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50 请客(求订阅!)

350 请客(求订阅!)

  当然,其中的游说有多少善意多少恶意,就不得而知了。

  好在杨棠根本没打算接受任何一家的游说,就算有游说人员找上门,他也大可置之不理,何况目前根本就没人上门,那就更不用理会传得沸沸扬扬的舆论了。

  “……兹决定,授予杨棠同学玉京大学特殊贡献奖,奖金一百万元!”

  随着台上京大校长宣布这个决定,台下一直没断过的嗡嗡声瞬间增大了无数倍。不止是学生,还有大多数老师都在议论这奖金是不是给得太离谱了一些,可实际上京大校内的最高奖励金额也就是一百万元,并且这个奖不是每年都设,它只奖励那些对国内学界有重大贡献或处于国际顶尖水准的科研成果,而杨棠独自攻克了西姆猜想的证明,从影响力而言,这其实就是一个国际顶级学术成果,奖一百万并不为过。

  事实上还不止这些,皇家科学院眼下正在紧急验算杨棠的西姆猜想证明全过程,期望在国际数学联合会出结果前先一步得到验证,这样一来,如果杨棠的证明不过关,国内也好有时间跟余地转寰,相反若是过了关,皇家科学院方面也可先国际数学联合会一步对杨棠予以表彰。

  正因为真正的权威机构尚未表态,所以京大这个颁奖大会才会引来众多老师的议论,毕竟以学术成果而论,杨棠得一百万应该,但猜想的证明全过程是否严密无漏,还有待考究。

  不过杨棠对此倒是很有信心,要知道,他推出的证明过程可是前世数种证明方法中最简便最权威的,剩下还有几种证明方法,其中最繁杂的那种证明据说整个算法过程全世界不超过五个人能看懂,光是那些复杂的转换符号以及公式,普通人看到后绝对像看到了楔形文字或外星文。

  因此,杨棠上台领奖的时候,多少有些心安理得,说到底,是他提前“证明”了这个世界无解的西姆猜想,让今世的土豹子们没有受到那前世仅有五个高人才能看懂的证明过程的折磨,保住了无数人的无数脑细胞,这也算是功德无量了吧?

  领奖状和扩大版奖金支票时,杨棠跟京大校长站一块合影,无数菲林被谋杀的同时,他向校长悄声道:“方校长……”

  “有事?”

  “嗯,有点……我跟你合影的照片能否多洗两张,我打算寄回家给爸妈看一下!”杨棠道。

  “这没有问题,我让他们多洗几张,最好全部放大,到时候你来我办公室选张最清楚的寄回去,而且我还可以在照片背面给你写几句话,这样说服力会大得多啊!”

  值得一提的是,方校长在国内也算是书法名家,他的字网上有不少图片流传,因此对于这样的毛遂自荐。杨棠自是没口子答应下来:“照片还是不要太大的好,邮寄途中容易弄褶,对开a4纸那么大正好!”

  “行,你说多大就洗多大!”方校长笑着颔首道,“今天这朝会唯一考虑不周的就是没把你爸妈请来,要不然你小子也不用惦记照片了。”

  杨棠闻言只是笑,没有回应,心说敢情学校没真把父母请来,不然可就要头疼了,毕竟他自己露脸没关系,但杨爸杨妈露脸,指不定就会被哪个谁记在心上,当仇人一样怨恨!

  ******

  会后,杨棠他们班上午还有门连堂课,不过他刚一进教室,就被班上的同学起哄,叫嚣着要他请客。

  杨棠也不矫情,想了想,直接举手示意安静,扬声道:“今儿下午好像没课吧?晚上也没课,这样,大伙儿商量商量,看是中午大餐还是晚上大餐,我请,地方你们随便挑!”

  这话一出,底下就炸了锅了,尤其是占据大半江山的女生们,叽叽喳喳,好似成千上万只鸭子赶那儿在吵架一样。

  男生们稍好点儿,但就中午还是晚上吃大餐、去哪儿吃的问题,照样讨论得热火朝天红光满面。

  直到专业课教授来了,宣布开始上课,下边仍蚊子嗡嗡个不停。好在讲课的老教授并不太在乎课堂纪律,只是扫了坐在靠窗边的杨棠几眼,翻开教材就开始照本宣科。

  不得不说,许多大学老师都是这样,念的是教材所写的内容,黑板板书也跟教材对应的章节一模一样,而当下面的学生想当然以为,一就是一杠、二就是二杠、三就是三杠、四就是四杠时,任课老师会在关键的知识点上讲得略微的详细,同时板书也与教材的内容有所出入,然后同坐一间教室里的不少同学就开始云里雾里不明白老师讲的什么了。

  但是,出现这种情况能怪老师么?都牠妈在一个教室里上课,都牠妈是同一时间上的课,都牠妈用的同一版教材,自己没认真听讲,导致听不懂,怨怪的对象只能是自己。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杨棠许诺大餐当前,许多人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课堂上,于是导致这个连堂课更多的同学在知识树的某个节点上断了片。

  下课后,班上同学一致决定晚上再吃大餐,吃完了还可以去ktv包几个房间唱歌什么的。对此杨棠并不反对,也就是多花几个钱的事,最重要是他第一次宴请同学,必须尽兴。

  议定了晚上聚餐的流程之后,当杨棠问身边同学具体去哪儿吃食时,大家瞬间都卡壳了。

  “要不全聚德?”

  “还是东来顺吧!”

  “必胜客,我想吃披萨……”

  “披萨几个钱?今天棠棠请吃大餐。大餐懂吗?”

  “懂,双份披萨!”

  “……”

  杨棠也很无语。他发现首先,有的想吃西餐,有的想吃中餐,光这条就不够统一;其次,去哪儿吃,众人也没个统一的说法,提出来的地儿不是大多数人没听过,就是杨棠觉得档次太低。最后,他不得不亲自拍板道:“这样吧,咱们班反正才十几个人(详见137),就盘古七星酒店吧,那边的宴会厅和美食汇都不错,我现在打电话订位子,晚上应该有得吃!”

  “盘古七星酒店?在哪儿啊?”有个眼镜女生问道。

  “就在潮阳区,北四环中路那边,那家酒店也有舞厅歌厅,到时候你们想要唱k,完全可以就在那里开一间厅子。”

  杨棠说罢,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结果电话接通交涉了一番后,酒店方面居然说晚上没空座了,并且对面接电话那男人的语气已经不能用冷淡来形容,而该用“敷衍”和“不耐烦”才能形容。

  结束通话的杨棠心头有些窝火,第一次想请班上同学吃顿好的,结果没想到被对方酒店的接线人员给打脸了。

  如果是其他事,杨棠还可以不争这个面子,但只是花钱消费而已,他又不差钱,况且当着众同班同学的面,他绝不甘心就此揭过。

  班上四个男生之中,唯独同样加入了篮球队的陈升跟杨棠还算有点交情,他见杨棠面色不豫,忍不住问道:“怎么样?”

  “说是连宴会厅也没空位了。”杨棠随口应了一句,却又撇嘴道:“但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今晚还非在盘古酒店吃不可。”言语间,他省起了交游甚广的罗劲(详见198),当下打了电话过去。

  “喂,杨哥您好,我小罗,有事您吩咐!”电话那头,罗劲的姿态放得忒低。

  杨棠直接了当道:“知道盘古七星酒店不?”

  罗劲那头静了一下,旋即问道:“杨哥,你说的是四环那儿的盘古酒店吗?”

  “对,就那儿!”

  “那太知道啦!”罗劲乐道,“前晚上我就搁那儿吃的饭……杨哥,您打听它干什么?”

  “本来我今晚想宴请一些同学,谁曾想打电话过去预订位子,对面接电话的那家伙说话冲得不行,简直就没把我当人看!”

  罗劲一听,狂汗不已:“杨哥您放心,我这就去盘古酒店把这孙子揪出来!玛德,我看这逼是活得不耐烦了。”

  听到“逼”字,杨棠纠正道:“接我电话的是个男的。”顿了顿又道:“听你的口气,你跟这家酒店很熟?”

  “熟?这酒店就是我三舅家开的。”

  “那敢情好,帮我腾个地儿出来,我今晚要请客吃饭!”杨棠道。

  “没问题,我这就去办,十分钟,包准有好消息。”

  “那我可要多谢你啰!”杨棠嘴上客气道。

  “杨哥您说哪儿的话,这点小事我罗劲要是办不成,以后哪还有脸跟在您屁股后头捡漏啊!”罗劲谄媚道,“对了杨哥,我再冒昧问一句,您要请的客人几位?”

  “大约十几个吧,你就按二十人的标准帮我腾地方就行!”

  “没问题,您就等我好消息吧!”

  果不其然,没用十分钟,仅仅七分钟,罗劲就把这事儿给办妥了。杨棠夸了他两句,再度挂断了电话,向众同学宣布道:“ok,晚上聚餐的事儿就这么定了,六点钟准时,盘古七星酒店,五层中式包房,到了地头如果有接待询问你们,你们就说有预订了,京大世界史的,明不明白?”

  “明白。”众人异口同声。

  “那好,现在是午饭时间,不归我管,大家都散了吧!”杨棠难得幽默了一下。

  整班同学哄笑四散,各自觅食去了。

  与此同时,刚刚才跟自家三舅通完电话的罗劲已然驱车风驰电掣地赶往盘古七星酒店,虽然杨棠嘴上没说什么,但他不能装作不知道,一定得把那个接杨棠预订电话的家伙抓出来掐死。

  食堂。

  陶妤妃又跟杨棠凑到了一桌。

  “棠棠,我想提醒你一下,人不能太得意忘形了,你刚得一百万奖金,居然就把全班都请去盘古酒店那种地方……人家所谓的七星可不是吃素的喔,那是真有七星级水准!”

  “这我知道。”杨棠很是无奈的扒了两口饭,“倒是陶大班长你,在我耳边啰嗦了这么大一段儿,感觉好像我妈耶!”

  陶妤妃闻言霞飞双颊,懦懦道:“我可没你妈那么大年纪……”

  杨棠反唇相讥道:“倒也是,我妈也没你这么絮叨。”

  陶妤妃柳眉倒竖,质问道:“人家哪里絮叨了?”

  “你怎么不絮叨了?”杨棠撇嘴分析道,“我跟你的关系应该只是朋友吧?即便再算得更深入一点,那也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但你刚才说的话,全是我妈该唠叨的话,你不觉得你交浅言深了嘛?”

  陶妤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静默了一会儿,问道:“这‘友达’什么意思?日文么?”

  “的确是日语,就是朋友的意思!”杨棠稍微解释了一下,“当然,这其中有‘饮み友達:酒友’,‘学校の友達:学友、同学’,‘昔からの友達:老朋友’等多种表达方式。”

  陶妤妃却难得矫情了一下,撅嘴道:“我对日语不感兴趣,你不用跟我解释。”

  杨棠有点无语,只好闷头吃饭。

  等了一阵,见杨棠还是没动静,陶妤妃又忍不住开腔了:“棠棠,我跟你说啊,后天周三,然后是周五,中午都可都有比赛啊,而且不止本周,这个月每周三和周五都有比赛,是小组赛,你觉得我们系能出现嘛?”

  杨棠闻言,看了陶妤妃一眼,道:“没见识过其它系队的实力,不好说!”同时他暗忖,现在四月过了一半,还两个星期就五月了,也就是农历的四月份,可要是没记错的话,四月似乎没啥节日要过吧?

  他念头刚闪过,明悟倏升:「每月一梦不会有变,若当月无节日,会以‘未名梦境’顶替!」

  未名梦境是个啥啊?

  杨棠不解。

  可惜直到他吃完饭,明悟再没有出现。

  下午,杨棠去老王仓库收拾了一番,打算把几个没法蓄电的冷冻柜都处理掉,虽然卖不了几个钱,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于是让红后在网上挂了卖单。

  至于仓库,租金都已经交了,看看后期还能有什么用,但暂时只能荒废着。

  当然,因为目前冰柜和傀儡尸甚至面包车都能收纳进储物指环,所以杨棠隐隐约约有个想法,他打算把仓库当成一临时基地,自己拼装一辆牛逼闪闪的跑车出来,随时装在指环里,到时候即便身在国外也能拿出来开开。

  你说什么?拼装车没当地拍照?

  只要车子跑得够快,交通警都撵不上,无牌车一样可以在路上狂飙嘛!

  ps: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467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