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25 购尸(求订阅!)

325 购尸(求订阅!)

  木板墙后是一片冷冻抽屉,每个至少两米深度的抽屉里都放有一到三具死尸。

  “你自己看看吧!”正圆脸的铜叔道,“左边的抽屉都只放了一具尸体,如果有看上的,咱们按原价交易,右边这三排都放了两三具尸体,如果你瞧得上,一律半价!”

  “行,你到门口帮我望风吧,我挑一挑……”

  铜叔摇头哂笑道:“这个地方一般不会有人来!”话虽这么说,但他人却还是走到门旁倚着,远远瞅着杨棠东看细瞧。

  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杨棠并不打开冰冻抽屉细瞧,而是就直接看表面,仿佛这样就能看出花来。

  “你这边右三排的尸体都是无人认领的吧?”杨棠突然问了一句。

  “对,有的搁这儿都快一年了。”铜叔露出个无奈的表情,“但凡超过一年的,我们场就给它焚了,骨灰统一收集起来,然后集中倒掉……”

  这时,早已开启[邪眼]的杨棠终于在众多冰冻抽屉里找到了一具“发光”的尸体,而且还是泛青光。

  要知道,能“发光”的尸体才有可能被属性转移,而根据“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原则,发光越是接近于紫色,将来属性的“转移成功率”和“留存百分比”就越高。打个比方来说,一百点力量属性,紫光尸体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转移成功率,而且转移成功后,保留下来的力量属性不会低于百分之九十五,有可能是九十六九十七,甚至于一百。以此类推,蓝光青光这些即使转移成功,力量属性也达不到紫光的程度,一百点能留下九十点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可惜关键的问题在于,紫光尸体或者说紫光物品就好像网游里的传奇装备一样,那是相当稀缺的,所以第一次前来购买尸体,就能买到一具青光尸,已算是大大的走运了。

  “我要从右边数起第二排,从上往下第三个冰柜里的尸体……”

  听到杨棠的话,铜叔掏出一大串钥匙走上去,打开了指定冰冻抽屉内的暗锁,将那抽屉“哗”一下拉了出来。

  待寒气稍散,铜叔往里一瞧,发现里边放了两具女尸,于是道:“你小子眼还挺贼,这抽屉里两具都是女的,你想要哪具?”

  杨棠并未凑上去,只远远地用[邪眼]罩住那具青光尸,道:“甭管男女,总之我要那具左眼角下有颗泪痣的尸体。”

  “那就是我左边这具啰?”铜叔抬头看了眼杨棠,见他没再表态,便又埋头去瞧那女尸的模样,“我去~~你小子眼睛怎么长的?这种美女尸也能被你翻到,别的我不敢保证,这女的要是活着,祸国殃民或许达不到,但至少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那一级数的美人儿!”

  听了铜叔的点评,杨棠不禁挑了挑眉,其实关于女尸的模样,他早通过[邪眼]获悉。若非这偌大的冷冻尸库里再没别的发光尸体,杨棠是肯定不会选这具青光尸的。你想啊,他是打算把尸体弄成终结者啥的给杨爸杨妈充当保镖,而不是让杨爸杨妈出行时跟吸引眼球。

  当然了,如果真把女尸转化成了终结者t1000型以上的机器人,那样貌随时可以变换,倒是不用过多担心美丑问题。

  “嗯,得找个大秤来称一下这女尸的重量……”

  铜叔这话刚出口,杨棠便给否了:“不用了,你刚才说右边半价,就算这尸体五十公斤好了,一半就是五十斤(白银),你要是同意,我马上转账给你!”

  铜叔闻言一怔,随即目测了一下女尸的体长,由于长年跟尸体打交道,他眼睛贼得很,扫了几眼便估摸出这女尸大约一七一左右身高,体型属于正常显苗条那种,生前五十公斤可能都不到,加上冰冻了许久,肯定有缩水,换言之,半价五十斤白银不吃亏。

  “好,就照你说的办,我的账号是……”

  杨棠随即通过心念让红后转了几万欧到铜叔的账号上,由于是跨行转账,谨慎起见,红后并未让资金一步到账。

  等了两三分钟,还未收到短信提示,铜叔有点不耐烦道:“你究竟转钱没有啊?怎么还没到账?”

  杨棠道:“你放心,我已经转钱了,跨行转账嘛,是要慢一些!”顿了顿又道:“你这样,虽然钱还没到位,但那具女尸算是我已经订了,你最好找一个单人冰柜把她保存妥善,等钱到了你账上,我再过来取尸体,怎么样?”

  铜叔一想也对,这样他根本不会损失什么,即便杨棠最后忽悠人,没转钱也不来取尸体了,尸体也仍会摆在那里,又不会掉一根毫毛。

  “行,就照你说的办!”说着,铜叔将那冰冻抽屉里的另一具女尸搬了出来,哐当一声扔地上,随后将仅剩那具青光尸的抽屉关上、锁死,“这不就结了,等下把这具女尸火化掉,反正搁这儿一年多了也没人来认。”

  杨棠不置可否,先一步离开了这阴森森的储尸冷库,到门外之后,他又悄然跟红后讨论起怎样将死尸转化成活体保镖的事情。

  红后计算了一番道:“老板,关于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复杂……如果你嫌进入《终结者》后、制服终结者或干掉它都很麻烦、外加转化成功率低的话,你大可以通过杀死梦境里的女特工,转化她们的属性到女尸身上。”

  杨棠闻言眼前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不止是女特工,甚至还可以是江湖侠女,诸如此类的梦境人物,应该都可以……”

  叮咚!

  明悟升起:[心之所求,获得可转化成真的梦境人物!]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十分古怪的心愿。

  叮咚!

  [由于梦境可累加,此为累加心之所求,解决顺序与其它心之所求相同!]

  收到讯息的杨棠忍不住摇了摇头,因为他已经累积了三个心愿,真不知道下回梦境开启的时候,选择先满足哪个心愿才好。

  走在后边的铜叔见他摇头,忍不住问道:“怎么?一具尸体不够?”

  “是不够…”

  “那你刚才怎么不多选几具尸体?”

  杨棠摊手道:“那也要有得选才行啊,除了那具女尸,剩下的尸体在我看来根本就不合格!”

  “啊?”铜叔诧异非常,“你当时都没怎么看,就能知道剩下那些不合格啊?”

  杨棠哂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看?我只是没凑近观察罢了。”

  听到这话,铜叔并不尽信,却也不多打听,只道:“我还有两个库的窖藏,你要不要现在过去看看?”

  “在什么地儿?”

  “自然也是火葬场,过去的话有点路程。”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心知俩火葬场之间距离不可能太近,于是道:“算了,还是下次等咱们把今天这笔交易做妥了再说吧!”

  “也好。”话音刚落,铜叔就收到了转账成功的短信提示,“快看,你的钱到我账上了,那尸体……”

  “先搁你这儿,回头我来取。”

  “行吧!”

  铜叔不置可否,反正他已经收到钱,索性把杨棠送到火葬场门口,两人便分道扬镳了。

  回到面包车上,杨棠边发动车子边吩咐红后:“留意一下网上贩售冰柜的消息,我需要尽快弄到一台冰柜,用以安置尸体。”

  红后道:“就只要一台么?”

  “唔……两台,或者三台都可以!”杨棠沉吟道,“顺便再帮我租个小型仓库,必须水电齐全,等冰柜到了就直接送仓库地址。”

  “明白!”

  一分钟后,等面包车开上大路,杨棠就收到红后的回复:“主人(周围无人),冰柜已经下订,明天就能送到;仓库也已下订,在石井山那边,约了四点面谈,得用有效证件钱份合同。”

  杨棠当即在车上就换了个模样,随后直奔石井山那边。

  出租仓库的是个冀北人,四十出头的样子,姓王,他拿出的合同很不正规,杨棠假装看合同,又让红后确定了一下这家伙有没有将仓库“一房二卖”,呃不,应该是“一库二租”,确定没有后,他这才附上证件的复印件,签了租赁合同。

  随后又迅速把一年的租款给结清了。

  见杨棠如此爽快,老王只叮嘱了几句,别把库房拆了、水电自付什么的,就乐得屁颠屁颠地走了。

  杨棠却对这租的仓库不太放心,第二天又叮嘱红后在网上找是否有卖仓库的讯息,实在不行,那种地理位置差一点,可以拎包就入住的二手公寓也行,反正是安放冰柜,搁哪儿不是搁啊!

  当然,搁小区里容易遭贼。有的小偷也许会被冰冻死尸吓到,但有的可能在被吓到之后恼羞成怒,将尸体破坏,那杨棠的损失就大发了,毕竟发光尸难求!

  其实无论把藏尸冰柜搁在哪儿都不如搁进杨棠的储物指环安全,可惜储物指环除了一个长期装金币外,仅有三格可以敷用,实在是捉襟见肘,也就只能把冰柜暂存在老王仓库里了。

  随着新一周到来,老商在周一的时候又把杨棠招呼到了学校,询问他西姆猜想那两个自创公式的重新证明进度。

  杨棠敷衍了他几句,老商倒是听得出来,却并没在意,只道:“杨棠啊,我这儿倒没什么,关键是你一直没进度,恐怕惹翻赵院长啊!”

  杨棠闻言猛翻白眼。

  “我知道,你不怕被威胁转系或转校,但你想想,要是这件事真闹得不可收拾,逼得你不得不出国留学,你父母你家里人可怎么办,毕竟他们还要在国内生活啊,到时候千夫所指……”

  草!

  杨棠听老商这么一说,心头火冒三丈,面上却不露半分声色,漠然道:“如果赵院长真敢如此欺我父母,那几十年之后,他赵氏一门后代,甭想睡得安稳!”

  见杨棠说话时咬牙切齿,老商心惊肉跳,知赵院长让他来逼杨棠这茬儿实在不是什么高明手段。不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嘛,莫欺少年穷,这赵院长翻过年就该退了,而杨棠正是大好青春,天知道在以后几十年里,他在学术上会有什么更加惊人的成就,甚至堪比前辈先贤。到那时,莫说一个小小的系主任(院长),就是整个京大也未必扛得住如爱因斯坦般的科学巨擎的报复。

  不得不说,当年爱因斯坦抵美之后,虽然无法再离开美国国境,但他有什么要求,只要不是特别过份,华府方面那都是尽量满足了的,至于像找赵院长后代一屋人的茬儿,让他们一辈子过得生不如死这种小事,哪怕今世美国(世界第二)不如华夏强势也照样办得到。

  “杨棠啊,有些事别冲动,一冲动,双方就可能无限制短兵相接,到那个时候,锋刃架在脖子上,两边想不拼命都不行,有时候,退一点尚有回旋的余地!”说到这儿,老商见杨棠一脸的不以为然,当即套近乎道:“是,我得承认,赵院的手段是过份了一点,但他也不是为他个人是不是?他目前是在为整个系考虑,其实在你的署名后边挂一个‘京大数学系’,你不吃亏,它又不是某个人的名字……”

  “错!”杨棠冷笑不已,“是姓赵的不吃亏才对,他一个历史学院的院长,凭什么来指点我在署名上加这加那?如果他真为了系里边着想,就应该命令我在署名后边加上‘京大历史系’才对!”

  老商瞬间沉默了,犹如王大锤般瞅着杨棠,一副“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的样子。

  见状,杨棠懒得再跟他废话,当场拂袖而去,离开了京大校园。

  回到广信佳苑,冷静下来的杨棠把心一横,不仅将修改完好的三份“西姆猜想”证明全过程分别邮寄给了《数学年鉴》,以及偏好多学科报道的《自然》和《科学》两本顶级期刊,同时还让红后把他废寝忘食证明“西姆猜想”的视频从头到尾整理出来,存储在国外的网盘之中,以备不时之需。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970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