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96 午夜场的作用(求订阅!)

396 午夜场的作用(求订阅!)

  aFo的一群黑人想找杨棠麻烦,多少是因为冲动,而更多的佣兵却看出了杨棠的实力,知他至少拳力腕力不输欧美人,不好惹,也就敬而远之,免伤了一般的和气。

  毕竟大家都身在佣兵界,在没弄出血海深仇之前,还有合作任务的可能性,所以在面对佣兵界的生面孔时,只要展示出足够实力,老鸟们极少会针对到底。

  自然而然地,aFo的那帮黑人没闹起来,杨棠身边也就肃静了,只余得了门票的迦猜和还未参加任何一个小活动的拉美人巴斯还站在杨棠身边。

  杨棠把拿到手的门票翻来覆去细看了一遍,撇嘴道:“这门票挺普通嘛,跟张印花纸没什么区别!”

  “本来就是张破纸。”巴斯哂道,“关键不在于门票,而在于午夜场!”

  “午夜场怎么了?”杨棠问。

  巴斯却往前站了半步,抬手拍了拍他肩膀:“轮我上场了,回来再聊!”说着,他已站到了台上的拳力测试器前。

  杨棠转头看向迦猜,再度问道:“午夜场搞什么的?”

  迦猜犹豫了一下,又瞅了眼自己手里的门票,当下附杨棠耳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地下格斗,另外就是各式各样的消息交换、买卖!”

  “你说打黑拳呐?”杨棠压低声音,比了比拳头。

  迦猜点点头,强调道:“不过关键还是消息交换……”

  杨棠不以为意,结果等他真正进了午夜场见识过后,才现这里边的消息流量相当惊人!

  随着时间流向午夜,扳手腕比赛进行得越来越频繁,拳力测试也越来越快捷,最后甚至可以说踊跃,甚至有些眼看着队伍长短明显轮不上佣兵开始抱怨,叫嚷着活动延时。

  可惜那个西装主持人寸步不让,他没有装作听不见下边的“民意”,但一再重复酒吧的规矩,两个小活动说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结束,如果不遵守规矩就会被赶走。

  那些起哄的佣兵见主持人这么坚持,立马就偃旗息鼓了。

  见此一幕,杨棠不用旁人提醒也知这家酒吧的背景深不可测,不过这都不关他的事,他眼下只想见识一下午夜场的盛况,然后走人。

  这时候,一直在留意时间的迦猜道:“还差五分钟就零点了。”

  杨棠不置可否地“嗯”一声,目光却在全场扫了一圈,现真正拿到门票的佣兵也就七十来个人,暗忖如果午夜场就这么点人的话,那规模大不了。

  “呤呤呤呤呤呤……”

  听到响铃,在场众人微微骚乱了一下就安静下来,显然这里边有不少人经过类似的阵仗,所以一点也不大惊小怪。

  “获得门票的朋友请到这边来排队,没有门票的朋友别扎堆、各自散了吧!”主持人重新站回台子上,在那儿指手画脚。

  虽然不少佣兵看那主持人的眼神很轻蔑、表情很忿满,但还是照他的话做了,没敢闹事。

  巴斯最后关头获得了门票,直到这时人还很兴奋,因此主持人一说排队,他便拽上杨棠挤到了前列,迦猜亦步亦趋,不过途中被其他佣兵恶瞪了好几次,明显是不忿他也往前面挤,但碍于杨棠这个实力深厚之辈,加上午夜场即将开放,所以才暂时忍了这口气。

  巴斯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没带着杨棠硬往队伍最前头挤,但由于前面只排了六七个人,所以他总算看清了等下要去的午夜场有可能存在的地点。

  这是酒吧安全通道旁的一个分岔廊道,廊道门被一幅落地壁画完全挡住了,此刻壁画已经滑移到一旁,乍看上去就好像画本身就是挂在门旁的一样,而秘密廊道的尽头是一旋转楼梯,通向地下,下到楼梯尽头,又是一段甬道,但不长,然后就能看见一扇类似潜艇上的水密门横亘在那儿。

  同时,门边还杵着两个酒吧保安,每个人只要交一百美金就可以进。

  “注意了,都不要乱,每隔半分钟,五个人为一组,依着顺序进!”

  杨棠仨人与排在他们前面的两个佣兵组成了五人小组,各自掏了一百刀集中到队的那个佣兵手里,很快轮到他们,交钱之后,又等了大约二十秒,门上的旋转阀才开始扭动,然后被人从里面拉开,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口子。

  门旁的酒吧保安见状,立刻提醒道:“进!”

  杨棠他们这队的几个人明显都来过,尤其是队的那位佣兵,稍一猫腰就钻进了那门里。杨棠是第四个,他主动放出[野兽感知]探知了一下门内的情况,结果一片安详,他这才有样学样进了门。

  进门后杨棠才现这是一个平台,不到两个平米的面积只是供人有所准备,门旁同样有个酒吧保安守着,每当有人进来,就提醒一声:“下楼小心点!”

  这话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接着平台的又是一道向下的旋转楼梯,下到尽头后是一扇实木门并且同样有人看守。

  此时,因为不停有人鱼贯而入,实木门一直都开着,过了实木门后,整个空间就豁然开朗了,但整体环境并不算好,甚至可以说糟糕,普通的水泥地并不太平整,到处都是些碎屑,有纸屑,也有别的其它屑,光线相当昏暗,即使是杨棠,也是调高了“平常视力”成像清晰度后才完全看清这里的状况。

  这个地下场东端是个拳台,下面有六七排座椅;西端这边呈开放式酒吧摆设;北面是一排独立的房间,而整个场地的唯一可取之处就是,场地的空间、大小还算不错,能容纳六七百人聚集而不会显得拥挤,落地差也有近四米,所以即便空气不那么流通,而提前进场的另一批人大多都在吸烟,整个空气质量也没有混浊到可以呛死蟑螂的地步。

  感知了一下,除了他们进来的实木门外,这个像密封仓的场地还有两处进出口后,杨棠总算安心下来,压低声音问身边的迦猜跟巴斯:“喂,你们知不知道,这些提前进场的什么人呐?”

  巴斯哂道:“我说king啊,看来你还真是第一次来这边,实话跟你说吧,那些个衣着光鲜的家伙都是金主啦,大金主!当然,有那么一小撮是掮客。至于剩下那部份打扮跟咱们差不多的家伙是这间酒吧的优质合作对象,所以他们才可以提前进场。”

  “合作对象!?”

  “就是那些完成过这间酒吧布的任务,又或者由酒吧中介、完成了金主任务的佣兵,当任务完成到一定数量,并且能保证成功率的话,酒吧方面就会主动联系,与其达成长期合作关系啦!”

  “原来如此。”杨棠恍然大悟。

  三人正闲聊间,由测拳力和扳手腕选出来的七十几个佣兵已然全部进了这地下密闭场。杨棠留意到,那扇厚近一英尺的实木门随即被关得严严实实,同时还上了三把锁,若是在冷兵器时代的话,直可谓称得上固若金汤。

  这时候,场子里的光线陡然打亮了一些,但对正常人来说还是有点暗,今次一个穿花西装的主持人跳上了拳台,拿着个话筒大声宣布新一期的午夜场开幕。

  主持人话音刚落,整个场子里的人“嗡”一下全都各顾各地行动起来。

  杨棠见状,问道:“这怎么回事儿啊?”

  结果没曾想,迦猜拱手道:“前辈,容我去交流一下,很快回来!”说罢,不等杨棠答应,便径直往人多的地方去了。

  杨棠不解道:“他去交流什么啊?”

  巴斯拍拍他的肩膀道:“来这里还能交流什么,无非是情报、军火,另外就是布任务啰!”

  听到巴斯提到“军火”二字,而不是“武器”,杨棠暗暗心惊,面上却装作很诧异道:“布任务!?像我们这种人也可以在此布任务吗?”

  巴斯哂道:“咱们佣兵也是人,自然有解决不了的人或事,布任务让高手帮忙完成,这不很正常嘛!”

  杨棠:“……”

  “king,你是菜鸟,先在这边慢慢地观察学习一下吧!”巴斯贼笑兮兮道,“我也得先去了……”

  “你去哪儿?”

  巴斯点了点拳台方向。

  杨棠扭头一看,现有两名拳手从北边的单独房间里出来,一个穿着黑短裤、一个穿着白短裤,没有任何人簇拥,就那么一先一后跳上了台。

  “你是想过去赌拳?”杨棠问。

  “没错啊,你要不要一起去?”

  “像这种黑市拳,七成以上是打假的,你赌多少就得赔多少!”杨棠劝道。

  巴斯闻言愣了一下,捏着下巴道:“我怎么就这么不信邪呢?”

  杨棠哂道:“别的不说,就是真正的职业拳手都有许多被人操控的,更何况黑市拳了,里边的水更浑更深!”

  “你说的我都知道……”

  杨棠道:“你既然知道那还去赌?”

  “我这是赌运,不是赌钱,毕竟就算真有庄家坐庄,在比拳这种项目上,庄家也不能通杀啊,最多抓大放小,到时候只要下注角色转换得快,咱们的小钱就能够赢成大钱!”

  巴斯说得起劲,杨棠却还是一摆手道:“算了,我赚几个钱不容易,还是不赌了!”

  “你还是不是佣兵啊?及时行乐都不懂。”巴斯絮絮叨叨地往拳台旁的下注点而去。

  不过两分钟,巴斯就一步三摇地转了回来,满脸笑意道:“唉,这一把我算是下少了,小道消息说,黑方稳赢的,我买的时候快结束下注了,结果才买到两注……”

  “哎哎哎~~打住,你这一注多少钱?”杨棠问。

  “不贵,一万一注,上不封顶!”巴斯的口气相当轻松,仿佛稳操胜券,随时都能兑到奖金一样。

  杨棠翻了个白眼,还想说点什么,不过这个时候拳台上已经打起来了。

  黑方块头较大,看上去力量十足极具气势,而白方是个白种拳手,单以身材而论,也就比亚裔人大上一圈,在白种男里边就显得瘦小了,可他动作非常灵活,与黑方打了起来时,他闪躲起黑方的攻击相当轻松,似乎正应了火云邪神的那句话,“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对方快,只要你比他更快,对方打不到你,这样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同样的道理,黑方一上来攻势很猛,结果两三两分钟过去,他始终没能打到白方,反而因此消耗了一堆体力,导致动作更加慢得厉害,这时候白方趁机动反攻,不断用组合拳砸在黑方的两肋间,很快黑方就被打到在地,蜷曲着、大声哀嚎不已!

  “白方胜!”

  随着主持人如此宣布,不少人都把赌注单扯得粉碎随意扔向空中,巴斯也做着同样的动作,而且熟练得很,看样子这类动作他平时没少做:“泄特!黑方那拳手真牠妈没用,换了我上去也能打赢!”

  “就你?”杨棠闻言一脸的鄙视,“刚才这场我还真没看出来黑白双方假打,换言之,以他们表现出来的格斗实力,你上台单挑的话,不说白方你赢不了,就算是黑方你也打不赢……”

  “为什么?”巴斯不解又羞恼地问。

  “不为什么,因为之前你的拳力测试我看了,出拳的度和力道都不如黑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怎么可能?啪!”巴斯一面装作难以置信的样子,一面倏然出拳偷袭杨棠腹部。结果撞上的却是杨棠的手掌,他的拳头被杨棠手掌紧紧钳住,动弹不得,“哎哟哟~~放手,我信你的眼光,总成了吧?”

  过了五分钟,换了两个拳手上台,依旧是黑白裤子区分下注的两方。

  两万美元打了水漂,今次巴斯学乖了些,他没有立刻冲过去下注,而是问杨棠道:“新的这两人,你觉得怎么样?”

  “都不怎么样,战斗力应该跟刚才那两人差不多!”杨棠撇嘴道。

  巴斯闻言心里却暗暗吃惊,跟刚才那俩拳手差不多的话,岂非收拾他没商量:“那到底谁更强一些啊?”

  杨棠摇头道:“不好判断……”

  “那你怎么判断出新上台这俩拳手比我强的?”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942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