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78 证据确凿?(求订阅!)

378 证据确凿?(求订阅!)

  ??听完杨棠的一番说词,马志鹏和谭尹又是满头黑线。

  马志鹏道:“老幺,照你这么说,方便面厂不咋赚钱,批发商也不咋赚钱,那钱被谁赚了?总不会是零售商吧?”

  杨棠哂笑了一下,道:“零售商的日子也难过……别看一块二进货一块六出,关键是出货量上不去,周围的住宅区就那么多,而店面的租赁费用又那么高,加上住宅区周边卖方便面的商店多如牛毛,除掉人工,杂七杂八这样均摊下来,每个月每家店的营业额基本固定,就那么多,撑不死也饿不着,但如果附近哪家店抽疯,来个自杀式打折促销,旁边的店跟不跟?跟上去是亏损,不跟更得完蛋,如果三天两头这样折腾,没一家店能扛得住仨月,早喝西北风去了。”

  这些话讲完,谭尹也不服了:“那照你这么说,员工更不可能赚钱了,合着这卖方便面还是一苦差?”

  “那也不一定。”杨棠说到这里倒有点眉飞色舞的意思了,“除开国家的固定税收外,真正在方便面这个圈子中不用担心的就是那些个财主和地主。”

  “财主和地主?”

  “不错。”杨棠道,“银行本身是没有钱的,它的钱从哪儿来?其中各国的国家银行,有部分资金是纳税人上交的税款,剩下的每个银行都差不多,全靠储户存钱,这些都叫作本钱,至于其它的金融手段,比如融资、交叉持股等等等等,只能算作一种迷惑外行的手段,如果某家银行连本钱都没有,空壳子一个,谁还会牠妈的跟这家银行交叉持股啊?所以真正的财主不是银行,而是那些有大笔闲钱搁在银行户头上的财团或个人。至于地主就更好理解了,就是地产所有者。”

  谭尹闻言怔了一下,旋即恍然道:“我懂了,不说别的经济圈,单说方便面这个圈子,方便面厂老板、批发商、零售商,甚至银行都是过剩的,唯独资金和铺面总是相对短缺!”

  “没错,不仅方便面的营销是这样,其余商品的营销也逃不出这个大致规律。”杨棠轻笑道,“所以啊老马,你爹开矿那是大大的赚钱啊!”

  马志鹏满头黑线,却不好睁眼瞎说“煤矿不是他们家的”,而开矿这个活计,固定成本这一块可以节省七成以上,自然是赚大发了。

  这时,厉冲突然停止了打呼,改成了猪嗅到吃食时的声音,“噜…噜噜”,然后他就睁开了眼睛,死盯着谭尹还没喝完的方便面汤,吸溜了一口口水,道:“谭老大,面好香啊,给我吃口呗!”

  谭尹道:“没啦,就剩几口汤了。”

  “我瞧瞧,我瞧瞧……”厉冲翻身下床,迅速闪到了谭尹身边。

  谭尹满头黑线,正想找借口不给喝汤,孰料厉冲已然把他的饭盅捧在手里,凑到嘴边,一仰脖子,咕咚咕咚,把剩下的面汤全灌进了肚里,意犹未尽道:“爽!可惜没吃上面!”

  马志鹏:“……”

  杨棠:“……”

  谭尹也很无语,但还是道:“老三,我这还有没开封的面,你要吗?”

  “不用了,这都九点过了,等会儿上课忍一忍,中午空着肚子正好去吃大户!”厉冲不无得意道。

  “什么大户啊,值得你吃?”

  “我高中一哥们结婚,嘿嘿嘿嘿……你们谁要去啊?我还可以多带一个人。”厉冲贼笑道。

  “靠,你够鸡贼,送一份喜钱,两个人吃席!”马志鹏笑得同样很猥琐,“不过我喜欢,带我去吧老三!”

  厉冲扫了眼谭尹跟杨棠,见二人都不吭声,便同意道:“好吧鹏子,如果你下午没课的话就跟我一起去吧!”

  “今天周末,本来连上午这个连堂都不该排的,下午自然没课啦!”马志鹏忙不迭应下,还拍了下厉冲的肩膀。

  这时,谭尹提醒道:“九点半过两分了!”

  “上课!上课!”

  于是四人联袂离了宿舍楼,分道扬镳各自上课去了。

  中午上完课,还没等杨棠去食堂打饭,手机就响了。

  雷天动来电。

  “喂,有事?”

  “老大,检验结果出来了,刘凤田召集我们开大会!”

  “这么说,有重大突破啰?”杨棠问。

  “没错老大,我跟你说啊……”

  “打住,这电话不是密线,还是什么别说,这就来市局。”

  “行,我等你!”

  结果杨棠去取车的路上撞见了夏妙薇。

  本以为只是擦肩而过,所以杨棠主动打了个招呼:“夏师姐好!”

  夏妙薇却板着脸道:“我不好,你爸你妈妈更不好!”

  杨棠的脸色瞬间变得阴鸷,寒声道:“我爸妈怎么了?”

  “昨天下午他们俩出街,想帮你买些东西,结果差点被人讹了,幸亏我及时出手解了二老的围,这种小事本来我不想提,关键是二老觉得我帮了大忙,就一起邀我回了绿野别墅,说请我吃晚饭,结果饭菜做好了,一等你不见回,二等你还是没回,都晚上八点过了,伯母终于忍不住给你打了电话,结果你还不在服务区,搞什么啊?”

  对于夏妙薇啰哩吧嗦的解释,杨棠听得一愣一愣的,在脑子里过了两秒才把内容完全消化,苦笑道:“不是我不想接电话,而是我手机没电了!”实际上,他是把那部家用联系的手机临时搁储物指环里了。

  “哼,我信你才怪,自己去跟伯母解释吧!”夏妙薇噘嘴道,“还有……昨晚我在你家待到快十一点才返家,一直没见你回,难道你就不该打个电话回家报平安,省得伯父伯母替你担心吗?”

  这番教育人的话本不该夏妙薇来讲,但她现在说出来了,杨棠也只能乖乖听着,毕竟他昨晚的确没回绿野别墅那边,而是临时在广信佳苑凑合了一晚,并且没有给杨爸杨妈打电话报平安,这点很不好!

  更关键的是,杨棠明明弄出了那么多分身去搜捕连环婬魔案的嫌犯,偏偏忘记了打电话向爸妈报平安,这令他多少有点懊恼。

  “怎么?知道内疚了吧?”夏妙薇见杨棠沉吟不说话,还以为占了他的上风,美眸顾盼流转兮,是个路人都能看出她的得意,“好啦,你也不用太内疚,伯母说了,今天你务必回家吃晚饭,记住了没?”

  杨棠没吭声,只是点了点头。

  “怎么?你不信?特此声明啊,我这可不是假传懿旨!”夏妙薇道。

  杨棠闻言瞟了眼夏妙薇,很想问她:懿旨?懿你哪儿了?可话终是没有说出口,只又点了点头,便打算错身离开。

  “哎~~你去哪儿?”夏妙薇问。

  杨棠撇了下嘴,道:“现在还不是晚上,好吧?”说完,径直往地库拐去。

  夏妙薇在杨棠身后不满地哼了一声,到底没有像苍蝇似的跟着他。

  杨棠开着兰博基尼到了市局,若非前挡风玻璃上贴着特殊通行证的话,他的车恐怕进不了市局大门。

  进门后转了大半圈,终于找到个空位把车停好,下车之后,杨棠举目望去,附近停了不少挂警灯的车。

  步入一楼大厅,杨棠发现厅内站在不少警督衔警官,正三五个一堆,各自小声议论着什么。

  雷天动也跟另两个陌生二级警督在一起瞎聊,杨棠扫视到他时,他也看到了杨棠,立马跟身边同伴告罪一声,迎了过来。

  “你怎么才来啊?”

  “什么情况?”杨棠问。

  “据我最新套回来的情报,连环案的凶犯已经确定了,就是葛澜!”

  杨棠闻言挑眉道:“怎么确认的?证据呢?”

  “你还记得咱们搜回来的自蔚器吗?”雷天动问。

  杨棠点头。

  “那上面检出了受害者的dna,已经比对过了,完全吻合!”

  “三个都吻合?”杨棠皱眉道。

  “不是有三个自蔚器吗?一个对应一个,全中!”雷天动又爆了个猛料,“而且其中两个自蔚器上还提取到了葛澜的指纹!”

  “真哒?”这下杨棠是真吃惊了。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这消息一个小时前就散播出来了。”雷天动道,“当时就有仨问讯高手去了葛澜的羁押房盘问他,可直到现在都还没一点突破,葛澜就是不承认连环案是他干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杨棠不置可否道:“虽然证据已经有了,但真正的婬魔未必就是葛澜!”

  雷天动闻言愣住了:“这话怎么说的?”

  “总之,我还是支持我自己的判断……”

  “你的什么判断,讲出来听听呗!”

  “保密,会上再说。”

  “瞧把你嘚瑟得……”

  雷天动眼珠转了转,还待追问,此时有人嚷道:“三楼大会议室,开会了、开会了!”

  于是大厅里的人纷纷往楼上而去。杨雷二人随在人流里进了会议室。

  这个时候的大会议室里已经黑压压地坐了一大半,但议论声很零星,整个会议室里基本保持了安静。

  又等了几分钟,再没什么人进来,刘凤田当即打手势命令门卫把会议室大门给关了。

  “下面开始开会!”

  “第一个议题,我首先通报一下关于连环婬魔案的最新进展……通过突击搜捕嫌犯葛澜的临时租屋,我们发现了三枚自蔚器,由小达大,分别编号abc!”

  “其中a号自蔚器上,我们发现了一号案,也就是二一九案女受害者的体液,两下的dna比对已经吻合上了。同时,还提取到了嫌犯葛澜的两枚很完整的指纹。”

  刘凤田这话一出,那些还没收到风声的警官一下就炸了锅,嗡嗡嗡,议论纷纷。

  等议论了一阵后,刘凤田不知从哪儿摸出块醒木,直接啪一声拍会议桌上,惊得众人立马噤若寒蝉。

  “好了,都别议论了,听我接着说!”

  “至于b号自蔚器上,同样有二号案受害者的体液,dna图谱比对也已经对上了。不过b号自蔚器上没有采集到葛澜的指纹!”

  话音一落,在座的警官们又是一阵议论,但很快就自动停止了。

  “最后的c号自蔚器上,也有三号案受害者柳诗诗的体液,同时在自蔚器上,我们又采到了一枚嫌犯葛澜的指纹。”

  “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使葛澜没有杀害三名受害者,但他也一定与三名女死者都发生过肢体上的关系……换言之,他至少有重大的强奷嫌疑,所以我建议,延长他的羁押时间,在座的有没有不同意见?”

  下面一片静默。

  “不说话我就当你们同意了啊?”

  还是没人吭声。

  这时,刘凤田的秘书小卫悄悄推门进了会议室,他手里还抱着一大叠明显才复印好的资料。

  刘凤田见状,当即扬声道:“既然都选择缄默,那事情就这么定了……现在有一份关于嫌犯葛澜的简报,马上发下来大伙儿都看看!”说完,他打手势向小卫示意了一下。

  小卫赶紧屁颠屁颠地发起了简报。

  很快,在座的警官都收到了简报,杨棠和雷天动也不例外。

  雷天动接过简报便立刻翻动起来:“让我瞧瞧这嫌犯究竟是不是三头六臂,居然敢亲自送上门……”

  杨棠却没翻简报,反而向刘凤田示意他想发言。

  虽然尚未到自由发言的时间,但刘凤田对杨棠印象不错,知他一向有的放矢,所以便允了杨棠起身说话。

  杨棠站起身,第一句话就把刘凤田问懵了:“刘局,听说还有俩高手正在对嫌犯葛澜问讯?”

  刘凤田迟疑了一下,道:“没错。”

  “那问出什么结果了吗?”

  刘凤田这回真的迟疑了,因为在开会之前他就得到过实时通报,说葛澜顽固不化,一直不肯承认他犯过连环案。

  “这个问题,我来替刘局答吧!”杨棠当仁不让道,“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葛澜咬死不承认他干过那三起连环案,我说得对吗刘局?”

  刘凤田与杨棠对视了一眼,终还是点了点头:“你猜得很对,可是为什么呢?”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743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