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45 力的运用(求订阅!)

345 力的运用(求订阅!)

  “即便这样,你也需要跟我们回局里做个笔录……”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空。”杨棠指了指身后一群手玩篮球的同学,意思在说,他需要练球。

  二级警督不屈不挠道:“我们可以等。”

  杨棠眉头微蹙,哂道:“你们等也没用,我压根儿就没打算跟你们回局里。”

  “你什么意思?莫非想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帽子别扣那么大好吧?”杨棠嗤之以鼻道,“其一,我协不协助调查跟你们所谓的公务没有半点联系;其二,就算你们真有公务在身想拘我回局里,至少得先出示拘留证吧?这事儿空口白话,靠嘴说可不管用!”

  二级警督闻言,终于沉默了下去,没再接话。不过风衣便衣却嚷了起来:“小子,你说话别这么嚣张,信不信我们真拿拘留证来拷你回去?到时候众目睽睽,你在学校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哎哟~~这位警官,你说的我好害怕呀,所以你刚才那些话我已经全部都录了下来,等有时间让我律师听一下,如果他觉得你刚才有恐吓我的话,哈,那这件事就有得玩了!”

  “你……你少胡扯,你倒是说说,我刚才哪有恐吓你?”风衣便衣急赤白脸道。

  杨棠不禁莞尔:“哟,急眼了?这可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二级警督见状,终忍不住道:“杨棠同学,你再言语挑衅我的手下,信不信我直接拷你回去?”

  “哦?那我倒真要瞧瞧你这位警督的能耐了。”说着,杨棠掏出军官证,抛给了二级警督。

  拿起证件细细端详了数秒,二级警督不得不承认军官证是真的,虽然证件上的职级不如他这个二级警督,但杨棠有这证件等于宣告他隶属于军方,就算他们把杨棠弄回局里,也无权处置,只能移交管理他的上级军方。

  再想想杨棠手里那视频证据,事情真要闹大了,二级警督等人背后的指使者乐公子或许能金蝉脱壳,而他们这几个一线办事的家伙多半就是炮灰的命了。军方在王参政(王恺乐的爹)的压力下怎么处理掉杨棠,反过手来,军方就一定会怎么处理掉他们,否则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这点犊子还是要护的。

  转念间想明白自身的险局之后,二级警督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点不自然起来:“呵、呵呵,没想到杨棠同学居然在军……”

  杨棠比了个手势,打断了二级警督的话头:“这位警官,我的事你们心知肚明就成,不用讲出来给大家都知道……至于眼下怎办,那得由你们自己做主,我不便置喙!”

  你是不便置喙,但哥几个要想活命,接下来该怎么做还有得选么?

  二级警督暗忖着,脸上泛起了苦笑,道:“既然杨棠同学今天没空,那我们改天再请你去协助调查,收队!”

  “收队?!”风衣便衣愣了一下,“啊?”

  待警察离开后,围观群众如鸟兽散,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唯独远处的王恺乐有点怨念,觉得在夏妙薇跟前失了面子,心头暗暗给杨棠打上了标记,打算错过今天陪妥了夏妙薇后再来收拾他。

  与此同时,杨棠却是一刻都等不了,他早已命红后在网上全力搜索有关王恺乐的全部资料,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破入官网都要搞来他的隐秘信息。但表面上,他还若无其事的在练球,实际上多少有点不满近段时间的“桃花劫”!

  像姜至贞、周妍霜这类的艺人就不说了,就算她们有其他的爱慕者,时间段上也会不期然地与杨棠错开。而在大学校园内,由于所有牲口的作息规律大致相同,所以陶妤妃(班长)、白可卿(高中同学)、夏妙薇这类漂亮女生随时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杨棠这么个大牲口突兀地与她们亲密接触,自然会遭来无数目光的万箭穿身,这还算轻的,更甚者就像刘通、王恺乐这样,朝杨棠本人或他家里人下毒手。

  尤其是刘通,杨棠最恨这种人,不止毒辣,而且阴险,脑子里转个弯就想到了向杨爸杨妈下手,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说真的,对于日益强大的杨棠而言,直接针对他的任何毒辣手段他都敢接着,问题是毒辣没关系,杨棠受不了刘通之辈的阴险。

  现如今,又冒出个家庭背景比刘通更强十数倍的王恺乐,而且据夏妙薇提醒,这王恺乐显然也是个阴险毒辣的狠主,所以杨棠听说后,第一时间就打算废了他。

  没错,废了,而不是搞死。

  毕竟王参政这座大山在那里横亘着,如果王家独苗王恺乐死了,那王家表面上可就绝后了,也就等于捅了马蜂窝,王参政绝对会动用他大部份的政洽资源来查找凶手,乃至于他都不需要真正查找到什么证据,只要有一丝怀疑,就大可以将嫌疑人先秘密干掉再说!

  要知道,整个华夏政坛,天枢院参政尚不足三十人,可想而知,这些参政们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所以杨棠打定主意,在没有积蓄到足够的实力之前,是不会正面与参政大佬硬杠的。

  篮球集训结束,陶妤妃又跟杨棠凑到了一块。

  “棠棠,今天那几个警察很不对劲,需不需要我跟我四叔打个招呼,让他们……”

  “你四叔?”

  “他在警察部工作,五局的主管。”

  杨棠无语凝噎,看样子无论是夏妙薇的家族还是陶妤妃的家族都属于那种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的世界,并非单纯靠家中一二人攀上高位就陡然崛起。

  同一时间,红后的声音子啊蓝牙耳机里响起。

  “已经检索筛选出有关王恺乐的不良嗜好二十二条……”

  [念!]

  红后当即开始一条条不良嗜好诵读出来:“一,吸食大麻;二,最近一个月他的行踪线路较为固定;三……”

  [等等!行踪路线固定什么意思?]

  “很简单,他每天上午九点半准时都会去音乐学院点个卯,据说是学院的一位女老师深刻地引起了他的觊觎!”

  [那他得手没有?]

  红后沉默了零点几秒,然后答道:“尚未得手!”

  杨棠眼前一亮:[继续念。]

  “三,他本人的武力稀松平常,平时出行全靠身边两名大军区退役兵王震慑宵小;四,他喜欢在车后座吃鱼丸,且长期将鱼丸包装盒随手抛出窗外;五,他不喜欢系安全带;六,……”

  听着王恺乐诸多不良习惯,杨棠脑子里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弄残对方的计划,但计划本身暂时不足与外人道也。

  第二天一大早。

  老时间老地点。

  杨棠不仅在这块私人场地里看见了赫莎,还看见夏妙薇。

  “夏妙薇?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就不能来么?这个地方我已经买下来了,做为朋友,你们可以随时来用!”夏妙薇微微有些得意道。

  赫莎只觉有好的场地可供练球就可以了,并不觉得谁做为场地的拥有者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

  至于杨棠,他一个大老爷们,更是飞快适应了这点意外情况:“夏学姐,昨天多谢你的提醒,不过眼下,我还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我指导赫莎时不希望有人打扰,更不希望有人插嘴,understand?”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师徒的。”

  既然夏妙薇都这么说了,杨棠不为己甚,直接叫过赫莎开始授课。

  “赫莎,你今次来找我指导,想必是为了罗兰加洛斯的法网公开赛做准备吧?”

  “没错师府,下月初法网资格赛就会开打,我是种子选手,倒是不用参加资格赛,可在红土场上,我一向比较弱势,所以还请师府指点迷津!”

  杨棠不置可否,旋又问道:“那你觉得,在红土场比赛,你最大的问题或者弱点是什么?”

  “嗯……移动,我的移动变慢了。”赫莎一针见血道,“虽然红土场的球也变慢了,可我现我的移动度衰减得比球更多。”

  “那体能呢?你觉得你能撑得住跟男选手单挑五盘么?”杨棠又问。

  赫莎沉吟了一阵,摇头道:“如果是在硬地,我应该能撑住,而在红土上的话,那就说不好了!”

  要知道,红土网球场虽没有沙滩那么软,但跑动起来的耐力消耗却不比沙滩来得差,加上网球可能时不时出现不规则弹跳,这会让选手心理负担增加,从而会更大限度地消耗体内。

  “师府,说了这么多,我到底该怎么练呐?”

  “不急,待为师想想,或者你现在对着那边墙壁打几个反弹球来我瞧瞧!”杨棠指示道。

  赫莎闻言立马照做。由于是硬地场,几球打下来,她的回球度越来越快,看得边上的夏妙薇目瞪口呆。

  这就是职业网球选手么?回球击球的度简直非人类,不愧为网球公主!

  夏妙薇正这样暗忖着,那边杨棠却举手示意赫莎停下来。

  “怎么了师府?”

  杨棠忍不住摇头道:“你除了[缩地法],其余的脚步用力根本是在浪费体力……”

  “啊?”赫莎吃了一惊,随即疑惑道:“师府,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杨棠有点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道:“这么跟你说吧,你每一步出的脚部力道明明可以移动十米,而你却只移动了五米,无形之中,你就浪费了五米的脚力,长期积累下来,体力再好也能给你耗光!”

  “五米、十米……我懂!可我还是不太明白怎样才能控制五米的力道移五米,十米的力道移十米?不浪费一丝一毫呢?”赫莎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很简单,只要多练习就能够做到。”杨棠讲到这儿都有点不耐烦了,“这样,我跟你演示一下!”说着,他左右看了看,最终从挎包里掏出几个已经快冷掉的馒头。

  这下子,就连远远旁观的夏妙薇也被杨棠的奇怪举动给吸引了。

  “师府,您拿馒头出来干什么?我早餐吃饱了的。”

  “没让你吃,而是让你拿着,嗯,一个一个来,先拿一个就对了!”说着,杨棠让赫莎把拿着馒头的手平抻出身体,“就这么拿着就对了,别动啊!”

  赫莎保持不动,一头雾水地看着杨棠在距离馒头半步处站定、提气、挥拳……嘭!!

  馒头碎成了无数小块,溅得到处都是,连赫莎的脸上头上都有。

  “师府,这……”

  “你应该看清了吧?这就是第一种力方式,平常人们打架出拳的时候就用的这种方式,看上去威力颇大,实际上是在浪费自身气力!”杨棠解释道。

  “不对吧?”赫莎迷惑道,“平时那些家伙打架挥拳的威力根本没有师府您这么大!”

  远处的夏妙薇闻言,不禁微微颔,她心头也是这个疑问,只不过碍于不能插嘴,没敢把问题提出来而已!

  杨棠哂道:“那是他们没把这种力方式练到极致,所以看起来威力比我打出的要弱一些。”

  两女听到这个解释,都相当无语,却偏偏没法辩驳什么。

  杨棠也不管赫莎接不接受他的说法,直接又让赫莎拿起另一个馒头,照刚才同样的姿势站好。

  再度站定、提气、出拳……

  杨棠一拳打在馒头上,甚至连馒头皮都未损伤分毫,他便及时收了手。

  “师府,您怎么……”出声说话的赫莎拿馒头的手不觉力度就大了几分,下一秒,她就感到馒头皮被她的手指捏破,无数馒头渣从破口中流淌出来,把赫莎跟夏妙薇吓了一跳。

  “这、这这……”

  杨棠道:“这就是力道收束的一种方式,虽然还不算太集中太省力,却比刚才我第一次挥拳的力道小了一半,但其杀伤力,相信你已经深切感受到了?”

  何止是感受到了,简直就是毛骨悚然!赫莎夏妙薇双双无语凝噎。

  “你要清楚,脚上的施力与手上的力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当然,还有第三种更省力的力方式,你再拿一个馒头,我演示你看!”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404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