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48 变质的尸体(求订阅!)

348 变质的尸体(求订阅!)

  且不管王恺乐车祸当场瞎了右眼,后又摘除左眼;不管王希良再怎么怀疑整件车祸,令关海图暗中彻查……杨棠这个上午跟平常一样,教完赫莎回屋后,早餐、开车去上课、学校食堂吃午饭,所有事情都按部就班。

  而瞎了双眼、少了大半截舌头的王恺乐即使其它伤势痊愈,就算他心里对杨棠有所怀疑,也很难向旁人指正杨棠了。毕竟就算他会写字,瞎眼的时间长了,手底下写出来的汉字笔画也会变得七零八落,字不成字。

  当然,王恺乐至少还没聋,如果有人能收集到他所有仇人的名字,然后一个一个念给他听,或许杨棠会被曝光也不一定。

  只可惜眼下王恺乐浑身伤痛仍在麻醉期,根本没那个心思去琢磨车祸究竟是不是人为,自然就更不可能联想到杨棠身上去了。

  至于王希良,他明面上唯一的独生子变成如今的惨样,就算想不火也得在人前装作火的样子,况且他本身对这起车祸很是恼火,已然跟关图海下了死命令,不说挖出什么黑幕,但两个肇事司机的八辈祖宗都要查个底儿掉才行!

  因此,得了王希良的命令出来,半个钟头后,在政.法.委书记办公室内,关海图召见了玉京市警察局局长童阎。

  “老童啊,废话少讲,你先说说那俩肇事司机的情况吧!”

  “好的关书记,据我们局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金杯面包司机鲁某,双侧大腿动脉断裂,因失血性休克,于送院途中不治;至于渣土车司机欧某,有过两次醉驾撞死人的案底,目前因全身多处损伤以及单侧肾破裂,正在医院接受手术……”

  “你说什么!?”关图海被童阎的话惊到了,“你说姓欧的渣土车司机以前有过撞死人的刑事前科?”

  “对,两次都是醉驾撞死人,但两次都只判了三年有期徒刑。”童阎说到这儿自己都忍不住撇了下嘴,“这个家伙(嗡嗡嗡…嗡嗡嗡…)……”话还为说完,他怀里的手机就疯狂震动起来。

  童阎看了眼关海图,正打算关掉手机,关海图却道:“接呀……这时候打来,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

  童阎这才接通了手机,刚向对面表明了身份,然后听了两句,脸色就沉了下来。

  “怎么了?”关海图问。

  “最新消息,老欧因为并症,死在了手术台上。”童阎一脸郁闷道。

  关海图眉头大皱:“也就是死得一干二净,没得查了?”

  “关书记,你说乐公子那俩护卫会不会有问题?”童阎找不到癞子搽痒,终问出这么个问题来。

  关海图闻言并没有叱责童阎吃撑了乱怀疑,反而眼中闪过一丝犹疑,半晌才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乐公子留学美国期间,这俩护卫也一直跟着他,如果真要出纰漏的话,反倒是在国外这段时间更容易出纰漏一些……”

  “这倒是。”童阎点头。

  说到底,国外跟国内不同,如果是国内任上的官员在国外出了事,比如被枪击受伤、被绑票……诸如此类的,国外政斧是一定会大力行动,对华夏政斧有所交代,但官员的成年子女(过十八岁)就不一定了,国外政斧或许会将其当成普通人来看待。

  正因为如此,许多在国内叼得不行的二代们去了国外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耍耍帅炫炫富,随便一言不合就打人这种事基本上不敢惹出来。为什么呢?很简单,当地人属于地头蛇的一种,而这些地头蛇指不定就跟黑幇有联系,远的不说,纽约黑幇就不太会听美国总统的话,更何况一亚洲国家省部级公务员在那儿叫嚣了!

  “但是现在希良书记对这件事很恼火,认定里面有文章……老童,你看怎么办?”关海图的话说得冠冕堂皇,实则是在踢皮球。

  童阎道:“我全听领导安排。”言语间,又把皮球踢还给了老关。

  关海图嘴角一扯,不禁笑了起来:“呵呵,你这滑头,我看这样,你想办法深挖一下渣土车司机老欧身上的前两桩案子,如果能证明那两桩案子是由同一个或同一伙人指示的,那生在乐公子身上的这起车祸……”

  “明白,我理解领导的意思了,这就去办!”

  ******

  午饭的点,京大,常去的那间食堂。

  杨棠打好饭,选了一长条两张桌拼接在一起的八个座的e座坐了下来,陶妤妃则占了他对面的a座。

  八个座,aBcd毗邻,eFgh相连,a对e,B对F,c对g,d对h,杨陶二人坐下后,并未说话,而是各自闷头吃饭。不一会儿,夏妙薇端着个粉色的袖珍饭盒也走了过来,犹豫再三,最终选了c座坐下来,同样默默地扒饭。

  席间气氛相当诡异,以至于有男生想过来坐下凑个热闹,却被陶夏二女瞪视的目光联合攻击得退散。

  终于,杨棠消灭掉饭盒里一半多饭菜,歇嘴问道:“你们俩,(找我)有事?”

  “谁会找你有事啊!”这是陶妤妃的回答。

  “哼!”这是夏妙薇的回答。

  杨棠忍不住点点头,一脸恍然大悟状:“那就是有病!”言罢,继续食饭。

  两女齐齐瞪眼:“你才有……”又同时忍住,没把“病”字爆出来。

  “呵呵。”杨棠笑了笑,三下五除二把饭菜全吞吃干净,就打算起身走人。

  陶妤妃终忍不住道:“我弟下周回来,他说他要捶死你!”

  “哦?那敢情好!”杨棠哂道,“你让他尽管放马过来。”

  “我倒觉得,他目前在度上并不比你差多少……哼哼!”

  杨棠撇嘴道:“没试过怎么知道。”

  这时,夏妙薇插嘴道:“王恺乐今早出车祸了。”

  杨棠微微一愕:“是嘛?人没死掉吧?”

  “人倒是没挂,不过伤得挺重,估计会消停一段时间。”夏妙薇实话实说道。

  杨棠耸肩道:“那敢情好,省得我伤脑筋了!”

  夏妙薇一直在观察杨棠的面部表情,却没现半点破绽,想要直接问车祸是否跟他有关,可陶妤妃就在旁边,她终是没问出来。

  席间又是一阵静默。

  杨棠再度起身打算离开,好死不死的,红后的警告在蓝牙耳机里响起:“由于冷库临时清仓大检查,藏于冷库的丁等傀儡尸(详见2o3)已被现!”

  听完警告,杨棠的脸瞬间黑了锅底,幸好他当初藏匿尸体时相当小心,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不然这个时候他就该考虑怎么擦屁股了。现在,他只能当那具尸体不存在,反正只是丁等尸,用处不大。

  下午,除了京大校长过来找到杨棠例行聊了几分钟,联络感情之外,还有好几个院系主任(院长)邀请他去这几个院系参观,显然没死了让他转系的心。

  事后,见杨棠油盐不进,几大系主任又联合向校长起了牢骚,说什么为啥要把表彰大会弄到下周一,明天直接颁布不就挺好嘛,省得夜长梦多。其实京大校长自己也在后悔这个问题,毕竟以杨棠那篇论文的水准,即便是想转到国外的知名大学,也不会没人要。

  前脚打走了校长一帮子大学领导,后脚红后的提醒又到:“根据警方法医检测,丁等傀儡尸某些部份已出现腐败变质……”

  杨棠掀眉道:[为什么会这样?]

  “正在寻找原因……最大的可能是冷藏傀儡尸期间,该冷库曾断电过两次,每次断电都在半小时以上,而由于该冷库建造时间较早,其应急供电设备只能对冷库的核心区进行及时续电,至于其它部份,比如藏傀儡尸的三号小冷库,断电期间只能硬挨,出现尸体变质的情况也就不奇怪了。”

  对于这样的原因,杨棠听得一阵蛋疼,本来他打算过段时间就去盘买个冷库下来,这样就不必再用仓库里的冷柜藏尸了,但现在看来,有些事他两世人都未经历过,所以考虑不周,有点想当然了。

  ………

  晚上,回到家,杨棠又按部就班更了两章《西游记》。值得一提的是,他更新的《西游记》基本还是原汁原味,只是在大能人物登场时,插进了洪荒体系的出身来历,比如三仙姑,乃由截教门人三霄仙子封神而来。

  要知道,此世由于朱允炆灭了朱棣,所以明史面目全非,根本就没有《封神演义》这部神魔小说出现,所以杨棠在那些个天兵天将出现时,多次提到“封神”二字,令一众读者满头雾水、议论纷纷,甚至有读者请愿要求作者菌真身显现,予以解释。

  杨棠知这种事越解释越乱,除非他把整个洪荒体系都搬出来还差不多,所以一直在给读者的留言中忽悠:“接着看吧,往下看你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但结果呢?一直等到《西游记》更新完毕,大家伙儿都还没闹明白“封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然,这是后话。

  至少目前,《西游记》才更了不足十章的情况下,一众读者都被唬住了。

  之后几天,杨棠每天晨练、教授赫莎,上课、查资料、放学,回家,始终过得按部就班。

  一晃眼,就到了周六。

  杨棠换了部新手机跟铜叔联系,然后就开车去跟他见了面。

  期间,杨棠在半道上现夏妙薇居然开着一辆低调的普桑在跟踪他,结果被他带着逛了几圈花园,甩没了影儿!

  不过杨棠不得不承认,夏妙薇这妮子好奇心重得要命,明显被家里人宠坏了,没吃过大亏不知道锅是铁打的。只是杨棠并没有那么好心打算帮夏家教训教训夏妙薇这妞,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千金小姐,总有一天,生活会给足她教训,如果杨棠提前教育了,那不是在整她,而是在帮她。

  依旧在那个偏僻的火葬场。

  杨棠跟铜叔照了面儿。

  “铜叔,今次有多大数目备选呐?”

  铜叔比出三根指头,哂道:“不少于这个数,我办事你就放心吧!”

  “三百,呵呵,那倒要见识见识了。”

  “这边,跟我来!”

  铜叔头前带路,方向线路却与前一次大相径庭,杨棠明知这一点,却仗着艺高人胆大,并没有问出声。好在转过一个巷口后,铜叔主动解释起来:“今次数量较大,所以全部尸体我都暂存在主库这边了,不过有个问题,主库时时都在用,我只能封库二十分钟,你能选得完吗?”

  杨棠并没有马上给出肯定答案,反问道:“货是全在一间房,还是分了几间房?”

  “两间。”

  “那二十分钟足够了。”杨棠道,“但我只负责选出来,尸体由你想办法运到我们上次交易的那个冷库里,成吧?价钱还是老规矩!”

  “没问题!”铜叔没口子答应下来,却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上回的货运回去,最后你怎么摆弄的?”

  杨棠闻言倏然顿住脚步,冷冷盯着问的铜叔,犹如被惹毛的毒蛇,随时会弹出噬人。

  铜叔讪笑道:“我没、嘿嘿,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

  杨棠也觉得自己过于敏感了,目光转暖道:“哼,说出来吓死你!”的确,如果铜叔看见复活后的阮清怡,恐怕会被吓疯掉。

  铜叔见杨棠含糊其辞不愿说,识趣地没敢再追问,老老实实把杨棠带到了主库:“大兄弟,你慢慢看,旁边还有一间,打开这白色的推拉门就能过去,我去封库,只有二十分钟喔!”

  “了然,你去吧!”

  等铜叔一走,杨棠便即开启了邪眼,迅扫描每一个冷屉,但是一大半扫下来,竟只有几道黄光,实在低等得可怜。

  很快,这个房间的所有冷藏尸体扫描完,杨棠也没现一具青光以上的尸体。

  “晦气!”

  杨棠暗骂了一句,转到了隔壁冷藏室,继续扫描。终于,他现了一具微微泛紫的蓝光尸,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这具尸体是男性。

  要知道,一旦尸体转移复活,在给尸体制造假身份时,男性往往比女性容易暴露,这完全是由华夏几千年来“重男轻女”的思想所决定的。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426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