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53 校际联赛(防盗!)

353 校际联赛(防盗!)

  杨棠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问道:“人来齐了没有啊?齐了就让后厨传菜,准备开席!”

  众人闻言齐齐“噢耶”一声,显然大家早都饿了,甚至有人午饭都没吃,就等着晚上这顿吃大户。

  杨棠立马摇铃叫了候着的客服小组的女组长进包房,吩咐道:“我预订的菜式都备齐了吧?上菜!”

  “遵命!”

  不过当第一道菜传进来的时候,罗劲也跟着进了包房,将杨棠叫到外面廊上,悄声道:“杨哥,有常用的账号没?告我!”

  “有……你问这干嘛?”杨棠随口说了一串数字。

  罗劲记下数字,向杨棠确认无误后,才苦笑道:“我舅有点不好意思过来,他托我转告您一声,以后每月三十万的保护费,月中十五号准时到账!”

  “嗯?”杨棠剑眉挑了一下。

  “杨哥,您别嫌少,实际上咱酒店以前每月支出的保护费是五十万,这个月甄逵搞掂了以前的元能会员,开口问我舅要一百万,他就不乐意了,打死都不愿给,所以我才会求到您头上……”

  杨棠恍然大悟,其实他帮罗劲这忙,并没奢望每个月能收到多少保护费,但蔡国诚既然通过罗劲主动提起了这茬,那多少保护费就不能由他姓蔡的说了算,不然保护费还叫啥保护费?改叫救济金得了。

  当然,三十万、五十万甚至一百万,杨棠根本没放在眼里,所以他道:“呵呵,三十万,你舅是傻了,还是看我好说话?既然以前的保护费是五十万,那么到了我这里,就算打点折,每个月也不能低于四十五万!”

  罗劲闻言一怔,旋即重重点头道:“明白了,我这就转告我舅,想必他会同意杨哥您的价位。”

  果然,罗劲在电话里一把四十五万的价说给蔡国诚听,他几乎连犹豫都没犹豫就答应下来。

  不多时,酒菜都上齐了。

  杨棠也跟罗劲谈妥了保护费的事情,于是在众同学“吃大户”的起哄声中,他一开场就满饮三杯,又说一大堆毫无营养的话,惹得大伙儿起哄,随后整个世界史班的同学各自举杯,觥筹交错……

  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有种涨肚的感觉,开始解手的解手,唠嗑的唠嗑,甚至还有俩女生脱得就只剩胸衣了,在那里进行现场直播。

  于是杨棠只好吩咐罗劲,临时开了几间毗邻的套房,将醉酒的男生女生分别扔了进去,剩下一半人则聚在小宴会厅里开始唱k!

  实际上,杨棠他们包房叫的菜,后厨这边都上的双份,所以整班人吃完才会有涨肚子的感觉,否则就该意犹未尽了。

  小宴会厅里。

  正唱歌的这一半人里,除了杨棠,清一色的女生,她们其实也都喝得有点晕头转向的,只不过没其他人醉那么厉害,拿着话筒还能唱出歌词呢!

  唯一清醒的杨棠跟着女生们吼了几嗓子后,便悄然退出了小宴会厅,找上罗劲,比出两根指头道:“隔我这些同学远点的楼层,开两个单间,别挨着!”

  “没问题。”

  杨棠吩咐完罗劲,就去瘫睡着几个男生的包房,把醉得不省人事的谭宇辰给扛了出来,只剩下陈升等三个男生还倒那儿,要是他们仨半夜醒来,抢着洗澡捡肥皂啥的,他就管不着了。

  至于谭宇辰,好歹有个师徒名份在那儿,杨棠将他扔进了其中一个新开的单间里,而自己则钻进另一个单间,洗浴一番后,倒头就睡。

  翌日,一帮人该头疼头疼,该尖叫尖叫,幸亏没出现啥伤风败俗的事情,让局面难以收拾!

  最后自然是该干嘛都各种干嘛去了。

  ******

  晃眼到了周三。

  中午篮球队准时集结在了第二篮球场,打算参加他们组队以来校际联赛的场小组赛。

  要知道,校际联赛实际上早就开展多年,体系比较成熟,今年虽然扩展了十多只队伍,使得参赛队伍达到了鼎盛的四十八支,但仍只分了八个小组,每组六支队,先参加五场单循环小组赛,最终每个小组的前四名,共三十二支队伍晋级单败淘汰赛,基本上采用了nnetcaa是从六十四强开始进行淘汰的。

  “大家听我说,咱们这组的种子队是留学生三队,其次物理系队、国贸队以及软件工程队的实力都差不多,其中软件工程可能要稍弱一点,最后剩下的就是哲学系队和我们队,想要小组出线,最保险的是两胜,所以我们必须得拿下哲学系,然后争取干掉软件工程……”

  陶妤妃这番分析让篮球队的牲口们很以为然,唯独杨棠不置可否,因为他怎么听怎么觉得刚才陶大班长的分析与中国男篮参加奥运会时妄想进八强的战前分析如出一辙,都是吃定这队,死拼那队,剩下的跪舔,然后苟且出线。

  结果真到了比赛的时候,吃定的这队都打得中国男篮找不着北,更别提打算死拼的那队了。至于剩下的三强,哪怕倒数三届奥运(参考里约),也都是跪舔的命。

  幸好杨棠在人堆里站得比较靠后,陶妤妃没看见他一脸的不以为然,否则又该把他叫出队列单独“训话”了:“我们这周两场比赛分别对国贸和物理系队,赛程不太妙,大家随便打打看,只要别泄了心气,权当热身赛了!”

  张则仁闻言,在人丛前排嘀咕道:“热身赛应该虐人,哪有找虐的……”

  陶妤妃耳尖,叱道:“张则仁,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能重复一下么?”

  “没什么经理大人,我是想说,我们会打好热身赛哒!”

  全场一阵哄笑。

  陶妤妃压了压手势,尖声道:“好了,今天对国贸,都上场热身吧!”

  杨棠刚要随大流上场投几个球找下手感,陶妤妃却招手让他过去。

  “什么事啊大班长?”

  “今天国贸队伍中有两个强点,一个是他们的六号,大二生,叫封淼,司职小前锋,高考的时候靠篮球专业的加分才勉强进了国贸系,当时体育学院想特招他,他没去,等下比赛,这人交给你负责,有没有问题?”

  杨棠闻言表情夸张道:“不是吧班长?还没开打你就把这么大个包袱塞给我,我怕承受不起呀我!要不让队长防封淼怎么样?”

  “董必胜?他另有任务,得去防这支国贸队里的九号,那是个三分能手!”陶妤妃道。

  “三分能手?有多能啊?”杨棠不禁撇了撇嘴。

  “反正挺能就是了。”陶妤妃也不过多解释,“至于国贸其他选手,那也都在平均水准线以上,一旦被他们打出节奏来,半节比赛轻松拉开我们十几分钟完全不是问题。”

  这话倒是没说错。

  什么样的比赛有什么样的攻防强度,一旦国贸队员觉得历史系队的防守强度也就那么回事的话,投篮准起来说不定能连着进一串球,就好像nBa落后一队狂追分那样,倒不是说国贸这些家伙投篮的稳定性真的有多好,而是防守强度不够,难以破坏对方的投篮稳定性,一旦这种情况是生在大部球员身上,只要对方在进攻时转移球合理,别说杨棠了,就算换乔丹来,也未必能顶住对方的得分狂潮。

  说到底,无论是杨棠还是乔丹,能增强的都是单一进攻点的防守,最多再帮附近队员时不时协防一下,绝无可能照顾到整个场面,所以只要转移球够快,其他点上的防守强度照样没法破坏对方的投篮稳定性,对方得分仍可如探囊取物般轻巧。

  “所以呀,董必胜去掐对方的三分能手,打乱他的手感。”陶妤妃继续道,“你也知道,手感这东西会传染的嘛,队伍里如果某个人老打铁的话,也许很快整队人都会连着打铁,所以你只要死命守住国贸六号,直到他们全队开始传染着打铁了,基本上这场比赛上半场,我们就不会输得太难看了。”

  话是这么说,但杨棠却从陶妤妃的眼眸深处看到了另外一样东西,野心!

  赢球的野心!

  这位美女班长在寄希望于本场比赛上半段难分难解、下半段死缠烂打,最后以一两个关键球决胜负。

  杨棠虽然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这么大野心,但也对她这种不愿放弃的执着精神生出些许感动。

  可实际上的情况是,真若到了一球决胜负的时候,队伍中并没有适合投关键球的选手,哪怕是杨棠自己,如果不开Bug般的[瞄准狙击],也不敢打包票说某个球投出去就一定会进。况且,陶妤妃的设想能不能够实现还是个未知数,毕竟就算杨棠能防住封淼,董必胜也未必能防住对方九号,至于具体情况,得真正交过手才知道。

  很快,十分钟的热身时间结束。

  “嘟嘟!!”

  专门从体大请来的见习裁判吹了哨。

  双方队伍各自回场边接受最后的训话。

  国贸队那边有个临时教练,一干国贸队员自然是听他铺排。

  历史系这边,陶妤妃向董必胜点了点头,粗略的战术打法便由董大个安排。

  “这场我们人盯人,我负责看九号,杨棠守六号,国贸剩下的三个队员跟睿锋你们仨的身高差不多,你们各自找对应身高的跟住就成!”

  “明白!”“没问题。”

  “嘟嘟——”

  见习主裁再次吹哨。

  双方人员场子当间列队、握手,站好各自位置。

  国贸方面:

  控卫十二号,身高175cm;

  分卫九号,身高185cm;

  小前六号封淼,身高184cm;

  大前十号,身高187cm;

  中锋四号,身高192cm。

  历史系队这边:

  控卫十五号陈升,身高173cm;

  分卫七号杨棠,身高181cm;

  小前八号张则仁,身高179cm;

  大前十一号耿睿锋,身高185cm;

  中锋四号董必胜,身高185cm。

  不得不说,历史系队的身高全面落在下风,他们这边仅剩的一个身高一八零(186)的队员还是个麻杆,瘦得不行,一看就没什么对抗力,于是并未排在出场。

  董必胜出任五号位,当仁不让地站进了中圈,与国贸的四号对峙,准备跳球。

  见习主裁又吹声哨,拿着球中圈站定,随手一抛。

  别看国贸四号人高马大显得有点笨拙,但他的弹并不比董必胜慢多少,加上身高臂长,居然领先董大个半根指头率先碰到篮球。

  一拨。

  球往国贸队员所在的方位落去。

  国贸十号抬手就想将球揽下,没曾想手伸过去时却搂了个空。只见人影一闪,杨棠竟先他一步用四根手指面打到了篮球,将球拍向了国贸半场。

  众皆一愕。

  此时,杨棠却排众而出,追着篮球就往国贸的篮下狂奔而去。

  “靠!”

  国贸这边反应最快的是六号封淼,他拔腿就追,却由于半转身的关系,已然落后了杨棠两个身位。

  杨棠五感早已出常人,自然能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但他却不慌不忙,在三分线以里半步控住篮球,开始看似笨拙地运了下球,接着三步上篮。

  封淼看到杨棠的运球,心头顿时一喜,加快了追击度,在杨棠起第三步时,他也同样跃上了半空,眼看就要对杨棠即将出手的篮球来个结结实实的追帽。

  “杨棠小心!”

  “后面有人!”

  “棠棠小心!”

  场边观战的历史系女生纷纷惊叫起来。

  结果……

  杨棠的第三步起跳,角度很诡异,一心想要追盖他的封淼并没有现这个问题,结果等到两人的身体在空中相撞时,封淼这才留意到篮球直至此刻仍未离开杨棠的手。

  “咚!”

  封杨二人在空中撞了个结实,没太多心理准备的封淼身体一歪,就往地上栽去,而杨棠腰腹一挺,含胸振臂,将球恰到好处地抛上了篮筐。

  “咚咚、哐、哐,唰!”

  球在篮脖子和筐沿上弹了几下,终是落入了篮网。

  “嘭!嘭……”

  封淼跟杨棠前后不过半秒,双双落地,只不过封淼摔了个结实,而杨棠先是屁股再是背,然后用手抻地滑了一段距离,若无其事地爬了起来。

  “嘟——”

  “国贸六号防守犯规!”见习主裁比划了一个推人的动作。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503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