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67 相当危险(求订阅!)

367 相当危险(求订阅!)

  “总之呢,没有拍到案犯抛尸的过程,不过倒是有一个目击证人,是个捡破烂的,他那天隐约看到个人骑个旧自行车从小树林附近离开,据他讲,自行车应该是二六的车型……”

  自行车驮尸抛尸再骑走,这倒也符合一般的犯案规律,不过雷天动又翻起了白眼:“二六的旧车,即便现在大家出门都坐公车或开车,但整个玉京保有的二六车怕不下五十万辆吧?就算范围缩小到西郊一带,那也得大几万辆车,真要查的话,就单凭车型,简直是大海捞针啊!”

  这个道理刘凤田和他手下的人不是不懂,但因为连环婬魔案线索极少,所以不得不把这归为一条待查线索。

  杨棠也附和道:“刘局,我同意光头的观点,自行车这条线不只是大海捞针,而且查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众所周知,最近两三年私家车渐多,除了高档健身自行车能卖得起价外,普通自行车只要稍微旧一点,那就是个扔的命,摆在那儿不锁都没人偷,真要丢了一辆旧自行车报警的人也少,所以呀没法查!”

  刘凤田闻言眼前一亮:“小杨说得很对,但是他刚才的话也提醒了我,万一目击者看到的自行车真是失车,而恰好失主又报了警的话……”

  专案组几名仍在坚守岗位的侦查员听到刘凤田这话均是眼前一亮,这未尝不是一个瞎猫碰死老鼠的办法。

  果不其然,刘凤田当即就把任务布置了下去,让其中两名侦查员即刻去落实这件事情,查一查案地点周围的分局有没有接到过自行车丢失的报案。

  转回头,刘凤田继续介绍案情:“第三具尸体,是京华大学的一个女生,上周末被现,经法医鉴定,现她的时候,她死了还不到四十八小时。”

  “死亡地点呢?”雷天动问。

  “就在京华路绿园东北方向的草丛里。”刘凤田说到这儿眼睛里冒出了凶光,“真是太可气了,那一带的监控视频在头一天被监控管理室的人误删了。”

  雷天动闻言哂笑起来:“不是吧刘局,案就在第二天,谁会信误删这种鬼话啊?”

  刘凤田摆手道:“这倒不是鬼话,而是京华那边每月如此,一到当月的第二个还是第三个周五,都会将三个月以前的监控视频删除,不然硬碟不够录,而那天只是新来了一个勤工俭学的学生生误操作,结果把三个月以内的视频一网打尽了都……”

  雷天动闻言哂道:“这解释看上去合情合理,但巧合太多,这话你们也信?反正我是不信,杨老大你信不信?”

  杨棠老神在在道:“我自然也是不信的。”顿了顿又道:“刘局,就我所知,删除视频这种事一般有两种方式,一是视图方式,点了【删除】之后,会弹出一个对话框,问你是否确定删除,这就给了操作人一个后悔的机会;至于第二种命令行方式删除,那就更难出错了,它是以固定的时间格式输入告知系统我要删除从哪个时间点起到哪个时间点止的视频资料,系统接受命令后同样会回弹问题确认执行命令,yes或no,所以仔细琢磨一下就会现误删这件事有蹊跷。”

  刘凤田挑眉道:“小杨同志,你提供的这个情况很重要,我这就派人去查。”

  “慢!”杨棠制止了抄起内线电话的刘凤田,“刘局,还有个情况你可能不了解,据我所知,绿园北面有游泳池,眼下天气逐渐转暖,已经有学生敢下去嬉水了。”

  刘凤田愣了一下:“那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这男生女生都下水嬉戏,一大群人挤在那里,难免会争风吃醋,起个什么摩擦,万一群殴起来,这就是校丑,京华校方未必会外扬啊!”杨棠看似驴唇不对马嘴道,“而且我相信,如果真生了这样的事,肯定很多看戏的,还有偷拍的,只要有人拍,这指不定就拍到哪儿哪儿哪儿了。”

  刘凤田闻言眼睛越来越亮,最后猛一拍手道:“我这就找人去打听,若真有类似事件生,老子就是大索京华全校,也得找出那天所有的视频来……”很快,任务就被布置了下去。

  这时,杨棠提了个要求:“刘局,我跟我同事想看看三具受害者遗体,以及与她们相关的物证,不知方便么?”

  刘凤田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对这点小要求自不放在心上:“没问题呀小杨,不过第一局尸体在石井山区分局那边停着,暂未运到我们市局来。”

  杨棠没问为什么,只道:“没事,我跟光头先看后两具尸体,然后再去石井山单独跑一趟。”

  “行,张剑,就由你带小杨他们去法医检验中心那边瞧瞧吧!”

  “是,刘局。”

  有了张剑驱车带路,杨雷二人在后边摩托车尾随,没多久他们一行就到了法医检验中心。与中心值夜班的姓李的副主任接洽一番后,杨棠和雷天动终于获准进入二一九婬魔案专属检验室。

  这专属检验室是个大通房,被隔成了四间,而两具受害人尸体就冰冰凉凉地停在第三隔间内,蒙着白布。

  等到通房的所有大灯亮起后,就听李副主任介绍道:“这里看上去条件有些简陋,但什么设备都不缺,最外面的隔间用以办公,写报告接待外客什么的,第二隔间为物证检测,第三隔验尸,最后边处理准备工具啥的。”言语间,他已经带着杨棠三人来到了第三隔间外,输入密码,推门而入。

  面对蒙着白布的两具尸体,在场四人没人表现出不适应,李副主任更是主动道:“所有报告一式两份,一份纸质的已经存档,另一份电子的都储存在电脑里,你们现在要看看吗?”

  此时杨棠已来到其中一具尸体旁,摆手道:“报告就不必看了,这个……可以打开看看吗?”

  “请便!”

  获得准许后,雷天动很有默契地将另一具尸体床推过来与杨棠身边这具并列,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揭开了蒙布。

  两具呈淡青色的女尸展现在四人眼前,张剑不仅嘴角扯了一下。

  杨雷二人观察了一下,现两具尸体除了呈淡青色以外,两具尸体身上都有一些验尸后缝合的伤口,伤口的位置大同小异,却仍有细微差异,但尸体上的瘀痕掐伤,竟都在一模一样的位置,比如两具尸体身长不同,左边一具高点,右边一具矮点,可她们左肋下第五根肋骨上都有个掐痕,位置不偏不倚,跟拿尺子量过似的。

  杨棠把这个问题指给了李副主任和张剑看,随口问了一句:“关于这样的问题,验尸报告里有详细描述吗?”

  李副主任道:“普通的验尸报告没有,但专家论证组的补录报告里有,而且分析说罪犯一定有相关的经验,否则不可能每个受害者都掐得这么准!”

  也就在杨棠跟李副主任交流之时,雷天动的大手在两具尸体的腮帮子下面细细摸索了好一阵,最后疑惑道:“奇怪……两名受害人都是被掐死的,通过脖子上的掐箍凹痕来判断,案犯的手劲并不大,可他双手的手型又牠妈完全是男人的手型?”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均感诧异。张剑更是眼睛圆瞪道:“雷侦查员,你确定你这一手摸索技术不会出错?”

  雷天动蔑了张剑一眼,傲然道:“我要是摸错的话,早死挺了,还能在这儿站着喘气?”

  “死挺?”张剑颇感意外道,“未知雷侦查员以前是干什么的?”

  “呵呵,也没啥,战地军医!”

  听到这话,张剑跟李副主任肃然起敬。

  杨棠倒不觉得什么,反而学着刚才雷天动的样儿,仔细摸了摸两具女尸的腮下:“唔……的确,凶犯手上的力道并不大,居然没扼断受害人的颈骨,但应该掐住受害人脖子很久,最终还是导致受害人窒息而死!”

  “你说得没错!”雷天动道,“看来这个案犯力气虽不大,但性格很凶残呐!对了李主任,你们有在受害人下体里提取出什么吗?”

  李副主任愣了一下,道:“你不提我还差点忘了,这两天一直就在忙这个事情,从第三具尸体的下体中抽取的体液样本分析已经出来了,除了微量不知名的化合液体外,其余的大部份体液均属于受害人,跟前两桩案子一样,提取不到案犯的体液或**!”

  雷天动闻言,不禁骂咧道:“靠,这案犯也太小心了吧?”

  “废话!就凭对方犯的这些事儿,抓到了一定死刑,他不小心点,能行?”杨棠吐槽了一句,回头再仔细瞧了瞧第三具受害者的尸体,“这第三个受害者身份查明了没有?”

  张剑道:“早已查明,是京华的一个大一女生,叫柳诗诗,系花的有力竞争者,老师同学们眼中的乖乖女,人缘不错……”

  “打住,张主任打住……据我观察,这位受害者身前应该还是黄花大闺女吧?”说到这儿,杨棠看向李副主任,“案时,她被侵犯,关于‘下体撕裂’这一点有详细报告吗?”

  “有!”李副主任显然业务精湛,当即背诵道:“报告上是这么写的,三号受害者下体内膜的撕裂伤属于瞬创,而非缓创,也就是说,当时案犯在受害者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骤然进入了受害者下体,导致内膜迸裂,形成撕裂伤。”

  “辣手摧花,粗暴残忍!”雷天动咬牙切齿道。

  杨棠却若有所思,并未附和雷天动的话。不久,他回神过来,主动帮忙盖上尸体蒙布,道:“行了,尸体就不必再看了,我们想再看一下现场收回来的物证!”

  李副主任不置可否,带着他们来到了第二隔间,还不厌其烦地介绍道:“每次现尸体时,她们身上的零钱,还有钱包里的卡、各式证件都没有丢失……”

  正带着手套翻其中一个受害者钱包的杨棠哂道:“是吗?何以见得?”

  “事实明摆着嘛,不信你自己看她们的钱包里,都还剩下几十块零钱,手机也都在,只是摔坏了!”李副主任道。

  杨棠哂道:“手机是摔坏还是人为破坏咱们先不讨论,但两女钱包里一个剩七十,一个剩四十,你们觉得这合理吗?”

  雷天动歪着头问:“怎么?你觉得不合理?”

  “不是不合理,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点蹊跷……”杨棠沉吟道,“光头,你钱包里现在有多少钱,拿出来我瞧瞧!”

  “干嘛?想打劫啊?”雷天动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把钱包掏了出来,翻开数了数,“有七百二十几块吧?怎么,你想借钱?”

  “借屁!”杨棠说这话的同时,让红后查了查两位受害者她们各自的几张银行卡,而反馈回来的信息果然不出他所料,每张卡里都只剩下几十块钱。

  不过,差不多已经猜到凶犯真实目的的杨棠还得装模作样地问李副主任一句:“有对外联网的电脑吗?”

  “隔壁办公室就有……”

  于是四人来到隔壁办公室,杨棠将两受害人的各个卡号抄在了一张纸上,也带了过来。等打开网页浏览器后,杨棠很快跳转到华夏银行的官网,开始输入其中一个受害人的华夏银行卡号。

  “你到底在干嘛?”雷天动问。

  “马上你就知道了。”杨棠一边应和着一边输入红后给的密码,下一秒,卡号的详细清单弹了出来,“当当当当,看见没有,余额四十九块二毛八;第二张,余额七十七块一毛三;第三章,余额……”

  张剑讶道:“每张卡里都只剩下几十块余额,这怎么回事啊?”

  “张主任,难道你还没明白吗?如果不是自动柜员机只能取一百一百的整币,我想每张卡里的余额都会清零吧?”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617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