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44 美女身边不好待(求订阅!)

344 美女身边不好待(求订阅!)

  “杨棠,之前我对你有所误会,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比了个打住的手势,杨棠道:“你跟我之间不存在误会的问题……再说了,你我之间不太熟,误会也就误会了,何必解释?”说到这儿,他转而向赫莎道:“你不是找我有事吗?咱们这边聊!”

  夏妙薇见状欲言又止,却没法阻止赫莎随杨棠离开。这一幕,同样被陶妤妃看在眼里,她小心心里有点不舒服之余,却到底没有动用班长的权威命令杨棠留下来练球。

  “赫莎,你跟那个谁认识?”

  “那个谁?”赫莎的中文水平虽然不错,但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闹不明白杨棠说的“那个谁”是谁很正常。

  “就是你刚才领来跟我见面的……夏妙薇!”

  赫莎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噢~~你说她啊,她主动跟我搭讪,还说认识你,我就把她带过来了啊!”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搞半天是赫莎自来熟,这才导致夏妙薇尾随而来。

  “怎么师府,你跟她不认识啊?”

  “认识倒认识,但关系并不融洽。”

  “难怪……”

  “对了,你不说要跟我学红土技术吗?那就明早老时间老地点。”

  “没问题,我一定准时到!”赫莎没口子答应。

  “另外,费用的问题,今次我需要你先付一半!”杨棠狮子大开口道。因为培训费翻倍(详见342)的问题,一半就等于前次训练的全款,好几十万欧,并不是一笔小钱。

  “成啊,我现在就去银行给师府汇款。”说完,赫莎冲杨棠比了个拜拜的手势,自顾自走人了。

  杨棠嘴角微翘,差点没笑出来,几十万欧对于获得过数座大满贯奖杯的赫莎来说还需要亲自去银行转账?恐怕是谈妥了学习红土技术的条件后,她早就想溜之大吉了吧!

  “杨棠学弟……”

  这时,夏妙薇又凑了过来。

  百分之一秒内,杨棠流露出一个蛋疼的表情,旋又收敛,面无表情道:“夏学姐,你很闲么?闲的话可以去做慈善啊,这个世界还到处都是战乱,麻烦你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吧!”

  刚才偷偷读唇到明早杨棠跟赫莎要老时间老地点见的夏妙薇这会儿其实并不想纠缠杨棠,但听到杨棠的说法,忍俊不禁之余,她小心心里又有些不忿:怎么?就本大小姐(详见3o5)一七五的高挑身材、闭月羞花的脸蛋、一零八的大长腿,凹凸有致的匀称身段儿,哪点比不上那个浑身绒毛未褪的网球公主啦!

  不过,夏妙薇也知她之前有些事是做得过份了点儿,因此并没指望一下子就扭转杨棠对她的印象,之所以凑上来她只是想告诉杨棠,地库里那三十几个鬼面人是王恺乐的杰作,想提醒他小心一点。

  “杨棠学弟,我真有正事儿跟你说……”

  “那好,你说。”

  夏妙薇看了下周围,人多眼杂,而且还有不少男女生尽往她脸上身上扫描,若是欣赏她倒没什么,怕就怕其中也潜藏着那么一两个如她般会读唇的角色,那她跟杨棠的私话不就全暴露了么?

  “学弟,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僻静点儿的地方谈吧!”

  杨棠斜了夏妙薇一眼,冷然道:“事无不可对人言。”

  这回轮到夏妙薇露出蛋疼的表情了,如果她有的话:“我跟你说正经的。”

  “你瞧我哪点不正经了?”杨棠反问。

  夏妙薇无语凝噎,沉默好一会儿,才道:“听说地库那边出了点事,我过来篮球场时,不少警车都已经赶过去了。”

  杨棠剑眉微挑:“你想跟我说的就这事?”

  “比这更严重……”

  杨棠又忍不住瞥了夏妙薇一眼:“真的?”

  “信不信随你。”

  “那好吧,咱们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聊……”说着,杨棠就欲跟夏妙薇离开。

  没曾想陶妤妃终忍受不住杨棠一个接一个地搭讪美女,开口叫他道:“杨棠,这会儿篮球队集训咧,你去哪儿?”

  杨棠懒得跟陶妤妃解释太多,避重就轻道:“人有三急,我去大蹲成不成?”言语间,半个字没提夏妙薇。

  陶妤妃一下没辙了,人男生去大蹲,她自是不可能跟去的,而如果命令其他男生跟着杨棠一起上厕所,那她的小心思不就全都暴露了么?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杨夏二人联袂离开了篮球场。

  篮球场和隔壁网球场其中一条岔道里,杨棠和夏妙薇找了个有蔓藤遮挡的背阴处停了下来。

  “说吧,究竟什么事这么严重?”

  面对杨棠的问题,夏妙薇迟疑了一下,苦笑道:“学弟,其实追根溯源,问题还是在我这里……”

  听到这话,杨棠挑了下眉,却没有插话,示意夏妙薇继续说下去。

  “王恺乐这人你也许没听说过,但当初在我们那个院里,他的专横霸道是出了名的,幸好我十岁那里我们家就搬离了大院,否则还指不定让他怎么欺负呢!”夏妙薇说到这儿,言语间的忿忿不平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大约去年这个时候,他在美国留学待不下去了,就回了国,无意中在一个宴会上撞见了我,然后就缠上了,期间王家还向我们家提过两次亲,都被我爷爷给否决了,结果这一年以来,但凡与我显露亲昵姿态的男生不是出车祸残废了,就是被人麻袋套头打成了白痴,而之前在地库,你遇上的鬼面……”

  夏妙薇越说越有点喃喃自语的意思,杨棠听着听着却听出点门道来,嘿嘿冷笑道:“夏学姐,你的意思是王恺乐视你为禁脔,其他任何企图染指你的男性.都会被他针对是吧?”

  夏妙薇绯红着脸,微微颔。

  “哈,他王家真就这么霸道?”杨棠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里可是玉京,天子脚下!”

  “王家就这么霸道!”夏妙薇给出个肯定答案,“漫说天子无权,就是有权,也很难插手这种鸡毛蒜皮争风吃醋的小事!再说了,王恺乐之父王希良如今正担任玉京市第一书记(相当于市.委书.记)兼天枢院参政。”

  听到“天枢院”三字,饶是杨棠神经大条也不禁瞳孔微缩,今世的天枢院相当于前世的政洽局,天枢院参政也就等同于政洽局委.员,而每一届的若干名(不过二十九人)参政当中,会选出五至九名议政组成最高核心领导小组,而该小组的组长就是华夏真正意义上的一号长,与朱天子那个摆设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杨棠万万没想到王恺乐有这么一个牛叉的亲爹存在,但他稍一转念,就生出了无数种不用要王恺乐小命却能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麻烦的手段来。

  “杨学弟,你在想什么?”夏妙薇见杨棠沉吟不已,忍不住提醒他道:“现在你是鸡蛋,王家是石头,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听说伯父伯母对你的期望很高……”

  杨棠闻言一怔,不禁凝注了夏妙薇一眼。杨爸杨妈对他的期望值高不高,他心里最清楚,但夏妙薇的话却在提醒他,你父母健在这种消息稍微有点势力的人都能查得到,更何况王恺乐,那家伙要对付某人的话,一定会不择手段。

  “放心吧学姐,我不会干傻事的。”撂下这话,杨棠施施然往历史系队所在的篮球场行去。

  夏妙薇见杨棠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忍不住跺了跺脚,追上他道:“喂,你到底听没听懂我说的话啊?”

  “怎么会没听懂,你是想告诉我,王恺乐有可能转向对付我爸妈是吧?”杨棠哂道。

  “那你还这般镇定?”

  “拜托学姐,只要你随时跟我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我想王恺乐是不会找我麻烦的。”杨棠用很大的声音说完这番话,然后冲着附近一个至少一九零高度的大胖子嚷道:“对不对啊恺乐哥?”

  夏妙薇愣了一下,扫了眼那胖子,道:“杨学弟,你疯啦,这胖子不是王恺乐!”

  “恺乐哥,别藏了,出来吧,快把你媳妇儿领回去……”杨棠又嚷了一句,虽然语气诙谐,但这话的本质是在委曲求全。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

  为了杨爸杨妈的安全,杨棠不得不这么做。

  夏妙薇再看向那胖子,无意中现他身下的腿影有点不对劲,怎么多出了两条腿:“王-恺-乐!”

  一声河东狮吼后,胖子身后闪出一人来,大约一七八的身高,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国字脸上五官长得相当不错,有六七分像“艳门冠希”!

  “哎~~我在、在!”艳门冠希三步并作两步,哈巴狗般凑到了夏妙薇身旁,“薇薇,嘿嘿,你叫我啊?”

  “你……”夏妙薇瞪了艳门冠希一眼,“对了王恺乐,这位是我学弟杨……”

  杨棠知夏妙薇是好心,但有时候往往会好心办坏事,所以没等夏妙薇把话说完,他就已经与夏王二人拉开了十米以上的距离:“学姐,你衰神附体,最好离我远点儿!”

  夏妙薇闻言忍不住连翻白眼。

  王恺乐却嗤笑道:“没想到你这学弟这么可乐,本来我都打算放他一马了,不过现在嘛,要看他能不能过警察那关了。”

  夏妙薇蹙眉问:“什么警察?”

  “呵呵,咱俩跟着他就能看到警察……”

  杨棠转回篮球场,向场边正水的陶妤妃举手示意了一下,便投入了射篮练习,结果刚练了几球,一名二级警督带着四个便衣就到了场边。

  “谁是杨棠啊?”其中一个穿尼龙布风衣的便衣扬声叫道。

  场内历史系这半场的练习顿时停了下来。陶妤妃更是来到了那名二级警督跟前,问道:“我是杨棠的班长,你们找杨棠什么事啊?”

  风衣便衣哂笑道:“呵呵,小妹妹,我们找杨棠有大事儿,别说你只是班长了,就是你们班辅导员来了,他的事还是只能他自己出面!”

  陶妤妃秀眉大蹙,几乎皱得快绞到一块儿了:“难道你们就没考虑这样大张旗鼓来找一个学生,对他在校内声誉的影响?”

  二级警督把话茬接了过去:“声誉?我们没直接嚷嚷因为什么来找杨棠,就是对他声誉最好的保护了!”

  陶妤妃还待再辩,这时杨棠站了出来,冷漠道:“无论什么案件,在法院没有给出终审裁决之前,被告人都只是嫌犯而已,你们真要敢随便嚷嚷的话,信不信我告得你们倾家荡产?”

  二级警督色变道:“你又是谁?敢这么跟警察说话!”

  “警察好了不起……我就是杨棠!”

  二级警督挑眉道:“有个案子,我们需要你协助调查一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杨棠站着没动:“什么案子?”

  “地库……不用我说得更明白了吧?”二级警督微微得意道。

  远处。

  王恺乐正站在夏妙薇身边:“看到没,这就是杨棠接下来的麻烦!”

  夏妙薇讥诮道:“这帮警察是为了地库的事儿来的吧?你可别忘了,我也在当场!”

  王恺乐冷笑不已:“那你去帮忙作证呐!”

  场中。

  杨棠依旧巍然不动,掏出手机,翻找了一个集锦视频,点击播放的同时将手机抛给了二级警督:“你们有什么疑问的话,全在视频里面了,如果有需要,你们甚至可以从我手机里拷贝一份视频拿回去分析!”

  “嗯?”二级警督手忙脚乱地接住了手机,旋即和几名便衣手下凑一块儿观看起视频,接着他们一个二个脸色都越来越难看,“这、这这……”

  杨棠又道:“我的视频绝没有被篡改过,不信你们随便找个这方面的专家验一验就知道了。”

  二级警督听到这话,很想将手里的手机摔个稀烂,可惜众目睽睽,而且他又不傻,知杨棠既然敢明目张胆把视频拿出来,那他就一定还有其它备份,所以销毁眼前这份视频根本没用。

  视频终于播完。

  二级警督将手机还给了杨棠,嘴上道:“即便这样,你也需要跟我们回局里做个笔录……”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387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