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74 怪咖嫌犯(求订阅!)

374 怪咖嫌犯(求订阅!)

  “就这点儿小事啊?没必要打这个小报告,毕竟进了大学,不找男女朋友的少吧?”

  “倒也是,凡是进了大学到了大二不成双入对的都是怪咖,说不定兴趣向有问题……”

  “那也不一定,万一男方或女方长得太挫也是有可能找不到接盘侠的。”

  “所以呀,我们三个虽然长得不算顶顶漂亮,但也得虔诚感谢父母,至少没把咱生得跟脱了皮的石榴似的,完全不敢见人啊!”

  王蓝仨女说说笑笑叽叽喳喳出了影城。不久之后,上完厕所出来的谭宇辰跟燕绫,为了躲避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的陶妤妃,相互依偎着,鬼鬼祟祟地从另一边的出口离开了影城。

  先一步到了外面步行街的王蓝仨女看着周遭如织的人流,心情越发地好了起来。

  “现在五点不到,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吧?”

  “行啊!”

  于是三女又一番讨论,终于敲定了喝东西的地方,联袂往步行广场的东南角行去。好死不死地,她们仨竟与在附近没头苍蝇般乱转的葛澜擦身而过。

  “嗅、嗅!”

  “唔……这是经血的气味!!”葛澜双目陡然放光,瞬息解除了没头苍蝇状态,扭身就跟在了王蓝三女屁股后边。

  这还不算完,眼见着到了广场边缘,人流开始稀疏,葛澜自觉除下外套,反穿过来,又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条灰白相间的头巾,将他自己的头发全都包扎了起来,同时还摸出一支戏曲用的黑色画笔在脸上点缀了几下,几颗远看似黑痣的东西随即在他脸上出现,令其气质形象颇为改观,若非专业人士,乍一看到目前的葛澜,数秒之内恐怕很难认出他姓甚名谁。

  王蓝三女丝毫没察觉有人在跟踪,走在前边依旧有说有笑,眼看着三女就要进了咖啡店。赵苢杉的手机突然响了。

  接通之后说了几句,挂断电话的赵苢杉急吼吼道:“我得赶紧回学校了。”

  “干嘛走得这么急呀?”

  “我妈来了,她刚下高铁,这会儿正坐出租车往咱们学校赶呐!”

  “啊?那咱仨一块回吧?”

  “不喝饮料啦?”

  “饮料随时都能喝,还是先帮杉杉把她妈妈哄好了再说吧!”

  打定主意的三女立马调转方向,直奔附近的出租车站就去了。

  脸上表情越来越怪异甚至可以称之为邪异的葛澜尾行得正起劲,却倏然看见三女钻上了一辆出租车,如彩云般飘走了,闹得他是满头雾水。

  「要打车追上去么?」

  葛澜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被否决了。

  「不不不,打车跟踪的话在监控视频里就明显了……」

  他只好懊恼地转向,不经意间,却又与谭宇辰燕绫错身而过。

  “嗅!”

  “唔……又是经血的气味,比刚才还浓!?”

  当下,葛澜瞬间有了新目标,开始若即若离地吊在谭燕二人身后。

  “对了辰辰,等下回去的时候,你先我后,咱俩别搁一块儿进,不然是个人就能看出来……”

  “看出来怎么了?你跟我都亲过嘴了。”说着,谭宇辰又恬不知耻地把臭嘴凑到了燕绫的脸颊边。

  燕绫显然跟他没少厮磨,一点不避让,只是嘟囔道:“我倒是无所谓啊,就怕消息传到妃妃姐耳朵里,到时候她要找你算账,可别拿我当挡箭牌啊!”

  “啊哦,那还是分开进吧,你先进!”谭宇辰连忙改口道。

  “不行,如果我先进的话,这女先男后,容易让人误会你是护花使者,那帮家伙硬要乱嚼舌根的话,不还得传到妃妃姐耳朵里啊?”

  “对对对,你说得对,那帮牲口……噫?”谭宇辰正跟燕绫说笑着,突然一丝阴霾划过心头,他骤然回头,却并未发现身后有可疑人物,“奇怪了!”

  “什么奇怪?你回头干嘛?”燕绫问。

  “我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们,可回头却找不着人……”

  “有人盯着我们?在哪里啊?”燕绫问。

  “我在找,可惜没找着。”

  “那就是没有啰!”

  两人打打闹闹,到了公车站,很快等到了一趟途经体大的公车,坐了上去。

  公车开动的那一刻,谭宇辰心头的阴霾感终于消散殆尽,可当他们俩在体大附近的车站下车时,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甩了甩头,谭宇辰嘀咕道:“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我神经错乱了吧?”

  “都快到集训队了,你发什么神经?”燕绫诧异道,“嗯~~不对,你之前不老说自己有什么气功傍身,你现在这样,会不会是气功练岔了呀?”

  谭宇辰闻言一怔,半晌才道:“有可能…”

  “那现在怎么办呐?”燕绫急了。

  “大不了我现在把气功收敛起来,等详细问过师父后再做决定!”说着,谭宇辰真的收敛了他身上的葵花宝典,呃不,金雁功内气。

  果不其然,那种压抑在心头的阴霾感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样?”

  “好了……看来果然是我练功出了岔子,得请教师父了。”谭宇辰自以为是道。

  “那个,那辰辰,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有机会,能、能不能介绍你师父给我认识呀?”燕绫吞吞吐吐道。

  “怎么?你也想学气功?”谭宇辰哂道。

  “废话!”

  “那可难了,就算有我介绍,你基本上也没啥机会。”

  “为什么?他不是把气功传你了吗?为什么就不能传我?”

  “因为我师父当年艺成下山时,祖师爷特地叮嘱过他,说不能把功夫传给一个叫燕绫的母老虎!”

  燕绫听得一愣,旋即回过味来,追着谭宇辰一阵好打,幸亏此时两人已经到了体大大门口街对面。谭宇辰一边闪躲燕绫的追打,一边盯着红绿灯,一见人行横道绿灯了,他便窜了出去。

  “喂,你小心车!”燕绫在路边尖叫。

  “怕什么,现在绿灯!”谭宇辰嚷道,“照咱们说好的,我先进去,你稍微慢点回来。”

  “知道啦,我正好去超市买点东西。”

  两人就此分道扬镳,而此时已是华灯初上。

  燕绫拐到有两排榕树做门挡的超市后门,正想推门而入,她就感到后脖颈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敲了一下,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谭宇辰兴冲冲地进了体大校门,随即想起内功的手,忙边走边把手机掏出来打给了杨棠。

  电话里,杨棠听完谭宇辰的描述,心里咯噔一下,叱道:“徒弟,你的练功没有问题,那阴霾是你所练内功的预警!”

  “啊?!我、这……”

  “什么这啊那的,现在你马上去找到你集训队的队友,我估计她会有危险!”

  “啊?”谭宇辰顿时跟火烧屁股似的,返身往校门口奔去,同时,他还不忘拨了燕绫的手机号。

  结果……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谭宇辰听到这样的回应只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炸立而起,整个人变得极度暴躁,到了校门口,连车都没看,对对直直就冲到了对街人行道上,然后直奔燕绫所说的那家他们许多人都常在那儿买东西的超市,从正门闯进去,揪住收银员的脖领子狠狠地询问燕绫的情况。

  收银员听完谭宇辰的描述后摇头表示没看到过这么一个女生,否则他一定会有印象,毕竟现在大多数女生都喜欢白皙皮肤,不太喜欢嗮太阳,而燕绫小麦色的肌肤应该算是比较突出的特点。

  “你说没这么样一个女生,那你们超市前后门往前半小时的监控视频呢?放给我看!”谭宇辰既非官也非警,他这个要求可谓相当无理,但收银员应该是体大在超市这儿“勤工俭学”的学生,见他着急的不行,居然答应了要求。

  可是超市前门视频倒回快放而出,并没有发现燕绫的身影;更可气的是后门,摄像头的角度全被榕树跟超市的广告气球给遮住了,甭说燕绫了,一个人影都没拍着。

  “嘭!”

  谭宇辰气得砸桌子。

  收银员在旁边提醒道:“同学,你可以打她电话试试啊?再不行手机互相定位也可以啊!”

  “定位?”谭宇辰愣了一下,打开解锁,迅速在自个儿的手机上操作起来。

  定位软件很快有了反馈。

  谭宇辰大喜,一溜烟冲出了超市,同时还不忘向收银员致谢:“谢了啊兄弟,回头请你吃饭!”

  ………

  燕绫迷迷糊糊间,只感胸口火辣辣的疼,同时恶心想吐睁不开眼,周围一片漆黑,更有一双罪恶的手正窸窸窣窣地在解脱她的牛仔裤。

  潜意识知道这很不妙,燕绫哪怕是睁不开眼,手也绵软无力,身体却仍在七拱八翘地抵抗着对方卸掉她的衣衫。

  不过很快,她先是感到对方摸到她手机,将其扔出老远,随即感觉下体一凉,两条修长紧致的大腿毫无阻碍地暴露在入夜微凉的空气中……

  燕绫有些绝望,身体忸怩得更厉害,却发现有只手覆上了她的左胸,用力抓捏了几下,就在她身上的恶魔将要有更深入行动时,远处隐隐传来一阵脚踩枯枝烂叶的声音。

  “谁?”恶魔终于喝问出声,但恶魔的嗓音在燕绫听来却不男不女。

  “你大爷!”

  燕绫熟得不得再熟的声音终于回荡在她耳边,是谭宇辰的声音。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整个人彻底陷入了昏睡。

  昏暗的小树林里,谭宇辰已经闻到了今天出去约会燕绫难得喷洒一次的香水味,同时他看到一个身材削瘦的家伙正欲对凹凸有致的女体耍流氓,他几乎没怎么考虑,当即就挥出一拳,砸向对方的后脑勺。

  “咚!”

  一声闷响。

  两人拳对拳。

  谭宇辰在学得内功后第一次感到拳头上传回的一丝刺痛,不过对方更糟,另一只手抱着与谭宇辰对拳的那只手,眼神中尽是震惊之色。

  此时,两人近在咫尺,面对面,虽然小树林里光线很不好,照理说谭宇辰也该看清凶犯的面貌一二,但实际上,他只能看到对方的眼睛和嘴巴,其余部分都被一个黑白格子相间的面具给遮住了。

  “别过来,信不信我掐断她脖子!”面具凶犯反应迅疾,他在震惊之余很快认识到自己不是谭宇辰的对手,当即改变想干掉谭宇辰的策略,用未受伤的手卡住了燕绫的脖子,改为威胁。

  谭宇辰眼中凶光爆射,叱道:“你个瘪三还敢威胁我?有本事你就保持现在的姿势不动,反正我师父快赶过来了……”话音未落,他骤然踏前一大步,虽非缩地法,但像极了缩地法,瞬息便逼近到了燕绫和凶犯跟前。

  手一抬,谭宇辰用尽全力的左手死命钳住了对方的手腕。

  但只听“咔嚓”一声,面具凶犯不惜断腕也非要挣脱出谭宇辰的擒拿,却是再也顾不得燕绫这块可口的肥肉,狼狈地往小树林深处窜去……

  半个钟头后,体大某空置教研室。

  “燕绫是吧?我知道你现在惊魂未定心有余悸,对袭击你的人抱有深深的恐惧,但为了避免更多的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受害,我还是要请你想一想,仔细回忆一下你当时遭袭的情景……”杨棠苦口婆心地劝道,“毕竟在你之前已经有三个女孩子遇害,想想她们的父母,想想她们的朋友,你应该努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深入回忆你与嫌犯短兵接触的细节!”

  燕绫看了看杨棠,又瞧了瞧谭宇辰,一脸无助的表情。虽然谭宇辰也很心疼女友的样子,但他深知事关重大,当即以鼓励地眼神回望燕绫,还冲她略略点了点头。

  受到谭宇辰的激励,燕绫又深呼吸了两下,终于开口道:“我、现在我脑子很乱,容我想一下,再慢慢说,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慢慢想。”杨棠道。

  “主要是细节,越详细越好……”雷天动从旁附和道。

  ps:求订阅!!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710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