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62 唯心可爱3(求订阅!)

362 唯心可爱3(求订阅!)

  听到“掏裆”二字,董必胜不禁感觉蛋疼。这样的手段他不是没听过,甚至还见别人使过,但问题是,这就一学校范围内的业余比赛,有必要这么狠嘛?

  白皓飞显然看穿了董必胜的心法,撇嘴道:“董队,老杨说了,咱们技不如人,要是想赢就得狠点儿!”

  董必胜嘴角抽抽了一下,再度流露出蛋疼的表情,杨棠的话完全是在挤兑他们,毕竟众目睽睽,杨棠的球艺有目共睹,哪怕比赛输了,他也肯定不会是技不如人的那一个。

  “嘟——”

  随着一声哨响,想得有点走神的董必胜顿时被拉回了现实。

  场上,只换了一个人的留学生三队正相互传着球通过了半场,而且上半场一直被杨棠防守的黑人九号沿着边线落位,进入到三分线外围两米地带,他就不参与传球了,别的队友也很默契地不把球传给他,导致杨棠想断传球的没得断。

  杨棠似早料到会如此,因此黑人九号落位的时候,他还适时地退了两步,进到三分线以里,让黑人九号也脚踩三分线。

  这个看似微小的细节并未引起黑人九号的注意,他此刻的注意力完全落在了强侧(有球侧)那边,正饶有兴趣地欣赏着五号位白人在禁区外面一点斜四十五度角强吃耿睿锋。

  本该帮忙包夹的董必胜却只能隔着两步虚夹五号白人,而非真正的包夹。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留学生三队新换上来的这个十四号董必胜跟对方打过野球,知道这人三分球相当有谱,其它属性虽然不怎么样,但在侧翼给内线的五号白人喂喂球还是可以的。

  一旦真的包夹内线,五号白人一定把球传回给侧翼的十五号,让对方从容投三分,这是董必胜不愿意看到的。另外,用十五号把黑人四号中锋篮板手换下去,也就是说等于把一个不会进攻的点换成了一个外围三分点。至于抢板的问题,对留学生三队来说,历史系队这边的篮板高手就杨棠一个,其余的皆是杂鱼,篮下就那么大块儿地方,留学生队这边哪怕少一个篮板好手,冲抢前场篮板的力度并不会减弱多少。

  因此,董必胜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看着耿睿锋一点点的被五号白人挤压进了禁区。

  终于,五号白人主动停止了背打,防守他的耿睿锋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弱侧观望的杨棠却皱起了眉头,白人五号好本事啊,此时他的中轴脚正杵在禁区外头,而移动脚则踩在禁区以里,让人误以为他一旦持球稍久就进攻三秒了。实则不然,他只要稍微垫垫脚尖,或是把移动脚支到禁区线外,那么持球四点五秒裁判都不会吹哨。

  果不其然,做为防守一方的耿睿锋一直在默对方的站桩时间,明显已经三秒过了,见裁判并未吹哨,他终于忍不住道:“三秒了裁判!”

  可就在他出声的同时,只感一股大力贴靠而来,白人五号猛然运球顶了耿睿锋一下,然后以左脚为轴,趁势朝下转身突破,仅一步就甩开了耿睿锋半个身位,直杀篮下。

  同一时间,也就在白人五号突破耿睿锋的同时,杨棠大胆地撇下黑人九号不管,也朝篮下窜去。

  这时候的篮下,由于换掉了麻杆这个高度,甚至连举高手干扰一下白人五号投扣篮的人都没有。虽然无人可对他造成威胁,但这样的好机会,总还要想办法把篮球送进筐里吧,就好像足球场上判了点球,总得把球踢进对门才算分吧?于是白人五号开始收球,打算顺势跨步,灌篮!

  可就在这时候,黑人九号像捡了肥皂一样大叫起来:“喂!喂!汤米,这边,七、七号啊!”

  不得不说,他这一嗓子吼,还真影响了白人五号汤米的判断,他循声望来,果然看到了正窜往篮下企图补防的杨棠。

  照理说,汤米此刻最正确的选择是传球,只要把球交到已无人看管的黑人九号手里,他是突是投,都够历史系队喝一壶的了。

  可问题是,上半场两节比赛被杨棠断了几次球,而更多次球被他或捅或掏,虽未断下,却扰乱了进攻节奏的事令汤米这帮留学生记忆犹新,所以他潜意识觉得杨棠补防过来的线路很诡异,恰好封死所有能直接把球传给黑人九号的线路,即便是还有高抛物线传球可以把球直接给过去,他却不敢尝试。

  泄特!只能自己进攻了!

  灌篮?!不行,还要往前垫一步,太慢,基本上等于送上去找帽!

  还是投篮吧。

  心念电转间打定主意的汤米,立刻两手一翻,同时举高,将篮球高高托起,做出了射篮的姿势,而这个时候,杨棠离他还有三米多一点,似乎已经赶不及阻止什么。

  不过汤米心里还是感到了压力,所以投出球的时候,辅助(左)手似乎用力大了一些,眼瞅着篮球并不是直接冲篮圈,而是冲篮板去了,但凭汤米打球的经验,他心里清楚,即使这球擦板,也多半进了,因为力道刚刚好……啪!!

  念头还未闪完,汤米就见杨棠如天神下凡般飞掠过半空,他有力的手臂准确无误地将篮球钉在了板上,这才有了“啪”的一声,像扇耳光似的脆响。

  全场。

  场内、场外,尽都鸦雀无声。

  杨棠却没闲着,他松手、落地,顺便接住了掉下来的篮球,运起球如泥鳅般从八号澳洲白人身边溜过,仅三步就已经踩上了三分线,不等如梦初醒的黑人九号横移过来篮球,杨棠已带球直杀对方半场了。

  更令第一个回追的黑人九号感到绝望的是,杨棠带球跑的速度都比他空手跑快上几分,这还用得着追么?

  随着留学生三队这边一个二个停止了追赶的步伐,杨棠带球到留学生三队篮下,中规中矩一记上篮,稳稳命中两分。

  其实业余篮球比赛,除了比拼球员的身体素质、技战术水平之外,更重要的是心气跟比赛节奏。如果一方气势旺盛,防守的动作更到位更粗犷一些,说不定在场上很容易就占到上风,进而让对手落入自家队伍的比赛节奏而无法自拔,所以许多业余比赛的最终结果分差都相当大,轻易就能让人看出这中间的不专业。

  有了杨棠这记上篮,为第三节比赛开了个好头,之后整节比赛,哪怕历史系队的投篮命中率比留学生三队低,分差却也没有进一步拉大。由此可以想见,董必胜这些人在防守方面投入了多少精力,哪怕其间陆陆续续轮换了一茬人也一样。

  “嘟嘟!!”

  第三节比赛结束。

  65:70!

  历史系队落后。

  但只差五分,并非不可追!

  问题是要怎么追?

  这回每个队员的体力都快见底了,完全没了多说话浪费体力的兴致。

  甚至就连陶妤妃一众女生,在场边喊加油喊得都嗓子哑了,即便是陶妤妃这个起口号的人也已半哑。

  男生、女生,所有人除了正往肚子里灌水的,哪怕在擦汗,也都盯着杨棠,等他出主意,要怎么鏖战这最后一节,并虎口拔牙,取得胜利!

  杨棠呡了口水,神情淡然道:“其实第四节要想扳回来也简单,只要大家记住两个字就行。”

  “哪两个字?”

  “死守。”杨棠道。

  “死守?光死守就行了么?”耿睿锋眉头大皱,“老杨,要知道留学生那边的进攻可不是吃素的……”

  杨棠打了个噤声的手势,道:“锋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ok?”

  “行,你说!”

  “所谓死守,不是光一防一就可以了,而是要轮转,要补防,这些东西我虽然在训练课上提过,但相信大家没一个能真正掌握好协防时机,所以不要紧,咱们可以在实战中慢慢来吧!”

  听到这里,董必胜忍不住问道:“防守可以慢慢来,那进攻呢?”

  杨棠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道:“到时候你们把球全传给我就行了。”

  “嗯?啊——?!”

  历史系的牲口们全都惊呆了。

  回复过来后,仔细想想,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杨棠前三节的表现有目共睹,投篮上篮扣篮竟无一失手。

  不过临上场前,陶妤妃举手道:“棠棠,要是你被包夹,怎么破?”

  杨棠愣了一下,道:“你放心,到时候怎么处理球我自有分寸……”

  “嘟——”

  最后一节比赛正式开始。

  历史系队这边一改前三节的防守策略,专门一盯一,第一个回合效果还好,随后留学生们摸清了杨棠们的门路,加上历史系队这边轮转补防实在差劲,结果被留学生三队连连得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历史系队这边把球全都交给杨棠负责单打,无论是一对一、还是一对二,杨棠一直在赢,一直在得分,虽然两队分差暂时还没缩小,但场边的历史系女生们见杨棠一次又一次把球送入留学生三队的篮筐,她们都有种感觉,如果历史系队需要拿分的话,杨棠会一直进球下去。

  反观留学生三队这边,虽然不停传球,配合着得分挺顺畅的,但是别忘了,人不是机器,体力不足的时候,人总是要累的嘛!

  终于,留学生三队配合出现了失误,被楚焽抄到了球,传给杨棠。带球到了前场,杨棠停在三分外,张手就投。

  “唰!”

  三分球进。

  80:82!

  只有两分分差了。

  而杨棠也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赢球的机会。

  不是分差缩小了,而是留学生三队体力即将告罄,至于杨棠自己,体力继承了张两万还有nba诸多强人的体力,哪怕已经消耗了一阵体力,仍深不见底。

  有一就有二,哪怕留学生三队再小心翼翼,比赛时间还剩四分半钟时,他们还是出现了第二次传接失误,被杨棠截下,一骑绝尘,到了三分线外就扔,依旧空心命中。

  87:87!

  “平了!”

  “好耶!”

  “追平了!”

  “太好了!”

  “杨棠太厉害了,老娘爱死他了,来,嘴一个,嗯~~!”

  这时候,场边的女生又跳又叫,大胆者甚至搂着身边的替补男队员就亲起嘴来,实在有伤风化。若不是杨棠打球时一贯专注,说不定就给这样啼笑皆非的场景给害了。

  场上的比赛还在继续,但留学生三队已不复前几节的风光了,随着比赛时间越短,体力告罄的他们配合就越僵硬,想进球都已经开始变得困难,哪还有精力去防守来去如风的杨棠呢?

  于是,历史系队这边分数开始领先,而后两队分差越拉越大,直至比赛结束……

  “嘟——嘟!!”

  随着裁判的长哨,比赛终了。

  97:91!

  历史系队赢得很惊险。

  毕竟六分的差距对那些个职业队来说,也就两记三分便能迎头赶上的事情,但在业余比赛里,对那些最后没了体力的家伙来说,就算不派人防守,让他站在三分线上投,投十个都未必能进得了一个,这就是业余跟职业的差距。

  相对的,杨棠帮助历史系队赢下这场比赛后并不显得高兴,因为他有种博士生欺负幼儿园小盆友的感觉,而且他还选了一种最粗暴的方式,那就是比体力,用屁股想也知道,小盆友能赢了体育专长的博士生嘛?

  好在赢就是赢,输就是输,留学生三队那边并没有赖账,反而不少人过来找杨棠要签名。

  杨棠用左手龙飞凤舞替一帮留学生签好名后,沈洁拿着块湿毛巾和一瓶没开盖的纯净水又凑到了杨棠身边。

  “嘻嘻,杨大高手,擦把脸吧?”

  这一场比下来,虽说强度没职业赛那么大,但顾头要顾腚、顾前要顾后的杨棠还真出了些汗,于是他看了下此时颇为顺眼的沈洁,接过毛巾上下左右擦了把脸:“谢谢!”

  “这还有瓶水,也许不够你喝,不过水都分完了。”沈洁一边嘟嚷一边把水塞在了杨棠手里,“要不我去帮你买几瓶?”

  “用不着!”陶妤妃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这还有两听汽水,冰镇的。”

  ps:求订阅!!

  ps:今明两天的6000更,调整到明后两天!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586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