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93 爽完就溜(求订阅!)

393 爽完就溜(求订阅!)

  “不许动!”

  被枪管顶在额头上,本还有点迷糊的洋鬼子浑身一激灵,就好像刚参加完冰桶挑战一样,整个人瞬间清醒了。

  其实这三个想“捡尸”的白种男不愧是喝了酒,否则快两米高的白种壮男中了杨棠的扫踢,大腿骨折成那样绝对能把正常的旁观者吓得面无人色,又岂敢还想着与杨棠殴斗来着?

  在侧后的第三白种男没看见杨棠手上的枪,跨步上前的同时已然挥拳打向杨棠的侧脸。

  杨棠微微一让,避开了第三白种男的拳头,旋即一心二用,没持枪的手直接打出一记[无敌极限流]之一[升龙拳],当场轰碎了白种男的下巴,顺带着将他的身体轰向斜四十五度角的后方半空,整个身体离地,飞出去足有两三米远,方才以平沙落雁式着陆,又在地上滚了两下,最后一动不动了。

  这一拳把被枪顶着脑门的白种男彻底镇住了,他同伴两百多斤的体重一记带点儿上钩的重拳就能搡飞出去好几米远,这尼玛太夸张了吧?不止他,就连趴在引擎盖上的那女人略略回头看到出拳的一幕也错愕不已!

  其实杨棠算手下留情了,不然按[升龙拳]的攻击要点,杨棠外放的拳罡(暂时只能在体表形成很薄的一层)应该先扫中敌方的膻中穴(双孚乚连线中间点),然后沿人体中轴线一路上攻,直至击中下颚,但在这里杨棠是直接就打烂了对方的下巴。

  “朋友、朋友……我们就是想跟她玩玩,既然你想单独玩,那就让给你好了,没关系的!”被枪抵着的白种男作举手投降状。

  杨棠嘴角扯了一下,不置可否道:“你的驾照拿我看一下……”

  “驾、驾照?!”

  “没有吗?”杨棠手上枪抵得对方的额头更紧了。

  白种男赶紧在身上一阵乱摸,总算把驾照翻了出来:“有有有…”

  杨棠劈手夺过来,打开扫了一眼,哂道:“赖文斯琼斯啊~~?”

  “是我!”

  “我记住你了,今天这事儿你要是敢报警的话,小心你全家!”说罢,杨棠露齿一笑,白牙泛着寒光,乍看上去极端残忍,就好像鲨鱼随时准备嘶咬猎物一般。

  琼斯亡魂大冒,慌乱摆手道:“不、不不,我不会报警,绝不会!”

  “那他们呢?”杨棠随手移开了顶在琼斯脑门上的枪管,用枪指了指仍躺在地上惨哼的两人。

  “不、不会,他们也不会报警,我保证、我发誓!”琼斯颤颤巍巍举起右手伸出三根指头,似乎就想要当场赌咒给杨棠听。

  杨棠却再没兴趣看他,反而往回走了两步,与那女人的视线对上了。

  女人的眼中全是惊悚,因为杨棠的手段实在太狠绝了,也许连白种男琼斯都没看清,但她刚才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那个被轰中下巴的可恶男人此刻脸上全是血,尤其是鼻腔,现在仍在泄漏。牙齿更是当场被崩飞了六七颗之多,不单下牙床的牙齿,就连上牙床的牙齿以后恐怕也用不了了,得做全套的假牙,倒也省了医生磨牙桩的工夫。

  这是女人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血腥场面,以前类似场景只在电影中看过,真实而又近在眼前的一幕实在太震撼人心了,所以她不自禁地犯了恶心,加上之前喝了酒,于是胃里一阵抽搐,哇一下全吐在了引擎盖上。

  杨棠一见,忍不住骂道:“泄特!旁边这么宽的地方你不吐,偏吐车上?”

  女人闻言嘴角勾了一下,似乎想笑,可一阵夜风吹来,她本身因为呕吐而已经变得清醒一点的神智似乎又开始迷乱起来,居然就这么靠在车头上,昏睡了过去。

  杨棠见此一幕,心中一阵烦闷,想了想,只能把她塞进车里,又一手拎起一个受伤的白种男像扔破麻袋似的扔到路边,欣赏着两人一个比一个还惨的哀嚎,返回车里一溜烟开走了,只剩下琼斯在风中凌乱。

  回到酒店,杨棠把那醉酒女人扶入自己的房间之后,先去阳台上看了下外边街道对面的巨幅海报广告,那上头的女人脸果然就是他房间里那个醉酒女人花了妆的脸。

  “草,还真捡了个超模回来,雪莉莲夏露,幸好我刚才上来的时候走的楼梯,而且没撞见人,不然明天上了新闻,我这张脸等于就废了。”

  杨棠有些懊恼地绕回前厅,却发现醉酒女人夏露已经不知所踪了?幸好地毯上摸爬滚打的痕迹明显,接着他又听见了淋浴的水流声,再一看浴室的门,发现正有一具拥有美好曲线的上半身黑影在磨砂玻璃后扭曲着,杨棠这才松了口气。

  要是夏露趁刚才跑出了房间,又被人撞见了,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幸好没那么糟。

  可是过了半个多小时,杨棠发现了另一件糟糕的事情,浴室里边不仅传来了淋浴声、嬉水声,居然还有销魂的呻吟声?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莫非是他耳朵出毛病,听错了?

  杨棠抱着怀疑的态度,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敲浴室的门、询问夏露情况,而是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到最大,继续欣赏着美国的肥皂剧。

  可又过了半个钟头,杨棠还没见夏露从浴室里出来,他就有点耐不住了。

  “浴室里有浴袍啊,牠妈的搞什么?洗这么久,都一个多钟头了,就算挨着一寸一寸地搓,也该搓掉几层皮了呀……”

  杨棠一边嘀咕一边向浴室方向靠拢,半道上就听见了越来越高亢、如泣如诉的呻吟声。来到浴室门前,杨棠听到的声音更大了,尴尬之余,他抬手正想敲门,却愕然发现浴室门根本就没关严,只是虚掩着,还留了一条小缝。

  愣了半秒之后,杨棠好死不死地手特别贱地推开了浴室门,随即瞧见夏露正骑在浴池沿上自蔚,看夏露眼神迷离的模样,她显是中了某种潜伏持久的药剂……

  如此情形,孤男寡女坦诚相见,干柴烈火一触即发,剩下的事情就属于人之食色了。

  ………

  夏露转醒时已是午后,她感到浑身酸痛,稍微动一下人就像要散了架似的,好不容易翻身坐起,只觉胯下火烧般裂疼。

  心头悚然一惊,夏露猛地掀开盖被,却发现身上正好端端地穿着女式浴袍,没什么异常的,可她下床一迈步,胯间裂痛更甚,就连后边的臀缝也有牵扯,顿时跌坐回床上,心头一阵气苦,因为刚才那感受比她初夜后的第二天还要难捱。

  夏露伤心、难过、苦闷、气愤……而当她气急的时候就想摔东西,于是环顾四周,愕然发现床头柜上她自己的坤包,同时包下还压了三叠钱和一张笺纸。

  夏露取过笺纸,只见上面用一手瑰丽的英文字写着:“亲爱的,你醒啦?我已经让酒店的厨房预备好了,你拿起电话就能点餐,报房间号就行!另外,你包里的卡都是透支型的,所以我给你留了一点现金,你可以随时施用。啵,最后再嘴一个,也许以后我们不会见面了,!”

  “,你这个混蛋,三藕浮碧池……”

  正当夏露隔空破口大骂杨棠时,杨棠已经收了路可莎的那批货,改头换面成另一白人,用另一护照搭上了飞往华府特区的航班。

  到华府的时候已经入夜,杨棠在西北区的四季酒店住下,开了间西翼的顶级套房。放下装样子的行李后,他照样出街闲逛,还不时用蓝牙跟红后交流。

  “玛德,这都第二天了,雷天动的人还是没打那个号码吗小红红?”

  “没打。”红后道,“主人,需不需要我联络雷天动本人啊?”

  “算了,不管他,反正明天过完,后天早上我就飞国内了,我管他的人去死!”

  “后天回国,要不要我提前帮您预订机票?”

  “当然!”

  穿过三个街区后,杨棠总算找到一个既无人又无监控探头的死角,变成一亚裔模样,打算去唐人街看一看,在la的时候他没抽出空来去当地的唐人街游览,所以只好改在华府特区这边了。

  不过由于路有点远,杨棠还是选择了搭出租车,没曾想遇到个宰客的黑鬼司机。本来特区这边的唐人街位于杨棠所下榻酒店的东北方向,而黑鬼司机居然载着杨棠往西北方向跑。

  等开出六七条街后,杨棠终于忍不住道:“喂喂,我说司机,你往哪儿开呢?好像在另一个方向吧?”

  黑鬼司机先是一愕,旋即理直气壮道:“我知道是那边,不过那边现在交通管制,我们只能兜个大圈子……莫非你希望我被罚款吗?还是说罚款你来交?”

  如果是一般的外国人听到黑鬼司机这么说,也许就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了,但杨棠却不依不饶道:“成啊,罚款我来交,但你开错了路,计价器得重新跳字。”话落,他抬手啪一下把计价器回复成了初始价位。

  黑鬼司机见状恼怒不已,叱道:“信不信我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杨棠不屑道:“就算去了警局,你能告我什么呢?”

  “我告你乱动计价器,导致我之前的计费归零,既费工又费时!”黑鬼司机道。

  “这种事得讲证据吧?证据呢?”

  “我自有证据,但现在不告诉你……”

  杨棠皮笑肉不笑道:“莫非你这车上安了针孔?还是说计价器上有我的指纹?”可实际上,他在赴美之前,手就一直保持着无指纹状态(变形术的局部功能),不可能在其它东西上留下指纹。更厉害的是,红后已经侵入了这辆出租车的电子系统,即使真有针孔摄像头,但无红后的指令,最新视频是无法存储到出租车的临时硬盘或转存到网盘上的,这样一来有摄像头跟没摄像头一样。

  显然被说中了心事,再看杨棠有恃无恐的笑容,黑鬼司机猛然停车,指着计价器正色道:“先生,你到地头了,请付车费!”

  杨棠不置可否道:“好啊,多少钱?”问这话的同时,他通过脑波向红后下达了命令:弄坏计价器,让上面的数字全部归零。

  黑鬼闻言终于露出个胜利的微笑,道:“你应该给……”说着,他在报价前最后瞟了眼计价器,然后双目圆瞪,眼睛就直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计价器上正显示着“$00”!

  “免费是吗?那拜拜了您呐!”说罢,杨棠施施然下了车。

  黑鬼司机见状连忙追下了车,可没跑两步他就发现与杨棠的距离越拉越远,更倒霉的是,一辆巡逻车开来,正好停在他那出租车旁边,然后巡警下来,瞅了瞅空无一人的出租车,开始用对讲机向调度中心报告着什么。

  黑鬼司机原地停下跺了跺脚,再看杨棠那边时,他的背影正好消失在横巷口,于是黑鬼司机只好回到出租车旁,想解释,但白人警察根本不听,直接命令他举高双手蹲下。

  杨棠穿出横巷后,到了一条陌生的街上,他驻足观察了两分钟,发现这里离洛马公司所在的贝斯赛达市已经很近了,还不如放弃去唐人街的计划,到贝市踩踩点。

  不过这个想法刚萌生出来,边上就有人在问杨棠话:“前辈,这家酒吧怎么走?”

  对方说的虽然是英文,但称谓用法明显是日语的,这令杨棠多少有点皱眉,当下抬起眼皮瞟了说话之人一眼,发现对方是个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个头不高,大概在一七二,很精瘦,偏偏给人一种硬实的感觉,尤其是他的双眼,炯炯有神,在他的黑脸和夜幕的双重反衬下,就像两颗小灯泡。

  “东瀛人?”

  对方愣了一下,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东瀛人是什么玩意儿,旋即摆手道:“nonono,泰国人,我叫迦猜!前辈,你知道这酒吧怎么去么?”说着,还递过一纸条。

  杨棠看了看纸条上所写的英文地址,又回忆了一下脑海里所记忆的地图,发现很难描述,想着正好是贝市方向,便道:“我带你过去吧!”

  “多谢前辈。”

  ps:求订阅!!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910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