邵钧)拖到一边的人行道上,抄起钢管这些就是一通狠砸。

  与此同时,为首之人却在车外向杨棠打敬礼,同时向他比了个“通行”的手势。

  杨棠一边让布加迪慢慢滑行起来,一边降下车窗看向那人,觉得有几分面熟:“你是……那个谁?”

  “大哥大好,我叫猛子,康文多康少的手下。”

  听到这话,杨棠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黄毛鸡窝头的模样。

  ………

  半个多小时后,联美大厦楼下。

  这里已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纯粹胡扯)……而且半边道路停满了各式豪车,像是在开展销会似的。

  杨棠的布加迪缓缓滑行而来,只能顺着路旁服务生的指引,或停或等,或龟速前行。

  同一时间,六楼,休息室内。

  “他来了。”

  “不过今次开了辆更贵的布加迪……”

  “这么看来,他的立场并没有改变!”

  “不,应该已经变了,他想让我们加码,否则没得谈。”

  “那你们派拉盟加吗?”

  “你们呢?”

  “这算商业机密,我可不会提前透露!”

  “一样。”

  “那么接下来,我们需要下去迎接他么?”

  “当然,华人最好面子。”

  “也对,就是不知道我们给足了他面子,他会不会在价钱方面通融一点儿!”

  “但愿吧…”

  “走吧,一块下去,给足他面子!”

  “嗯哼,同时也闪瞎其他那些华人的眼……”

  “或者让他们对那个家伙羡慕嫉妒恨也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932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