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29 如何守候(求订阅!)

329 如何守候(求订阅!)

  “现在这样……算什么!?”

  明悟没有回应。

  不过很快,杨棠就发现女尸的左右小臂上,各有一副半兽人????的图案,甚至看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图案延伸到了女尸双手相合的手背上,如果把她的双手打开,左手臂就会是下蛇身那一部分,而右手臂则是上人身那一截,相当诡异。

  再多观察了一会儿,以毒辣到极点的眼力,杨棠惊奇地发现,女尸手臂上颜色甚深的图案似乎正在慢慢变淡,只不过这个过程很细微很缓慢。

  “原来是这样……”

  杨棠估摸着,一旦女尸手臂上的图案彻底变为无色,或者说彻底消失,属性也就差不多转移完毕了。当然,这整个过程必须在明悟规定的六天二十二小时以内完成,如果超时,杨棠估计就会发生傀儡爆裂的情况。

  “玛德……”

  杨棠随即骂咧起来,因为他试了一下,无法把冰柜收进储物指环,换言之,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装有女尸的冰柜只能搁在这仓库里,同时还得保证女尸处于良好状态,至少冰柜不能断电,否则出了一点小纰漏而导致最终属性转移失败,那就坑死人了。

  其实也怪杨棠考虑不周,毕竟是第一次属性转移,有许多情况都是临到头他才恍悟,也是,杨棠虽有两世为人的经验,但再怎么着也没储藏过死人呐!把死人推进火炉里烧掉,还可以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但储藏死人这个事儿哪怕是亲生儿女给父母送葬也很少见到,毕竟需暂时储藏在火葬场的尸体,一般都会在火葬场办丧事,亲儿亲女这些早就到灵堂张罗了,负责推尸体出来的往往都是火葬场的人员,只要没把尸体搞错搞乱,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是不会置喙什么的。自然而然,也就很少有人去关心过尸体的冷藏。

  可眼前此刻,杨棠是不得不关心,他立马命红后在网上订购柴油发电机,同时在仓库四周转了几圈后,发现两条街外有个供电分局,于是他亲自从供电局私搭了一条很隐秘的偷电线路进仓库,打算救急的情况用一下。

  这还不够,杨棠又到附近几个小区搜寻了一下,用[万国语言](详见278)忽悠回了五条流浪狗,两条狼犬两条土狗还有一条狮子狗,将它们分成三拨,狼狗阿大和土狗阿二负责仓库周围的日常巡逻,狼狗阿三和土狗阿四作为暗哨藏在仓库一角,一旦发现有人用吃食把阿大阿二药倒了,阿三阿四就出击,而老五狮子狗只需盯着阿三阿四,一旦它俩发动攻击,老五就必须立刻按下杨棠搁在它脚边的手机的解锁键和数字九键。

  当然,这是仓库监控没有翻新之前的不得已之法。本来老王这仓库有几处摄像头,只因为长时间没用,都锈逗了,必须得更换,否则就连红后都没法操控它们,但在杨棠看来,如果真有人想潜进仓库搞事,几个监控摄像头的作用还不如几条流浪狗,所以他连翻新监控的想法也省了,打算这一周内,有事外出时就靠几条狗来守仓库,没事时就住在仓库了。

  唯一磕碜的是,天天待仓库守着冰柜、冻尸,哪怕杨棠神经够粗大,也觉得无所事事,好在他不差钱,马上又让红后在网上预订了一部台式电脑外加一个标准篮球架。

  没错,这不系队四月初就要比赛了嘛,杨棠打算趁机练练投篮。

  说到投篮,本来杨棠已经发现了利用[瞄准狙击]一类模式的大抛物线投篮,只要抛物线长度超过十五米,[瞄准狙击]的准星就会自动锁定篮筐,杨棠只要尽可能高的朝篮筐方向抛出篮球,那么就必定进球得分,并且命中率百分百。

  更令人无语的是,只要抛物线长度超过十五米,达到标准,同时准星锁定了篮筐,杨棠即使往其它方向抛球,篮球也会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线路钻进篮筐,就跟追踪箭差不多,只要锁定目标,无论朝哪个方向射出箭矢,箭矢也会自动寻踪命中目标。

  如果在正式比赛时出现类似的情况,一旦惹起相关人士注意,杨棠多半会被捉了去切片研究,一辈子为科学实验作贡献了。

  正因为如此,杨棠打算多练练近距离投篮以及怎样掌握好[瞄准狙击]投篮的手型和方向。

  中午随便到外边的馆子吃了点,一直在仓库里窝着,直到下午两点,杨棠订的电脑和篮球架都到了,接货地点全在四条街外。他开着提前租好的一连中型货车将两样东西都运回了仓库,三下五除二接好了电脑后,又去鼓捣篮架。

  不得不承认,篮架整体还是挺沉的,半吨多,还好它分为了上下两部份,下部的底座重达五百公斤,杨棠试了试,发现双手同时用力的话勉强能够搬动,于是他发了猛力,将底座扛上肩,两股战战地挪动到预备地点放下,剩下的上半部分就轻松多了,支架加篮板一块才重百五十公斤,是插在底座上,用八颗螺丝固定的。

  “呼——”

  拧紧最后一颗螺丝,杨棠长出了一口气,正打算试试新篮架好不好用,却愕然发现最关键的一个东西他忘订购了。

  篮球!

  光有场地,有篮架,没篮球,玩个屁呀!

  杨棠犹豫了一下,打算不再网上订购,物流至少得半天,还不如去隔壁街的文具店就近买一个篮球,结果他刚一出门,私人手机就响了。

  姜至贞来电!

  “喂,小贞贞,你不是进组了么?这个点该在拍戏吧?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啊?”

  “切~~男一号太娇气,这才没拍几天,病了,于是我这个对戏的女一号跟着倒霉,得歇菜几天了!”姜至贞嘴上说着风凉话,但话里话外尽是得意。

  “不是可以错位拍么?”杨棠奇道。

  “我也想啊,那样我的戏份能尽快完成,可导演不同意……”

  “那你打电话找我是为了啥?”杨棠不解道。

  “嗯?嗨,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真是个木鱼脑袋!”姜至贞在电话那头自责起来,“对了杨大哥,你知道百世影音的总部大厦吧?我现在就在这边,你过来找我吧!”

  “究竟什么事儿?”

  “总之你快点过来就知道了。”不等杨棠再问,姜至贞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杨棠很是无语,转念一想反正都要出门,索性多逛一下也没什么。于是他回到仓库内,将电脑打开,让红后帮忙装系统兼且监控冰柜的电量。

  安排妥一切后,杨棠出了仓库,横穿过两天街这才招了辆出租车:“去海定(不是错字,故意的),十分钟内到,给你一把!”

  “得叻!”司机师傅应了一声,将车开得飞起,不到十分钟,八分钟就把杨棠送到了他说的地儿。

  杨棠下车的地方在百世影音大厦的隔壁街,他随意扫了一眼,就发现街边有个店面颇大的文具店,进去一看,果然有卖篮球的,当即选了一个价格三百出头的斯丁格(相当于前世的斯伯丁)篮球。

  付账后,杨棠出得店来,一路拍着篮球横穿马路,绕到了百世影音大厦的前门,这才停了手,抱着篮球无视俩门卫瞪视,大摇大摆地进了前堂,甚至于直接掠过了前台。

  “哎~~你谁啊?”两位前台小姐中身材略颀长的那位绕出前台挡住了杨棠去路,“知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乱闯?有预约吗?”

  “没预约…”杨棠并没直说找姜至贞,他怕这面生得紧的前台小姐不认识,“我找田总。”

  颀长小姐闻言怔了一下,抱歉笑道:“不好意思,田总昨天就带着一票艺人走穴去了。”

  “那我找钱总!”杨棠道。

  颀长小姐又是一怔,道:“哪个钱总?”

  杨棠勾起嘴角道:“还能有哪个钱总?你们公司有几个钱总啊?”

  “啊?!”颀长小姐想掩饰惊讶却怎也掩饰不了,“你找大老板?”

  “对,他在吗?”

  颀长小姐迟疑道:“在是在,不过老板现在在开会,除非你有预约,否则等下不太方便安排会见!”

  “扯淡!”杨棠叱道,“你马上给钱总打电话,呃不对,我手机里好像有老钱电话!”

  颀长小姐听到杨棠的话没敢乱接茬,因为他“老钱、老钱”地称呼自家大老板,这都啥人啊?

  “果然有!”杨棠翻了会儿普通手机的通讯记录,他当即摁了重拨键。

  不多时,电话就接通了。

  钱总那边显然还记着杨棠的电话,没等杨棠先“喂”,他就已经问候过来了:“杨大师,是您啊,好久不见!您找我电话,有事儿?”

  杨棠在电话接通时故意摁了“免提”,所以钱总的声音边上的颀长小姐同样听得一清二楚。

  “没什么事儿,我就是闲极无聊,跑你们大厦来逛逛,结果前台小姐拦着不让上楼啊!”杨棠道。

  钱总一听就炸毛了:“公司下面哪个王八羔子敢挡大师您的路?!我看她是不相干了!杨大师,您把电话给拦您那小姐,我来教训她几句!”

  颀长小姐听到这儿,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杨棠道:“老钱,专门教训就不用了吧,我开着免提,那位小姐也听到了你的教训,这会儿正泫然欲泣呢!”

  “泫然欲泣?那个谁,信不信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钱总在电话那头咆哮。

  颀长小姐不住点头,外带抽泣,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虽然钱总全都看不到。

  对于钱总在他面前装孙子,杨棠有点看不下去了,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老钱,你这员工也没太出错,教训两句得了,开你的会吧!”说着,他直接挂了电话。钱总也没敢再把电话追过来。

  转头,杨棠冲颀长小姐道:“现在……我不用找谁,也可以上楼看看了吧?”

  “是、是!”颀长小姐连忙哈腰点头,“您请!”目送杨棠进了vip电梯,她这才眼眶红红地回到前台。

  另一个矮小姐忍不住用胳膊肘碰了碰她,压低声音问道:“那家伙该不会是钱总哪个亲戚吧?”

  颀长小姐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他什么来路?钱总不会一点口风都没露吧?”矮小姐又问。

  颀长小姐仍然摇头,道:“真不太清楚,只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大老板称呼他时用了‘您’……”

  刚才电话只听了个大概的矮小姐终于被吓了一跳,“您?敬称?我去……这都啥人啊?”

  电梯内。

  杨棠并不清楚姜至贞在几楼,索性随手按了他熟悉的录音房所在楼层,然后正打算拨通姜至贞的电话,姜至贞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杨大哥,你在哪儿?到总部大厦没有?”

  杨棠听她语气急切,难得没有逗她:“我到了,正在电梯里升往十八楼呢!”

  “啊?那、那你赶紧摁十六楼,我在十六楼!”

  杨棠瞥了眼跳动的电子数字,已经开始显“9”,当即伸手摁亮了十六层的数字键,同时回话道:“好了,我摁了十六了,现在已经到十楼了。”

  “太好了!那你出电梯后往左拐,一直到底就能看见我了。”说到这儿,姜至贞匆匆挂了电话,不过在挂电话的一瞬间,杨棠好像听到有人在骂“***”!

  眉头挑了挑,杨棠脸色变得严酷起来,“叮”,电梯到了十六层,刚出电梯门,他就听见有人在大叫大嚷,而且巧了,声音正是由出电梯门左拐的方向隐约传来。

  “靠,谁牠妈这么狂啊?”杨棠嘀咕了一句,以皮鞋踩出极有韵律的歩点,嗒嗒嗒嗒,不紧不慢地往左边走廊尽头行去。

  走了一段,杨棠才发现这十六楼也有不少录音室,其内有人正各干各的,但看里边的设备,似乎要比十八楼他用过的那间录音室简陋一些。

  “章音师,你们这也欺人太甚了吧?”这话明显是姜至贞的声音。

  接着,一个泼妇似的声音传来,尖锐得犹如金鸡:“什么叫欺人太甚?什么叫欺人太甚?这是上面的意思,现在时间已经过了,这间录音室就该让给咱们家晶巧儿!”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169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