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71 大海捞针(求订阅!)

371 大海捞针(求订阅!)

  “不太平?怎么不太平了?没听说有什么事啊!”

  夏妙薇秀眉轻蹙道:“你是说连环婬魔案?”

  虽说都有官面上的背景,但在玉京这地界儿夏妙薇终归要熟一些,所以小道消息方面也比陶妤妃谭宇辰灵通得多。

  “婬魔?”陶妤妃愕道。

  杨棠颔首道:“没错……就我所知,已经有三名女性在被侵犯后遭到杀害。”

  “啊!?”陶夏二女几乎同时惊叫出声,惹得周围本就在偷瞄她们的不少男生更加侧目。

  “我只是隐约听谁提过一下这个案子…”夏妙薇捂着小嘴,眸眉间尽是惆怅,“没想实情这么残酷,居然是先奷后杀!”

  “真的假的?”谭宇辰不太相信道,“师父您又是从哪听说婬魔案的?”

  “你管我从哪儿听说的,总之我有我的渠道。”杨棠瞪了谭宇辰一眼,“倒是你,乖徒弟,最近别乱跑,全天候陪着你姐,这样也不至于出什么纰漏!”

  “不行啊,国家队方面马上要二期集训了。”谭宇辰一脸难色道。

  杨棠哂道:“到底是你姐重要还是国家队重要?莫非你老爸没为你在国家队争取一点特权?再说了,以你的实力,还要集训什么啊?直接上比赛不就完了么?”这后半截话说得虽然很不尊重其他运动员,但事实就如此,比跳远跳高的话,除非杨棠亲自落场,否则不管在哪一级的比赛上,谭宇辰都很难不拿冠军。

  “宇辰,你该集训集训去,我不需要人陪,大不了直到期末考,我都不出京大校园就是了。”陶妤妃说这话时,明眸始终盯着杨棠的眼睛,却没发现他有丝毫主动献殷勤之意,小心心里郁闷得要死。

  “那敢情好……这样也省了人担心。”杨棠轻笑道,“吃饭吃饭!”殊不知陶妤妃心里已经把他看作了不解风情的鲁男子。

  “那我呢?”夏妙薇不悦道,“杨棠学弟,你怎么不知道关心关心学姐?”

  “你?”杨棠斜了夏妙薇一眼,哂道:“出门温蒂莎,屁股后头还跟俩(不是错别字)沃尔沃越野的保镖,用得着我费心嘛?”

  夏妙薇闻言翻了个白眼,狡辩道:“可要是万一……”

  “没万一。”杨棠淡定道,“就算有万一也肯定不是一个小小的婬魔搞出来的,他毕竟还是个人,一边要对付两车保镖,一边要掳你走,难点儿吧?”

  夏妙薇哑口无言。

  ………

  午饭后,杨棠等人分道扬镳,尤其是陶妤妃,更是赌气得与寝室的室友结伴离开,甚至都没要弟弟谭宇辰陪。

  “师父,看见了吧,我姐生您气啰!”不愧是姐弟,谭宇辰一眼就看穿了陶妤妃的动向意味着什么。

  杨棠不置可否道:“生气就生气呗,至少证明她心里还有我,万一哪天我讨好她,她当我空气,那才糟糕呢!”

  谭宇辰愣了一下,随即重重点头道:“嗯,倒是这么个理儿!”顿了顿又道:“可是师父,眼下我姐生气,您真不打算去安慰安慰她?”

  杨棠摇头晃脑道:“此诚危急存亡之时也,哪儿那么多儿女情长……”

  “危机存亡?”谭宇辰脑子一转便想到了婬魔案,“不是吧师父,您顺嘴一提的案子真那么邪乎?死了三个女的,我怎么一点风都没收到啊?”

  “你没收到风是你的事,人家夏学姐听来的难道是西北风啊?”说完这句,杨棠挟着笔记本电脑拐向了地库。

  没办法,虽然有储物指环可以把车摄入其内,但京大校内监控太多,若摄像头只拍到杨棠开兰博基尼进校,没拍到他把车停哪儿了,一回两回还可以,时间长了,难保不会引人注意,到时候解释起来也是个麻烦,还不如一直停地库踏实。

  杨棠坐进兰博基尼驾驶位时,谭宇辰也钻入了副座,腆着脸道:“嘿嘿,师父,您捎我一段儿呗!”

  “你那辆低配的路虎呢?”

  “剐了,送修…”

  懒得再多废话,杨棠直接问:“去哪儿?”

  “体育大学……”

  “不是吧?你还真去集训呐?”杨棠多少有点诧异,也不等谭宇辰扣好安全带,便开出了车库。

  一路限速以下的风驰电掣、见缝插针,没多久杨棠就把谭宇辰送到了体大门口:“之前吃饭我跟你说的,你记没记住啊?”

  “我省得……今天是重新集结的头一天,这第一天请假不太好,赶明儿我请假,这总可以了吧?”谭宇辰道,“万一上面不同意给假怎办?”

  杨棠当场翻起了白眼:“我说你是猪脑子啊?你主攻的项目是跳高跳远,这两项虽然国内近些年水平进步得很快,但要想在世界大赛或奥运上斩金夺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唯独你,一旦上了这两个项目立马就有拿金牌的实力,田管中心领导不把你当个宝给捧着,还能摔着你啊?领导不想要政绩啦?再退一万步说,你尥蹶子不干了,甭说后面还有你爹罩着,就是换了普通人,大不了再不搞职业体育,上面的领导还能咬你呀?况且真要想搞职业体育,国内行不通,你还可以转国籍嘛!”

  “懂了。”谭宇辰重重点头,“师父您的意思是让我请假的时候强硬着点儿,上面要是不同意,就以罢赛相要挟对吧?”

  “没错,跳高跳远可不像国乒队那样人才辈出,少了你个张屠户,这跳高跳远就得吃带毛猪!”说完这句,杨棠驾车起步,一溜烟跑没影儿了。

  下午,杨棠怂恿起了杨爸,两人合伙把杨妈弄到陆军总医院进行了全面体检,由于有了米姝提前安排,整个体检过程相当顺畅而迅速,至于体检报告要一周之后才能拿到。

  晚上,杨棠照例到市局开会,与一众侦缉高手碰了个头,汇总了一下当天的情况。可惜,案件的整体进展不大,更没有什么突破性的线索。

  ******

  第二天周五,中午饭后,杨棠在校际篮球联赛上再度大展神威,带领历史系队战胜了夺冠热门之一的外语学院队。

  赛后,杨棠跟没事儿人似的去了图书馆,继续研究拓扑模型,随时打算开始撰写有关多纳多猜想的证明过程。

  与此同时,还在生昨天闷气的陶妤妃居然与两个女生结伴去逛西云文化广场了。

  好巧不巧的是,几拨杨棠或认识或熟悉的人都聚往了西云文化广场,这其中包括了杨爸杨妈,还有就是在家闲得无聊,碰巧看见杨爸杨妈驱车出门,所以一路尾随的夏妙薇。

  西云文化广场其实是围绕瞻云牌楼这个主题建立起来的,这里的步行广场、北大街,以及泰钧百货、光翰百货等等商铺设施,都洋溢着青春时尚的元素,而杨爸杨妈之所以来这里,一是因为没认真逛过,二是想着给杨棠备几套新衣物啥的。

  起初,跟踪二老的夏妙薇很不解,觉得杨爸杨妈跑西云这边来凑热闹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等跟着他们逛了一会儿她才明白老人的良苦用心,他们并非为自己挑拣东西,而是选给杨棠的。

  正当杨爸杨妈在光翰百货三楼跟一售货小姐拌起嘴时,文化广场电影院门口,两拨人不期而遇。

  一是陶妤妃跟她的两位女同学,二就是谭宇辰和一位小麦肌肤身形矫健如雌豹、五感周正、笑起来露出两排整齐白牙的阳光女孩。两拨人分别排在两个窗口队伍的后边,均有说有笑。

  本来他们谁也没发现谁,但陶妤妃跟自己的同学聊得眉飞色舞,以至于时不时会露个侧脸,结果谭宇辰不经意间,终于发现了自家老姐那美不胜收的脸蛋儿!

  “哎哟~~我去!”他赶紧躲到了阳光女孩身后。

  阳光女孩一见谭宇辰的动作就猜到了几分:“怎么了辰辰?撞见熟人啦?”

  谭宇辰压低声音道:“熟,熟得不能再熟,我姐在前面……”

  “啊?那我要不要上去拜见她啊?”阳光女孩问。

  “千万不要……你我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情急之下,谭宇辰有点口没遮拦。

  “你说什么?”阳光女孩凤目圆瞪。

  “没、没说什么……燕子、燕绫,你和我的事我还没得及跟我姐说呢,这要是突然见面,她对你的印象指不定怎么坏呢,毕竟咱们这会儿该在训练对不?”

  阳光女孩闻言沉吟了一会,才道:“那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继续买票呗!”谭宇辰道,“不过你得像现在这样一直掩护我,而且等下不能买跟我姐一个放映室的票,懂?”

  “明白明白,嘻嘻!”阳光女孩燕绫露齿一笑,差点又晃花了谭宇辰的眼。

  不得不说,燕绫即使妆画得再好,也就八十分出头一点点,但只要她一笑,立马能加上五至七分,直逼九十。这也是为什么在挑女孩子方面胃口算叼的谭宇辰愿意约她出来看电影的原因。

  买票的队伍在缓缓前进,谭宇辰小心翼翼地躲在燕绫屁股后头,只是没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他跟燕绫斜后方,与陶妤妃几女一列(买票)的另外三个女生恰落在了谭燕二人后边。本来谭宇辰不躲燕绫屁股后边,那仨女孩还不会注意他们,结果他非要鬼鬼祟祟……

  “卫生员,你看那男的,好下流哦!”

  脸色一直郁郁的沈洁在室友的招呼下,偷望过来,发现果然有趣得很,一个大男孩正撅着个屁股,弯着腰,把自己的脸颊往前边一个女孩的翘臀上凑,幸好那女孩时不时回看他一眼,偶尔还说上两句话,否则沈洁她们恐怕要尖叫非礼了。

  原来这三个女孩是杨棠略略认识的沈洁和她的两位室友赵苢杉跟王蓝,经过两天,沈洁已经确认,狂魔所杀的三女之一就有柳诗诗存在,所以沈洁心情一直抑郁得不行,于是王蓝和赵苢杉就商量着将她拖出来看场电影,换个心情。

  “诶~~不对呀,那男生看着怎么有点面熟啊?”赵苢杉倏然道。

  “我看着也像…”王蓝附和。

  “什么叫像啊,他就是陶妤妃的亲弟弟,不过不姓陶,姓……谭!”沈洁没好气道。

  “管他呢,我们跟他又不熟!”

  于是三女继续排队,可就在这时候,不止她们仨,在场两队买票人当中的女性都感觉到一股阴邪的目光从她们的后脖颈划过,像红外线扫描似的,只一下,很快就感觉不到了。

  同一时间,四个长相普通的男生出现在买票队伍末尾,其中两个还戴着墨镜。

  “喂喂,我说你们两个,这里的光线已经不刺眼了,还戴着墨镜干嘛?”

  “就是……南瓜,你平时不会胡闹的,怎么今天会学靓仔啊!”其中的板寸头向四人中最矮的那个戴墨镜的男生撇嘴道。

  戴墨镜最矮的男生有些单薄,身高大概七三七四的样子,听了同伴的话,略显迟疑道:“今天是我先戴的墨镜,靓仔学我!”

  “哇靠,南瓜,你啥时候学会狡辩了呀?”被唤作靓仔的男生四人中最高,约一七九的样子,真名叫泰英俊,在同伴之中,矬子里边拔高个儿,他是最帅的一个,但也就七十分不到的水准。

  “我没狡辩,是我先戴的墨镜!”最矮男生坚持己见道。

  泰英俊闻言被气得不行,瞪眼道:“不给面子是吧葛澜?你个怂南瓜!啪!!”说着,他重重地扇了最矮男生的后脑勺一下。

  “唔……”最矮男生葛澜捂着头部被打的地方差点没哭出来,旁边二人赶紧架住了还想再打的泰英俊,一阵好劝。

  这时候,沈洁三女已经买到了票,步入了一号放映厅,结果一找位子,竟发现陶妤妃就坐在邻座。

  “嗨!”王蓝挥手示意。

  “咦?王蓝沈洁,你们也来看电影啊?”陶妤妃随口回了句没什么营养的话。

  沈洁只是略略颔首,没有吭声,王蓝见状,叹气道:“陶陶,你别怪她,刚去打听了她好姐妹柳诗诗的情况,结果真的遇害了。”

  陶妤妃闻言眉头一挑:“狂魔案?”

  “对,有叫狂魔案的,也有叫婬魔案的。”

  王蓝看似随意的回答令陶妤妃浑体一震,省起了头天午饭时的情景,搞半天婬魔案就是狂魔案,他也不解释清楚。

  实际上,杨棠以为陶妤妃听过狂魔案(详见364),什么都清楚,所以只是提了提安防的问题,本没有细说案件本身,只是没想到两下的信息差距这么大!

  ps:求订阅!!

  ps:这两天家里有点事,焦头烂额的,导致更新量不足,望书友们见谅!!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673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