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83 地下交易沙龙3(求订阅!)

383 地下交易沙龙3(求订阅!)

  “总价是一千六百七十三万五千二百多一点……你就先给八百万定金吧!”

  要想攒一台比布加迪或兰博基尼性能还赞的车,零部件自然不会便宜,所以杨棠听到科学家的报价,一点也不惊讶,只是站起身道:“我先去趟洗手间,回来再把押金转给你,可好?”

  科学家道:“当然没问题,不过我时间挺宝贵的,希望你去得别太久。”

  “一刻钟内铁定回来!”杨棠给了个保证,旋又冲雷天动道:“光头,帮我招呼好他。”

  雷天动微微颔首表示明白。

  杨棠进了卫生间,很快找到几只果蝇,将它们都“虫分身化”了,命令其潜回沙龙包间,藏到了科学家身上。

  老实说,杨棠跟科学家非亲非故,要转近千万定金给他,还真怕他拿了钱不认账或直接跑路了,因此防他一手倒也可以理解。

  很快,杨棠就转回了沙发围,当着科学家和雷天动的面儿,用笔记本电脑转了八百万华币进科学家的账户。

  科学家确认收到钱以后,脸上的淡笑变成了菊花笑,言语间与杨棠也更亲近了一些:“老弟呀,你真是个爽快人,那哥哥我也不矫情,这里有个仓库的地址,下周咱们接货的时候,就照这个地址来吧!”说着,递给杨棠一硬纸片,上面果然有个写得很详细的地址。

  杨棠将硬纸片揣进屁兜(储物指环)里,继续与科学家扯着闲篇,这时候有个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端着酒杯凑了过来。

  “老科(学家),原来你在这儿啊,让我一顿好找!”

  这句明显是客气话,但科学家听了不仅没啥好脸色,反而眉头大皱道:“老何,上回不是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嘛,你的那件事,办不成!”

  大背头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甘之色,道:“如果关窍由我自己打通呢?”

  科学家听得一愣,随即屑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牛偪了?那还来找我干嘛?”

  大背头道:“毕竟你是这一行的前辈,我要不过来知会一声,到时候我成了事,你在道上说我不守规矩咋办?”

  “不可能……”科学家气极而笑道,“你要是真能过得了美国佬的海关,我举大拇指佩服你都来不及,何苦拆你台呢?”

  通美国海关?!

  没有搭腔的杨雷二人听到这话,心头都惊诧不已。要知道,在美国海关正规方式走不通的货物,一般不是古柯碱之类的毒.品就是那些禁运品。

  虽然今世的巴统(巴黎统筹委员会)在十年前就已经解散,但其传统影响力一直没有消散,西方诸大国的某些高精尖技术和设备仍旧禁止输入华夏。不过比杨棠前世好一些的是,当今华夏的科学技术在某些方面落后于世界,但在另一些方面却世界领先,所以华夏也有相应的“控制技术输出委员会”,从而避免本国的高精尖技术被别国提前获得。

  “ok老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回头我就试试把上回急需的那批设备通关!”

  “随便你……”说到这儿,科学家举起酒杯向大背头致意了一下,“祝你好运!”

  大背头还想说点什么,科学家的脸终于阴鸷下来:“我说老何,混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连举杯送客的道理都忘了吗?”

  大背头一怔,随即面露尴尬地走掉了。

  等大背头走远了,科学家嘴里忍不住吐槽出两个字:“脱线!”顿了顿又道:“你牠妈要能过得了美国海关我名字倒着写!”

  转过头,科学家对杨雷二人抱歉道:“不好意思啊,刚那人过来想砸我饭碗,差点没被他气糊涂!”

  杨棠哂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刚才我旁听了一下,二位都在争取弄些禁运品回国内,对吧?”

  科学家怔了一下,道:“老弟,实不相瞒,我一直都有这打算,可惜美国佬那关难过,试了好几次都不行,现在已经不去想它了。”

  “也是,禁运品如果弄到国内来卖,就等同于垄断型商品,想必价格再高,也是会有人愿意买单的。”杨棠一边侃侃而谈一边转了转指头上的储物指环,“老科,如果我说我有门路通关禁运品,你什么想法?”

  这话一出,不止科学家吓了一跳,就连雷天动也一脸的难以置信。

  沉吟了几秒,科学家还是忍不住确认道:“你真有门路?”

  “不信咱们可以试试嘛,先少少的弄一两样禁运品。”杨棠胸有成竹道。

  “运费怎么算?”科学家又问。

  杨棠考虑了一下,道:“价值百万以下的货物,无论多少价格都按每件一百万算,百万以上的货物是多少价就多少钱,至于我这边的运费嘛,货物价钱的三倍,不算过份吧?”

  科学家苦笑不已:“三倍?还不过份?你这完全属于狮子大开口啊,不过禁运品在国内值这个价!”顿了顿又道:“要不我们先试着小小的合作一把?”

  “你想合作我随时都可以,但还有件事我得说明一下!”

  “什么事,你说…”

  “其实也没什么,暂时单件货物的体积大小不得超过一辆七座金杯车的体量,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金杯车吗?我知道了。”科学家似在思考着什么,不住地轻轻点头,“这样,我先联系五百万的货物你帮忙通关,如果真的能行,那咱们可以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杨棠看了眼不动声色的雷天动,道:“行吧,不过第一次合作,咱们之间还是由光头负责联络吧?”

  科学家愣了一下:“可以。”

  杨棠对雷天动道:“光头,这个事你重视一下,事成之后,我给你十个点,怎样?”

  雷天动顿时笑得合不拢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那……祝咱们合作愉快!”杨棠举杯道。

  科学家跟雷天动忙举杯相碰,而后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科学家接茬道:“对了老弟,我忘问了,如果我的货物经你的门路过了关,多长时间能到咱们国内?”

  杨棠反问道:“你想多快?”

  “正常空运的速度,包括物流到具体地址,从美国到国内不超过一周。”科学家举例道,“当然,如果是大型精密物件一般很少空运,走海运要多一些,但时间也不会超过二十天。老弟,走你的路子,又如何呢?”说着,他端起矮几上另一杯红酒又喝了一嘴。

  杨棠比出三根手指,道:“三天,走我的路子,最快三天,慢的话,十年也可以!”

  “噗!”

  三天?!

  科学家闻言一下子就喷了。幸好三人在沙发围里不是对座,否则这一下指不定谁成落酒鸡呢!

  要知道,即使是空运包裹,也不是包裹到了机场就可以飞上天。一般来说,大型机场一天就只有几趟空运航班,支线机场则根本没有这项业务,全靠陆运把包裹汇集到大型机场,再加上目的国不同,空运航班也不一样,因此当天寄出想要空运的包裹第二天能飞上天就已经算是快的了。

  当然啰,也有例外,一是找专机专门运某一个人的包裹,但这样的做法糜费巨大;二是食品对口输出,比如说海鲜、牛肉等等这些,从美国到华夏,从东瀛到华夏,每天那都是有专机在固定时间飞来飞去,以保证食材较新鲜的。至于其它需要空运的物件,像衣物、电子产品这些,多等两天又不会坏,所以上天的时间通通押后。

  而从美国本土飞华夏,众所周知,没有十几个小时的折腾,飞机是落不了地儿的,加上包裹在机场的清算跟周转,这就要耗费一天的时间,然后一头一尾,在美国在华夏物流到各区发货中心分拣,再送货上门到具体地址,也是要消耗想当长时间的,所以杨棠说三天,科学家根本不信,毕竟无论是出关还是入关,两国的海关都是要对货物进行通关检查的,如果在关口上稍微刁难一下货物,随便一等一天就过去了,还牠妈三天送到,三天能出关就不错了。

  “那咱们合作这第一批货,我希望三天能到!”科学家试探道。

  “没问题,不过运费得加五百万。”杨棠老神在在道。

  科学家闻言双目圆瞪道:“你这是坐地起价呀!”

  杨棠哂道:“反正也亏不了你,到时候我真把货送到了,五百万的货你直接加一零就转给下家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嘛!”

  科学家苦笑道:“行吧。”

  见正事儿谈完,雷天动嚷嚷说有点饿了,于是他负责去取了些吃食回来,又取了几杯红酒,三人觥筹交错,边吃边闲扯……其间陆续有两人来找科学家买东西问路子,他都没顾得上。

  最后不知怎么七说八说,杨棠就把话题扯到了二环路的烂尾楼上。

  “老弟呀,你说的烂尾楼我知道,不过那地方可不好弄,倒不是楼的问题,而是地皮啊!”科学家感叹道,“你们知道现在三环以内新开放的酒店式公寓小区多少钱一平吗?”说到这儿,他比出了两根指头,“两万华币(美金)一平,还不带讲价的,就这样那些新建小区一开始发售楼盘不到几天就卖得七七八八了,所以呀,二环的地皮能便宜的了嘛?”

  杨雷二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雷天动率先开口道:“那为什么那烂尾楼没人动呢?既不建也不拆,这不是虚耗工夫嘛!”他这问题也是杨棠想问的。

  “你说对了,就是耗工夫,几方盯上那块地皮的势力就这么僵着,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谁也不敢先下嘴吞了这块肥猪肉,生怕遭到其余势力的联合围剿,结果一僵就是五六年,不少人都偷笑呢!”

  听完科学家这番话,杨棠有种啼笑皆非的赶脚,搞了半天那烂尾楼对他而言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杨棠这暴脾气,心里越想越不爽,那块地又不是你们几家共同私有的,凭什么你们可以争,别人就不能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没有谁祖上生来就是大官、就是有钱人,大家都一样,往前几万年,大家都处在刀耕火种的利益中,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就可能以生死相搏,谁牠妈懂地皮还可以卖大钱啊?

  正因为如此,杨棠突然有了与几方势力争一下那块烂尾楼地皮的想法,当然,争归争,杨爸杨妈他还得顾虑周到,不然到时候地没争到,赔了爸妈,那就抱憾终生了。

  “老科,既然你清楚烂尾楼的事儿,那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具体有哪几个方面的人想要那块地啊?”

  “这个没问题,我帮你打听,最多下次沙龙聚会的时候,我就能弄到详细资料,到时候你找我拿就是了!”科学家显然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应下了杨棠。

  “谢啦,喝酒喝酒!”

  于是三人又齐齐举杯,叮啷碰撞之后,一饮而尽。

  这时,有个比大学生显得成熟但年纪不大的休闲西装男凑了过来,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哥几个,有没有兴趣出海呀?你们仨谁会瞧病啊?”

  雷天动斜了对方一眼,没有吭声。

  杨棠已有点微醺,口没遮拦道:“光头,你不是军医嘛,怎么不过去报名?对方开的报酬貌似很高耶!”

  雷天动没好气道:“我是陆军医,有些海上的病只是听说过,见都没见过!”

  休闲西装男一听,怎也不原放过雷天动,当即拉住他的手道:“太好了大哥,我们已招募了两名专治海上病的医生,你这位陆军医刚好填补我们团队到时候陆地探险的不足!”

  “可我不想参加你们的活动,怎么办?”雷天动耸肩道。

  “不是吧大哥,你怎么这样啊,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你刚才答应了都,愿意当我们的医生,现在怎么又反悔了?”休闲西装男死乞白赖道,明显是想耍无赖。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793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