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68 矛盾的犯罪肖像(求订阅!)

368 矛盾的犯罪肖像(求订阅!)

  张剑诧异道:“杨侦查员,你的意思是说,二一九案的罪犯其实是为了劫财,而不是劫.色?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杨棠晃了晃手里第三受害人柳诗诗的钱包,“知道这钱包售价多少嘛?我仔细看过了,这钱包不是高仿,而是正货,在那些专卖店里,卖价不会低于八千华币……”

  张剑和李副主任闻言都不禁挑了挑眉头。

  “大家不妨想想,谁会在近万块的高级钱包里放几十块零钱呢?”杨棠提出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而且放在这个高级钱包里的所有银行卡每张都只有几十块余额,这怎么可能?”

  对于这个问题,张剑想辩,却也无从辩起。

  雷天动趁机道:“其实要想确定这一规律也好办,就看第一具尸体那边的物证跟这边是不是相同了。”

  “同意。”杨棠道。

  “可还是有个问题…”张剑道,“如果真如杨侦查员所说,凶犯是以为劫财为目的,那他为什么没有搜刮走三号女尸的钱包,还有其它一些值钱物品?这有点讲不通啊!”

  杨棠却不以为意道:“这个很好理解,有几种情况,一种呢,买椟还珠,凶犯不大认识名牌货;其二呢,销脏渠道有问题,索性省了这一麻烦,毕竟抢来的钱上没名字,但这些牌子货却极易暴露凶犯的某些信息。”

  “说得对!”雷天动道,“如果我是凶犯的,我也不会为了这点小利而暴露自身……”

  张剑心头显然也同意了杨雷二人的这种分析,但他嘴上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如果凶犯真是劫财,这前后不到半年就有三个女性遇害,说明她们身上其实也没多少油水。”

  “那可不一定!”一直坐在电脑旁查询各张银行卡的杨棠突然冒出这么句话来,“大伙儿来看,这是二号受害者所持有的三基银行(珠三角基础建设银行)的金权卡,你们看这笔二十三万华币的转出……”

  几人对比了一下二号受害者其它几张银行卡最后的转账时间,结果现前后相差不过十分钟,换言之,凶犯从二号受害者那里劫走了近三十万现款,照理说,这笔钱足够花销一阵子了,但三号受害者与二号受害者之间的时间间隔并不比二号受害者与一号受害者之间的间隔长多少。由此,凶犯除了劫财劫.色之外,作案时间上还有一定规律。

  雷天动皱眉道:“劫.色,劫财,作案规律……这三条搁一块怎么看怎么有点别扭啊?”

  “是有点别扭!”杨棠点头,“我们还是先去石井山分局看看一号受害者吧!”

  于是二人又在张剑的引领下,驱车来到了石井山分局。

  看到尸体后,杨雷二人有目的性地检看一番后,又翻看了物证,再上网查了查属于一号受害者的银行卡。

  “果然如此!”雷天动道,“我这边两张卡里都只剩下几十块钱……”

  “我这里也是。”杨棠应和道,“对了张主任,咱们手里的线索,有没有请专人画犯罪肖像?”

  张剑闻言愣了一下:“应该有吧,这一块不是由我具体负责。”

  杨棠:“……”

  雷天动倒看得很开:“没事儿,不过一号受害者这里我们得多拍几组照片,张主任,没问题吧?”

  “没问题,尽管拍!”张剑这边刚和石井山分局的一个副局长沟通好,应下了杨雷二人的要求,他的手机就响了。

  接完电话回来,见杨棠雷天动正在拍照,张剑不禁闷声道:“市局方面已经确定了,三号受害者被现前一天,绿园附近的游泳池果然开放过,还因为戏水的问题,引了一场骚乱!”

  “骚乱?”杨棠举着相机,边拍边问道:“规模有多大?十几人、几十人还是上百人?”

  张剑微微摇头道:“这就不清楚了,刚才电话里没说,不过杨侦查员大可放心,如果真有学生录下了骚乱视频,去京华打探消息的警员一定会把视频拿到手,到时候就能知道骚乱的规模了。”

  杨棠不置可否。

  ******

  市局,专案组会议室。

  刘凤田听了张剑的报告后,对杨雷二人刮目相看。

  “小杨,你们两个不愧为部里的侦查高手,才来专案组几个小时,居然就现了如此有力的线索,好、太好了!”

  杨棠和雷天动却并没有赔笑,反而面色凝重。

  “小杨,雷子,你们俩挂着个脸子几个意思啊?”

  杨雷二人对视一眼,最终由杨棠开口道:“刘局,三个受害人我跟光头都看过了,据我们目前看到的和分析出的情况进行犯罪肖像描绘的话,得出的结果很矛盾……”

  “怎么矛盾了?你说说看。”

  杨棠道:“我先具体说说我的犯罪肖像描述吧……先,案犯应该为男性,目前单身,身高17o到18o之间,年龄22到28岁之间,骨骼体架偏细偏瘦,手臂力量弱于成年男性的平均值,但他在房事方面的能力却要强于成年男性的平均值,同时,案犯童年极可能受过虐待,应该成长在夫妻不谐家庭或单亲家庭。案犯的性格应该较为孤僻、怯懦,与生人交谈常会出现视线闪躲的情况,但偏偏遇事冷静。”

  “完了?”刘凤田问。

  “大致就这么多。”

  “听你的意思,也没什么矛盾的嘛?”刘凤田不解道。

  “恰恰相反……”杨棠凝声道,“刘局,虽然我们不知道一号受害者被抛尸的时间,但单从三名受害者尸体上没找到其它毛这一点,就可以想象得出案犯的冷静和谨慎,这两种性格与孤僻怯懦杂糅在一个人格里,可以想见案犯有多么的古怪。”

  “更古怪的是,二号受害者被抛尸的时间,根据你们之前提供的线索,有目击者看到是傍晚时分,也就是说,案犯要么是远来抛尸,要么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抛的尸,不管是哪种,他的胆子都大得可以……”

  “胆大?”刘凤田愕然。

  “没错,案犯在二号案和三号案中的抛尸都相当大胆!”雷天动把话题接了过去,“尤其是三号案,京华绿园那个地方虽不算热闹,但行人也络绎不绝,案犯居然敢把受害者尸体抛那儿,这是什么心理?与怯懦一点边儿都沾不上。”

  “唔……”

  听完雷天动分析的刘凤田和几个侦查员脸上都露出了难色。

  犯罪肖像描绘自相矛盾,这的确很有问题。

  但是“怯懦”这个心理性格安放在二一九连环案犯身上,刘凤田等人又相当赞同,毕竟三具受害人的尸体摆在那里,她们身上受虐的伤患也摆在那里,相信三位受害者受虐的过程绝对是一个相当变态的sm过程,而如此这般欺凌受害者的施虐者往往具有“怯懦”的性格,什么东西都怕,可一旦被他逮住机会翻身农奴把歌唱,他将会用极端暴力来对待比他弱小的“东西”!

  这个“东西”或许是蚂蚁,也可能是人。

  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种心理变.态,而这种心态并非某些特定的心理疾病人群才有,每一个受过压抑的人都可能有这种心理疾病,只是正常人受压往往较小、又或抗压能力往往比疾病人群要大,所以遇到类似情况时,不会爆出病态,相对的,有心病的人一旦受压过激,就会造成心理崩溃,爆出某些极端的行为。

  “呃……大伙儿说说,照小杨的分析,这连环案犯有没有可能脑子有问题啊?”一位胡姓侦查员难得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脑子有问题?”另一个王姓侦查员皱眉道,“老胡,你的意思是说,连环案犯是个精神病?这、那……我们专案组恐怕有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

  “时间呐!”刘凤田把话茬接了过去,“一个精神病在外面杀人,上面一定会要求限时破案的,时间的压力这不就来了?”

  张剑哂道:“刘局,就现在上面也是限时破案吧?”

  “不一样……之前我跟上面保证的是,七一之前破案,破不了案我主动辞职!”刘凤田黑着脸道,“但如果真是精神病在外面杀人,那么肯定会要求咱们在五一之前破案!”

  这时,杨棠又道:“不管是否限时破案,我只想说一句,这个连环案犯在施虐时极端狂暴,但在案后处理方面极为冷静极为仔细,所以是个相当难缠的对手,而更关键的问题,直到目前为止,我们尚未锁定嫌疑人……”

  张剑等人闻言俱都沉默不已。

  “是啊,案都好几天了,咱们都还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刘凤田有点感慨。

  “咚咚咚!”有人敲门。

  “进。”

  俩一级警司衔的同僚风风火火进了会议室,来到刘凤田身后,在他耳边嘀咕了一番。

  刘凤田眼前一亮,道:“把视频拿进来,大家都不是外人,一起看!”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636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