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37 轰动6(求订阅!)

337 轰动6(求订阅!)

  到校之后,杨棠寻摸到上大课的教室,夹着课本,施施然走了进去,自顾自找了个空位坐下。

  但周遭的同学都如怪物般看着他,因为这两天,关于他要被劝退的风声愈传愈烈,加上杨棠又旷了几节课,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卷铺盖走人了。

  杨棠“孤立无援”地坐在那里,往常还有陶妤妃会凑到他身边帮他及时搞清状况,今天陶妤妃不知干嘛去了,暂时没有现身。

  倒是另外一个班却跟杨棠同属历史系篮球队的张则仁详见313拿着课本坐到了杨棠左边。

  “喂,杨老大,什么情况?”

  “我还想问你呢?”杨棠忍不住吐槽道,“你们这群牲口为啥都拿看见妖怪的眼神看我?”

  “你不知道吗?”张则仁愣了一下,旋即解释道,“有人传昨天你在院办用刚泡的茶把老赵淋了个满脸果子胞,所以大家都以为你已经走人了。”

  杨棠一怔:“这怎么可能?我昨天连老赵的面都没见过……”

  “没见过面?”张则仁也诧异了一下,“可问题是,风声都传开了,三人成虎,你恐怕有点麻烦……”话落的同时,上课铃响了起来。

  当堂老师仍不见踪影,倒是陶妤妃风风火火进了教室,扫视了一下,发现杨棠后,径直走到他右边坐下,惶急道:“你怎么还敢来学校?不怕被保卫处的人抓啊?”

  杨棠两手一摊:“我犯什么法了,怕被人抓?”

  “就你用茶烫老赵的事……我跟你说,我刚从院办回来,我离开那儿的时候,平常赵院长都到办公室了,可今儿愣没见人影,你怎么解释?”

  “关我屁事!”对于陶妤妃的问题,杨棠觉得有点啼笑皆非,但同时他又多少有些感激美女班长对他的关心,“说不定咱们赵院长过马路的时候被酒驾的司机给撞了也未准!”

  “赵院长有车…”张则仁道。

  杨棠耸肩道:“那就是老赵把别人给撞了,要不然硬碰渣土车,总之有事呗!”反正他跟赵院长已彻底撕破了脸,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猜测对方。

  张则仁:“……”

  陶妤妃:“……”

  恰在此时,当堂老师到了,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戴红袖章穿警服的人。这衰打扮不用说,保卫处的人。

  当堂老师走上讲台,还未及点名,其中一个戴红袖章的警察就已经嚷嚷起来:“谁是杨棠啊?跟我们走一趟,有些情况需要了解一下!”

  本来还议论嗡嗡的教室瞬间针落可闻,并且大部份同学全都齐刷刷看向了美女班长陶妤妃……身边的杨棠。

  要知道,京大保卫处算正式的警察编制,相当于杨棠前世的一个街道派出所,挂靠在玉京大学所在的海定区区分局厅局级下边,所以说保卫处的处长还真是县处级干部,想要把行差踏错的学生拘留个几天,这点权力还是有的,传去问话,自然更没问题了。

  可惜在元能院领过军官证的杨棠对眼前的事情却有恃无恐,因为只要亮证,哪怕警方有确凿证据也未必敢拘他,更别提什么两手空空凭张嘴就想请他去问话了。

  见没人回应,红袖章警察又喊了一遍:“谁是杨棠啊?”

  陶妤妃见状,忍不住扯了下杨棠的袖子,却还是没能阻止杨棠站起来:“我是……找我什么事?”

  “跟我们走一趟,到处里再说!”红袖章警察并不答话,和他同事一起向杨棠围拢上来。

  杨棠对二人小心翼翼的模样十分不屑,心说真要大开杀戒的话,你两个废物点心就是扛着火箭筒进来,老子也照秒不误。可当前眼下,他还真没起杀人的心思,正欲亮出军官证打发俩警察离开,孰料门口传来一声高喝:“等一下!”

  众人齐刷刷朝教室门口看去。

  一名四十岁出头作ol打扮的女士异常淡定地步入教室,冲那两名红袖章警察道:“高警官,小刘,辛苦你们了,不过方校长让我来请杨棠去他办公室!”

  红袖章警察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却很快回复正常,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秦秘书,既然方校长有令,那我们就先撤了!”说着,俩警察对视一眼,迅速离开了教室。

  “请,杨棠同学!”秦秘书来到杨棠身边,比了个“指路”的手势。

  杨棠并未马上有所动作,反而问道:“秦、秦秘?校长找我干嘛?”

  “去了你就知道了,是好事儿!”

  杨棠有点犹豫。

  秦秘书重复强调道:“真是好事!”

  杨棠这才点点头,随秦秘书离开了教室。

  秦杨二人前脚刚走,后脚教室里就炸开了锅。

  “嘿嘿,闹大了啊,被校长请去喝茶,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谁说不是呢,要是杨棠手再贱点儿,把方校长一块儿烫了,那即便离了京大,整个华夏高校界也无他立锥之地啊!哈哈哈……”

  不得不说,京大京华两所大学在华夏高校界就相当于少林武当一样,这俩门派的弃徒恐怕一般二般的大学绝对不敢收。

  “说得没错,谁让杨棠太高调来着,从上学期就开始考大二大三的试,真以为自己是个万能人了!”

  “哈哈,这就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大伙儿七嘴八舌,包括女生也在嘀嘀咕咕,但十个人里边至少五六个在数杨棠的不是。这其中有男生嫉妒杨棠“霸占”陶妤妃的,也有女生妒忌陶妤妃“霸占”了他的。

  尤其是女生们的怨念,历史系的雄性.本来就少,还一个二个长得歪瓜裂枣,唯独杨棠,样貌身材海拔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即使与其它院系的名草相比也不遑多让,可问题是这么好的资源居然被陶妤妃单独霸占了,而且杨棠平时除了跟陶妤妃有说有笑外,基本不搭理系内的其他女生,这让女生们纷纷生出一种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他的念头。

  这也就导致了明明是风言风语,却在历史系内传得有鼻子有眼,几乎就快有了众口铄金的效果,若非杨棠,换个心理素质弱点的男生,恐怕已经被外部巨大的压力给逼疯了。

  校长办公室。

  方校长见秦秘书引了杨棠进来,当即起身,亲自拿了个干净的玻璃杯到饮水机前兑了杯温热水,端到杨棠面前:“是杨棠?先喝口温的,咱们再慢慢聊!”

  杨棠倒也不疑方校长在水杯里下药,接过来轻呡了两口,正欲说话,方校长又招呼道:“坐下,坐下再说!”转头又吩咐卓立一旁的秦秘书道:“小秦,忙你的去,我跟杨棠说说话!”

  待秦秘书出去把门带好,方校长这才坐到杨棠身边,咧嘴笑道:“杨棠,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就证明了西姆猜想!”说着,抛出《自然》和《科学》两本杂志,让他一观。

  杨棠翻了翻,谦虚道:“现在只是被大致认可,还没有经过严密验算,算不得彻底证明了西姆猜想!”

  “那也就是个时间问题……我找了好几个高人看过,你的证明大方向是没错的,就只有那十多个转换公式需要更严谨的验证,但是我相信,下一届的菲尔兹奖数学界的诺贝尔奖必将属于你!”方校长拍马屁道。

  杨棠对拿奖不拿奖的不感兴趣,但被一个跟杨爸差不多岁数的老人吹捧拍马,他还真是多少有点不适应,于是只好没话找话道:“奖不奖的我不强求,校长您找我来不会就为了说这个?”

  “当然不是……下周一,学校当算为你举办一个表彰大会,到时候你可务必光临,不然我找你父母告状你信不信?”

  杨棠被方校长的威胁吓了一跳,本来他听说什么表彰大会还真不想到场,可老方头居然甩出了告家长这一招,用来对付杨棠,威力可就太猛了,他就怕杨爸杨妈絮叨,偏偏还不能不听。

  “说定啦,你会到?”方校长多问了一嘴。

  杨棠猛点头:“会到。”

  “这就好……对了,你们系的赵院长,我已经让他停职反省了,具体什么时候复工,看你心情!”

  杨棠:“……”

  大课教室。

  “你们吵什么吵,吵什么吵?上课!”当堂老师发出狮吼,课堂上顿时安静下来,“先点下名……张则仁?”

  “到。”

  “耿睿锋!”

  “到。”

  “刘……”

  ………

  眼看名儿快点完了,虚掩的教室门被推开,只见门外站着一快递小哥。

  当堂老师很不爽地斜视着快递小哥:“有事?”

  “我是来送快递的,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杨棠的人,有您的快递!”快递小哥解释道。

  当堂老师闻言撇嘴道:“你既然是送快递的,那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会把快递送到这间教室来?要知道,我们这是临时的上课教室,随时都可能调换的。”

  快递小哥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本来是送到杨棠寝室的,结果他室友指点了一下,我才找到这儿的。”实际上,杨棠床头有张课程表,连具体的上课教室都有标注。

  当堂老师愣了一下,道:“杨棠暂时没在,你把包裹交给我,我替他签收!”

  快递小哥又摆手道:“不行的,寄件人加了费,指明让杨棠本人签收,要不然刚才在杨棠寝室,我就让他室友帮忙签收了。”

  当堂老师闻言有点不爽,道:“那你就在门外边守着!”

  快递小哥不以为忤,还真就在门外的走廊上靠坐下来,等杨棠现身。

  不多时,杨棠回转,签收了包裹,顺带敲响了教室门。

  “进!”

  杨棠挟着包裹进了教室,从容不迫地回到位子上坐下。

  这时候课刚上没多久,张则仁却听得昏昏欲睡,见杨棠拿着包裹坐下,他不禁好奇心升腾,劈手就想把文件袋似的包裹给夺过来。

  没曾想杨棠的反应比普通人快上那么半拍,一把抠住了包裹,与张则仁僵在半空:“干嘛?”

  “我看一下…”

  “凭什么?”杨棠跟张则仁不熟,完全没到能看私信的地步。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台上的讲课老师叱道:“张则仁,杨棠,你们俩在搞什么名堂?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杨棠和张则仁顿时都作声不得。

  “杨棠,你那包裹,算是私人物品,我也不好多过问,但是我发现眼下全班同学都在好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现在打开,让大伙儿见识见识?当然,如果真不能让大伙儿看见,我也不勉强!”

  杨棠头大了一会儿,同意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只能打开看看,若里边的东西真涉及到我的,那我也是不会亮给大家看的。”

  “这当然没问题,赶快动手,需不需要裁纸刀?”

  杨棠摆了摆手,直接用大拇指甲就挑开了包裹的封口,往里边定睛一看,只有几张纸笺,拿出来一看,赫然是《自然》杂志的回函,上面写着恭喜杨棠的论文被他们杂志采纳云云!

  迟疑了一下,杨棠绕出课桌,将回函递给了讲课老师。

  那老师接过去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自然》期刊的采纳函?!”这话一出,台下同学一片骚动。

  讲课老师却顾不上这些了,他死盯着杨棠,忍不住问道:“杨同学,你写了篇什么样的论文啊?”

  “是篇数学论文,有关西姆猜想的。”杨棠实话实说道。

  “西姆猜想?关于西姆猜想哪方面的?”

  “证明,我把西姆猜想证明了一遍……”

  讲课老师翻了个白眼,有种快晕倒的感觉。

  同时,班上同学又是一阵骚动,甚至议论纷纷。

  “西姆猜想什么东西?”

  “我去你连西姆猜想都不知道,别告诉别人你跟我同班哈!”

  “西姆猜想号称世界上最难被攻克的几大数学猜想之一,杨棠怎么可能搞定它啊?”

  “可人家杂志社的采纳函都寄来了,这又怎么算啊?”

  “对了,这《自然》又是什么期刊啊?”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算了,我还是离你远点儿……”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324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