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34 轰动3(求订阅!)

334 轰动3(求订阅!)

  “是这样……杨棠,我不是跟谭宇辰签了经纪约了嘛,然后他就跟我推荐了你!”朱先道。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对陶妤妃道:“陶班,你说宇辰这算不算出卖师父?”

  陶妤妃显然不这么认为:“其实是我给宇辰的建议,那些个田径项目,你明明比宇辰都厉害,干嘛不向大家展示一番呢?”

  杨棠再翻白眼,一时作声不得。他总不能当着白可卿朱先的面说,他不想被人欣赏大熊猫般欣赏吧?

  嗯,这个理由很好、也很强大!但就是有点伤人,毕竟谭宇辰是杨棠推到前台的,陶妤妃若是知道杨棠的想法,肯定会反唇相讥:“既然你都不愿意被人当熊猫欣赏,干嘛推我弟弟出去当熊猫?”

  事实上还真是这个理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因此,杨棠心念电转间改了另一种说法:“我厉害我自己知道就行,为什么要向大众展现出来?陶班,难道你没听过那句老话么?出头的椽子先烂!”

  “那你就推我弟弟出头?”陶妤妃挑眉道。

  杨棠赶紧摆手道:“哎~~这话可不能乱说啊!”顿了顿又道:“不是你告诉我,你们家老谭做主嘛,他要不同意,国家队还能把宇辰硬招了去?”

  陶妤妃:“……”

  “你看,不接话也就等于默认!”

  朱先忙岔开话题道:“杨棠兄弟,眼下我们在讨论你,而不是在讨论宇辰好吧?”

  杨棠淡淡道:“这有什么好讨论的,就算我真打算进军体育界,需要经纪人帮忙处理事务也未必就非跟朱先签约吧?”显然,他并未把朱先这位晋王孙子看在眼里,毕竟晋王是晋王,朱先是朱先,两码事。

  朱先还想说话:“杨棠兄弟……”

  杨棠却摆了摆手,制止他再说下去。

  朱先苦笑,看向白可卿。

  歪了歪螓首,白可卿做个皱鼻的表情,不太情愿道:“杨棠,朱大哥的意思是……跟你签不了经纪约也就算了,他还有另外的事求你!”

  “有事求我?”杨棠十分诧异,“我一升斗小民,他晋王之孙,求我干嘛?”

  白可卿却闭口不言了,反而看回朱先,示意他接茬说下去。

  朱先苦笑了一下,道:“这不快到端午了嘛……”

  “端午?!”杨棠愣了一下,前不久他入梦才三月三上巳节,怎么到朱先嘴里就快五月五端午节了呢?

  朱先继续苦笑:“我是说真的,别看端午还有俩月才到,可我身为晋王之孙,有些事不得不未雨绸缪……”

  杨棠闻言不置可否,他跟朱先今儿才认识,总不能交浅言深追问他何事需未雨绸缪吧?

  幸好朱先正打算和盘托出:“时至今日,每年华人最看重的三大节,端午、中秋、春节(包含元宵节),我们晋王府更是重视,而每年端午中秋两节,我爷爷都喜欢听下面的儿孙辈吟诗诵词,可我在作诗填词方面天生就缺少天赋,所以不得不在市面上淘买一些诗词过关。”

  听到这儿,杨棠要是还听不懂朱先的意思那就是个棒槌了。同时,他忍不住瞪了白可卿一眼,仿佛在说,搞半天签经纪约是假,买诗才真!

  边上的陶妤妃见杨棠沉默,不禁“帮”他问道:“原来你们想买杨大哥的诗啊?那不知用什么价位呢?”结果话音刚落,她也受了杨棠一瞪。

  朱先却打蛇随棍上道:“至少不会低于宇辰的广告价位吧!”见杨棠还保持缄默,问也不问,他立刻补充道:“鉴于最近宇辰连拿了两个邀请赛冠军,所以我帮他接的洗发水广告是一百二十万每年,而且就只签了今年一年。”

  杨棠很明白朱先把谭宇辰的广告约介绍得这么清楚是什么意思,但问题是,他对进军体育界暂时毫无兴趣,所以根本没打算接他的茬儿,只又斜了白可卿,淡漠道:“一百二十万,你(就)想买诗?”

  “是…”

  “买几首?”杨棠问。

  朱先比出一个指头:“一首,不过得有署名权!”言下之意,诗词不能在网上注册过,否则以晋王府的实力,一查一个底儿掉。

  杨棠哂道:“一首……倒是不贪心,可惜想要我的署名权,这点钱不够!”

  朱先闻言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白可卿见状,站起身道:“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陶妤妃立马跟风道:“白白,我也想去洗手间,一起?”

  “嗯。”于是二女联袂离开了餐桌。

  朱先道:“那这样,五百万两首,其余条件照旧!”

  杨棠却岔开话题道:“朱兄不是嫡孙吧?”

  朱先眼中闪过一道讶色,点头承认:“没错,我是庶出……”

  “那看在可白(白可卿)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你个实价,一千万一首,其它条件不变!”杨棠狮子大开口道,“其实如果没有可白引荐,从我这儿买诗你想都不要想。”

  朱先三尸神暴跳,差点没当场掀桌子发作起来:“你……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杨棠面无表情的等了十来秒,莞尔道:“很好,这都没发作,看来可白没交错朋友,待以后羽翼丰满了,你至少是枭雄一流……”

  “你想说什么?”朱先沉声问。

  “虽然你以后有可能成为枭雄,但现在还不是,所以千万一首的价格我不会变,但可以给你个优惠条件!”

  “什么条件?”

  “如果你从我这里买了诗词,无论几首,端午节前,我都不会再向其他人卖诗了!”杨棠道。

  朱先闻言若有所思。

  杨棠又道:“我这个条件今天之内有效!”

  朱先道:“你能保证你的诗技压群雄吗?”

  “那要看什么题眼了。”

  “就端午…”

  “呵呵!”杨棠笑了两声,便没了下文,但嘴角微微撩起,傲意十足。

  朱先等了大概半分钟,见杨棠始终一副嘴角噙笑不语的模样,瞬间有了明悟:“那好,一千万就一千万,我向你买首有关端午的诗词,你必须让渡我署名权,并且对此事保密三年以上。”

  “没问题!”杨棠举起茶杯同朱先碰了一下。

  朱先将自己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能把诗给我?”

  杨棠优雅地放下茶杯,轻笑道:“你的钱什么时候到我户头,我就什么时候把诗给你!”

  “嗯!?”朱先又瞪大了眼睛。

  “别怪我小气,我的诗词精贵着呢,要是先诗后钱,你赖账怎办?”杨棠直言不讳道。

  朱先只觉怒气上涌,又到了发作边缘:“我堂堂晋王之孙,会赖账?”

  “那可说不好,就晋王老爷子他都还欠着我东西呢,何况你只是他孙子,还是庶出!”杨棠毫不留情地开着嘴炮,说中的还都是朱先的弱点。

  不过很显然,来面会之前,杨棠跟晋王爷的二三事早已被朱先打听得一清二楚,所以他清楚杨棠并未说大话,火气遂消:“那好吧,明天,最迟明天中午,我会把一千万转到你账上,你账号多少?”

  杨棠随口说了一串数字:“这才对嘛,收到钱,我的诗自然会邮到你邮箱里。”

  “咱俩击掌为誓!”

  “啪!”

  ******

  同一天,下午四点多快五点的时候。

  又一批报刊杂志被送到了京大校办收发室。

  还是那个老王,挑拣了几样报纸期刊给亲自送到了校长室,其中就有新鲜出炉的本期《自然》!

  方校长经过大半天的工作,早已人困马乏,此刻正靠在老板椅上闭目假寐,待老王推门而入,把一抱期刊杂质搁办公桌上时,他才惊醒过来。

  “咦?老王来啦?”

  “啊……今儿的晚报到了。”老王答非所问道,“还有几本杂志,其中这本您以前经常关注!”说着,他把《自然》抽出来放到了方校长面前,然后不等催促就主动退出了办公室。

  方校长才从小憩中转醒,所以脑子还有点迷糊,瞅着面前的《自然》,抬手也就翻了翻,本没打算细看,结果目录的第一个标题就令他一愣:“西姆猜想证明全过程?这、这不跟《科学》的内容重复了吗?莫非有另外的人证明出了西姆猜想?”

  吃惊之余,方校长赶紧洗了把冷水脸,然后振奋精神,翻开起《自然》的第一篇文章。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作者署名栏同样写着:“,,yujing,china!”

  又是yangtang!!

  方校长迅速浏览了一遍文章,发现《自然》期刊花了大篇幅,不仅登载了西姆猜想的主证明过程,其它二次转化公式的证明过程也被一一刊载出来。

  尤其是论文后面还总结道:“通过十二位数学家初步验算,此证明简洁有效!”然后下面是那十二个负责粗略验算的数学家的签名。

  看到这里,方校长要是还没意识到杨棠的妖孽,他就不用再担任京大的校长了。同时,他也省起了早上给六大院系主任分配的任务。当即打电话到各个院系催促。

  与此同时,数学系办公楼。

  洪天洋正优哉游哉地在办公室里翻看着杂志期刊,不经意间,他翻到了《自然》。

  “嗯,最新一期的么?看看目录……西姆猜想证明?呵呵,好久没见《自然》上面出现数学论文了,看来这篇要惊世骇俗啊!”

  自言自语着,洪天洋直接翻到了西姆猜想的版面,细看了几秒,然后他的脸就绿了。

  面色一阵阴晴不定后,洪天洋陡然从座位上站起,飞一般冲出办公室,甚至不及跟自己秘书打招呼,连电梯都懒得坐,狂奔到楼下,坐上他自己的小轿车,连引擎都懒得暖了,直接轰起油门狂奔出了数学系大院,朝校办行政楼所在的方向猛赶。

  一路疾赶,到达方校长办公室所在楼层时,洪天洋已累得跟死狗一样,但他还是强撑着闯进了方校长的办公室,抻着方校长的办公桌大口喘气。

  刚打电话通知完六大院长的方校长见洪天洋门都不敲就进了他的办公室,脸上很不好看,却也懒着性子问道:“天洋,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这阵…”说着,洪天洋把挟在腋下的《自然》抽出来拍在了方校长面前:“这期第一篇论文,老方你看过没?”

  方校长顿时笑了:“我当什么呢,不就咱们学校的学生写了篇论文登上了cns顶级期刊嘛!”

  面对方校长的装逼,洪天洋差点一口气没倒上来:“我、我我……我想把这学生转到我们数学系来!”

  “嗯?”方校长诧异了一下,哂道:“其实第一时间打算寻找这篇论文的作者时,我还在想,他是我们校的,怎么可能不是数学系的呢?结果数据库查了n遍,还真不是你数学系的……诶不对啊,你说你想把这论文的学生作者转到你们系去,莫非你认识这个学生?”

  “认识,怎么不认识……他就是历史系大一的杨棠!”洪天洋道,“不过这小子够个性,当初我许诺了诸般好处给他,他居然都不愿转系,气得我跳楼的心都有!”

  方校长重复道:“你确实写西姆猜想证明的就是历史系大一的杨棠?”

  “确定,这事儿老赵也知……”

  话还没说完,赵院长跟其他两名院长已然推开了半掩的办公室门,但赵院长敲门的手却像粘在了门板上一下,整个人凝固在门口,傻愣愣直勾勾地瞅着洪天洋。

  “嗨,老赵,来啦!我正方校长说项,让他下令将杨棠弄我们数学系去!”洪天洋还不知道此时的赵院长吃了他的心都有。

  这话一出,老赵一个激灵,回复了行动力。不过没等他说什么,他身后的两院院长就咋呼开了。

  “什么什么?天洋,你找到yangtang啦?”

  洪天洋闻言有点没闹明白:“什么叫我找到杨棠了?我跟他本来就认识好不好,只不过这小子忒倔,死活不肯转系……”

  “慢着慢着慢着,yangtang不是你们数学系的这我们知道,他原来什么系?”

  洪天洋用嘴努了努赵院长,赵院长脸色剧变,正想插浑打诃,将眼前的尴尬蒙混过去,没想到洪天洋口快到了天际:“不就老赵他们系的。”

  ps: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266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