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90 不给面子(求订阅!)

390 不给面子(求订阅!)

  “没有错,我的目的跟科学家的目的一样,不知杨先生可否帮忙呢?”路可莎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杨棠却装傻充愣道:“目的?什么目的?我不太明白你说的意思?”

  路可莎微微一怔,旋即莞尔道:“杨先生,你我都是聪明人,说话不用拐弯抹角吧?”

  “是,是不用拐弯抹角,我想路小姐应该已经很明白我的意思了。”杨棠耸肩道。

  路可莎却摇头:“我不明白……反正目的一样,我又不是给不起运费,杨先生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呵呵,看来你还是没明白,这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路可莎愕道。

  杨棠只是笑笑,没有解释,反而端起杯子呡了口饮料。

  路可莎明眸中闪过一丝不甘,半侧过身去,从坤包里掏出手机,捧在手心,以二指禅飞快地输入了一条短信,也不知给谁了过去,然后又侧脸睨了杨棠一眼,却鼓着腮帮子不肯说话了。

  不得不承认,路可莎此时的模样十分卡瓦依,杨棠想笑,却绷着个脸终是没笑出来。可是远处,池可丽见杨路二人没再交流,趁机走了过来,在杨棠侧面的沙上坐下,大喇喇道:“你叫杨棠?”

  杨棠打量了一下池可丽,她穿了一件低胸礼服,胸口露出大片雪白,身材倒是不错,眉目间跟严冰有那么一点相似,但细论长相的话,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尤其是她那不知是整容失败还是天生恶骨的鼻梁,除了不带勾,像极了阿根廷球星吉诺比利的鼻子,而就这么一个部件没长好,立刻把她的五官形象全都破坏了。

  “你是?”虽然杨棠留意到池可丽跟池月影咬过两次耳朵状似亲密,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他没必要上赶着认识谁。

  “我是严冰的姨妈池可丽,早就听说过你,杨棠对吧?京大高材生?可就你身上穿的这些地摊货,也配……”

  池可丽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申饬着杨棠,就好像后妈训儿子那样,盛气凌人不说,还带点穷凶极恶的意思。

  可惜杨棠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直接打断道:“打住!池可丽女士,请打住!”

  池可丽柳眉倒竖道:“干嘛?”

  “不干嘛,我只是想说池可丽女士,在此之前,我跟你根本不认识,我什么穿着打扮关你屁事啊!”杨棠冷哂道。

  池可丽被这话说得一愣,旋即尖声道:“怎么不关我事啊?你认识严冰,就关我的事!”

  杨棠屑笑道:“呵呵~~那照你的意思,这儿有一窝猪仔,大概六七头猪兄猪弟,其中猪老三被我烤着吃了,猪老四被我炖着吃了,难道我就得去吃这堆猪仔的母亲吗?同样的道理,我认识严冰,我认识严灵,我还认识池月影,凭什么我就得认识你……既然你我都不认识,你凭什么在我面前目使颐令?”

  池可丽闻言瞠目结舌,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杨棠却仍不放过她:“不好不好,猪仔这个例子不好,收回!”但他看池可丽的眼神就像在打量一头母猪。

  池可丽终于忍无可忍,冷嘲热讽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能配得上严冰?我早就查过你家的底了,一个银行资产刚刚过亿的暴户而已,别太自以为是!以为追到了严冰就可以少奋斗几十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话还未完,没等半眯着眼目光阴鸷的杨棠动手,坐在旁边一直没吭气的路可莎倏然起身,跨了半步,甩手就扇了池可丽两耳刮子。

  “啪!”“啪!”

  耳光声嘹亮得不行,瞬间镇静住了整个宴会厅。

  宾客们的目光都聚焦了过来,正好看到池可丽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路可莎,而这个时候池月影不知去了哪儿,场中只有严冰严灵站在那儿冷眼旁观,显然并没有打算过来帮池可丽这个姑妈。

  “我在这边谈事,你跑过来插嘴,我不打你打谁啊?”路可莎一脸的理直气壮,丝毫没觉得打人有什么不对,“再说了,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池月影的堂妹,又不是她亲妹,居然还想替严冰做主,真是搞笑!”

  “你、你……”池可丽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路可莎傲然道,“还想着以后报复我是吧?那你听清楚了,本小姐路可莎,家父乘风集团董事会主席路乘风,有什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

  “乘、乘风集团?!”池可丽被这名儿吓得不轻。要知道,乘风集团可是京城排名前三的大企业大财阀,即便是放眼整个华夏,乘风集团的财势也能排进前十,而明仁财团的华夏排名多少?不过刚刚进入百强而已!

  “没错,就是乘风集团,乘客的乘,飓风的风,这有什么好冒充的。”路可莎说得轻巧,池可丽却脸色大变,腿肚子开始转筋,“你还杵这儿干什么?滚!”

  “腿软,动不了了!”池可丽哭丧着脸道。

  路可莎当即打了个响指,不一会儿,她两个跟班从人丛中穿出来,将池可丽架走了。

  宾客们见没啥热闹可看,便又恢复了之前聊天打屁的状态。

  这时,路可莎收到条回复短信,看完后微感诧异之余,她笑意盈盈地坐回了杨棠对面,哂道:“怎么样杨先生,我这个女人还有点用吧?现在我们能谈谈正事了吗?”

  杨棠不置可否道:“看来路小姐终于想通了我为什么帮老科运东西,但你我之间可没什么瓜葛啊!”

  “但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吗?”路可莎并没有放弃说服杨棠,“就像刚才那种情况,你不方便出手,我倒挺方便的。”

  杨棠微微一怔,托着下巴想了想,道:“路小姐,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口才很不错!这样吧,金杯七座面包车的尺寸你知道吧?跟这个尺寸差不多大的箱子,我给你十个箱子的空位,可以吗?”

  路可莎闻言眼前一亮:“那感情好,还有富余……”

  “有没有富余我不管,我只想再提醒你一点,单件货物的尺寸体积必须小于金杯面包的尺寸,不然到时候货物运不回来你可别怪我!”

  “知道啦!”路可莎容兴奋地站了起来,“我这就去安排La那边的货物转运事宜,拜拜!”说罢,扭身就想走,倏又顿住,转回头问道:“运费怎么算?”

  “跟老科一样,少一个字儿都不行!”

  “你开的这价也太黑了吧?”路可莎囧道。

  “那你完全可以少运或不运啊!”

  路可莎无语凝噎,只好灰溜溜地离开。

  ******

  华灯初上,杨棠吃完小严灵的生日宴出来,驱车径直去了机场。途中,他给自己戴了一大口罩,遮住了面孔,趁机改头换面。

  实际上,今次去美国虽然有点匆忙,但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三本护照,就连美国那边的人员信息系统都由红后帮忙篡改了,所以倒也经得住一般的查验。当然,三本护照上的照片各不相同,但都不用的杨棠的本来面目。

  找好车位停车之后,杨棠仍戴着口罩下了车,拖着行李径直来到了出境安检处。

  “请把口罩摘掉,把箱子打开……”

  杨棠照做,一番检查后,顺利过关。

  大半个钟头后,杨棠终于登上了直飞东京的航班。在东京落地之后,杨棠又单买了一张由东京飞往La的机票。这样一来,即使有心人想查,也很难查到杨棠的真实行踪。

  抵达La的时候仍是晚上,但由于时差的关系,杨棠的精神头倒挺好,于是他并未搭乘那几家酒店在机场的接客大巴,而是自己打了辆出租车赶往La市中心。

  孰料天有不测风云,出租车开进市区后不久便半路抛了锚。这令黑人出租车司机正好有借口赶杨棠下车,但张口要车费的时候,他见杨棠不给小费,愣是把找零的三块又收了回去。

  杨棠见状催道:“快,找钱!”

  黑人司机却从座位地下摸出把锯短了枪管的猎枪,对准杨棠道:“三块钱就当你给我的小费了。”说罢,动车子,扬长而去。

  原来车子根本没坏。

  杨棠差点没气炸肺,但却不能追上出租车,将那黑人司机给干掉,否则车上的实时录像传输系统很可能令他吃不了兜着走。

  主要还是杨棠身边带的护照太少,除了出示过的这本之外,就还剩两本了,总不能刚到美国就为了一个气人的出租车司机而让其中一本护照上通缉令吧?

  好在杨棠还算机警,下车后他就给自己又套上了一个大口罩,然后拖着行李箱穿进了没有监控镜头的横巷,将行李箱收进了储物指环。

  穿出横巷后,戴着口罩的杨棠孑然一身在空旷的街道上走着,同时身体里还在试着四大内功的转换。

  杨棠学着像游戏里那样,臆想着哪个功体的名称,但凡是他修炼过的,就能从当前的功体转换过去。比方说,杨棠眼下正在运转的是《金雁功》,他只要集中精神,冥想《九阳神功》,然后下一秒,功体就会在骤停骤起之间转换为《九阳神功》!

  [靠,功体转换没这么简单吧?]

  [这样的转换法快是快了,但有一个缺点……]

  [那就是在打斗的紧要关头,或者是施展轻功略空而行的时候,没法随意转换功体,不然轻则内气紊乱,重则经脉尽断!]

  [不过这功体的转换已算是相当迅了,再要求更多恐怕得不偿失!]

  “救命……”

  这时候前方路口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杨棠原地驻足,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情况,就听见拐角处传来两声枪响。

  “砰!”“砰!”

  一个三十出头的洋妞扑跌在地,血淋淋的上半身正好倒在了拐角墙外,双眼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杨棠见状,正打算掉头就走,没曾想拐角处闪出一黑鬼来,他拿着一把手枪,枪口黑洞洞地冲着杨棠:“嘿~~黄皮猴子,今天算你倒霉……”

  话音未落,就见杨棠原地猛然跺了下脚,他的靴头恰好撞击在地上的一小块石子上。

  “咚!”

  石子又快又狠,幻化成一道黑影,虽然比子弹的度还差点,但仍不偏不倚地命中了持枪黑鬼的眉心,瞬间,黑鬼的额头上就多出了一个鸡蛋大的血洞,亏他脸上还泛着一丝笑容,就那么莫名其妙地仰面倒地,赶着投胎去了。

  好死不死的,也就在持枪黑鬼向后仰倒的同时,墙角处又探出一个黑头来,显然是持枪黑鬼的同伙。他见持枪黑鬼仰倒地上,正想凑上去问问怎么了,却骇然现同伴额头多了个血洞,接着抬眼又现了十几米开外戴口罩的杨棠,当下就欲尖叫出声……

  既已干掉一人,杨棠毫不犹豫,另一脚再度踢起另一颗石子。

  只听嗖一声,那石子准确无误地穿进了第二名黑鬼刚刚张开的嘴里,由后脑穿出。

  “呃……”

  黑鬼只来得及出死亡呻吟,他整个人便已僵在那里,而后缓缓叩,栽向地面。

  杨棠趁着空隙,转换成《化功大.法》功体,轻轻移步到路口墙角,现这里再无其他人的痕迹,就只有被枪杀的洋妞,和被他干掉的两个黑鬼。

  值得一提的是,俩黑鬼总计为杨棠贡献了八百多功德,由明悟提示推知,两名黑鬼并非什么好人初犯之类的,他俩在此之前至少还杀过好几个人,所以给了杨棠不少的二次功德。

  杨棠收拾了一下现场,不让他自己的脚印在案地点百米方圆内有残留,弄妥之后,他才施施然离开了这条破败的街道。

  又拐过两个街角,杨棠现一对男女正在路灯下抱着瞎啃,毫无顾忌,他不禁摇摇头,继续按照记忆中的La地图,向最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步行而去。路上,他经过一个电话亭,犹豫了一下,终是钻进去一拳锤烂了电话机下方的储钱盒,将里边的硬币洗劫一空。

  倒不是杨棠贪财,而是刚才杀俩黑鬼的事儿提醒了他,必须有样趁手的武器随时可以杀戮,而硬币就是不错的选择!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873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