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52 各有顾忌(求订阅!)

352 各有顾忌(求订阅!)

  夏妙薇显然不是碰巧出现,她见谭宇辰对她有点另眼相看的意思,当下探问道:“刚才我在前台那边,远远看见陶学妹差点被那个谁踢到,没事吧?”

  陶妤妃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谭宇辰却仍在忿忿不平,骂道:“草牠妈的,算那家伙运气,是这儿的保安经理,不然我非拆了这家店不可!”

  旁边的罗劲听到这话,很是不以为然。反倒是夏妙薇不动声色道:“这位是……”

  “我弟弟,谭宇辰!”

  夏妙薇闻言挑眉道:“谭…宇辰,你跟陶学妹真是姐弟吗?怎么你们俩的姓氏完全不一样啊?”

  谭宇辰道:“我姐随母姓,我随父姓。”

  “原来如此。”夏妙薇做恍然状,“刚才看谭宇辰你三两下就将保安经理击伤了,真是了不得,莫非家学渊源?”

  谭宇辰摆了摆手,多少有点小得意道:“我爹是个公务员,可不是拳来腿往的高手,刚才我对付保安经理那几下,全是师父教得好!”说着,一脸崇拜地看向杨棠。

  杨棠不置可否。夏妙薇却企图打蛇随棍上:“哇哦,没想到杨棠同学这里厉害,不知道还收不收徒弟?”

  杨棠似乎早料到她会有此一说,当即道:“不好意思,我的功夫一向传男不传女!”

  夏妙薇一听差点没气炸肺,终忍不住逼问道:“那你凭什么教网球公主赫莎呀?她不算女的么?”

  “教网球跟传功夫是两码事儿!”杨棠不豫道,“况且我教什么样的徒弟,不用跟你夏妙薇报备吧?”

  夏妙薇一时语塞,气得跺了跺脚,冷哼着走掉了。

  罗劲趁机道:“杨哥,刚我们聊的甄逵的事,不如去见见我三舅吧,他最近因为这事儿吃不好睡不香,快魔怔了都!”

  “行,去见见你舅舅也好!”杨棠点头同意了。

  陶妤妃见状,不管三七二十一,想跟杨棠一块去,但杨棠犹豫再三,终是没准,毕竟甄逵的性格如何,就连他也不太清楚,万一谈判僵住了需要武力解决,那杨棠肯定是不愿留下后患的,太多人在场实在是不方便他下毒手。

  不仅没允许同去,杨棠临走前还特意叮嘱了一句:“陶大班长,我帮小罗办的这件事严重程度超出你的想象,所以你最好还是别太好奇,免得出危险!”

  “哼哼,这朗朗乾坤之下,能有什么危险?”陶妤妃并不信这个邪,“再说了,就算真有危险,这不还有你嘛!”

  杨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但危险若起,我只能先顾我自己,你明不明白?”

  陶妤妃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冷盯着杨棠仿佛要将他的心肝脾肺肾全都看穿。

  杨棠也不着恼,耸肩摊手表示事情只能如此。同时,他向罗劲打了个眼色,罗劲立马会意,叫来一女公关陪着陶妤妃姐弟。直至开席。

  随后,杨棠和罗劲联袂进了vip电梯,见他三舅蔡国诚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酒店很少有人知道自家大老板在酒店十八楼有一个长包的高级套房,时不时用来办公或小憩,好在作为外甥的罗劲自然是清楚这一点的,他一路引领杨棠到了自家三舅的套房外,抬手敲响了房门。

  “谁?”屋里的人似乎很警惕,相当符合神经质的前置条件。

  “三舅,我啊,罗劲!”

  “咔嚓……”

  房门这才被拉开。

  一个身高最少一八五、身材魁梧、穿着整套阿玛尼西装、头发乱得跟某画家似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内。他用浑浊的眼眸打量了一下杨棠,迟疑了半秒左右,就将杨罗二人让进了房间。

  在套房会客厅里各自落座后,罗劲将杨棠元能院正式会员的身份亮了一下,每多说一句,他三舅蔡国诚的眼神就越亮一分。

  待罗劲介绍完毕,蔡国诚已然是来到杨棠面前激动地握住他的双手可劲儿摇,嘴里还碎碎念道:“谢谢谢谢……这回好了、这下有救了!”差点就跪下了。

  激动完之后,冷静下来的蔡国诚又有点担心:“杨先生,我这么叫您您不介意吧?”

  杨棠不置可否,只想听听他还有什么说道。

  “杨先生,是这样,你愿意罩我这家小店,我很开心!但问题是,您不可能天天守在敝店吧?万一哪天您不在,这甄逵找上门来,那我们可怎么应付喔?”

  巧合的是,从之前罗劲提要求开始,杨棠就通知红后秘密收集有关甄逵的情报,这会儿刚好收集完毕,正在念给他听:[……甄逵有一快七十岁的老母,与其相依为命多年,最近几年甄逵任务繁多,但每逢节假日他都会回家看望母亲……目前他母亲就在武城……]

  听到这里,杨棠对蔡国诚的问题有了解决方案:“我不在,甄逵找来了也好办!”话落,他直接抬脚施展出一记“人鬼殊途”,收敛了九成九的力,全部腿影都落在了旁边的一张方木椅上。

  “啪…啪啪…轰!!”

  那张方木椅震颤不已,差点就散了架,最终还是撑住了腿影攻击,却变得破败不堪,摇摇欲坠。

  “好了,如果甄逵来了要找麻烦,你们大可以让他看看这张椅子,如果看完椅子之后,他还未打消找茬的念头,那你们就告诉他,我会在他母亲养老的地方跟他决战!”

  话是这么讲,但杨棠估摸着甄逵绝逼不敢跟他鱼死网破,毕竟他们两个都有高堂要孝敬,这就是两人各自顾忌之所在,因此大可不必为了这么一家酒店的保护费而井水犯了河水。

  蔡国诚和罗劲都是粘上毛比猴都精的人物,看着那张几乎破碎的椅子,俱都隐隐明白了杨棠的策略,发自内心地对他感到敬畏。

  可就在蔡国诚打算礼送杨棠下楼之时,他的手机陡然响了,接通一听,面色难看道:“甄逵来了,就在三楼宴会大厅。”

  杨棠闻言挑了挑眉,不置可否道:“那咱们就去会会他!”

  三楼,大宴会厅。

  这里已经被清场,除了厅子正中还剩下一张大圆桌外,其余的宴会桌全都被挪到了墙根,同时,客人已经被请走,只余保安们将宴会厅内外堵了个水泄不通。

  甄逵面无表情。坐在大圆桌的主位上纹丝不动。他的两个跟班更是叫嚣着快上茶,上好茶!

  “喂喂,我说你们听见没有?赶紧上茶!”

  “就是,耳朵都聋啦?”

  这一唱一和的,就连哼哈二将就比不上这俩货,不仅狐假虎威,还装扮得犹如小丑。

  等茶上上来之后,这俩伪劣哼哈二将竟又开始嚷嚷。

  “点心呢?”

  “光喝水怎么行?”

  好在这时候,杨棠在蔡国诚跟罗劲的陪同下,进了宴会厅(在三楼)。

  “老板!!”

  “大老板好!”

  “甥少爷!”

  不断有保安或服务员在跟蔡罗两人打招呼。两人都只是略微点头,并不回应。

  来到大圆桌前,没等蔡国诚开口,看清杨棠脸目的甄逵霍然站起来,浓眉倒竖道:“是你?!”

  “是我……这家酒店我罩了,你有何意见?”杨棠淡淡道。

  “你找死!”甄逵当即由下而上飞起一腿,将整个大圆桌踢得一分为二,而那只骤然穿出桌面的脚尖直奔杨棠的面门就来了。

  两片圆桌朝两旁飞出,哼哈二将躲之不及,被扇到点儿边,当场翻倒在地,呕血不止。

  杨棠见状却不慌不忙,伸出左右手将蔡国诚和罗劲扫护到身后,随即从容不迫地回手,以左掌挡住了斜向上踢的脚尖:“哼,不自量力!”

  甄逵脚尖撞上杨棠手掌,自以为力盛,正打算踢折杨棠的掌骨,一往无前,却陡然感到整个脚掌针扎般剧痛!

  [刺针lv1],反伤百分之六十!

  加上杨棠下压的掌力,仅这一下碰撞就令甄逵吃够了亏。

  事情还没完,杨棠直接一个小跳步,不止甄逵,就连蔡国诚和罗劲也清晰感受到整个楼皮在震荡。

  甄逵这时候还是单脚支撑站立,受到震荡后,来不及收腿的他摇摇晃晃、几欲栽倒。

  杨棠左掌趁机改掌为爪,一把扣住了甄逵的脚踝,直接就将他倒拎了起来,飞起大头皮靴的鞋底子就狠踹在了甄逵脸上。

  只这一下,就让甄逵彻底理解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踹得他眉骨迸裂,眼球充血,似开了个彩锦铺,红的黑的绛的,都在他脸上绽放开来。

  “啊——”

  甄逵惨叫声起,瞬间压制住了周遭杂音,凄嚎不已,仿佛正在承受莫大的痛苦。杨棠随手把他扔地板上,他立刻如窜到硬地上的泥鳅般七拱八翘的。

  这还没完,杨棠冷冷上前半步,抬脚踩在甄逵胸口上,漠然道:“我说甄逵,上次你误会老子跟米姝有暧昧,老子没跟你多计较,只是赏了你一个小教训,今次你又为啥要跟我叫板呢?说!”最后一个字出口的同时,他脚下加了大力,甄逵只觉胸骨都快被踩碎了。

  “咳、咳咳……”甄逵狂翻白眼,几乎只剩下了眼白,整张脸胀得发紫,杨棠见了,脚下这才松了点力,冷笑道:“这就要死了?这么不禁踩?”

  站在杨棠身后,将甄逵惨状看得一清二楚的蔡罗二人面面相觑,都被杨棠的残忍给震住了。

  “甄逵,我再说一遍,这家酒店我罩了,服、不服?”杨棠的脚改踩在甄逵额头,嘎吱作响。

  甄逵只觉头骨欲裂,连忙打出元能院会员切磋时通用的认输手势,表示投降。

  “既如此,那就滚吧!”杨棠刚要送脚,却又陡然加力踩住甄逵的脑袋,“对了,还有件事忘了叮嘱一下,你在武城的老母我不会去碰,但你也千万别打我父母的主意,ok?”

  头被踩得死死的,甄逵却听懂了杨棠的意思,只好连连眨眼,表示明白。

  “哐!”

  杨棠又倏然出脚,踹在甄逵胸口上,令他整个身体贴地滑行了十几米远,撞在墙角,蜷曲着惨叫连连。

  “叫冤呐?”杨棠不爽甄逵的惨叫,“马上给我滚,给你五秒钟,五、四、三……”

  甄逵闻言,忍住浑身剧痛,跌跌撞撞爬起来,连哼哈二将也顾不得了,径直窜向了大门。急切之间,不少保安由于躲他不及,顿时被撞飞出去,骨断筋折。没受伤的一众保安这才意识到甄逵的强悍,敢情人家单凭身体就能杀出一条血路,简直是强得没边了。

  蔡国诚和罗劲显然也看清了这一点,对杨棠的彪悍有了新的认识。

  “杨先生,您这样放虎归山会不会有什么后患呐?”

  “放心吧,只要我在,甄逵就不敢再来这里捣乱、收费啥的,除非他不想要命了!”杨棠大喇喇地保证道。

  “那就实在太好了!”蔡国诚欣喜不已,“听说杨先生今天要在咱们这里宴请同班同学?那必须上最好的菜式,而且免单……劲啊,你这就去吩咐后厨,看哪个大厨在,让他亲自下厨,就告诉他三倍奖金!”

  “我明白舅舅,这就去!”

  待罗劲离开,蔡国诚又从兜里掏出张钻卡塞到杨棠手里:“杨先生,这是咱们盘古七星的超级会员卡,您务必要收下!”

  “成,我收!”杨棠没有多矫情,接过卡来就揣上衣兜里了。

  “那行吧,我先去让下面安排一下,好给您那个包厢传菜,顺便他们把这宴会厅拾掇拾掇,您请自便!”蔡国诚道。

  “没问题,你忙吧!”

  杨棠与蔡国诚分道扬镳后,并未即刻上楼去找同班同学,而是拐进了洗手间,找了个厕格,立马施展了[多重影分身]!

  另一个杨棠以清洁工的面目混出了盘古酒店,然后用[变形术]改头换脸成了一南越人,很快寻觅到有虫分身附体定位的甄逵,将其击杀在一条胡同里。

  很快收到消息的杨棠这才从厕格里出来,洗洗手,直奔五楼的聚餐包房而去。

  五楼,中式包房内,此刻已是莺声燕语,好不热闹。阴盛阳衰的局面下,陈升等三个男生就像鹌鹑般莫敢吭声。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490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