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70 提醒(求订阅!)

370 提醒(求订阅!)

  “有没有车牌这不是重点……”杨棠道,“重点是,如果那小货车里坐得有人的话,他应该能很清楚地观察到抛尸地点。”

  “这倒也是,如果小货车内真有人的话,一定能看清抛尸地点。”胡侦查员道,“可三段视频的角度皆有太阳反光,根本看不清挡风玻璃后面的情况啊!”

  实际上,如果是正面或者侧面拍到某辆车的车头,那么不论有没有太阳反光,经过技术分析,都是能还原挡风玻璃后的情景的。

  可惜眼下的情况有点特殊,车头的景象经过了二次折射,再加上仰光这么一普照,得,只能看到金灿灿的一片……其实说一片也不太准确,若非杨棠特意指出了那三段视频里的猫腻,金光灿灿的一片窝在角落里实际只得两三个较亮的像素点。至于金光灿灿,那是之后经过处理放大才有的结果!

  这时,刘凤田发话了:“现在基本可以断定,这辆小货车在群殴现场几乎从头停到尾,那么大伙儿觉得,这车里当时到底坐着人没有啊?”

  听到这个问题,众人皆愕。

  有个侦查员把处理放大后的视频反复拖曳观察了好几遍,最终率先发言道:“车里有人没有实在看不清,不过车身上的尘土与周围环境相比厚得过份了点儿,也就是说这小货车并非一直就停在那里的,而是群殴前或群殴开始时才停在那个位置上的。”

  对于这番分析,在座之人纷纷颔首,表示赞同。

  刘凤田却在此时点将道:“小杨,货车是你发现的,你就没电看法?”

  杨棠哂道:“看法?当然有……不过在我提出我的看法前,我想提醒各位前辈,无论是小货车也好还是故意避开抛尸地点不拍,反正怎么样都好,这些都只是线索而已,即使找到了当事人,我们也没办法令他或者他们承认到底有没有连环杀人这样的重罪。更何况,抛尸前发生的群殴与抛尸本身有多大关系这也值得商榷。当然啰,目前案子一团乱麻,找出一个类似案件线索的线头,然后顺藤摸瓜地查下去,也未尝不可!ok,闲话就这么多,回到刚才的问题上来,群殴当时,小货车里究竟有没有人看热闹,抑或观察抛尸地点?”

  “对啊,到底有没有啊?废话小子!”显然,胡侦查员对杨棠刚才的那番善意提醒很不感冒。

  从来都是老子教训儿子,前辈教训后辈,哪怕是“提醒”也该如此,没曾想今天倒被杨棠把上风占了去,自然有老家伙不爽了。

  杨棠对此不以为意,不愠不火道:“照我看来,小货车里一直都有人在。”

  “噢?这话怎么说?理由呢?”刘凤田道。

  “理由很简单,第二视频、第五十一视频、第七十三视频……如果你们看得够仔细的话,应该能找到我所说的为什么。”

  技术台那里立刻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接着是视频播放。

  “这也没什么异常啊?”

  “就是……”

  “不对,你们看五十一视频,这俩家伙都打红眼了,可打到小货车附近,立刻有人把他们跟小货车隔开,这其中有问题啊!”

  “没错,的确有问题,不信你们看其他围观者,根本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哪像这几个人,居然主动制止战火的蔓延,好像剐蹭到小货车要赔得倾家荡产似的。”

  “这就没错了,其他两个视频也有相似的地方……”

  “啪!”此时刘凤田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情绪颇有几分激动道:“那还等什么,大伙儿现在就动起来,把手头上已经掌握的线索查清楚再说!”

  随后散会出来,一看时间,二十三点都过了。雷天动显然有夜猫子属性,对于当下的时间浑不在意,反而饶有兴趣地邀请杨棠道:“怎么样?冰啤宵夜,我请!”

  杨棠道:“行吧,不过我得先去趟厕所。”

  拐进厕所后,杨棠立刻躲在厕格里收伏了十几只虫分身,有蝇有蚊,他即刻命虫分身们各自找寻之前在小会议室里的各个侦查员还有刘凤田等目标依附,雷天动除外。

  与雷天动在路边摊小酌了约一个钟头,分道扬镳后,杨棠又以[影分身术]分出了九个分身,让他们以三处抛尸地点为圆心,进行拉网式搜索。至于杨棠本体,自然是驱车回了牧场别墅,稍事洗漱后,便直接就寝了。

  翌日早起,打了两趟拳,晨练一番后,杨棠亲自下厨,弄好了早点给毗邻别墅的杨爸杨妈亲自送过去。二老享用之后,自是赞不绝口。

  杨棠趁二老心情大好,趁机把京大颁给他的奖状拿出来亮了亮,结果把杨爸杨妈吓了一跳。

  要知道,自打京大为杨棠开了朝会,发了一百万给他,他还没来得及正式跟二老汇报呢,而这个事早晚得挑明,所以杨棠本着晚说不如早说的心思,当下就给透了出来。

  果然,杨爸端详了一会奖状,疑惑道:“这什么特将啊?也没个名目,不伦不类的。”

  “其实也不算不伦不类,主要是我独自完成命题,学校里得红眼病的老师不少!”杨棠道。

  “还老师得红眼病?”杨妈瞪了他一眼,一副“你就瞎扯吧”的表情,“你什么命题啊?”

  杨棠遂把以数学方程式为封面的《自然》《科学》两本期刊拿了出来,道:“我完成的是这两期的数学命题——西姆猜想证明!”

  正喝茶的杨爸听到杨棠最后几个字,“噗”一声,竟把嘴里的茶给喷了出来,惊诧地看着杨棠道:“你妈回老家前,我在学校就隐约听说有个叫杨什么的青年数学家破解了西姆猜想,敢情是你啊?”

  杨棠颇有些不好意思道:“嘿嘿,惭愧、惭愧……哦对了,京大还发了一百万奖金给我,正好跟你们说一声。”

  吓!!

  杨妈妈不太清楚前沿科学的重大奖励,闻言吓了一跳:“嚯?奖这么多钱呐?要不要搁一部份在妈这里,以后给你娶媳妇用?”

  不得不说,这就是父母的关心,虽然之前杨棠各给了二老一张大几百万的银行卡,但他俩愣是没舍得动里边的一分钱,眼下杨棠又收了钱,杨妈妈自然打算帮儿子管着,等以后他结了婚好移交给儿媳,这叫男主外女主内。

  可杨棠一听杨妈妈的话顿时脸都绿了:“妈~~啊,那一百万我都花得七七八八了,你要实在急着用钱,从你手头上的卡里取不久完了呗!”

  不提银行卡还好,一提二老勃然色变,脸上全是后怕。

  “爸、妈,怎么了?我那一百万多是花在请客上了……”

  杨爸迟疑了一下,道:“之前你妈在老家昏倒,并不全怪那些个亲戚说话刻薄,其实在回你妈老家前,你妈在街上遭了骗子,忽悠说是什么辟邪金砖,让她掏钱买,她当时特想一家人平平安安,脑子一昏就回家拿了卡取钱,幸好当时她警惕尚存,觉得不跟我说一声就买金砖有点过头了,所以犹犹豫豫下拿错了卡,人骗子让她拿的是存大钱的卡,她拿过去的是自己的工资卡,最后只损失了几万块,买回两砖肥皂,算是万幸!”说完,他又忍不住瞪了杨妈一眼。

  杨棠见状,赶紧劝道:“好了好了好了,这事儿我不该问,爸你也别太责怪妈了,咱家不差那几万块钱!”与此同时,他省起了阮清怡,不明白杨妈在受骗时她为什么没出手。

  杨爸闻言眼睛越发圆瞪道:“什么叫不差那几万块钱?除开你赚的那些大钱不说,咱家就这么点钱,什么叫不差钱?假使你没赚大钱,又少了你妈工资卡里的钱,你说咱们现在的生活要咋过?”

  不得不承认,杨爸因为当过兵,所以兵法之中未算胜先算败的指导思想一直在影响着他,甚至这种思想遗传给了杨棠。

  “是,如果那样的话,生活的确是要难过一点!”杨棠点头认可了杨爸的想法,但话锋一转道:“可钱已经被骗,你责怪老妈又有什么用呢?再说了,就算骗子骗了五万、十万,甚至一百万,只要我们一家人还好好的,那些都不算什么,钱没了再挣!你可是我的亲爸,她是我的亲妈,何必为了钱,闹得一家人不痛快呢?”

  杨妈听到这话,眼圈一下红了。

  杨爸也叹息一声,道:“小宏,看来你真是长大了,当时我听到你妈被骗了钱就不如你冷静,一怒之下还打了好几通幺幺零。”

  “遇到这种事自然该报警!”杨棠道,“不过爸,您说您没我冷静,那是您和老妈还没有真的适应我赚大钱这回事,要不然您也能异常淡定……”

  杨爸闻言忍不住拍了杨棠胳膊一下,叱道:“你小子少拍我马屁,该干嘛干嘛去?今天没课吗?”

  “有,我这就上课去。”说着,杨棠起身欲走,倏又站定,回身道:“对了,京城最近出了件连环强奷杀人案,您二老出门时最好驾车,这样安全一点,还有你们几个也是!”最后半句他是对小兰等四个女佣说的。

  杨爸不信道:“真的假的?你又从哪儿听说的?”

  “我有个同学,他老爸是市局的副局长刘凤田,所以我就知道啰!”杨棠胡诌道,“走了。”

  ******

  车上。

  杨棠通过红后联系上了阮清怡。

  “我妈被骗的事你知道吧?”

  “当时夫人跟对方有说有笑的,毫无性命之忧,我就没在意,后来才知她被骗了钱!”

  “行了,今次不怪你,想办法去学学‘读唇’,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即使不当场袭杀骗子,过后你也得把骗子剿灭干净!”

  “明白。”

  一晃整个上午过去,中午的时候,杨棠打好饭坐下来边吃边点亮了学习用笔记本。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杨棠发现扩展后的储物指环单一储物格能摄入至少一辆金杯面包车大小的物件后,他就买了多台型号不一的笔记本电脑,一台红后专用,一台工作用,一台上网及游戏用,一台学习用,分别存在不同的储物格里,取用相当方便。

  “喂,你干嘛吃饭的时候也不消停?”不知什么时候,陶妤妃谭宇辰已打好饭菜凑到了杨棠餐桌边。

  杨棠头也未抬,一边用勺子往嘴里扒饭一边死盯着笔记本:“坐!”

  谭宇辰立马挨着杨棠坐了下来,惹得陶妤妃一阵白眼。

  “师父,您老忙什么呢?”

  “自己看…”

  谭宇辰瞄了眼笔记本屏幕,摇头道:“看不懂。”

  这时,陶妤妃已绕到另一边,挨着杨棠坐了下来,同样看了下笔记本屏幕,不太确定道:“这是……拓扑学模型?”

  “差不多吧!”杨棠又吃了勺饭,“确切地说,这是我设计的多纳多猜想的拓展模型。”

  “多纳多猜想?!”谭宇辰一脸懵逼的表情。

  陶妤妃忍不住拍了他后脑勺一下,道:“平时叫你多看点课外书,你不听,多纳多猜想其实就是……”

  杨棠及时制止道:“陶班,别解释了,吃饭吃饭!”

  陶妤妃当即不再多说什么,开始自顾自的吃饭。

  三人相处得正安静,夏妙薇也端着个饭盒在杨棠对面坐下:“听说你昨晚半夜才回家?”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心说你家别墅离我家也就两三公里远的样子,大家都通一条牧场马路,俺们开车回家动静不小,你家佣人多半都听见了,什么叫“听说”啊?因此,他并没准备和夏妙薇搭话。

  不过陶妤妃显然被影响到了,见杨棠没吭声,忍不住追问道:“不是吧?你昨晚真半夜才归家?”

  “是啊,多谢陶班关心!”杨棠勉为其难答了一句,“对了陶班,最近京城不太平,如果可以的话,你出街最好结伴而行,又或者打车开车什么的。”

  没等陶妤妃说话,谭宇辰把话头抢了过去:“不太平?怎么不太平了?没听说有什么事啊!”

  ps:求订阅!!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659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