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77 成本问题(求订阅!)

377 成本问题(求订阅!)

  “轰隆!”

  五零五的门板整个拍在了地面上,寝室里唯一正在看片撸管的泰英俊当场萎了。

  “gogogo……”

  一队全副武装的特警端着武器冲进了门板刚被破拆的五零五,看到姿势不雅的泰英俊,立马有两杆枪黑洞洞地指着他。

  “双手抱头,蹲下!”

  泰英俊赶紧照做,可怜他的小鸟还萎靡靡地飘在空气中,来不及收拾。

  “哪个是葛澜的床铺?哪个是他的储物柜?”

  泰英俊几乎没有考虑,顺手一指,就把葛澜的铺位和柜子给卖了。

  一阵翻箱倒柜,外加大包大揽的收拾,等泰英俊再看时,葛澜的柜子已被清空,铺位上连本来学校发的棕垫都被搬走了。

  警察们来得快,去得更快,犹如潮水退去一般,惟余泰英俊瞅着自己不知能不能再展雄风的小鸟一脸懵逼。

  四十分钟后,市局专案组小会议室。

  “老年,看看这幅全身像素描,从嫌犯寝室搜出来的,你觉怎么样?”刘凤田道。

  被称作“老年”的警察虽只一级警司衔,但他那双眼睛睿智非常,明显饱经世事,接过刘凤田递来的素描画细细端详起来。

  画中人物似乎是一位皇后或十八世纪的贵妇,身着镶着花边的雍容长裙,手捧乐谱坐在钢琴旁,面部表情惟妙惟肖,最难得的这只是一幅素描,却能表现出如此细腻的画面,可见作画人在绘画方面的功底和潜力。

  “谁画的?嫌犯?”老年挑眉问。

  刘凤田道:“署名在背面角上。”

  老年当下翻过背面一看,只见角落里写着“南瓜仙人”四个字,而且字体还是硬笔书法,相当遒劲狂放,几乎快自成一派了。

  “这南瓜仙人是嫌犯的自号?”老年又问。

  “不清楚。”刘凤田摇了摇头,反问道:“以画喻人,你觉得嫌犯是个怎样的人?”

  “就一幅画,说不好!”

  刘凤田不置可否,转而看向杨棠道:“小杨,还有雷子,你们俩怎么看?”

  杨棠沉吟了一下,道:“年老说得好,只凭一幅画揣摩人的心理,的确不大合适,我想说的是,目前我们所抓到的嫌犯葛澜,这个人的兴趣爱好太宽泛,实在超出常人太多!”

  “首先,他的屁股舞跳得不错,这点张剑张主任可以证明。”

  “其次,葛澜这人在师大有个外号叫‘南瓜’,或者叫呆瓜、面瓜都行,这是不少瞧不起葛澜家境的同学给他起的一个鄙视姓绰号,但大家都看见了,葛澜居然在自己的画作上自诩南瓜仙人,这说明什么?说明葛澜的思想世界相对独立、封闭……”

  “第三点,嫌犯不仅仅在舞蹈、绘画方面有才华,同时还在研究解剖学,艺术跟鲜血,如此对立又似乎能被中世纪的某些裁判事件牵扯到一起的两方面令人多少有点毛骨悚然!”

  “综上所述,如果单方面的事情是不同的某个个体干的,我反而会安心许多,问题现在不是,从嫌犯暂住地和寝室里搜到的东西表面了嫌犯集多方面的爱好于一身,而这恰恰有悖常规,值得我们深入调查!”

  “当然,搜回来的女式内裤还有自蔚器的检验结果至少得等十二个小时,所以嫌犯究竟是不是连环婬魔案凶犯现在还不好下定论,因而在全市布控方面,还得专案组的各位领导拿主意。”

  这番话说下来,杨棠多少有点口干舌燥,忙拿起茶杯闷了一口。

  同时,刘凤田把话茬接了过去:“这么说,小杨还是倾向于目前的嫌犯葛澜就是连环凶犯啰?”否则杨棠也不会提等待女式内裤和自蔚器的检验结果了,“不过在这点上,还有没有更深入的推断呢?”

  杨棠微微摇头,道:“我心中是有个大概的揣测,但没有证据,说出来恐贻笑大方啊!”

  “没关系,你说,大家都听听,参考参考嘛!”刘凤田鼓励道。

  杨棠环顾四周,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道:“我这只是一家之言,还是集思广益,听听大伙儿的意见吧!”

  “也好。”刘凤田并不逼迫杨棠,随即布置道:“诸位,虽然咱们现在抓到了一个嫌犯,但各大天眼监控点的轮班人手还是照旧,暗地里的摸排也不要停,都明白了吗?”

  “有!”

  散会出来,到了办公大楼外边,雷天动一把拽住了杨棠。

  “诶~~我说老大,你看这两天忙的,咱俩去搓一顿呗,我请!”雷天动道。

  “不用了吧?”杨棠矫情道。

  “怎么不用,用!”说着,雷天动硬把杨棠拉上了他的车。

  到了家私房菜馆,雷天动点了不少菜,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他终于对杨棠吐露了心声:“老大,之前专案组开会的时候,我看你笃定得不得了,这连环婬魔案是不是要破啦?”

  “差不多…”

  “这么说,你确定目前的嫌犯葛澜就是真凶啰?”

  “差不多…”

  “你怎么确定的?具体证件……”

  “差不多…”

  雷天动:“……”

  此时,假装醉酒的杨棠眼神一凝,哂笑道:“光头,谢谢你今天请这顿宵夜哈~~!”

  “老大……”

  “行了,我知道你想早点结案,早点领积分,安啦!”说到这儿,杨棠比出两个指头,“不出两天,最多两天,这案子就破了,你信不信?”

  “有老大这句保证,我就放心啦!”

  翌日,早上九点过几分,寝室。

  上午前两节连堂杨棠没课,索性暂回寝室休憩,没曾想谭尹马志鹏厉冲三人都在。

  尤其是厉冲,这货昨晚几乎通宵玩电脑,凌晨五点才睡,这会儿正瘫床上挺尸打呼呢!

  谭尹马志鹏稍好点。

  谭尹是看书过了午夜才睡,马志鹏是早上刚从时钟酒店回来,还带着黑眼圈。

  “你们俩吃早饭没?我这儿有方便面……”谭尹从柜子里拿出三包面搁桌上,拿了其中一包撕开塞饭盅里。

  “正好我也没吃,来一包!”马志鹏捧着自己的饭盒笑嘻嘻地凑过去,撕开了第二包方便面。

  “老幺呢?吃吗?”

  杨棠摆手道:“我早上吃挺多的,还没怎么消化,不用了。”

  不多时,电瓷壶里的水烧开了。谭马二人纷纷将面泡上。

  等吃的过程中,马志鹏盯着泡面的饭盒渐渐入了神。

  谭尹用胳膊肘碰了碰他,道:“鹏子,咋了?”

  马志鹏反问道:“谭老大,你这面买成多少钱一包?”

  谭尹会错意道:“没多少钱,请你了。”

  “我没想给钱,就是想问你买这面多少钱?”

  “我买的是五联包,七块五,每包一块五(华币=美金),怎么了?”谭尹道。

  马志鹏哂道:“但是单卖的话,外面商店都一块六一块七的样子,我没说错吧?”

  “是……那又怎么啦?”杨棠迷惑道。

  “没怎么,我在想啊,这超大包方便面的面饼也就才一百二十五克,居然能卖到一块六,这中间利润不小啊!”马志鹏道。

  谭尹却笑着摇了摇头,打开饭盅盖,把泡好的面拌匀,吃了一口才道:“鹏子,这卖方便面可不是你家开矿,它有成本的,实际上一家方便面厂每年出货一千万包方便面,还是赚不到什么钱。”

  “怎么讲?”马志鹏也开始吃面,但表情多少有点诧异。

  杨棠接过话茬道:“谭老大的话只说对了一半,真要按那些资本家的分析,卖方便面不仅不赚钱,还赔钱!”

  “啊?赔钱,这又怎么分析的?”

  “听我跟你们说啊!”杨棠开始娓娓而谈,“面粉现在多少钱一斤啊?八毛;一百二十五克的面饼,这成本就是两毛;植物油及其它辅料佐料也差不多两毛成本;工人的薪资恐怕不会超过一毛钱;如果是这样算的话,一包面方便面厂能赚一块一,但在资本家精打细算的实际情况下则完全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呢?”

  “很简单,资本家还算上了所有的动产不动产的折旧损耗以及固定成本等等。”杨棠哂道,“当然,要明白这里边的问题,首先得明白什么是资本家!”

  “这还用说,资本家就是、就是……”马志鹏把话接了过去,可说到关键处竟没了下文。

  杨棠道:“就你爸那样的。”这话接得把马志鹏吓了一跳,正想辩白,杨棠继续道:“还不算资本家!”

  尼玛,来了个喘气,把马志鹏的小心肝吓得不要不要的。

  “真正的资本家,从不自己掏钱办公司开工厂搞建设,他们一向都是借钱来运作项目,要么贷款要么集资,反正即使集资贷款的公司破了产,只要资本家个人的财产不受损失,他们就不会感到肉痛!”

  “咱们再回到刚才方便面的话题上来,资本家要建方便面厂的话,肯定会先向银行贷款,比如说贷一千万,投资建设了五千平米的厂房和十条生产线,按每年每条生产线出货一百万包方便面计算,如果只生产一年厂子就倒闭了,那么每包方便面的固定成本就要一块钱;如果按五年折旧计算,那每包方便面的固定成本就是两毛。”

  “前面说了,一千万是贷款来的,每年利息就是一百万,平摊到一千万包方便面上,就是每包一毛钱,最关键的是,别看零售价是一块六,但实际上的出厂价刚好一块钱。这样算下来,加上前边算的原料钱,每包方便面实际才赚两毛。”

  “问题是,厂家如果不在电视上打广告,这方便面能卖到每包一块六吗?所以说这里还要扣除一年的广告费一百万,平摊到每包方便面上又少赚一毛。”

  “最后下来,每包面就牠妈只净赚一毛钱,这还没完,赚到的这部份钱还要缴纳企业增值税百分之十七,再剩下的部份还要缴所得税,结果卖一千万包方便面,折腾一年下来,真正能揣进腰包里的不过区区三四十万元。”

  “另外还有个重点是,市场有风险,今年能卖出去一千万包方便面,明年那谁谁谁新品上市低价倾销一搅合,结果一年下来只卖出去八百万包面,再按前面的方法一计算,这资本家开的方便面场啊,立马就得申请破产!”

  正喝面汤的马志鹏听完这番话一脸的惊讶:“老幺,照你这么说,现在几大方便面厂穷得都快倒闭了是吧?”

  “那倒不至于……”杨棠哂笑道,“关键是,你也说了,几大方便面,这就跟操作系统一样,不选腾龙就选巨软,至于其它的,都倒闭了,说是不垄断,实际上不过是把原先只有‘白菜’的菜单上多加了一个‘萝卜’,萝卜白菜,翻来覆去,只能有这两个选择,等于是脱了裤子放屁,还不如垄成一家干脆,省了选择的麻烦!”

  谭尹点头附和道:“倒也是哈,现在市面上也就两大品牌方便面,其余的杂牌面,多数都是昙花一现!”

  马志鹏却对之前的方便面问题仍感兴趣,继续追问道:“老幺,按你的分析,这方便面厂不赚钱……”

  “打住……不是我的分析,而是资本家的分析!”

  “行,就按资本家的分析,他们认为方便面厂不赚钱,那这方便面的钱被谁赚去了?”马志鹏有点不解道,“批发商?零售商?”

  “嘿嘿!”杨棠骚骚一笑,“你要这么说的话,批发商就该喊冤了。”

  “冤在何处?”

  “照批发商的说法,一家厂一年出货一千万包方便面,他能中转批发一百万包面就算不错了。”杨棠开始解释,“问题是,批发商从厂家的进货价是一块钱,而转卖给零售商的价格是一块二,中间就赚了两毛钱的差价而已!”

  马志鹏道:“一年一百万包,每包两毛,也就是二十万,虽不算多,但也不少了吧?”

  杨棠道:“可批发商总得有个门店搞批发吧?实在不行,至少也得有个办事点吧?但就是这么一个门店,年租费十万,之后还要缴纳各种税费差不多五万,另外有时候需要送货,总得有辆货车吧?先别提车钱,单油钱一年就要两万,更别提请司机的费用了。幸好司机一般都是找自家兄弟或远房亲戚,这才能节省下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ps:求订阅!!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734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