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00 条件(求订阅!)

400 条件(求订阅!)

  “那‘坐莲’又是什么意思呢?”

  “坐莲?”女中文老师愣了一下,旋即反问道:“其实你是想问,‘观音’跟‘坐莲’两个词连在一起的意思吧?”

  夏露闻言迟疑了半秒,终还是点了点头:“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女老师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但还是耐着心知解释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你问的也没错的话,其实它就是一种姿势,关于男女之间那个的姿势。”

  “哪个?”夏露一时没明白过味。

  “就这个……”女老师指了指墙壁上挂的一张艺术照,照片里一男一女正在深情拥吻,“深入下去。”

  夏露的俏脸一下子变得绯红起来,看似羞赧,却咬牙切齿道:“那‘火车’……‘便当’呢?”

  女老师强忍住笑道:“一样,不过是另一种体位。”说到这儿,她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

  “还有什么?”夏露追问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其实也没什么,就我所知,你问的两个‘四字单词’都是中文音,也基本只有中文才会用,至于其它语言形容类似两个动作的单词音跟你刚才提问模拟出来的音就大相径庭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夏露一听急了:“可那个家伙明明是个白人呐,除了皮肤毛孔细致一点外,莫非他是个混血?”想着各种可能,她的思维都开始有点紊乱了。

  见夏露神思不属,面部表情忽羞忽恼,女老师生怕她出什么问题,忙出声惊扰道:“这位女士,请问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没有,那我俩之间的谈话时长刚好一个半小时,请按时付费!”

  “啊?哦,好好,刷卡可以吗?”夏露回神道。

  “当然没问题。”

  待夏露从中文学校出来,坐回自己车里,她的情绪终于爆出来,冲着方向盘一通狂砸,泄过后,她伏在方向盘上抽泣起来。

  不得不说,女人就是容易钻牛角尖。夏露倒不是气杨棠趁人之危跟她生了关系,而是气杨棠吃干抹净之后居然一声不响的消失了。这令她很是接受不能,完全就是人渣啊!

  可问题是,杨棠还真没把上了夏露这事儿放在心上,毕竟捡尸这种事前世他背着“妻”也干过那么几回,幸运的是没染上什么梅病,对于把夏露救回酒店,他也只当捡尸了,而捡完尸之后他不走难道还等着跟夏露结婚生子么?

  “你这个混蛋!大混蛋!不管怎样,老娘记得你的体味、记得你的腔调,还有你那坏东西的恶形恶状,总有一天,耶稣显灵,会让我再碰到你的,到那个时候,我就算奈何不了你,也要咬死你你你你……”

  不管夏露在车里如何誓赌咒,刚睡醒的杨棠已经在夏威夷落地。一个半钟头后,他搭上了飞往东京的航班,然后在东京改头换面,又启用了另一本日籍华人护照,坐上了直飞玉京的班机。

  也就在杨棠本尊平稳落地踏足京城地面时,绿野分身已电话联系了雷天动,约他在盘古酒店见面。同一时间,住在京大校园附近小旅馆里的学习分身通过网路临时租用了两处二环内的仓库,戴着口罩亲去接手后,随即向广信佳苑移动。

  不久之后,杨棠本尊和学习分身(似乎已经在早前就收回合体了?不过不重要,有[影分身术],分分合合随时可行)都回到了广信佳苑的居屋,两者合二为一,然后开着车分别又去了两处临时仓库,将科学家和路可莎的货分别放妥,这才不紧不慢地赶往盘古酒店。

  途中,杨棠更是通知了科学家跟路小妞把运费打进他指定的账户,收到钱后便告诉了两人仓库地址以及仓库密码锁的密码。

  酒店一层,因缘厅。

  雷天动早就到了,远远看到杨棠,立刻让女侍者把预定好的甜品和茶饮料端上来。

  “呵呵,几天没见,要不是知道你小子不是在家陪父母就是泡京大图书馆,还真以为你去了美国呢!”雷天动笑道。

  杨棠呡了口茶水,不动声色道:“据我的人报告,你的手下已经把图纸弄回国了是吗?”

  雷天动愣了一下,旋即道:“嘿嘿,实不相瞒,还没有,不过也快了,今晚图纸就能进京!”顿了顿又道:“倒是你那边,动机实体什么时候能到啊?我可是听说装动机的箱子在无数双FBI探员的眼皮子底下不翼而飞了。”

  “不是不翼而飞,而是被我的人弄走了,两天后就能到这儿!”说着,杨棠用食指点了点他们面前的台子,“不过在劫走动机集装箱的过程中,我的人马可谓损失惨重,所以光头你不会是想拿一半积分就把我给搪塞过去吧?”

  雷天动闻言怔了怔,探问道:“那你想怎样?该不会打算把我那半积分给吞了吧?”

  “那倒不至于……”杨棠摆手道,“是这样,科学家跟路可莎刚把运费打我账上,总共四千五!咱俩联手这任务的费用就算四千五的一半,二千二吧,其实任务有图纸就可以交差,等你把图纸交上去,我给你一千一,这事儿就算了了,怎么样?”

  “那动机实体呢?”雷天动急着追问道,“你该不会打算私底下卖了吧?”

  虽说美国佬的玩意太先进,在黑市能接盘的下家并不多,但都是些出得起钱的主儿,只要杨棠的喊价不是特别离谱,肯定会有人愿意买下那个八成新的轻损(微损、轻损、中损、重损、报废)引擎。

  当然,动机杨棠已经让红后全面勘验过,她已经复刻出了完整的图纸,或改(进)或卖,都可以再次利用。

  “想要实体啊?”杨棠皮笑肉不笑地反问道。

  雷天动猛点头。

  “那也简单,你把图纸交了任务,积分我要七成,再给我一千一,动机实体你就可以接过去!”杨棠娓娓道出了他的条件,“怎么样?你手下留那么多尾巴(FBI)给我的人,这条件不算过份吧?”

  雷天动闻言眉头大皱,沉吟了五六秒后,终还是重重地点下了头。

  “行,既然你答应了我的条件,那就尽快让我看到钱跟积分到账,嗯,最迟明早八点吧,如果到时候我没看到积分跟钱的话,两天之后你别想接到货!”杨棠越说越来气,“玛德光头,我不知道你是在替谁办这件事,我也不想知道,但在这事儿上你手下做得相当不厚道,要不是看在你我还有那么点交情的份上,我早让人砍断他们的四肢,扔FBI总部门口了!”

  雷天动能听出杨棠说这话时的绝决,不禁心头微凛,却也没太放在心上,反而笑呵呵道:“老弟呀,咱俩头一次合作,难免会出点小问题,今次算我不对,回头等接到货,我摆个大席正经给你赔罪!”

  “那我可当不起呀我!”杨棠难得谦虚了一句。

  ………

  从盘古酒店出来,分道扬镳之后,雷天动立马联系上了科学家,问他是否接到了货。

  “刚把货转移到我的私人仓库,我不得不承认,杨老弟的人是真有门路啊!”科学家在电话那头的语气明显是轻松加愉快。

  “哦?你的货一件没少吗?都还是你在美国封装的那些货?”雷天动又问。

  “放心吧,一件没少,都是原装货。”科学家保证道,“再说了,我的货提前烙过汗,接货的时候小心验过了,汗渍都在!不过就是……”

  “不过什么?”

  “不过就是运费真牠娘的贵啊,本来说好是货物原价的两倍,最后却算的是三倍,足足两千五百万呐,再加上货物原价,等于这批货花了我将近三千四百万……”

  雷天动闻言冷哂道:“科学家,你就别偷着乐了行不行?我敢说你小子要不把这批货卖到七千万以上,我跟你姓!”

  “嘿嘿嘿,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呢,我已经放出风了,如果有人想整体接盘这批货,一个亿拿去,至于散卖的话,单件设备的价格还会更高,毕竟我的这些货都是欧美禁运的,在国内想买都买不到,只能看图过眼瘾,哇哈哈哈!”

  “所以啊,杨棠那边收你两千五的运费,赚的也不过是个辛苦钱……”

  “那不一样,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杨老弟在挟带禁运品回国这门道上算是垄断,这世界上还有哪门子生意比垄断更赚钱的么?”

  听到科学家这话,雷天动没了回应,陷入沉默。

  ………

  傍晚时分,杨棠本尊正跟杨爸杨妈在家里吃饭,突然收到了转账提示,雷天动把一千一百万存入了他指定的境外户头。

  红后很快把这些钱分流到诸多零售商的干净账户,比如某家连锁市零售商有十个用于结算货款的账户,只要把一千万来路不明的钱分成十等份打入这些账户,那么谁能分得清原本只有两百多万余额的单个市账户现在拥有三百来万资金,这里边哪些是嘿钱?之后再从每个账户里分十笔每笔十万这样把钱汇到另一个账户上,这样一来钱就洗得清清白白,最后将其中一半兑换成欧元,存入杨棠另一个境外账户,剩下一半转入国内账户。

  当然,最后还要抹除系统曰志内的转账细节,只留大的转账款项能平衡账目就成,比方说甲向清白账户a转进一千万,接着账户a转出一千万给乙,这中间一千万是分几次转入转出的,什么时候转的,这些电脑系统都有详细记录,但红后把(包括数据库终端的)详细记录都给删了,只留大概记录,如此便很难断言哪笔钱是嘿钱了,而这一系列把钱来回捯饬的手段,说起来轻巧做起来难,也就红后这台智脑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诸多繁杂的洗钱手尾且保证不出错,要是换了人工倒腾,恐怕做账做几天也弄不完。

  “小宏,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咣咣!”杨爸用筷子敲了敲杨棠的碗,“跟你说多少次了,吃饭的时候别看手机!”

  “知道了爸,我只是在看银行的转账提示,这个月我又赚了五百来万!”杨棠边说边端起碗扒饭。

  “噗——”已经吃完饭正呡了半口茶在嘴里的杨爸闻言直接就喷了,“多少?你刚说你这月又挣了多少钱?”

  杨棠弱弱道:“大约五百二十万吧,税后!”实际上他压根儿没交税。

  杨妈妈也被这个钱数吓了一跳,不等杨爸质问杨棠,她已先一步问道:“小宏,你都做什么了,一个月就能挣五百万?你可别吓妈妈啊!”

  “妈~~!”杨棠面上撒着娇,心头却在飞转着各式能赚钱的借口,还别说,真让他省起了一个,“其实我也没干什么大事儿,就是帮美国巨软公司找出了三十几个系统漏洞,其中有七个漏洞是特别巨大的,但具体怎么个巨大法,由于我已经跟巨软公司签了保密协议了,所以不能详细讲给你们听!”

  “巨软公司?系统漏洞?!”杨爸挑了挑眉,“小宏,你什么时候连计算机都玩得这么溜了?”

  “就是啊,这系统漏洞到底是个啥啊?人家公司凭什么给你几百万呐?”杨妈妈对电脑仅限于了解和熟练使用,真要操作系统出了问题,她也只知道个重装,其它的就闹不明白了。

  杨棠没回答杨妈妈的问题,只是向杨爸解释道:“爸,前段时间我不是在做那个数学证明嘛,但人这脑子总不能一直做同样的事吧,会僵化的,所以我就见缝插针,利用学习编程来活泛脑子,结果一不小心就钻进去了,顺带找出了几个腾龙系统的漏洞,再后来我听网友说巨软系统的漏洞才叫多,于是休息脑子的时候就改了研究巨软系统,就这么不知不觉间找出了几十个漏洞……”

  “你说的都是真的?”杨爸似有不信。

  “当然真的。”杨棠拍胸脯道,“其实我还找到另外三个极其严重的巨软系统级漏洞,但我没跟巨软公司透露,也就少挣了一笔钱!”顿了顿又道:“您要不信的话,我这就可以摆两台电脑过来给您演示一下什么叫级漏洞。”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7986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