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01 暑期计划(求订阅!)

401 暑期计划(求订阅!)

  “老爸,看到没,这里有两台电脑,装的都是px版的巨软系统。”杨棠摆放好笔记本电脑后向杨爸介绍道,“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建立一个临时的局域网,来模拟互联网上两台电脑之间的链接跟访问!”

  对于这一点,杨爸不置可否:“前面你不用解释太多,直接给我看关键点。”

  “这容易,马上就弄好!”杨棠迅地敲击着键盘,“爸,您看这里,我先再建立一个用户,把它的密码设置成跟原始级管理员一样的位数,然后把该用户的权限也提升为级管理员……”

  杨爸看着杨棠一步步的操作,双手十指在键盘上轻灵地飘飞,他那台电脑一直在原始系统背景下代码刷屏,而代表杨爸的这台笔记本电脑起初还在正常桌面上,但是过了不久[开始]菜单就自动弹出,在自己进行[注销]了。

  再登入系统的时候,杨爸就看见用户名是那个杨棠提升过的级管理员,进入桌面后,以[级管理员]的权限,整个系统所有未删除的临时文件和日志文件都能调用和解析,其中甚至包括了不少在该系统中使用过的账号跟密码,这还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级管理员]在巨软系统中的权限实在太大,因此能在系统中给别的用户挖坑的地方不胜枚举,还可以留后门种木马什么的,普通用户根本察觉不了,导致最后损失重大。

  “怎么样爸,这漏洞够级吧?”杨棠不无得意地道,“我甚至试过巨软公司的对外服务器,那些服务器用的虽然是网路服务器版的巨软系统,但依然存在类似的隐患……”

  杨爸闻言被吓了一跳:“那你黑进去啦?”

  “没有,我只是找到了同一型的漏洞,但没有真正利用漏洞去干什么。”杨棠撇嘴道,“毕竟巨软公司还有美国佬在电脑方面的实力不容小觑,天知道他们把这么大漏洞留着是真的不知道呢?还是准备钓鱼?我才没那么蠢蠢地凑上去以身试法呢!再说了,我卖漏洞已经赚得不少了,并且合理合法,何必为了未必能到手的非法财富去铤而走险呢?哪怕好几个亿,不能实实在在落袋,那都是镜花水月!”

  “你能有这种觉悟就最好了。”杨棠略有些感慨道,“人生在世,一味追求金钱,有失偏颇,但无钱傍身亦是不对,我跟你妈对你的期望不高,你只要看得起病、住得起房、开得起车、讨得起媳妇、生得起孙孙,也就于愿足矣,像现在这样的大房子,还不如在雾大的老房子住得踏实。”

  杨棠哂道:“爸,您的话我是听入耳了,但这房子可不算大呀,连十个厕所都没有……”

  杨妈妈闻言却瞪了他一眼:“怎么小宏,你还想房子里有二三十个厕所啊?那你干脆住公共场所得了!”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啥意思啊?”

  “我是想说,咱们家这别墅跟那啥,就英国伦敦西南郊区那爱啥阁比起来,顶多算是一窝棚。”杨棠说到著名豪宅顿时来劲了,“不是我吹,这些网上都是有资料的,那豪宅光占地面积就达到了二十多公顷,相当于三百多亩地,单室内面积就达了四千六百多平米,一百多间房,这个厕所……”

  “打住、打住……”杨爸见杨棠有唾沫翻飞的迹象,连忙制止了他。

  杨妈妈也接茬道:“一百多间房……你说的是星级酒店吧?”

  杨棠翻了个白眼,还想解释,杨妈妈继续道:“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人家那是豪宅,是级豪宅,对吧?但跟咱家有什么关系呢?说句不中听的话,就是现在这大房子,我跟你爸还有小翠她们住着都有点瘆的慌!”

  “行行行,那咱们不讨论房子了妈!”杨棠赶紧打住,转换话题道:“对了爸、妈,二十二号我还有一门考试学校就放暑假了,你们打算去哪儿玩?要儿子陪你们吗?”

  杨爸杨妈闻言对视一眼,由杨妈妈道:“小宏,不提这茬我还差点忘了,小斌前天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放了暑假,琢磨着来京城逛逛,你什么想法?”

  杨棠不置可否,反问二老道:“爸妈,我怎样都无所谓,关键是你们什么想法?况且这事儿还得征求斌子的意见,如果是他一个人,住咱家也就住了,我还可以开车带他到处去瞧瞧,可如果他还带着别的朋友,我也可以提供给他们住的地方,尤其是他万一带着女友过来,住咱家就真的不合适了,我开车带他们逛也不合适,顶多借车,让他们自己开!”

  “嗤~~你小子心眼倒多,一下子把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个遍!”杨爸轻笑道,“也罢,想得多有想得多的好处,赶明儿我回雾都一趟,亲自问问小斌的意思。”

  杨棠愣道:“爸,您回雾都干嘛?就为了问小斌的事?”

  杨妈妈拍了他一把,道:“那哪儿能呢,你爸他呀钓鱼的瘾上来了,打算回去把一应渔具通通搬到京城来……”

  “爸~~这事儿哪儿用得着您亲自出马啊,我回雾都帮您办不就完了嘛!”杨棠自告奋勇道。

  杨爸直摇头:“我有些钓鱼的家伙什你不一定能找得到。”

  杨棠叹道:“非用那些旧玩意不可吗?这京城啥都有得卖,咱买还不成吗?”结果话一出口就遭了二老的白眼。

  不过杨棠锲而不舍,好说歹说,终于打消了杨爸回返雾都的念头,概由杨棠代跑一趟,既能帮杨爸拿到趁手的渔具,又能跟段亦斌见见面,问一问他逛京城的打算。

  转眼到了第二天早上,刚吃过早餐的杨棠收到了雷天动来电,称七成积分已到账,杨棠查验了一下,果真如此。于是他拍着胸脯回复雷天动,两天之后绝对能收到动机实体。

  挂了雷天动的电话,杨棠才省起今天竟然又是一个周五了,他索性给铜叔去了电话,越好明天看尸体。结果到了第二天,两三百具尸体看下来,一具符合杨棠心目中要求的都没有,毕竟青光以上的尸体不是那么好撞见的。

  现如今,杨棠手上除了已经转化复生的阮清怡外,就只有一具仍待在充电式冷藏箱里的蓝光男尸,它目前被搁在了储物指环中,时间静止,倒也不虞会腐坏。

  “海先生,今天你真没看到中意的尸体么?老实说,我聚拢储藏这批尸体相当不容易……”

  “行了行了,铜叔你打住,我明白你的意思。”杨棠摆手示意铜叔什么都别说了,“我知你备尸不容易,你看这样好不好,每次筹齐三百具尸体,不管是不是周末,你就给我打电话,我自然会过来看尸体,而每次看尸体,不管买不买,我都给你十万块,权当门票钱了,怎样?”

  “有这种好事儿?”铜叔似乎不信。

  “信不信在你,下次我再来你就知道了。”杨棠边说边转了十万给铜叔。

  “行,我信得着你!”铜叔重重一点头,随即接到入账提示,顿时笑得没了眼,“谢海先生赏!”

  “这可不是赏你的,而是你找了这么多尸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谢谢…”

  开车在回市区的路上,杨棠接到了何佳妮的越洋电话。

  一番寒暄后,何佳妮在电话里聊起了正事,核心就一个,经过激烈的内部争论,米高媒和派拉盟达成协议,按照前次的约定,两家公司联合起来跟杨棠签约,不过他们唯一的要求是,希望杨棠亲身飞去La签约。

  “为什么非要在La签约呢?在东京签不行啊?”杨棠问。

  “在东京签约这茬儿我跟他们提过,但他们没有答应,要不我再跟他们沟通一下……”

  “不必了!”杨棠强硬道,“佳妮姐,你告诉派拉盟跟米高媒,想按照前次谈好的条件签约,那就在东京签,我可没心情越洋飞到La!”

  “可是他们……”

  “没有可是,就按我说的办!”杨棠愠怒道,“爱签不签。”

  何佳妮听出了杨棠语气中蕴藏的怒意,当下只好应了,没再多说什么。

  不过杨棠这边,刚挂断的手机又响了,他没看来电显示,随手接通,语气相当生硬:“喂,谁啊?”

  “我说老弟,你连我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你谁呀?”杨棠正开车,对于对方的声音根本就没过脑子,也懒得过脑子在记忆库里寻找,“直接说名字,不说我挂了啊!”

  “老弟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前几天才给了你两千五,你这转头就把我给忘啦?”科学家在电话那头苦笑不已。

  杨棠这时也省起了科学家的声音,却仍没啥好话道:“你啥时候给过我两千五了?接货之前你就给了一千七,少糊弄事啊!”

  “你这……那之前的订金就不算啦?”

  “一码归一码,反正你没一次性给过我两千五,话可别瞎说!”

  “不是,我说老弟啊,你今儿是吃枪药了还是咋地?说话怎么这么冲啊?老哥哥我可没得罪你吧?”科学家总算听出来杨棠的话里时不时就夹枪带棒。

  “不是你的问题,我在烦别的事儿!”杨棠随口敷衍了一句,反问道:“你今儿打电话找我,不会又有事吧?”

  “不是我的事,原则上呢,像上次一千七那样的走货,我打算一个月一次,而且每次都不会比上回的一千七少!”科学家把他的想法提了一嘴,然后转入正题道:“今天我跟你打电话,其实是为了你的事儿!”

  “我的事,我能有什么事啊?”杨棠愕道。

  “你忘啦,上次在沙龙,你跟我提过的,二环烂尾楼的事,我已经差不多打听清楚了,你想不想听听?”

  “唔,行吧,我过来你,你现在人在哪儿?”杨棠问。

  科学家说了个地址,似乎是个私人俱乐部。

  “等我半个小时,一定到。”

  ******

  京城东北部,三环外,蓝调俱乐部。

  开着兰博基尼过来的杨棠被挡在了雕花铁栅栏门外。

  一警卫煞有介事的上来敲车窗:“先生,这里是私人俱乐部,会员制的,麻烦您出示一下会员卡好吗?”

  杨棠道:“我没会员卡,有人请我来的,他的卡号是VIpsoooo6!”

  警卫听得一愣,旋即确认道:“先生,您确定您朋友的会员卡号是VIpsoooo6?”

  “废话!他说的就是这么个容易记住的号码,要是难记,我还不一定记得住呢!”

  “是是是,我这就去帮您联系一下。”警卫赶紧点头哈腰地回了门卫亭,抄起电话开始拨内线。

  其实照俱乐部的规定而言,内线电话打到离VIp会员最近的座机上,一般是打不通的,除非这个VIp会员提前跟内线机房那边打过招呼,所以警卫只要照着VIp卡号对应的内线号码拨打过去,甚至都不用接听,从电话那头反馈回来的提示音就能判断杨棠这种家伙是想乱撞还是真的过来找朋友。

  可今次有点不一样,警卫拨了内线之后,电话那头很快就响起了接听提示音,而且提示音刚响了两声,那头竟然真就有人把电话给接了起来:“喂,哪位?”

  “我、我这里是门卫,门口这里有位先生说是您的朋友……”

  “是有这么回事……对了,你们门卫那里的座机不是无线话筒吗?你把话筒拿给那位先生。”

  警卫连忙从门卫亭出来,把话筒递到了杨棠面前,杨棠接过话筒跟对面聊了两句,然后把话筒还给了警卫。

  “那就是我朋友,你们门口赶紧让他进来!”

  “是是是……”

  不一会,铁栅栏大门向两边打开,警卫冲杨棠连续比划着可以通行的手势,他立马溜起兰博基尼开进了俱乐部。

  与此同时,包间里的科学家站起身来,撇开身边女人挽着他的手,道:“欣然呐,我要见个朋友,你给我矜持点儿!”

  科学家身边的女人穿着一袭连身齐膝裙,面容姣好,凹凸有致的身材略显火辣,气质上更是两分骚三分媚五分清纯,令人难以捉摸。她听完科学家的话,不禁黛眉微蹙道:“你这么紧张干嘛呀?莫非来了什么大人物?”

  “你不懂!”说完这句,科学家已然出了包间。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015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