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33 轰动2(求订阅!)

333 轰动2(求订阅!)

  “那究竟是什么人呢?要不再用字符串检索一次?”

  方校长如是想着。

  迟疑了半秒,便开始敲击键盘。

  数秒后,又列表反馈在电脑屏幕上。

  整个京大目前约有十来个叫yangtang的,比如羊堂,阳镗,杨唐等等等等。

  当然,杨棠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这需要一个一个去剔除。

  方校长可不认为他有这么多时间当名侦探柯南,于是他总结了一下这十多个yangtang各自所在的院系,只有六个,他索性电告秘书,让她通知下去,让这六个院系的一把手到他办公室来开个短会。

  同一时间,《数学年鉴》编辑部。

  副总编波普洛夫刚把办公桌归整好,正打算下班。

  “哐当!”

  责编乌尔怒气冲冲闯进了波普洛夫的办公室,把门撞得山响。

  波普洛夫见状皱了下眉,若不是看在乌尔跟他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同学的份上,他已经发作了:“怎么回事?跟谁生气呢?”

  “啪…你看看这个!”乌尔说着,将一本崭新的《科学》期刊拍在了波普洛夫的桌上。

  “这是……”

  “这是最新一周的刊物,你看这篇文章……”说着,乌尔已翻到了杨棠那篇《西姆猜想完全证明》。

  波普洛夫陡然瞪大了眼睛:“这、这个混蛋,他、他怎么可以这样?这个华夏数学家也太不守信用了,居然脚踏两只船!”

  乌尔摇头苦笑,虽然她很想纠正老友“脚踏两只船”不是这个意思,但显然没有心情:“这种事在学术界并不是没有发生过,看来我们是压不住这位yangtang了。”

  波普洛夫挑眉道:“那现在怎办?”

  “为今之计……咱们只能改版了。”乌尔道。

  波普洛夫愕然道:“改什么版?我们明天将要发行的新刊根本就没有登载yangtang的论文呐?”

  “所以我们要临时改版,把yangtang的论文补登上去……”

  “这、这这……临时改版,这会儿我们社的刊物恐怕都已经全部印出来了啊!”

  “那就作废!”乌尔提议道,“如果我们还想跟得上cns期刊脚步的话。”

  波普洛夫有点无语,却也不得不承认老友说得对:“问题是,《科学》已经登了证明过程,我们再登是不是太重复了?”

  乌尔摆手道:“不会重复的,我们只登那些二次转换公式的证明过程,而《科学》暂时没有登这一部分,要下周才登,呵呵!”

  “嗯?是这样吗?”波普洛夫不敢相信,抄起杂志又细细地看了一遍:“哈哈,果然没有,我这就给印刷厂打电话!”

  同样的一幕,也在《自然》编辑部上演。

  不仅如此,世界各地的顶尖大学,牛津、剑桥……麻省、哈佛……但凡拿到最新一期《科学》刊物的学者们,但凡留意到《西姆猜想完全证明》这篇文章的教授们无不感到震惊和振奋。

  这些人之中,大部分都是纯粹的学者,并没有太多关心论文的作者yangtang是谁,但还是有小部分人留意到了yangtang这个华人名字,尤其是各私立大学的营销者,这些人往往与各私立大学的校董会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他们往往会推荐或招揽一些学术精英进高校更深入地研修学问。

  虽然yangtang是个华人,但只要他这篇《西姆猜想完全证明》能够获得广泛认可,那么各大私立高校甚至公立大学都将会有足够的理由来笼络杨棠。简单来说,只要杨棠肯加入,什么外国国籍啊,票子房子车子女子,通通都不是问题!

  当然,杨棠这篇论文在世界各地学术界引起的波澜同地球转动的大势比起来还是很微不足道的一汪涟漪。毕竟世界上不止有科学,还有民生,无数人得吃饭;还有战争,无数利益被重新分配;还有环境问题,眼下每个人的呼吸不是在制造废气而是在净化空气。

  不过,至少在京大校内,有股风暴正在酝酿。

  校长办公室内。

  物理学院、工学院、经济学院、环境学院、历史系以及哲学系……这六大院系的一把手已经凑齐,而他们各自的秘书都等在办公室门外。

  “老方,这么急找我们来,什么事啊?”工学院陈院长仗着老资格大喇喇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

  方校长斜了陈院长一眼,又扫视了一圈其他人,然后把《科学》往桌上一拍,道:“这篇文章你们都看过了吗?”

  “什么文章啊?”物理学院董院长相当熟悉《科学》的封面,当下凑上前瞄了眼文章题目。

  至于其他几个院长,《科学》里的内容跟他们所在的学科不大沾边,也就没往前凑。

  “啧啧,西姆猜想居然已经被人给证明了!”陈院长不禁有些感慨。

  董院长摇头晃脑地附和道:“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方校长可没什么时间跟这些个院长磨叽,见他们又热烈讨论下去的趋势,赶紧提醒了一句:“看作者署名!”

  董院长下意识看去,嘴里念叨着:“tang.yang,玉京大学,玉京,华夏……嗯?这、这这……”

  听到这话,几个院长都吓了一跳,尤其是站在最边上正半眯着眼养神的历史学院(系)赵院长,他瞠目结舌霍然看向方校长桌上的那本《科学》杂志,好不容易才压下上前一观内容的冲动。

  “都看看、都看看!”方校长反而将《科学》塞到了陈院长手里,示意他传阅一下,“这么匆忙叫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帮忙找出这个叫yangtang的人,他应该就是我们学校的,毕竟有本事证明西姆猜想的家伙没必要吃饱了撑着为咱们学校挣名!”

  “yangtang?”环境学院的刘院长多问了一句,“哪个yang,哪个tang?”

  方校长不禁苦笑:“老刘诶,我要知道他是哪两个字,我就不找你们过来了,这yang有可能是杨树的杨,也可能是太阳的阳,还可能是山羊的羊,总之排列组合很多啊!”

  “那怎么找?”

  “幸好我通过咱们学校的总数据库查了,教职工不算的话,叫yangtang的人统共就十三个,分散在你们六个院系之内,所以并不是很难找,我希望你们回去之后就发动各个班导筛查,另外各院的收发室也得注意了,既然人家yangtang的文章已经刊登出来,那么期刊方面肯定有邮件回过来!”

  听了方校长的话,几个院长纷纷颔首,表示这事儿回去就办。

  只是这个时候,经济学院黄院长提出一个疑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西姆猜想是数学猜想吧?老方你怎么查的数据库?就没一个yangtang在数学系吗?”

  “你还别说,真没有……我也觉得奇怪,但数据库应该没错!”方校长道,“总之先把这十三个人找到吧,最后都叫到我这里来,我倒要看看这个yangtang到底隐藏得多深!”

  这话一出,赵院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向来与赵院长不对付的哲学院虞院长见状不禁讥诮道:“老赵,方校长这里不冷啊,你打什么摆子?”

  “我…我哪有打摆子?”

  “你还不承认?呵呵,我听说你们系好像就有个叫杨棠的学生吧?前不久,你还把他叫到你办公室表扬过,甚至那天数学系的洪天洋都大驾光临你的办公室了?”

  赵院长闻言身子又是一哆嗦,这回大家都看见了。

  方校长眉头一挑,问道:“老赵,你表扬学生就表扬学生,洪天洋跑你办公室凑什么热闹?”

  赵院长此时反而镇定下来,哂道:“没什么,只是事有凑巧罢了,我正表扬杨棠,洪天洋恰好进了办公室,有事找我!”

  虞院长闻言阴恻恻道:“不会这么巧吧?有事找你?咱们学校谁不知道你跟他不对付啊!还有……我听说最近两天,你们院办又公开表示,要劝退杨棠?此杨棠跟彼杨棠不是同一个人吧?”

  “不、不是…”已经被挤兑到南墙上的赵院长怎敢承认两个杨棠是同一人,这不是刷仇恨嘛这不!

  方校长适时圆场道:“行了行了,都回去忙吧,我希望下午下班之前见到十三位yangtang,诸位,你们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放心校长!”

  “不就找几个人嘛!”

  “放心…”

  六大院长说着保证的话,颇有次序地退出了校长办公室。不过他们前脚离开,方校长就回到电脑前单独调出了历史系的人员名单,查询字符串“yangtang”!

  结果很快反馈出来,历史系的学生中,就只有一个人叫杨棠,换言之,刚才赵院长在说谎。

  方校长倒挺沉得住气,并没有马上打电话叫赵院长回来对质,而是用手机拨通了洪天洋的电话:“喂,天洋啊,我、老方……”

  杨棠擅离课堂后,并未离开学校,而是到图书馆待了一上午。

  午饭时分,陶妤妃来电,约他到校外吃饭,杨棠没有拒绝,在东门与其汇合,驱车出了京大。

  “去哪儿吃?”

  “上岛。”

  杨棠皱眉道:“去上岛吃什么?”

  陶妤妃难得地撒娇道:“我想吃甜品,你陪我!”

  “吃甜品还不如去……”

  “我就想去上岛!”

  “行行行,去上岛就去上岛!”杨棠举单手投降,“你非去上岛,不会约了什么人吧?”

  陶妤妃冲他飞了个媚眼,极其稀有地傲娇道:“不告诉你……”

  杨棠翻了个白眼,将油门一踩到底,以示不满。

  强烈的推背感吓了陶妤妃一跳:“你慢点儿开!”

  “放心,出不了事!”杨棠随口给了个保证。

  但陶妤妃一点不信,噘嘴道:“十个出车祸,起码七个是你这副德行,‘放心,出不了事’,结果怎么样?都去投胎了……呸呸呸,我收回刚才的话,我不能咒我自己!”

  杨棠丝毫不以为意道:“没想到你还迷信这个!”说着,又轰了一脚油门。

  不多时,到了地方。

  找好位子泊车,杨棠与陶妤妃联袂进了上岛。

  没等服务员上来迎接,远远地,陶妤妃就东瞅西望起来。

  “怎么?你还真约了人?”

  陶妤妃头也不回道:“其实这件事跟你也有关系……”

  “什么事啊?”

  “见了人你就明白了……在那儿!”陶妤妃总算看到了人。

  这时,有女服务员上来问道:“先生女士,你们几位啊?”

  “我们约了朋友,靠窗那一桌!”陶妤妃指点了一下,就径直领着杨棠向那桌走了过去。

  杨棠瞧了一下,发现那张桌旁已有一男一女两人背对他们坐着,其中那个女的的背影,他看着相当眼熟。

  等绕到正面,杨棠才发现女的赫然是有几个月没见的高中同学白可卿,她依旧光彩照人。

  白可卿身边的青年大概二十五六岁,相貌堂堂,气质沉稳,比普通大学生少了几分青涩,显然是见过世面的。

  “可卿…”

  陶妤妃招呼了一声,随即推着杨棠挨坐下来。

  白可卿看向杨棠,坦然笑道:“杨同学,咱们好久不见啊!”

  杨棠点点头:“是有几个月没见了……我倒是很意外你怎么和陶班长认识,看样子还挺熟?”

  陶妤妃一听有点不乐意了:“你乱打听什么?这是我跟可卿之间的私事好不好?”

  “ok,不问。”杨棠摆了摆手,看向白可卿身边的青年,“不知这位是……”

  没用白可卿介绍,青年主动向杨棠伸手道:“你应该就是杨棠了对吧?我早就从我爷爷那儿听说过你……”

  “你爷爷是……”

  “晋王。”

  杨棠恍悟。

  “我叫朱先,你好!”

  猪仙?!

  杨棠愣了一下,没敢再发散思维下去,同朱先握手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这时,白可卿适时插嘴道:“先哥是体育经纪人,他前不久刚和妤妃的弟弟签约……”

  朱先接茬道:“我很看好宇辰在田径项目上的实力,有信心将他打造成全能明星!”

  杨棠对此不感兴趣,没有接话,反而偏头看向陶妤妃:“陶班,你不说来吃甜品吗?怎么不下单?”

  “不急,先说会儿话吧!”

  “说什么?”杨棠有点不爽。

  ps:332章,beijing是笔误,应该是yujing!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228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