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35 轰动4(求订阅!)

335 轰动4(求订阅!)

  “不就老赵他们系的啰!”

  这话一出,到场的几个院长皆木。

  方校长则鼓圆了眼睛瞪着赵院长,咬着后槽牙问:“这么说,你跟老赵一早就知道杨棠写了论文要刊发啰?”

  洪天洋闻言,终觉出气氛有点不对,但他倒也光棍,实话实说道:“之前杨棠把论文寄去了《数学年鉴》,但因为有两个转换公式的证明有点小问题,所以对方出了回函要他改正,结果没想到杨棠这么快就又把完全正确的证明过程邮给了cns期刊!”

  这番话絮叨完,六大院长已陆陆续续站在了方校长办公室内,唯独赵院长满头大汗,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方校长听完洪天洋的叙述,又瞪了赵院长一眼,道:“想必天洋的话,大家都听明白了,说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吧!”

  哲学院虞院长率先开炮:“人yangtang就在老赵系里,原来咱们是背着孩子找孩子,浪费时间!”弹道直指赵院长。

  与赵院长交好的环境学院刘院长见老赵作声不得,忍不住帮腔道:“虞院长,现在老方在问我们怎么处理这件事,而不是发牢骚,好吧?”

  这话一出,与虞院长交好的经济学院黄院长不乐意了:“可我们的确忙了大半天,害我中饭都没吃,哎哟,我胃疼……”说着,他索性捂住肚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靠坐下来,“浪费时间不要紧,可革命的本钱要是垮了,我想这不仅仅是学校的损失,还是各个家庭的损失吧?”

  理由在情在理,而寻找yangtang这事儿的确扰乱了几位养尊处优的院长每天的作息习惯。

  众所周知,人老了之后每天身体机能都在以细微的速度减弱,因此要想长寿,得靠“养”,得靠“规律”,直白点说,就是每天粗茶淡饭、饮食合理、按时作息……毕竟很难想象,一个奔六的老人能像年轻人那样在球场上激烈对抗得满头大汗下场,抄起整瓶矿泉水直接一口干。

  更要命的是,到了六大院长这种学术地位,每月津贴都是破万华币,这还不算工资奖金,小日子过得不要太舒坦,谁牠妈愿意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把自己累成狗啊?不仅折寿,而且破财!

  今世华夏各大高校的制度与杨棠前世差不多,所以离休教师教授每个月也能领到钱(有社保以后都是领社保,当然大学教师们肯定都是把社保交足了的),至于奖金没有,但津贴,学术地位高的老资格教授或院士依旧能够每月领取,所以以六大院长的地位,即便退休了,每月也可以为家里领到一万以上的小钱钱,他自己吃不完,总可以减轻儿孙辈的负担吧?可这人要是不行了,走之前得花一大笔医药费不说,走之后,他家里也没人能再领到他的津贴了。

  简而言之,就因为赵院长隐瞒信息,导致方校长下达了一条做无用功的命令,这已经不是坑校长坑学校的问题了,而是坑大家,这要还引不起公愤,那也就没谁了!

  所以,黄院长阴阳怪气地把话一说完,就连刘院长也不好再帮赵院长的腔了,毕竟同事间关系再好,还能好得过自家人去?

  不过接连两人都答非所问,方校长有点烦了,于是一拍桌子道:“诸位,我现在是在问杨棠这学生咱们要怎么处理?直接让他毕业吗?还是给予奖赏?又或者……”

  “直接让其毕业不妥!”

  “有何不妥?”

  “就是,哪怕杨棠其它科目不完成学分,以他目前的数学造诣莫非就不能在数学界占有一席之地?”

  “可他才大一,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揠苗助长啊?”

  “也对,那就由他自己选择好了,但奖金肯定是要给的。”

  “我觉得不给为好……”

  “老赵,你就不要说话了好吧?”

  “不不不,我倒想听听老赵说为什么不发奖金的好。”

  “原因很简单,《科学》和《自然》上的论文署名就杨棠一个人!”

  “嗤~~我当什么事呢,杨棠独自证明了西姆猜想,理应只属他一人的名字!”

  “况且后面跟的通讯地址不是写明了咱玉京大学嘛!”

  “没错,应该给杨棠颁奖,至少一个一等奖学金跑不了。”

  “那转系的问题呢?”

  “天洋,这个问题你就别想了,你自己能证明西姆猜想嘛?”

  “……”

  一番驳杂的讨论之后,方校长总结道:“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亲自找杨棠过来深入地交流一下,然后再把他的表彰大会时间地点定下来!”

  不得不承认,头上顶着“西姆猜想完全证明者”这个光环,连京大都要礼让三分,甚至不得不同杨棠商量着举行颁奖仪式,而如果是华夏国朝的话,哪怕是面对杨棠这一级数的高端学者,也是可以先定下表彰日期再通知的。

  “还有没有问题,没问题就散会,老赵留一下!”

  赵院长只觉菊花一紧,嘴巴懦懦,想说什么却作不得声。

  与此同时,哲学院的虞院长举手了:“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

  方校长微一皱眉道:“说。”

  “今天在搜寻yangtang踪迹时,我隐约听说历史系打算劝退一个上学期一科都没挂的学生……”

  听到这话,赵院长面色大变,尖着嗓子叫道:“虞老怪,你莫含血喷人,我们历院哪有这种事!!”

  见赵院长嚷嚷,其余院长脸上纷纷闪过“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情。

  虞院长更是轻描淡写地瞟了赵院长一眼,懒得跟他辩,继续道:“当时我听到这消息时觉得很扯淡,咱们学校的学业有多难,我想诸位心知肚明,能做到一科不挂还完成了当期学分的学生不足六成,换言之,这样一科不挂的学生只要学业再进步一些,进入六成之中的顶上三成,那么毕业以后,一个年薪二十万的工作是不难找的,而这样的学生竟然要被开除,我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于是让人去打听了一下,结果发现这学生名叫yangtang,你们说扯不扯淡?”

  “啊?”

  “有这种事?”

  几个院长,包括方校长齐刷刷看向赵院长。

  见形势不妙,赵院长忍不住自辩道:“杨、杨棠上学期旷课超过一百五十个课时,这学期也已经超过了五十个课时……”

  虞院长冷哂道:“那也不能直接劝退啊?至少得先给记过处分,再请家长来校商量,最后才是劝退,你老赵流逼,直接劝退算几个意思啊?”

  黄院长也接茬道:“况且现在杨棠几乎已经证明了西姆猜想(还需获得数学界广泛认可),他就是个天才,咱们学校留都还来不及,岂有劝退之理?”

  这话一出,以方校长为首的几个人看赵院长的眼神更不善了。

  ******

  入夜,杨棠驱车回到牧场别墅,一边弄晚饭,一边看新闻,丝毫没有快要被历史学院劝退的觉悟。

  当然,电视上播的并非国朝新闻,而是滨津新闻。

  不多时,滨津当地的新闻引起了杨棠的注意。新闻称,滨津市xx区常务副区长廖友民因涉嫌职务犯罪,于近日被双规;滨津市xx区教育局副局长刘秀枝因涉嫌职务犯罪被调查。

  “耶思!”

  杨棠拿着锅铲挽了朵花,难得表现出兴奋之意。他相信这样一来,廖斌在学校多半嚣张不起来了,而作为举报人,将腐败分子曝光可以说相当有成就感,不过前提是,不能暴露自身。

  俗话说,蛇鼠一窝。事实上也是如此,一个腐败分子肯定还有其他腐败分子朋友,此正所谓臭味相投。

  当今,国朝纪委鼓励实名举报,实名举报好不好?不能说不好,至少举报人可称得上刚烈勇猛,加上纪委再三保证实名举报人的信息不会被泄露,这才有了踊跃举报。

  可问题还是在于人……这就好比宋朝科举采用的是“誊封弥录”制度,简单来说就是,考生领一号牌,将牌号写在亲笔试卷上,亲笔试卷称真卷,由专人誉写后送归封弥官存档,而誉录的卷子称草卷,送给考官评阅,评完后核对真卷与草卷上的牌号,就可知考生是谁。此番制度看上去完美无缺,但宋时科举弊案仍时有发生,问题就出在人身上,相对的,实名举报也有这样的问题。

  所以,杨棠很庆幸他自己能够获得[变形术],从取证到举报,无一显露真身,自然不需要担心被泄露的问题,再加上从他把证据塞到那位反贪局副局长家中直至廖斌父母东窗事发,这其间隔了差不多有十天,就更加不会有人联想到杨棠身上了。

  心情大好的杨棠多做了两个菜犒劳自己,同时在吃饭之时,喂了几个虫分身,让它们去见识赵院长的一举一动。

  赵院长想要开除他,若杨棠没点反击那就真成怂货了。况且杨棠相信,就赵院长那做派,本身一点问题没有、清廉如水,那才大大的奇怪!

  当然,弄翻赵院长这事儿不急,他不是用“劝退”的风声晾着杨棠吗?杨棠打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慢慢玩,即便找到了证据也不急于将赵院长送牢里去,而是打算一点一点放给赵院长看,逼他犯更大的错误,玩死他!

  吃过饭,洗好碗筷之后,杨棠照旧登上布洛克,更新了两章《西游记》,顺带看了看书评。

  其它的回帖都还中规中矩,只有一帖,有点神神叨叨的。

  “千般法术万种大道,我只问一句(其实西游记原文貌似没这句),可得长生么?牛~~~!!”

  “要真有长生术法的话,那就太牛了!”

  “牛个屁,真有长生么?真能长生吗?”

  “就是,这都梦大吹出来的。”

  “那倒不一定,否则为什么那么多神话传说,说有人能活八百岁!”

  “是传说好不好?传说诶,就是风闻言事、道听途说!”

  “那梦大写得这个也是小说好不好?”

  “其实我想说的是,若真有人活够八百岁的话,那么说他长生不死完全可以!不信你们琢磨琢磨…”

  “这倒是,如果一个人从秦朝统一华夏前十年降生,然后历经两汉,再到魏晋隋唐,那简直……”

  “唐朝也才公元六百多年,真要有这种人,秦始皇要知道了,绝对能吓活过来!”

  “但是不可能有啊!”

  “未必……如果这种人在西方的话,也许会被传说为亚当夏娃之类的神人。”

  “那岂不是说西方人跟我们华人是同一个妈生的?那为什么发色肤色不一样?”

  “发色肤色不一样这还不简单,基因突变呗!”

  杨棠见书友们越扯越远,再没看下去的欲望,索性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第二天,杨棠起了个大早,在别墅二楼的露台上打了两趟拳,但见周围山间树林郁郁苍苍,氤氲之气升腾,于是换了套衣服下楼,来到院落之外,打算进林子里找个地方再锻炼锻炼。

  进入密林后,杨棠顺着丘脉向上走了一段距离,很快找到一方干泥地,约两丈方圆,周围都是高大绿树,其间空气清新得不得了,正是适合锻炼之场所。

  更巧的是,西南方向的树杈上有个巨大的马蜂窝,杨棠想了想,直接捡了块泥土投向蜂窝。

  下一秒,马蜂便炸了窝,嗡嗡飞出,全朝杨棠袭击过来。

  杨棠并不避让,直接祭起十二路镇魂腿攻向马蜂群,然后他就感到十二路镇魂腿的经验值开始积累。

  “天魂渺渺!”

  “地魂无虚!”

  “人鬼殊途!”

  ………

  杨棠反复运用这三式腿招,自然有把它们升级的意愿,至于偶有漏掉的马蜂,则全被他体表的“内气外放层”给挡了回去。

  如此这般,在把马蜂群消灭一大半后,天魂渺渺升为了lv2级,待到蜂群全灭,地魂无虚也升为了lv2级,仅剩单体攻击招式“人鬼殊途”尚未升级。

  天魂渺渺lv2:群攻技,溅射正面二百四十度扇形范围,每发动一次消耗十点法力,获得“神行”状态,轻身等级+3,百分之七十几率致残对手。

  “厉害!”

  杨棠再度用出升级后的[天魂渺渺lv2],这次他没有收敛腿风,周遭的树木顿时倒了大霉……

  ps: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266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