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32 轰动(求订阅!)

332 轰动(求订阅!)

  “哦?西天取经……”

  “取经?取什么经?”

  “废话,当然是佛经啦!”

  “你没看过三打白骨精的戏啊?说的就是西天取经的故事。”

  “三打白骨精?我还盘丝洞呢!”

  “噗……楼上的想象力真是丰富,怎么把白骨精跟蜘蛛精(详见107)扯一块去了?”

  杨棠看到这条留言时,已然彻底无语,蕴了半天气,他才发了条评论上去:“那啥……你们还别说,人家西天取经还真就遇到过白骨精和蜘蛛精!”

  “啊?这白骨精和蜘蛛精还真是一路的啊?”

  “梦大说的也不无可能啊。这白骨精和蜘蛛精都属美艳妖一路,同在取西经的路上也不稀奇啊!”

  “那倒也是,可这神神怪怪的能有啥好看的?梦大还不如开个新的武侠坑!”

  “说得对,武侠坑多好啊,神神叨叨妖啊佛的,没啥盼头啊!”

  杨棠看着评论,心说那是你们这群货没见识过“满天神佛齐扯蛋”,所以觉着《西游记》不好看,问题是,今世四大名著除了《三国演义》早已诞生外,《西游记》《红楼梦》以及《水浒传》都只有零星故事流传,比如三打白骨精呐,又比如大观园呐,再比如拜火教造反等等,可惜因为历史原因,三大著作均胎死腹中,而红楼太过严谨,水洗船虽然宣扬“路见不平大家踩”,但其中聚众造反的情节着墨不少,实在不适宜发在网上诱人犯罪。

  “俺觉得有盼头,梦大写什么俺就看什么,俺是梦大的脑残粉!”

  “脑残粉+1,期待梦大的新书!”

  “……”

  “对了梦大,新书什么时候开坑啊?”

  杨棠想了想,反正书稿是现成的,他索性直接贴了第一回和第二回的内容在布洛克上。

  ………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将一元分为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也。每会该一万八百岁……

  单只这个开头,网上众多书友看后都一时作声不得。

  这、这写的什么玩意啊?

  连不少自称的脑残粉都呆掉了,这文字措词,也太生僻晦涩了吧?

  不过相应的,逼格倒是爆表。

  果不其然,评论区沉静了一会儿,就有网友跳出来大呼小叫:“不错啊,这开篇简直太有古韵了!”

  “什么叫牠妈的古韵?楼上煞笔,鉴定完毕!”

  “同上。”

  “你自己看不懂,也不要拉低大家的智商好不好?上面两楼煞笔不解释!”

  “都不要吵好不好?让梦大出来解释解释啥叫元会啊?”

  可惜这会儿杨棠已关了网页,留下个分身守仓库,他本尊开着车屁颠屁颠地出去吃晚饭了。

  转天。四月三号。

  杨棠照例到学校上课,刚一进公开课的大教室,他就发现不少同学正用第一次见到熊猫的眼光审视他。不过当他迎上某人的目光时,对方却又把目光缩了回去。

  唯独早在靠墙的课桌帮忙留了位子的陶妤妃不避讳他,见他走近,更是挥手招呼道:“杨棠,这边!”引得整教室的人纷纷侧目。

  杨棠丝毫不以为意,堂而皇之地凑到陶妤妃身边坐下。等周围的目光不是那么聚焦了,他忍不住问:“怎么回事?今天我来,大家伙儿好像都不认识我了!”

  陶妤妃白了杨棠一眼,恨铁不成钢道:“你还好意思说,居然整个礼拜都不见人影,现在好了,院办传出风声,似乎打算开除你!”

  “开除我?”杨棠瞪大了眼睛,多少有点惊讶,“理由呢?”

  “你旷课一周算不算?”陶妤妃没好气道,“再加上你上学期逃掉的课,还有早退等等,综合考量的话,至少一个记大过处分是跑不了的,眼下院办打算劝退你,也不算太过分!”

  杨棠闻言狂翻白眼。

  其实,要是没有论文的事夹杂其中,院办早早地按规矩办事,循例做出处分,杨棠即使有怨言,也会遵守院系的决定。目前的问题是,院办明显是想借机施压,迫使杨棠就范。可杨棠就是属弹簧的,你压他越狠,他反弹越厉害!所以,听完陶妤妃的解释后,他眼中戾气渐盛。

  “喂喂,我说你这人听没听进去我的话呀?”陶妤妃显然也察觉到了杨棠的不忿,“都这时候了,你向院方服个软不行吗?”

  杨棠冷哂道:“陶班,如果谭伯父与我易地而处,我想他也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妥协的。”

  陶妤妃脸色多少有些不悦:“谭……我爹肯定会妥协,哼,他那人能屈能伸得紧呢!”

  杨棠摇头哂笑道:“能屈能伸又不是什么坏事,不过有的时候可以妥协……但有的时候就绝不能够妥协!眼前此刻,我就不能妥协,否则以后我文都会被院办骑在头上拉屎拉尿!”

  陶妤妃闻言微微蹙眉,小声道:“可你要是这关都过不去,还有以后嘛?”

  杨棠道:“笑话!我发表的又不是烂大街的硕士毕业论文,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这倒也是……若是毕业论文,院办也不会看得上!”陶妤妃颇有些纠结道,“问题是你现在要怎么办?万一院办真劝退你,你如何应付?”

  “能怎么应付,大不了转校,再不然我留洋总成了吧?”杨棠咬着后槽牙低沉而又坚定不移地表明决心,“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念到最后,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已经响彻教室。

  陶妤妃木讷地看着杨棠,刚刚进来的当堂老师诧异地望着杨棠,全班同学惊奇地望着杨棠……杨棠收拾起书本,就那么施施然从老师眼前走过,离开了教室。

  安静。安静了数秒。

  当堂老师打破沉默道:“刚出去的是哪位同学?挺流逼的,班长、你们几个班的班长都报一下,谁认识那个谁?”他语带幽默,但教室里无一人发笑。

  这时,陶妤妃站起来道:“钟老师,刚那位叫杨棠,杨树的杨,海棠的棠!”

  钟老师听得一愣,旋即道:“原来他就是杨棠啊,有个性,我估摸着最近的传闻大家都听说了吧?”

  “听说了。”

  “没有…”

  讲台下学生们的答案参差不齐。

  钟老师不以为意,轻笑道:“有时候对错不在于一个人本身,而在于事……看杨棠同学刚才的样子,想必打算坚持到底了,说不定这历史系还能出一桩大新闻!”

  “啊?!”

  “不是吧钟老师,你可是历史系的老资格了,怎么听语气你似乎站在杨棠那边儿?”

  “就是就是,莫非传言之中还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的情况?”

  钟老师继续轻笑道:“你们不了解的多了……好了,咱们言归正传,先点个名,然后我就开讲!”随后,在座几个班的学生惊讶地发现,名字一溜点下来,却始终没有点到杨棠的名字。

  ………

  与此同时,京大校办行政大楼。

  新的一周,收发室刚刚收到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件、期刊。

  老王头初中毕业就在京大当了门卫,这一干就是三十几年,他之所以在工作岗位上如鱼得水,全赖他有双火眼金睛,能够随时洞察历任校长的喜好,长期拍马都拍在马屁股上。

  这不,京大新一届校长上任还未满两年,老王头就已经看穿了这位方校长的诸多喜好,其中一项小喜好就是每逢周一或月初坐办公室,就爱看最新的国外期刊打发时间。

  今天王老头早早就筛了一遍,发现好几本期刊都迟到了,唯独《science》准点邮到,于是他将《science》抽出,双手捧着,亦步亦趋地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外。

  “咚咚!”

  “进…”

  老王推门而入。

  方校长刚打开电脑,抬眼看见老王,不禁笑道:“老王来啦,我订的期刊到没?”

  “方领导,我留意着呐,目前就到了一本,《science》,给您!”老王的英语相当蹩脚,把science的音发错了。

  方校长听了不禁莞尔,照旧纠正道:“老王,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这期刊的名字念science,不是你那个发音……”

  “嘿嘿,领导,这人老了,脑子就不够用了,我记不住也没办法,走先!”说着,老王头乐呵呵地倒退出了校长办公室,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方校长不以为意,敛起笑容,坐回老板椅内,呷了口茶,开始翻阅《science》。

  《science》这本期刊其实蛮有意思的,封面一般不做文字性的导读提示,但封面的画面很能说明这一期的重点,而方校长拿到的这最新一期《science》封面居然是以勾三股四弦五的直角三角形为底画。

  “这期的重点论文是数学吗?”

  嘀咕了一句,方校长翻开了里页,很快就在目录中找到了关于数学的论文题目,旋即瞪大了眼睛。

  “嗯?西姆猜想完全证明?”

  方校长本身就是学数理出生的,自然清楚西姆猜想在业界的影响力。他当下不再急于浏览其它论文,而是直接翻到了西姆猜想那一页,开始品读起来。

  当然,由于篇幅问题,《science》并没有把所有证明刊载出来,只发布了主证明过程,而主证明过程中引用的那些转换公式的详细证明,这一期版面里暂无,仅仅标明了十多个转换公式都已经被一一证明了成立,将于下期刊载出来。

  主证明过程并不复杂,方校长很快看完,并且对前五个转化公式里的其中两个一眼看穿,几乎在瞬间就有了证明思路:“唔……这么看来,至少前面三分之一的主证明过程不会有太大问题,不过这第四个转换公式是个什么思路,我恐怕得好好琢磨琢磨!”

  不止如此,从第六个转换公式开始,方校长就基本看不太懂了。也对,他搞行政工作十几年了,曾经学过的许多知识都被渐渐淡忘,想要一眼看穿所有转换公式,那这个西姆猜想的完全证明不就成摆设了么?

  自嘲地摇摇头,方校长终于脱出学术思维,扫了眼论文的作者:tang.yang,juking.university, beijing, china!

  “嗯?juking.university?玉京大学!?我们学校?!”方校长满脑门子的问号,“这是不是期刊方面弄错了?不对,这作者名叫唐洋,nono,是杨唐,明显是咱们华人的名字啊!”

  嘀咕到这儿,方校长的眼睛瞪得溜圆:“这么说,还真是我们学校的人证明了西姆猜想?不能吧?这叫杨唐肯定不是院士,咱们校的院士我全见过,名字都有印象,绝对没有杨唐……莫非是哪个博士后导师?不行,得马上查一下!”

  正好电脑开着,方校长麻溜地点开了教职工登记列表,通过高级检索,结果并没有在博士后导师中发现杨唐,同样的,教授副教授里边也没这个人,甚至于方校长直接调出数据库控制台,通过复杂的数据库语句查询教职工名字的拼写是否有与yangtang这个字符串所吻合的。

  结果自然令人失望。

  “难道是哪个正在读研读博的学生?不可能吧?”

  方校长又开始了新一轮揣测。

  好在他是校长,电脑数据库里连各级学生的名单都有。照着前次教职工的查询方式又查了一次,最终符合“杨唐”二字的学生,包括在读研究生和博士生博士后。仅有两人叫这个名儿!

  但扯淡的是,这两个学生相关的数学基础课几乎门门都不及格,甚至有一科这两人是补考了再补考才勉强过关的。

  “应该不是这俩学生……”

  方校长忍不住摇头,因为真要是证明西姆猜想的数学天才的话,不可能低调到需要二次补考的地步。

  “那究竟是什么人呢?要不再用字符串检索一次?”

  .

  .

  勿明说

  (新的一天,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ps:求订阅!!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210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