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40 不会累(求订阅!)

340 不会累(求订阅!)

  “那周小姐眼下此刻就还是我们公司的歌手才对!”

  杨棠闻言,脸黑得跟锅底有一拼,终忍不住吐槽道:“你这难缠的女人,到底想要怎么样嘛?”

  见差点没把杨棠气死,夏妙薇不无得意地微翘起精致的嘴角,哂道:“人家哪里难缠呐?”

  杨棠却突然反客为主道:“少废话,你究竟想怎样直说!”

  “之前在图书馆,人家想说,你又不让说……”

  杨棠厉声道:“打住~~别怪我没提醒你,就现在此时一个机会,过了这村你就是还想说也没这店了!”

  夏妙薇心头微震,美眸深注了杨棠一下,确认他没在开玩笑,连忙收束表情,略一躬身,抱拳埋,比出一个异常正式的武礼,道:“杨先生,请收我为徒,传我腿功!”

  这话一出,周围本来多少有些敌视杨棠的家伙们,包括钱总,全都傻了眼,搞半天你大小姐闹这么阵仗,只是为了拜师耶?

  杨棠却一阵冷笑:“呵呵、呵呵呵……原来你想拜我为师啊,可我为什么要收你为徒呢?还传你腿功,真是不知所谓!”

  不得不说,任何徒弟拜了师父,哪个不是师父教什么,徒弟就学什么,尼玛还没拜师成功呢,就要求学腿功的也就夏妙薇这一朵奇葩而已!

  夏妙薇的脸色转冷:“这么说,你不打算收我为徒啰?那不好意思,现在上班时间,周小姐只能待在公司,哪儿也去不了。”

  蛤?!

  这样也可以?太丢脸了吧!

  钱总等人眼珠子差点没掉地上。

  可夏妙薇就这么说了,目前她手握百世过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全公司她最大,就这么任性,咋地?

  杨棠闻言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好似呆若木鸡,实则通知红后立即侵入了百世影音的歌曲数据库,将周妍霜新唱片录好的歌曲统统备份到网上。

  “怎样?考虑好了么?”夏妙薇精致的小下巴微微扬起,一副尽在把握的俏模样。

  可惜的是,眼下她正好站在了杨棠的对立面。

  杨棠回神过来,不屑地蔑了夏妙薇一眼,冷笑道:“考虑什么考虑?说不收你就不收你……妍霜姐,咱们走!”

  “啊?”周妍霜被杨棠的决定吓了一跳。

  “啊什么啊,根据国际惯例,合同到期的半年以内,合同人允许接触其它同行公司,而不会受到任何法律诉讼!”杨棠侃侃而谈道,“所以妍霜姐,你根本就不用怕这夏小妞,跟我出去喝下午茶又咋地?大不了扣半天工资,再不济直接毁约好了,反正合同期快到了,赔不了几个钱!”

  周妍霜闻言一怔,但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毕竟之前她是担心合约到期,而她自己又没什么名气,再签个几年合同的话就人到三十了,演艺之路还要怎么混下去呢?不过如今有杨棠早帮她联系好了万洋集团方面,她自然不愁合同待遇太低的问题。只是她觉得直接跳槽过去,会令杨棠这中介人面子不好看,所以才想尽全力做好在百世的最后一张唱片,争取卖个好成绩,这样她再跳槽,杨棠面上也有光。

  殊不知,杨棠根本不在乎这个,况且以他跟万海流的关系,甭说多养一个女歌手了,就是多养几十个万海流也是乐意的。再说了,一个华裔女歌手,哪怕是天后级别的,影响力无法扩展到全球,那她一生人下来最多也就赚个二三十亿华币净资产(参考mJ最风光时候的五十亿美金),并且打拼的那些年里还得不吃不喝,而万海流早十年个人的净资产就过了百亿,这还不算他能调动的万洋集团资金。

  心念电转间,周妍霜想通了不少问题,虽然还有更多问题她闹不明白,但不妨碍她坚定地站在杨棠这边:“不好意思夏总,我打算旷工半天,可以吗?”说着,主动挽上了杨棠的手臂,差点没让夏妙薇气炸了肺。

  目送杨周二人消失在电梯门后,夏妙薇忍不住跺了跺脚,钱总见状,很狗腿地凑拢道:“大小姐,要不要我找人对付对付那姓杨的?”当然,他只是这么一说,真要让他对付杨棠,光是万海流戳在那儿,就令他唯恐避之不及。

  果不其然,夏妙薇闻言冷笑道:“对付杨棠?你知道他住哪儿吗?你够资格当他对手嘛?”

  钱总愕然,很想问一句:大小姐,莫非你知道?嘴上却道:“要不然对付周妍霜?”

  夏妙薇转头瞥了钱总,似乎真在考虑这个问题。

  钱总见马屁拍对了,赶紧打蛇随棍上道:“姓周的她牠妈就是一个扑街小歌手,要真有后台或者什么手段的话,也不至于在公司待了快十年还没出头!”

  “嘁~~那她现在旷工半天算什么?”夏妙薇嗤之以鼻道。

  “这不有姓杨的给她撑腰嘛!”钱总忍不住吐槽道。

  “哈,你还知道她有杨棠撑腰啊!”夏妙薇讥诮道,“如果我对付她,杨棠跑来对付你怎么办?撇下你不管?”

  钱总闻言不禁打了个哆嗦。

  见自己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半句钱总就怂了,夏妙薇不免心生厌恶,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带着人先下去吧,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拜师成功!”

  钱总一听,好悬没趴地上,心说姑奶奶,你都把杨棠得罪成那样了,还想拜他为师咧?你就不怕拜师之后他给你小鞋穿?

  况且在夏妙薇的世界观中,刚才那种言语上的威胁争锋还真不算得罪,毕竟没有造成事实上的后果嘛!再说了,这人和人就跟国与国一样,两个国家之间都能前一段并肩作战后一段冷战对立(美苏二战后争霸),两个人之间分分合合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而夏妙薇对待杨棠不过是言语刁难和威胁,做为男的,若是连这点容忍度都没有的话,以后要怎样跟异**往啊?

  殊不知,在杨棠眼中,夏妙薇就是在无理取闹,像她这种不可理喻状似蛇精病的女人,他还真不想过多接触,敬而远之最好了。

  杨棠和周妍霜联袂下楼,离开大厦,在隔壁街找了家僻静的咖啡馆坐下,叫了甜点和咖啡。

  “杨……”

  “嗯?”

  “今天我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最后那歌还不知道录到猴年马月去了。”周妍霜诚恳道。

  “别这么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你真要谢的话,那就谢小贞儿吧!”

  听到杨棠的话,周妍霜不禁秀眉微蹙,很想问一句:如果是我叫你帮忙,你会不会帮?但她却没勇气问出口。

  一念至此,周妍霜沉默了。

  杨棠也没什么话要说。

  于是,两人之间沉默到几乎有些尴尬的地步。

  幸好这时甜点和咖啡被女侍者送了上来,两人各自吃喝上,这才缓解了气氛。

  “对了,如果百世那边中止了你灌唱片的话,问题我来解决!”杨棠倏然省起夏妙薇这个大麻烦,不得不给了周妍霜一个保证,“你放心,你录好的那些曲目我都已经拷贝了副本,如果夏妙薇不让你再灌唱片,那咱们就把你的歌曲拿到万洋集团灌去。”

  周妍霜闻言感动不已,眼圈微红,一个劲儿点头:“嗯!”

  喝完下午茶,杨棠见时间不早了,遂道:“我四点过还有事,你呢?是回公司,还是……要不要送你一程?”

  “不用送,我自己回公司就好了!”

  “那样的公司还回去干嘛?”

  “我总得留封辞职信,有个交代吧?”

  “这倒也是,行,那你去吧,有事打我电话!”

  于是两人分道扬镳,杨棠去地库取了车,打算回学校参加篮球队的集体活动。

  由于还没到晚高峰,路况不错,杨棠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把车开回了京大校园内他常用的那个地库停好。

  而此时,夏妙薇开着她那辆象牙白的恩佐已快到京大了,同时她正跟自家的保安队长通电话:“屈队长,你的人到了没有?”

  “放心吧大小姐,我那八个手下分成三拨,已经进了西门,我吊在最后押阵,您要有什么指示可随时打我电话!”

  “哼,但愿如此!”

  挂断电话,夏妙薇已驾着恩佐拐进了京大东门,同时她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杨棠啊杨棠,你觉得你功夫高是吧?我今次叫了九个退役特种兵来对付你,其中有两个还是锦衣卫,有能耐你把他们都收拾了,我就服你!”

  很快,她就与自家的九名保镖汇合了:“屈队长,能定位那家伙的车么?”

  “对方引擎刚熄火不久,位置就在十点钟方向的地库里。”

  “我知道那儿,是个停车场,你们跟我来!”说着,夏妙薇一马当先,领着自家保镖抄林荫小道到了地库的应急通道口。

  刚停好车的杨棠正往地库外走,刚转过一根巨柱,他倏然顿住了脚步,暴喝道:“谁在那边鬼鬼祟祟的?滚出来!”

  好死不死的是,夏妙薇一行正巧摸到附近的闸门后,听到杨棠吼这一嗓子,夏妙薇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当下就想现身出去,却被屈队长及时摁住了肩膀:“嘘~~大小姐,这附近还有其他人!”

  话落的同时,无数“咚咚咚”的敲击声就从闸门外传来,夏妙薇和屈队长对视一眼,各自掏出一个差不多两根手指粗的类似潜望镜的东西,拉开、掰折,将上面一头挂在玻璃窗沿上往外瞧去。

  两人都没露头,却同时看见外面空旷的柏油地上,至少二十个家伙全都戴着恶鬼头套,手执棒球棒或钢管,从四面八方将杨棠包围起来。

  “嗤~~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与别的人还有仇!”

  “一共三十三个人。”屈队长快地数了一下,“那小子恐怕要遭……”话音未落,他的眼珠子就瞪得牛大,差点没掉地上。

  看见了什么?

  杨棠只飞起一脚,然后就觉得眼前一花,他那一脚化为了无数腿影,接着至少有七八个人倒飞出围攻的人堆,抛跌在地,一个二个全都把手中的家伙什扔在一旁,抱住各自的左小腿惨叫不已!

  “啊!!”

  “痛死我啦!”

  “断了,我的腿!”

  “好痛啊!”

  “……”

  可圈中的杨棠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又是一脚飞出,化作漫天腿影攻向人堆,顿时又有六七个人向后抛飞出去,跟着全都抱着左小腿鬼哭狼嚎个不停!

  屈队长看到这一幕,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闷声道:“大小姐,你让我们对付的不会就是被围殴那家伙吧?”

  夏妙薇也看傻了眼,听见屈队长说话,她下意识回道:“没错,就是他,不过这小子哪儿像被围殴啊?他欺负人家一群还差不多!”

  更可怕的是还在后面……

  由于刚才两下攻击,杨棠用出了[十二路镇魂腿]中的两招范围攻击,所以这两招还得冷却一下子,其间需等上几秒钟,而这时候来围攻他的鬼面人里头不知谁喊了一句:“咱们集中攻击干掉他,否则回去没法交差!”

  “是!”“是!”“是!”……

  应诺声此起彼伏,然后就听有人喊号子,一、二、三……上啊!剩下的鬼面人挥舞着武器,企图与杨棠短兵相接,令他陷入缠斗之中。

  “这下坏了,那小子恐怕会被围殴成重伤……”

  夏妙薇一听,急了:“那你们还不快去救他!”

  “啊?”屈队长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小姐,你叫我们来不是教训那小子的么?”

  “我……咦?快看!”

  “怎么了?”

  只见场中,杨棠用出了[缩地法],人们眼前一花,他的身形便换了个方位,然后从容不迫地点出一脚,正中某个鬼面的左小腿迎面骨。

  接着又是一记[缩地法],身形换个方位,又是从容不迫地一脚,鬼面之中再倒地一人,还是伤在左小腿上。

  如此这般,连伤四五人后,鬼面们的围攻迟疑了。他们现无论怎样挥动钢管和球棒,都挨不到杨棠半根毫毛,反观杨棠,他一直在杀伤他们的人。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342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