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38 轰动7(求订阅!)

338 轰动7(求订阅!)

  “我来科普一下,听说过cns期刊?”

  “隐约有点印象……”

  “没听过就没听过,装很么装呐!”

  “关你屁事!”

  “打住!我继续……cns当中这个n呢,就代表nature,也就是《自然》期刊,至于c,代表cell,也就是《细胞》,s就不用我解释了?”

  “我知道,肯定代表scence,对?”

  “用你废话?”

  “滚开,我们说我们的,你插什么嘴?”

  “行了行了,吵什么?继续科普……cns这三本期刊咧,《自然》和《科学》都属于多学科刊物,唯独《细胞》,它主要发布生命科学领域中的最新研究发现。”

  “嗯,不错,赶明儿我也在cns上发一篇论文,学杨棠……”

  “拉倒你,就你那水平,论文还想刊登上cns?远的不说,就咱们京大,讲师如果有两三篇cns的论文,都可以评副教授了。”

  “……”

  “那也不一定,还有个影响因子的问题,如果你的论文被别人引用的少,加上实际研究价值不高,那这样的论文评副教授的竞争力就小,相反,像杨棠弄的这篇证明西姆猜想的论文,只要能真的证明得了,那杨棠直接评教授都够格!”

  “……”

  “难怪之前校长秘书来找杨棠,看来多半是为了这事儿!”

  “啌啌啌!”

  这时候,当堂老师用黑板擦的背面拍打了几下讲台,将教室里嗡嗡议论之声给压了下去:“都讨论够了?行了,继续上课!”说完,他凝注了杨棠一眼,开始接着刚才的课程继续讲。

  大学每天十个课时,每节课五十分钟,但很少有老师会单独讲一节课,通常都是分为五个连堂,上下午各两个连堂,晚上一个连堂;学生每天最多上三个连堂,也就是六节课,其余时间自行分配,课少的时候当天一个连堂或者没课,玩性.大的家伙甚至把这样的日子当成周休二日来耍,很容易就陷入放羊的怪圈中去了。

  而今天这个连堂,杨棠先是被校长叫去,然后讲课老师又折腾了半天,所以重新开讲后,没讲多少内容下课铃就响了。

  “下课!”

  大学老师一般很少有拖堂的,因为前一个连堂上完,后一个连堂还会不会在这间教室授课都不一定,总得留点时间给学生们上厕所转教室?所以老师基本上是讲到哪儿算哪儿,如果不记笔记的话,下一次课来,根本就跟不上趟。

  好在杨棠拥有[超级记忆],关于各学科的知识,他只要听一遍就能记得一清二楚,倒是不用浪费笔墨。今儿又巧了,上午的后一个连堂没课,陶妤妃本想陪杨棠好好庆贺庆贺有关论文刊载的事情,可不巧的是学生会发来短信,让她过去帮忙做工作,她也只好跟杨棠说声抱歉,去了。

  杨棠此时算已经解决了“劝退”危机,辞别了陶妤妃后,他又打算去泡图书馆,结果刚到图书馆借好书坐下,夏妙薇便凑了拢来,还煞有介事地装作不认识,指着杨棠对面的座位道:“这位同学,这儿有人吗?”

  杨棠斜睨了她一眼,哂道:“如果我说有人,你打算怎办?”

  夏妙薇闻言一屁股坐下,不屑道:“切你都才刚坐下,信你才怪!”

  杨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你还问?”

  “我乐意!”

  “嘘这里是图书馆,学姐请小声一点。”说着,杨棠指了指周围。

  夏妙薇转头看了看,发现不少男生正在聚焦她跟杨棠这一桌,少数女生则个个皱眉恶瞪他俩,就差出声干预了。

  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夏妙薇缩正身形,悄声道:“切又是一堆花痴男加妒妇!”

  杨棠差点没笑喷出来:“这阅览室里的女生一半以上都是黄花大闺女,何来妒妇一说?”

  “嘁你能分得清谁是处谁不是处么?”夏妙薇显然不信他的话。

  “你就不是处……”杨棠胡诌道。

  “我是!”夏妙薇下意识地纠正,随即俏脸绯红。

  “噢原来你是……那你火气这么大干嘛?跟更年期似的!”

  “谁更年期啦?”夏妙薇差点拍案而起。

  杨棠顿时指着她:“就这冲动劲儿,你还说你没有?不信再看看周围……”

  夏妙薇照办,结果发现男生们一个个都呆若木鸡,女生们泛着红眼病,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不得不说,夏靓杨酷帅的组合实在有够吸引眼球。

  向周围比了个对不起的手势,夏妙薇终于坐正身子,开始埋头看书,但问题是,以她能考空飞的视力,根本不用埋头,哪怕把书拿得再远点照样可以看清其中的内容,所以她埋头只是掩饰,掩饰她正在滴溜溜乱转的眸瞳。

  见她不作声,杨棠懒得主动搭讪,继续研究起新一个未破解的数学猜想。他打算在大一下期末考之前完成新一篇论文,这样哪怕万一有挂科,也好向杨爸杨妈交代。说到底,赵院长已经跟他彻底撕破脸,即便赵院长因为西姆猜想论文的事被撸下去,但他教书育人多年,桃李满天下,说不定历史学院内部就有他的拥趸或死忠,只要这样的人在期末考时给杨棠打个歪分,他很容易就会挂科。

  为了防着这一手,杨棠打算再接再励,多写一篇数学猜想证明论文出来,让杨爸杨妈认识到他以后单靠数学这一门学科就可以事业、爱情无忧。

  当然,能不挂科,谁也不会想要去挂科,所以既已撕破脸,杨棠打算把赵院长的名声彻底给搞臭,这样他自然会臭大街、被学术界摒弃,哪怕他的那些学生都不敢在暗中助力了。

  “喂,你在看什么书?”安静了一会的夏妙薇故态复萌。

  杨棠瞥了她一眼:“关你……”正想说点怪话,手机突兀地震动起来,“我去接个电话!”说着,他起身离开了阅览室,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夏妙薇没挪屁股,不过一双明眸却死盯着半拉开的窗帘玻璃后杨棠讲电话的口型。

  “喂,铜叔,我是……货比上回还齐?……行,老时间老地方……”

  这番话后,杨棠就直接挂了电话,气得夏妙薇“啪”一声把桌子拍得山响,终惹起隔壁桌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女生不满道:“喂喂,这位女同学,麻烦你安静一点好不好?这不是你们家…”

  自觉理亏的夏妙薇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会注意啦,你继续!”

  眼镜女生斜了她一眼,也不好再说什么,末了却吐槽道:“好动症!”言罢,又埋下头去看书了。

  好动症,又名多动症,说白了就是脑功能有轻微缺陷,多见于儿童,伴随年龄增长,配合人体的自愈能力,脑功能大多数都会逐渐发育健全。

  不过以“好动症”来吐槽某人的话,就好像在说某人脑残,夏妙薇当然听得出来,而且她的脑瓜里还举一反三,记起了好多个与脑残有关的疾病名,正欲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孰料杨棠在这时候转进了阅览室,令她的毒舌憋着没敢发作。

  杨棠回到座位,瞥了眼一脸不忿的夏妙薇,并未多问什么,自顾自坐下继续研读有关多纳多猜想的资料。

  所谓多纳多猜想,其实就是杨棠前世的庞加莱猜想,它是一个拓扑学中带有基本意义的命题,杨棠穿越重生时已被完全证明。侥幸的是,杨棠闲极无聊时同样看过相关的证明全过程,就好像多姆猜想那样。

  “果然……这世界果然许多转换公式和定理名儿都不同了!”杨棠嘟囔个不停,觉得有些头疼,这就意味着他又得从头开始,把拓扑学这一摊捋清楚后才能开始写证明论文。

  这个时候,坐他对面的夏妙薇又忍不住压低声音道:“喂,什么定理名不同了?你在说什么呀?”

  杨棠闻言翻着白眼又想说“关你屁事”,话到嘴边忍住了,只道:“夏学姐,你就没自己的事么?”言语间,他已收拾起东西往外走。

  “哎你等一下!”夏妙薇见状,挟着自己借的两本书,追在杨棠身后也离开了阅览室。

  然而,杨夏二人都不知道的是,他俩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男生摸出手机来到阅览室外的走廊上,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

  “喂,乐哥……对对,夏学姐追那瘪三去了……我知道了,谢乐哥赏!”

  与此同时,杨棠刚坐进齐柏林驾驶室,副驾位的门就被夏妙薇拉开了,她也坐进了车里。

  杨棠蹙眉,冷声道:“下去!”

  “我不……我还有正事要跟你说呢!”夏妙薇傲娇道。

  杨棠却不惯她的脾气,终是喝叱道:“你有正事我没有,这是私车,私人地方,滚下去!”

  “你……”

  “滚!”

  “哼!”夏妙薇气呼呼地下了车,把车门关得砰响。下一秒,杨棠发动车子,一溜烟开走了,丝毫没再与她说什么。

  夏妙薇死死瞅着车尾灯,眼圈有点发红,显然她这一生人从未受过像今天这样的冷遇。

  “哼哼,杨棠,老娘从现在开始,跟你卯上了!”

  另一边,杨棠的车刚驶出京大东门,就收到了篮球队长董必胜的短信,说明天有比赛,今儿下午队伍务必到齐集训一下。

  看完短信的杨棠不以为然,毕竟一只临时拼凑的系队有什么可集训的?练基本技术,平时不练,眼跟前临时抱佛脚没啥大用;练跑位配合,这牠妈哪是一天一夜就能练好的?练轮转防守,没默契和经验,恐怕场上的人防着防着自己就混乱了,更别提什么在联防和人盯人之间流畅转换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杨棠还打算在京大混,这样的集体活动他就必须得参加。幸好董必胜把集训定在了下午四点半,也就是下午第一连堂之后,时间还很宽裕,足够杨棠回牧场别墅研习一阵资料,然后吃顿自煮饭,再睡个小觉什么的。

  结果齐柏林刚拐上高架桥,姜至贞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小贞贞,又怎么了?……还去百世公司?……行行行,我这就去总行了?”

  挂断电话,杨棠不禁摇了摇头,自嘲道:“得,又来事儿了,算我欠这丫头的。”其实如果他不把姜至贞当妹妹看的话,根本就不用理会对方诸多的“无厘头”要求。

  可问题是,杨棠就喜欢姜至贞这股娇憨纯真的劲儿,换另一个异性来,甭管年龄大还是年龄小,他恐怕都不太感冒。

  下了高架桥后,杨棠第一时间调转了车头,往百世影音公司方向驶去。同时,他看见一辆象牙的法拉利恩佐也在下高架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调头,追着他的车屁股就来了。

  不得不承认,后面的法拉利在速度上要略胜齐柏林一筹,而且对方还是限量版的恩佐,更喷了一种原厂稀有的外观法拉利有七十种配,所以在没甚车流的情况下,直道上的两车距离越来越近。

  可惜穿过一十字路口后,路上车辆渐多,杨棠驾着齐柏林见缝插针、龙蛇游走,愣是在几秒内又把后面的恩佐甩没影儿了。

  “我靠!”后车的驾驶位上坐着一位长腿美女,不是夏妙薇还有谁,她眼睁睁看着杨棠在车流中甩掉她,嘴里不禁骂骂咧咧,差点没砸碎方向盘,“嘭!”

  再开过一个路口,夏妙薇彻底不见了杨棠的车影,她只好把车停在路边,掏出手机打给了某人。

  “哎呀小舅舅,你就帮我用摄路系统查一查嘛……这怎么能算公器私用呢?我只要知道那辆齐柏林现在的方位就可以了……车主男的女的?你打听这干嘛,总之你查到了就应该知道车主是公是母啦!”

  说到这儿,夏妙薇略显狼狈的挂了电话。

  同一时间,杨棠已拐进了百世公司隔壁街的另一大厦的地库,将车泊好。

  进到百世公司大堂,巧得很,前台女接待之一正是上次阻止杨棠上楼的那位,今次她再远远地瞟见杨棠,立马殷勤地迎了上来,主动道:“杨先生,欢迎光临!今天您来这边有什么事吗?”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324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