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66 合法身份(求订阅!)

366 合法身份(求订阅!)

  终于,台上还剩下十个人。

  包括光头。

  照裁判宣布的规矩,其实这十人只要再随便打掉两人,就可以进入八强,到那时再捉对厮杀,用出百分之百的实力也不迟,但是能做为最后十个人之一站在台上,他们每一个都不傻,全都看出光头的实力比他们剩下的人要高出一筹,也就是说,如果进入八强淘汰的话,光头拿第一的机会最大。

  既然如此,台上九人不约而同开始围着光头绕行,一个个都死盯住光头,仿佛在盯着一只猎物。

  光头不动如山。

  “咻!”环绕行走的九名乙等会员的其中一名谢顶会员猛地一个前冲,抬手打出钻拳,仿佛一条毒蛇窜出,瞬间就已经到了光头背后。

  听到背后的拳风,感受着对方出拳的狠辣,光头仅仅身影一晃,背对着出拳者他却犹如脑后长眼般,轻轻一个晃动,便让那名谢顶会员的钻拳落在了空处。

  同时,光头竟已欺近了那谢顶会员身前不足一丈处。面对九个人的围剿,他不得不主动寻求战机,而且还不能被几人同时围攻,得打时间差,否则他即使三头六臂也难敌九个人的拳脚。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大伙儿都没拿冷兵器上台比斗,但光头在被九人围攻的情况下,依然亮出了身体关节做为杀敌武器。

  只见光头完全坐进了谢顶会员的怀里,抬起一条手臂如鞭子般抽在另一个九会员之一扫来的小腿上,那人惊叫着跌跌撞撞单腿撑地飞退出战圈,跟着一屁股坐在台上,抱着他那条被“鞭”了一下的小腿,直抽冷气。

  太牠妈疼了!

  刚才光头那记手鞭源于八极拳当中常用的抡拳和劈拳,不仅讲求力快,而且追求力道连绵,感觉就像抡大刀劈在人身上,劈的时候要猛,同时在劈上之后,抽刀要有顺势的扯劲,如此一来,原本只有十厘米长的口子说不定就会扩大到二十厘米,而造成这样战果只不过是在原本劈砍抽收的基础上多了点附加动作罢了。

  那个挨了一鞭的会员此时正坐在地上几乎眼泪都要掉下来,他不仅觉得小腿迎面骨被一亘横切断了,甚至就连后方的小腿肌也撕裂成了两块,整个小腿痛得近乎麻木,似要彻底残废了。

  其实这还不算完,光头借着抡圆了劈拳砸在九会员之一的小腿上的势道趁机转身,同时右脚为轴,左脚向背后斜四十五度角旋踢过去,同时左手肘高高撩起,肘尖正好刮到谢顶会员的喉结。

  “啪!!”

  同时只听一声脆响,某个九会员之一的脸皮正好与光头的鞋底板拍在了一起。

  “哐当!”

  那会员翻了个白眼,当即软倒在地,没了动静,显然是被抽昏了过去。

  其实这不算什么,伤势最凶险的还要属被光头手肘扫到喉头那个谢顶会员,他双手捂着喉头双眼圆瞪,一直退一直退,退到围栏边,翻着白眼,上身一仰,就摔过了绳围,掉到台下去了。

  两个照面,九去其三!

  光头还在与台上剩下六名会员对峙,台下为了救治那谢顶会员已乱成了一锅粥。

  “来呀!”光头向扇形围来的六名会员做出挑衅,似乎一点不怕激怒他们的狂攻。

  “来个屁,都住手!”

  这时,有主管莅临,通过喇叭大声话。

  对于这样的命令,还站在擂台上的七人都松了口气,但光头总觉得自己这个老司机差点就被这些后进的小鲜肉乱拳打死;而九会员中还站着的六人俱都暗自庆幸刚才光头的那波攻击没有针对他们,否则提早出局还罢了,若是像谢顶会员那样,生死未卜,那就得不偿失了。

  要知道,在元能院地宫的擂台上被打死,胜方最多被罚点积分,另一方死了也就死了,最多通过大军区部队转告其父母,说他因公殉职被追认为烈士啥的,再把抚恤金当场一,也就这么着了。

  “好了,现在还剩七个人!”裁判此刻跳了出来,“光头轮空,剩下六个人捉对厮杀,胜者进入前四强……”

  对于这样的分配,那几个会员虽不觉得不公平,但都对夺第一不抱什么期望了,所以有三个人直接弃权;剩下三人与光头勉为四强,很快分出胜负。

  光头果不其然成了第一。

  他将与杨棠组成特派小组,挂靠在警察部五局名下,协助玉京警察局侦办**案。

  很快证件就了下来,还有一沓关于案情的简报资料,至于武器配备就没有了,需要杨棠和光头自行解决。

  后勤处有二手武器库,一般的长短枪,十点积分以内就可以买到,而且大多数二手武器都有七成新以上,所以领证之后,光头雷天动嚷着要去二手库淘几把武器傍身。

  杨棠却与他意见相左:“你去挑吧,我就不用了。”

  “不行,现在咱俩是一个组的,虽然仅两人,但总得有个是头儿吧?另一个得听话,买武器的积分得他出……”

  杨棠怎会听不出雷天动的弦外之音,淡淡道:“这简单,我当头儿,你听我号令就成!”

  “凭什么?”雷天动说这话的同时,还竖起他砂锅大的拳头在杨棠眼前晃了晃。

  杨棠哂道:“就凭你不是我的对手!”话落的同时,雷天动只觉眼前腿影绰绰,然后他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后背重重地砸在石墙上,浑身骨头架子像散了架似的生疼。

  “嗞——”

  两三秒后,雷天动的身体才从墙壁上滑落下来,龇牙咧嘴地凑到杨棠跟前,很狗腿地说:“杨老大,从现在开始,咱特派小组,您就是头儿了,等下到了二手库,您想要什么武器,尽管开口,积分抱在我身上。”

  “不用……花积分的时候咱俩还是aa吧!”杨棠推辞道。

  “那怎么行呢?老大您这是看不起小弟我啰?”

  “那我想要辆二手m1a2(坦克)!”杨棠狮子大开口。

  “咚!”

  雷天动一头栽倒在地,口吐白沫。

  杨棠一眼就看出死光头在装晕,吐槽道:“没积分充什么大头啊?怕不是憋着什么坏吧?”

  雷天动闻言赶紧爬起来辩解道:“老大,我就算憋坏,也不敢把坏使您身上啊,否则天打五雷轰!”

  “行了行了,别扯犊子了,你要淘武器就赶紧去,十分钟后我们准时出!”

  “不是吧老大,现在外面华灯初上,这个点过去,玉京警察局还有人上班嘛!”雷天动明显对案子并不积极。

  “废话!”杨棠叱道,“出了这么大案子,警察局肯定熬通宵,怎么可能没人上班?”

  “是是是,我这就赶紧去了。”说着,雷天动一路小跑,很快消失在廊头。

  杨棠转去机房查了点资料,刚出来,就见大厅里不少人主动让路,雷天动左右肩膀上一边扛着一台本田幺二五比赛型摩托。

  “我说光头,你要没车,买一辆代步就行了,你买两辆干嘛?种地里等秋收啊?”

  “不是老大,我是打算咱们一人一辆,这样跑案子比较方便,如果您觉得不好使,咱们就只能用越野车了。”

  杨棠闻言怔了怔,觉得雷天动说得有理,遂点头道:“行吧,摩托就摩托,这一辆多少积分?”

  雷天动顿时肃容道:“老大,说了不用您花积分就不用您花积分,您问这话几个意思啊?”

  “行行行,不问不问,那咱们赶紧走吧!”杨棠说话的同时,红后通知他,刚查过地宫的交易系统了,两摩托拢共才花了死光头三个积分,一摩托一点五积分,之所以看上去崭新崭新的,是因为车是走私车,刚从海关仓库那边便宜价进回来。

  ******

  加油之后,杨雷二人骑着摩托直接杀奔市警察局,向值班室的警卫亮明证件身份后,不久便有一位国字脸左腮边有颗绿豆大黑痣的二级警督从楼上迎了下来。

  “哪两位是杨棠跟雷天动同志啊?”明明值班室就牠妈三个人,这货还要故意问一下,矫情。

  值班警卫赶紧招呼二级警督道:“啊,张主任!”然后又指了指杨雷二人,“这两位就是从五局下来的杨棠,还有雷天动同志!这位是我们局办公室主任张剑……”

  张剑纠错道:“副的,副的。”随即看向杨雷二人,“不知二位从五局来有何公干呐?”

  杨棠雷天动见他如此问话,忙又出示了一遍刚领到手没多久的警官证:“我跟天动是上面派下来协助贵局侦办二一九**案的。”

  看过两人证件的张剑笑道:“原来如此……你们二位部里边的大高手一来,想必这**案告破指日可待了。”

  杨棠却拒绝戴高帽:“诶~~张主任,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二人只是协助侦办,可不敢越俎代庖啊!”

  “呵呵,那咱们就共勉吧!”张主任见杨棠比较会说话,也就不再咄咄逼人,“这样,二位还没吃饭吧?先去食堂填个肚子,咱们再谈案情怎么样?”

  一直没吭声的雷天动有点不耐烦了,忍不住插嘴道:“不用了,我们来之前已经吃过了,还是直接聊案子吧!”

  张剑的脸顿时有点僵住了。杨棠偏头恶瞪雷天动,叱道:“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呵呵,没事儿,不吃饭就不吃饭吧,我这就跟刘副局长联系一下,他是**案专案小组的副组长、也是案件具体的负责人,相信他会欢迎二位的到来呀!”说着,张剑抄起值班室的内线电话打了过去。

  很快,他说了两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旋即对杨雷二人道:“两位请跟我上楼吧!”

  于是三人直接从楼梯到了四楼一小会议室门口,张剑敲了门后,里边隐隐约约传来一声:“进!”

  推开门,无数烟燎冲门而出,差点没把雷天动呛死:“哇靠,这间屋里pm2.5怕是严重标了吧?”

  杨棠倒是无所谓,他早料到如此,提前屏蔽了嗅觉,甚至连呼吸都是靠内气过滤,所以一点不怵眼前的情况,当先走进了小会议室。

  众人又是一番寒暄后,已经连续奋战了二十几个钟头、这个点本该小眯一下的刘副局长刘凤田索性不睡了,向杨雷二人散烟后,自己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后,亲自讲起了案情。

  “这个***案第一个受害者的尸体实在今年二月十九号现的,但经过尸检,法医断定,尸体至少死了半个月以上,由于今年冬天玉京这个天气比较反常,春节前后下过两场大雨,所以从尸检上并没有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当然啰,除了我们并案的掐指印,这个在三起案件中是高度吻合的……”说到这里,边上的幕墙有幻灯片打出,第一具女尸脸颊、颈部、胸部还有腰部等均有指印残留。

  杨棠看着幻灯片没说话,雷天动却道:“刘局,既然你们肯定三起案件的指印高度吻合,那有没有在尸体或衣物上提取到指纹呢?”

  刘局直摇头:“完全没有指纹,甚至在现尸体的地方连其它毛都极少找到,据我们估计,案犯在施.暴过程中应该是戴着手套,偏塑胶类。同时,三具尸体的现地点应该都不是第一案现场,否则不可能没有其它毛这么干净呐,猫猫狗狗的毛总该现一些吧?”

  杨棠对此不置可否。

  雷天动见杨棠不表态,他索性也闭上了嘴巴。

  刘局继续介绍道:“第二具尸体是在今年三月二十二号现的,是在西郊的一片小树林里,那处离当年的热井电厂旧址东门不到两公里,周围环境尘土比较多,而我们现尸体的时候,尸体上灰尘并没有积累太多。”

  “那也就是说,旧址东门不是第一案现场,而案犯抛尸不久后即被人现报了警?”雷天动道。

  “雷侦查员,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问题是,热井电厂旧址那一带目前属于改造区范围,附近的天眼网络虽还在运行,但大多数摄像头都坏掉了,这其中有的是自然老损,有的是人为破坏……”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610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