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56 五个阶段3(求订阅!)

356 五个阶段3(求订阅!)

  周三的比赛过去。

  周四早上开课之前,陈升带来了有关今次校际篮球联赛的八卦消息。

  “大伙儿听说了嘛,咋们系所在的第三组爆冷了嘿!”

  “爆冷?该不会是说我们大胜国贸吧?”

  “不是……是软件工程那帮牲口把物理系给切了,真是不可思议!”

  “有啥不可思议的,软件工程队几乎年年参赛,虽然战绩不如国贸、物理那么耀眼,但也弱不到哪儿去,总比我们强吧!”

  “什么叫总比我们强?那国贸昨天输我们十几分是吹出来的?”

  “这倒也是……除非哲学系那帮家伙干掉了洋鬼子三队,这才叫爆冷!”

  “那不可能,听说本次联赛夺冠呼声最高的两支队就是体院一队跟留学生三队!”

  “没错,我也听说了,体院一队的牲口有一半都是咱们学校校队的,根本没法打;至于那啥留学生三队,据传有三名在ncaa篮球队待过的替补……”

  “ncaa替补咋了?还不都是牲口。”

  “不是nnetcaa大学篮球队的替补。”

  “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

  ncaa,即全国大学体育协会,它是由北美上千所大学院校所参与结盟的一个协会,其中的项目不光是篮球,还有橄榄球、棒球、冰球、排球等等,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上半年的篮球联赛和下半年的橄榄球联赛。

  杨棠并未参与这些八卦讨论,他眼下研究拓补学已有点走火入了魔。

  本来一切都按部就班,上完课,没课的下午,杨棠又钻进图书馆查资料,学习……结果到了下午五点过,他打算收工回家弄晚饭时,突然收到了陌生来电。

  “喂,找谁?”

  “是老板吗?我,阮清怡!”

  杨棠听到“阮清怡”这名字,心头一沉,凝声问道:“什么事?”

  “夫人突然晕倒了,正送往镇医院急救!”

  “什么?镇医院?”杨棠炸毛了,“镇医院算怎么回事儿?我爸呢?”

  “老爷正陪着夫人,他们二老眼下正在夫人老家参加葬礼……”

  “老家?我妈的老家?好,我知道了。”杨棠掐断了电话,只觉心头有股邪火在烧。

  不是早都说好与那帮市侩的亲戚老死不相往来了?干嘛还回老家去参加什么葬礼啊?但是这样的质问想归想,面对杨妈妈时,杨棠绝对不会问出口。

  “啊啊啊啊……”

  站在图书馆门口的杨棠倏然狂叫起来,引得路人侧目,以为他神经病犯了。

  巧合的是,这时候恰有一名保卫处的制服警员带着俩便衣凑到了杨棠跟前,冷冷问道:“杨、棠……没错吧?”

  “是我,有事儿?”杨棠蹙眉回应的同时,脚下不停,径往车库走去。

  见他很随意地走着答话,保卫处的警员顿时不高兴了:“杨棠,我想你还没意识到我刚才问话的重要性吧?目前你涉嫌一桩杀人案!”

  心情本就很糟的杨棠闻言一怔,旋即冷笑道:“这位警官,请不要乱扣帽子好不好?我杀人?虽说咱俩都是一个学校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但认识归认识,你再乱说话,我一样告你诽谤!”

  保卫处警察听了也有点受不了,心说你不就受了学校表彰嘛,兜里有了两钱就学人嘚瑟,你嘚瑟啥玩意啊?一旦犯老子手里,弄不死你丫的。但考虑到有便衣同行在,他也不好直接跟杨棠叫板,只皮笑肉不笑道:“你有杀人嫌疑这话可不是我乱说,而是这两位市局的同志正想找你询问此事!”

  杨棠扫了那俩便衣一眼,淡淡道:“没空。”

  “你……”保卫处警察差点没作出来。

  杨棠却一点不卵他,看向俩便衣道:“不管你们想问我什么案子,如果我是嫌犯的话,那么我有权保持缄默,直到我的律师在场!”顿了顿又道:“如果我不是嫌犯的话,那我要不要配合警方调查就更该由我自己做主了。”

  听到这话,在场的三名警察俱都无言以对。

  好在其中的高个便衣单刀直入道:“杨棠同学,知道你贵人事忙,我们只是想问,那天你在盘古酒店与甄逵交锋之后,有再见过他吗?”

  杨棠愕道:“没有……你们问这干嘛?”

  “没什么,循例问问。”高个便衣回道。

  “循例问问?”杨棠只感好笑,“但就我所知,以甄逵的身份,不管他是死是活,你们警方根本无权追查有关他的案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矮个便衣敏感地堵在了杨棠前头。

  “什么什么意思?”杨棠明知对方问什么,却在装傻充愣。

  “别装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话刚说到这儿,一辆象牙白的法拉利恩佐擦着杨棠他们四个停在了路边,差点没把保卫处警察和俩便衣吓个半死。

  “你这人怎么开车的?司机下车……嗵嗵嗵!”保卫处警察上前进步,凑到恩佐驾驶位窗边一通狂砸玻璃。

  等他手都砸疼了,车窗这才降下,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脸来,不是夏妙薇还有谁:“警察大叔,我这车的玻璃虽然质量好,但你要是砸烂了,可赔不起唷!”

  这话倒是没掺加,毕竟是原厂产的限量版恩佐,原装配件也就原厂才有,想要更换的话,先不说价钱,就是把配件空运回国又或者把车空运去原厂,单这笔费用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所以,保卫处警察听完夏妙薇的话又认出了她是谁之后,好不尴尬地僵在原地,苦着脸仿佛刚死了爹妈一样。

  杨棠却眼前一亮,懒得再拐去车库,直接道:“学姐你来得正好,车借我开一下!”说着,他走到恩佐旁,屁股一撅,差点没把保卫处警察挤个趔趄,就欲拉开车门。

  夏妙薇立刻让车子往前又滑了一段,探出螓向后冲杨棠道:“车借你开可以,总要有个理由吧?”

  “我妈突然晕倒了,我得赶回家里。”杨棠道。

  夏妙薇愣了一下,当即开门下车,绕到副驾座那边,道:“好,车你来开,我跟你一块儿去看看伯母!”

  杨棠再度来到车旁,苦笑道:“我妈不在京城,我现在是要赶去机场搭飞机!”

  “也行……到时候我顺便把车从机场开回来!”说着,夏妙薇坐进了副驾位。

  俩便衣见状,赶紧两步过来,拦着杨棠道:“杨棠同学,我们真的需要你协助调查!”

  杨棠懒得再多废话,直接掏出军官证向二人亮了亮,道:“协助调查可以,你们先争得我上司同意再说吧!”话落,他也拉开车门坐进了恩佐里,随即起步,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俩便衣在尾气中凌乱,却又无话可说。

  等出了京大校园,夏妙薇忍不住问道:“刚你那军人证我看不像假的……”

  “废话,自然是真的。”

  “啊?那你是哪个部队的?我二哥……”

  “坐稳了!”见夏妙薇又要把话题扯远了,杨棠连忙加,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不出所料,推背感骤然而起,话到嘴边的夏妙薇终是没能出声来。

  事实上,杨棠的军官证是真货,但也是个幌子,可没有哪个上司一说。换言之,他刚才忽悠了俩便衣一把。

  去机场的途中,杨棠连打了几个电话,拜托米姝替他买好了最近一趟飞雾都的机票。

  到了机场,杨棠道谢之余,将恩佐留给了夏妙薇,自顾自去打印电子机票,过安检,很快便进了候机区。

  趁着候机的间隙,杨棠通过红后向雾都江北机场附近的4s车店直接拨了全款买百五十万左右的现车,讲好三个半钟头提车。对方车店见款子都打到了账上,自然是没口子答应,不过这家店就只有奔驰gL级的现车,杨棠也不挑剔,直接让红后定死了车型。

  又等了不到十分钟,广播通知开始检票,正是杨棠所持电子机票的这班机。

  三小时后,杨棠在雾都落地,然后打的去了附近订车的4s店,取了现车和临时牌照,加满油,开上就直奔杨妈妈的老家潼南而去。

  ………

  第二天,周五。

  午饭后,篮球队集结,眼见比赛临近,陶妤妃才现杨棠没见人影,于是拨了他手机,不在服务区。

  “这家伙怎么搞的嘛?”陶妤妃气得直跺脚,“宇辰,知道你师父去哪儿了吗?”

  连着突击补习了几天课的谭宇辰总算得空出来观战,没曾想自家师父杨棠竟然没有现身篮球场。可面对老姐的问题,他是真的一点不清楚。

  “姐,我师父去哪儿怎么会跟我报告啊!”

  陶妤妃想想倒也是:“那他最近两天有打电话找过你吗?”

  “没有……”

  这时候,集合上场的哨子已经响了。

  历史系队不得不在缺少杨棠的情况下出战。

  Vs物理系队!

  结果可想而知,已经爆冷输了一场不能再输的物理系队第一节就领先了历史系队十三分之多,半场结束,他们更是以4o:21,大比分领先。

  然后到了第三节,打了四分钟多一点,两队分差就已经拉大到三十分以上,历史系队这边完全没有了继续负隅顽抗的必要。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524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