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47 粪毒(求订阅!)

347 粪毒(求订阅!)

  要命的是,另两条道上的红灯比平时短了一点五秒,这一进一出就是三秒。

  一秒钟很短暂,三秒钟同样短暂,可对于车来讲,三秒钟,六十公里时,车子能开出五十米去。

  况且王恺乐的座驾是奔驰,加性能相当的好,而且充任司机的西装男见是绿灯,也就在路口稍微减了一点,然后又踩下了油门。

  于是,等他现另两条路上分别有渣土车和面包车杀出来时,说什么都晚了,因为三车之间的距离就在三四十米之内,照各自现有的度行驶下去必将撞作一团。

  加!?也许能赶在对面两车夹心饼干前冲出去。西装男司机瞬间作出一个自认为正确的判断。

  可没曾想,身子僵直的渣土车司机老欧跟面包车司机小鲁都生出了同样的想法,因为他们只能加,所以他们生出加逃过眼前大劫的念头。

  结果后面的其余车辆生生目睹三车齐齐加,然后剧烈撞到一块的惨烈场景。三车之中就只有奔驰在加之后又有减迹象,但惯性使然,还是没能逃脱碰撞的命运。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渣土车司机老欧撞烂前挡风玻璃,从驾驶室里窜了出来,重重摔到地上,被金杯面包后面跟上来的车停止不及,碾压实了半边腰身,肠子都挤出来了,凄惨无比;而面包司机小鲁被死死卡在了形变严重的驾驶室里,右腿大动脉破裂,一直在喷血不停。

  至于王恺乐公子,扔完鱼丸盒尚未来得及关车窗的他被甩出了奔驰车外,落地的第一下就摔折了双臂,同时嚼碎的鱼丸呛进了气管里,令他咳嗽不已,好不好死的,下巴却磕在了渣土车甩下来的一块碎砖上,“啊……”,惨叫戛然而止,王恺乐竟在翻滚之余磕断了自己的舌头,更悲催的是,渣土里的几块碎瓷片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右眼,他右眼的视线当场就是一黑,左眼皮也被类似竹签的东西剐蹭到,痛得要死、流血不止。

  眼见着血液侵下,不得已,王恺乐忍痛闭上左眼,而在他闭眼前夕,清清楚楚地看到,后边许多车辆都停了下来,靠事故现场最近的一些车辆更是下来人打算帮手,可问题是离得最近的那辆suV后座上下来一条哈士奇算怎么回事?它甚至凑到王恺乐的断舌旁嗅了嗅,然后一口叼起断舌,嚼了几下,囫囵吞落肚去。

  “啊呀呀呀呀呀……”

  少了一大截舌头的王恺乐几欲抓狂,喊又喊不出什么词汇来,只能闭着双眼在那里呜呜呀呀,凄嚎如夜枭。

  现场伤得最轻的就是防弹奔驰里的两位兵王,他们一个断了条小腿,另一个抻折了左臂,只是剧烈碰撞后,脑子都有点迷迷糊糊,一半会儿闹不清到底生了什么事儿!

  好在周围的车辆基本都停了,好心人更是不少,纷纷掏出手机叫救护车和报警。

  不到两分钟就有三名交警驾着电动小绵羊赶到了事故地点。他们当然不是接到指挥中心联系赶来的,而是这会儿刚九点,他仨正要来这三岔路口上岗执勤,没想到班还没开始上就摊上这么大的事故!

  玉京市.委大.院,第一书记办公室。

  王希良刚坐下,还没喝上秘书泡的茶,他的私人手机就响了。

  不是内线,不是专线,这一大早,反倒是手机来电,王希良几乎没有犹豫就接通了电话:“喂,我王希良!”

  “书记,我是小戚,不好了,乐公子出了车祸,伤得很重!”

  “什么!?乐乐重伤?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王希良怒叱了一句后,很快就压住了火,“算了,说说具体情况吧,你们在哪儿出的车祸,乐乐伤势到底怎样?我这边好作安排……”

  电话那头,小戚忙把王恺乐的伤情详细介绍了一下,王希良听得睚眦欲裂。

  “小孙、小孙,孙子……”

  “哎~~来了来了书记,您找我有事儿?”

  “你上哪儿去了?叫你半天不答应?”王希良压住火喝叱了两句,旋即吩咐道:“乐乐出车祸了,伤挺重,你赶紧想办法联系家好点的医院,让他们最好的外科医生还有最好的手术室都备着……”

  “明白,我这就去办,包书记您满意!”说着,孙秘书匆匆退出了王希良的办公室。

  ******

  一个小时后,玉京军区特种医院。

  “高教授,我儿子怎么样了?”

  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高教授瞥了王希良一眼,微微叹了口气,并没有解释伤情,反而冲身边一戴口罩的女军医道:“小巩,你跟希良书记说一下吧!”

  王希良见状心头一紧。

  小巩医生却丝毫没给王希良更多的准备时间,直言道:“病人王恺乐身上的其它伤势,如脾破裂、腰骨错位等等,高老师都已经处理妥当了,不过左眼的伤势有破伤风迹象兼有毒素感染,所以我院的建议是立即摘除左眼。”

  “需要摘除左眼这么严重?”王希良差点没当场疯掉,因为就他所知,王恺乐送来特种医院时,他的右眼已经彻底废掉,现在再摘掉左眼的话,那岂不是变瞎子了?

  “必须如此,否则一旦毒素蔓延,波及到视神经跟脑神经,那就不是摘眼珠的问题了,甚至可能危机生命……”

  “毒素蔓延?你的意思是说我儿子的左眼中了毒?”王希良几乎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他具体中了什么毒,你们医院能验出来么?”

  “已经验出来了,很常见的一种毒。”小巩医生淡漠道,“现在的重点是,需要王书记你来决定,是否摘除令公子的左眼?”

  王希良并未作决定,反而追问道:“到底什么毒?”

  “粪毒…”小巩医生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道,“简单点来说,古代战争中最简易的毒箭就是把箭头浸在粪水里煮一段时间,这样粪便中的各式毒素都会沾染在箭头上,而令公子的眼皮应该是被渣土中某些沾过粪便的锐器划伤过,只是他转到我们院时,伤口内部已出现脓血,导致眼球的部份毛细血管也被感染到,时间上太迟了,不是简单清创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听到这番话,王希良眼睛瞪得贼大,一副要择人而噬的表情,然并卵,在高教授的催促下,他不得不忍痛在摘除眼球的手术告知单上签了字。

  “不要变瞎子,我不想变瞎子……爸,我不想什么都看不到啊爸——”

  王恺乐歇斯底里地吼着,但终究抵不过麻醉剂的效力。

  同一时间,王希良命几个得用的手下留在医院照看王恺乐。他却面目阴沉地回到了市.委大.院。

  直觉告诉王希良,儿子王恺乐的车祸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所以他打算秘密地深挖一下整个车祸的内幕。

  坐到办公桌后面,王希良抄起内线电话打给了市委秘书长覃健。

  不多时,覃健就坐到了王希良的对面:“书记,您有何吩咐?”

  王希良指了指外屋,覃健立马会意道:“你是说小孙?他怎么了?”说到这儿,他的声音陡然回复到平时说话般大小,“书记。您的意思是……”

  “小孙还太年轻,有些事情办起来不够稳重,我想换个秘书,而且要尽快!”

  覃健秒懂了王希良的意思,道:“我这就去帮你张罗……”说着,起身就欲往门外走。

  “不急,还有件事儿,你帮我把政.法.委关书记叫过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遵命!”

  不多时,政.法.委书记关图海就来了王希良办公室。

  “希良书记,你找我?”

  “先坐,小孙上茶!”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426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