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36 轰动5(求订阅!)

336 轰动5(求订阅!)

  树叶飘飘……

  树枝簌簌……

  最重要的是,杨棠收腿之时,他身前二百四十度扇形范围内的树木尽都树干爆裂……

  “嘭!”“嘭!”“嘭!”“嘭!”……

  吱嘎!

  吱嘎!

  树干爆开还不算,挨了杨棠腿影的树木居然开始一一倾覆。

  “威力还算不错……谁?”

  杨棠正自夸着,不想外放的[野兽感知]倏然有了反应。下一刻,没用[缩地法]他竟直接消失在原地。

  重点在于[天魂渺渺lv2]附加状态:神行,轻身等级+3!

  急速移动中的杨棠瞬息掠过百米距离,只感危险就在斜前方两棵树木之间,他当即踢出了[人鬼殊途]!

  “啵!”

  只听到有什么爆裂开来,就好像一个鸡蛋从九楼落地,甚至声音比那还闷,有种令人牙酸的感觉。

  定睛一看,发现一截翠绿的无头蛇尸正颓然倾倒,再一偏头,杨棠的余光恰好瞄见还有一高挑女子惊魂未定地站在不远处。

  再一细瞧,杨棠愕然发现女子他认识:“咦?你是……夏、夏?”

  “我叫夏妙薇!”高挑女子道。

  夏妙薇(详见305)还是风采依旧,此时正着一身运动装,显是出来晨练的,不过她脸上惊恐未定,看来是被刚才的长虫吓到了。

  “夏师姐,现在蛇已死,要是没什么事,我走先!”说着,杨棠就打算回转牧场别墅。

  “哎你等一下!”夏妙薇叫出声后,心情复杂之极。

  事实上,夏家也住在附近的牧场别墅内,本来夏妙薇出来晨练是不会跑进树林的,但好死不死的是,今天出门时,恰好远远地看到杨棠摸进了林子。觉得眼熟之下,她省起杨棠是谁后,好奇心驱使,便也悄悄地跟进了树林。只是没想到,林深树密,左转右转下她竟迷了路,最后更倒霉催地碰上了一条竹叶青,差点被吓尿,正与蛇相持时,杨棠蓦然现身,直接一脚踢爆了毒蛇脑袋,令她震撼不已!

  所以说,如果不是杨棠,夏妙薇不会进林遇蛇,但如果没有杨棠出手,她也难以摆脱蛇吻。要知道,农历三月初这个时段的蛇刚出冬眠正是饿的时候,而且经过一个冬天的浓缩,蛇毒正是最毒的时候,一旦被咬上,恐怕几步之内就能将人毒倒在地,即使被救不死,也会留下后遗症。

  “有事?”杨棠驻足,瞥了眼追到身旁的夏妙薇。

  “我、我迷路了,你能不能带我一块儿出去?”夏妙薇弱弱道。

  “跟着吧!”杨棠淡淡地回了一句,自顾自往前面的林子穿去。

  夏妙薇见杨棠一点没别的男生的风度,恨得牙根痒痒,但还是跟了上去,不过临离开之时,她将自己的手机丢在了离蛇尸不远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夏妙薇的手机有全球定位,而且这林子里也有手机信号,不过刚才被毒蛇一吓,她是不敢这时候打电话回去待援了,但她又不甘心放弃刚才与竹叶青对峙时隐隐听到树林深处传来的爆响声,想去一探究竟,索性将手机留在这儿了,待会儿叫上保镖定位回来拿就是了。

  跟在杨棠身后往林子外面走,夏妙薇脑中仍在闪现刚才树木之间突兀点出的一脚不偏不倚落在毒蛇竹叶青脑袋上那一幕。

  蛇头爆裂!

  那可是蛇头诶,即便不会太硬,但三角形的构建也会使得蛇头足够稳固,可这样的情况下,仍被杨棠一脚踢烂。

  恐怖!!

  要知道,长虫这类东西,向以敏捷而著称,而往往毒蛇比无毒蛇更为灵动,可杨棠从树间攻出来的那一脚,竹叶青似乎完全没反应,就那么呆呆地伫立在原地挨了重重一击。可问题是,夏妙薇碰上竹叶青时,若非她考过关空飞的眼睛视力有够出色的话,竹叶青从树杈间游弋到地上的那一下,她恐怕就已经中了蛇吻了。

  [如此看来,我练习了十年的跆拳道还真就是花拳绣腿!]

  这般想着,夏妙薇越走越慢,忽然回复注意力才发现,前面的杨棠已经没影儿了,只能听到他飒飒的脚步声。

  “喂,等等我!”夏妙薇忍不住叫喊起来。她不得不叫,因为手机被扔在了竹叶青躺尸的地方,现在若是没杨棠带路,她恐怕就真的迷路了,而且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种。

  等等我……

  略短的回音传来,可惜前方没有回应。

  又喊了两声,还是没人应。

  夏妙薇害怕起来,带着哭腔嘶吼道:“杨棠,杨学弟,别丢下我不管啊!”

  沙沙沙……

  夏妙薇十点钟方向的树木间突然现出杨棠的身影,只见他一脸不耐烦道:“学姐,你鬼叫什麽(shimo)啊?到底走不走?”

  “走、走走……”夏妙薇这时也顾不上埋怨,红着眼圈,三步并作两步向杨棠靠拢,没曾想走得急了,“哎哟”一下,她脚又崴了,“杨学弟,我……哎,好痛!”

  杨棠见状翻了个白眼,走过去转过身蹲下道:“崴伤等会儿再治,我先背你出去,上来吧!”

  夏妙薇略略迟疑了一下,皱着琼鼻,垫着一只脚趴上了杨棠宽阔硬实的后背。

  待杨棠走了几步,夏妙薇终于憋不住了,开始徐徐换气,却愕然发现杨棠身上一点汗臭味都没有,甚至仔细观察他的后脖梗,连细汗都没有一丝。

  “杨、杨棠学弟……”

  “嗯?又有什么事啊?”杨棠一副不耐烦的口吻。

  夏妙薇很是不爽,在他脑后无声地做了个鬼脸,这才道:“你是出来晨练的吧?”

  “对啊!”

  “那你身上怎么不见汗呐?”

  杨棠闻言一怔,随口搪塞道:“我这人不太爱出汗。”

  这个理由很强大!

  夏妙薇气个半死,想要追问,却欲言又止,知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名堂。

  ………

  又七拐八转走了一段,支着螓首的夏妙薇发现前方的树木已开始渐渐稀疏,她甚至看到了远处的别墅,因迷路而攫紧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

  沙沙……沙沙……

  自打刚才被问了问题,杨棠一直没再吭声,夏妙薇小心心里极为不忿之余,也憋着劲不肯再出声,只静静地聆听着林间的风声、鸟叫声,还有……

  沙沙……沙沙……

  [嗯?这是……杨棠的脚步声?!]

  夏妙薇骤然留意到杨棠脚下发出的声音,他的步伐,每一步的间距,居然一模一样……单凭这一点,夏妙薇就意识到,她跟杨棠的腿上功夫比起来,至少差了十万八千里。

  “杨学弟…”

  “又怎么了?”

  “刚才那毒蛇没咬到你吧?”

  “没有。”

  “那你刚才那一脚是什么名堂啊?好厉害喔!”

  这时,前方的光线渐亮,显然已到了林子边缘,杨棠答非所问道:“学姐,你住几号别墅啊?”

  夏妙薇忍不住又在他脑后做了个鬼脸,这才伸手一指两点钟方向:“那边,六号!”

  杨棠循望过去,发现那别墅院里至少有四个保镖随时巡弋着,其中有男有女,看上去似乎很专业。杨棠加快了步伐,背着夏妙薇很快来到六号别墅院前,里边的保镖瞧见杨棠背上的夏妙薇,立刻分出两个女的,迎了出来。

  交接的过程很顺利,夏家的保镖并没有为难杨棠。

  夏妙薇向杨棠倒过谢后,杨棠便回转了自己的别墅。

  目送杨棠走远,夏妙薇冲身边的女保镖道:“宫姐,我脚崴了,快帮我看一下!”顿了顿又冲另一位道:“沈姐,去把轮椅弄来,我要再进树林!”

  “进树林!?”女保镖沈姐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对,我手机落在里面了。”

  沈姐不同意道:“这好说,等下定个位,我进林子帮您把手机找回来就是了,小姐您就不用再进去了吧?”

  “你不懂,今天我非再进去不可!”

  ………

  十多分钟后,竹叶青躺尸处。

  夏妙薇在俩女保镖宫姐和沈姐的陪同下,很轻松地拿回了手机。

  “小姐,接下来……回去?”

  “不,我们去那边!”夏妙薇指向了杨棠早上练习腿法的空地所在的方位。

  “那边有什么好去的?还是说那边是毒蛇窝?”

  “都不是,总之你们俩陪我过去就对了!”

  不得不说,有两个训练有素身手不俗的女保镖护着就是好,这令夏妙薇可以心无旁骛地凭记忆搜寻早上她听到声音的地方。

  不多时,百米开外的那一小片空地被夏妙薇给找到。

  可是,扫视了一圈现场后,不止夏妙薇,就连俩女保镖也给吓得倒吸凉气。

  “这、这……这些从树心爆裂开来的林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吃过早饭,杨棠正打算去学校,手机就来了短信提示,说有一千万华币转入了他的指定账户。

  “啊哦猪仙要的诗,差点把这茬儿给忘了!”

  杨棠想了想,当即找来纸笔,写下一首诗:“共骇群龙水上游,不知原是木兰舟。云旗猎猎翻青汉,雷鼓嘈嘈殷碧流。屈子冤魂终古在,楚乡遗俗至今留。江亭暇日堪高会,醉讽离骚不解愁。”刚一停笔,朱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

  “杨棠,钱收到了吗?”

  “当然!”杨棠倒也老实。

  “那我的诗呢?”

  “这就发给你。”杨棠道,“对了,端午的时候晋王府有没有龙舟赛啊?”

  “有啊,当然有,老爷子过端午最喜欢看龙舟赛了。”

  “那就好,诗我发给你了,收到没?七言,一共八句!”

  “收到,我看看啊……唔,不错,真的很不错,哎怎么没个诗名啊?”

  “现在已经是你的诗了,你自己取一个呗!”说到这儿,杨棠直接挂断了电话。

  朱先那边很识趣地没再打过来。

  杨棠吩咐红后将朱先给的一千万华币通过数个账户分流转账了几回,然后将其中三百万汇入了老爸老妈常用的户头,而他自己常用的一张普卡中也打入了两百万以作零花。

  等到杨棠驾着齐柏林准备出门的时候,杨爸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哎我说小宏,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又打了三百万过来?”

  “爸,我刚做成一笔生意,这钱来路正经,您就放心花吧!”

  “这么多钱,怎么花得了?”杨妈妈的声音也插了进来。

  “妈怎么花不了了,才几百万而已,比如说想买这世上最贵的豪车的话,这几百万就只能买个车壳子!”

  “那整车得多贵啊?还不如买架直升机了。”

  “所以说嘛,儿子赚了钱,您二老就可劲的花吧!”说到这里,杨棠不等杨爸杨妈再说什么,直接道:“好了,我还要上课呢,暂时不聊了,你们要是真有事儿,随时打我电话!”

  “行吧行吧……”杨爸无奈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嘚瑟,到底是自己儿子赚了钱了,还知道孝敬,所以无论钱多钱少,足谓老怀。

  杨棠驱车离开别墅院落时,那边夏妙薇刚好从树林里出来,远远瞧见杨棠开着齐柏林拉风地驶过林间公路,不禁哼道:“臭美!”

  边上的宫姐却看出了自家小姐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小姐,那不是之前好心背你回来的人么?树林里边那一摊……”

  “哼,我虽然没看见,只听到声音,但不离十,应该是他弄的。”夏妙薇直言不讳道。

  “那……小姐您的意思是?”

  “宫姐,我练跆拳道许多年了,你应该知道吧?”夏妙薇道,“我其实很想拜师,向他学习腿法,可他这人呢,简直不解风情,刚才背我出林时,只当我是个麻烦,要不是早前在学校就认识,他也许会扔下我不管,最多帮忙报个警,哼!”

  “啊?这样的男人也太那个了吧!”没作声的沈姐也忍不住吐了槽。

  没曾想,夏妙薇歪着脑袋瞥了眼沈姐,俏皮道:“嘻嘻,不过我倒觉得他挺有意思的,至少不会像别的男生那样在我面前装得刻板,转过身又是另一套口是心非的东西……”

  沈姐闻言打趣道:“我说小姐,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看上倒没有,只是略微有点兴趣罢了。”

  可是天知道,有点兴趣就等于好奇,而好奇心这玩意……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283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