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06 约书(求订阅!)

406 约书(求订阅!)

  “有些菜你不会选的……”

  听了杨妈妈的话,杨棠道:“指着贵的买不就成啦!”

  杨妈妈白他一眼,道:“贵的不一定合适。”

  杨棠闻言知道再辩下去肯定说不过老妈,只得乖乖开车到附近的市场,让老爸陪着老妈去了买菜。

  找了个临时停车位把车停好,杨棠也没闲着,掏出大屏手机连上网玩起了斗地主。

  实际上斗地主这扑克游戏三家全部明牌的话,将有且只有一种打法,可正因为网上斗地主明牌的往往只有一家(两家同时明牌的情况也有,但极少),所以就有错进错出,胜利翻转的可能。

  杨棠进到游戏界面,没有选择癞子玩法,而是参与了经典玩法一百二十人的有奖竞赛。前两把还好,一把地主一把农民,由于牌型不错,加上一点打法技巧,逆时针出牌,他都顺利赢了。

  到了第三把,杨棠再度当了农民,牌型还算可以,大鬼对二对k、三到j的连子、外加三张单牌四五十,他的上家是农民,下家则是地主。

  开局后,地主出了个小单牌,杨棠上家的农民好死不死出了个十点,刚好把杨棠的十点憋住了,令他哭笑不得,但细想想,毕竟大家都没亮牌,出现这种情况很正常,他也就没有计较,只是不要,让过了出牌机会。

  地主趁机顶到a,上家农民二话不说下了二,杨棠还是不出,地主下小鬼,上家农民没辙,也不出。

  杨棠出大鬼上手,直接三到j的连子,地主和上家农民都不要,杨棠犹豫了一下,没办法,出了单张四,地主一个大点子牌接上,上家农民一个q压住,杨棠没要,地主一个k反压,上家农民犹豫了几秒,没要,这下轮到只剩对二对k十五的杨棠为难了。

  压住地主吧,得把对2拆了,可还有三张a一个二飘在外面,万一地主有对a,岂不没法弄了?可这牌不要吧,地主又上手了,实在两难抉择。

  迟疑了快二十秒,杨棠终还是选择不要,让地主上手。

  地主磨蹭几秒,出了对四,上家农民直接顶了对j,杨棠一看机会来了,直接对k站起,打算逼出对a,没曾想地主没接,上家农民也没接。

  “额滴个乖乖,水有点深呐,幸好所有牌都出过了,没得炸!”

  杨棠碎碎念着,出了个五,这样他就仅剩对二和一张十点了,不过对二已经是最大的牌了。

  可就在杨棠以为稳操胜券时,幺蛾子出现了,地主一张j压住了杨棠的五点,然后差不多还有十张牌的上家农民犹豫了,六七秒后,他下了二。

  之前已经出个一个二了,加上这个二,再加上杨棠手头的对二,这就是整副牌的四个二。本来,照理说,上家农民手里应该还有个k能压住j,但他没有这样打,反而直接落二站起,上手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冥冥中却有个声音告诉杨棠要遭,果不其然,上手后上家农民直接三个三加一张单,等于一次过出了四张牌,杨棠仅剩三张牌,怎样也接不了,只能让过,地主马上三个a加一张单站起,上手了。

  这时候地主还剩下八张牌,他直接一个五到十的连子,没人接得起(主要是四个j已现),然后对六,牌就逃光了。

  看到牌局这样结束,杨棠苦笑不得,索性连一下轮牌局也不参加了,直接退出了游戏大厅。正好杨爸杨妈买完菜回来,见杨棠有点郁闷,不禁问道:“怎么了小宏?”

  “没什么,碰上猪队友了。”

  “猪队友?”

  “刚上网打了几把斗地主……”

  听杨棠把最后那把的过程讲完,杨爸杨妈都差点笑出声来。

  “呵呵,你小子整天不务正业,遭报应了吧?”

  “我哪儿没务正业了?”

  “现在就没务,开车,回去!”

  回到绿野别墅,已经快中午一点的样子,杨棠道:“现在弄中饭恐怕来不及吧?”

  “谁说买菜是要做中饭了?”杨妈妈白了他一眼,随即扬声喊道:“小翠,饺子下了吗?”

  女佣小翠从后边的厨房转出来,回应道:“婶儿,饺子都包好了,不过没下,怕腻糊。”

  “行,那现在下吧!”

  ………

  吃完一顿香喷喷的饺子,杨棠拍着鼓囊囊的肚子,出了大门,往属于他的别墅走去,脑子里却还在想着跟淳于莲照面时的对话。

  “嘀嘀——”

  这时,他耳边响起了喇叭声。

  循声望去,一辆敞篷捷豹正停在几十米外的林间马路上,开车的司机不是夏妙薇还有谁。

  “干嘛?”杨棠冲捷豹的方向打了个手势。

  夏妙薇直冲他招手,

  杨棠却懒得理她,继续往自己的别墅行去。

  夏妙薇见状气得咬牙切齿,也不开车门,直接翻身到车外,径向杨棠追来。

  到了别墅门口,夏妙薇才好不容易追上杨棠,一只粉臂更是搭上了杨棠的肩头,微生怒气道:“你…不准走!”

  杨棠道:“我没走,我这回家呢!”说着,随手摁上了密码锁,拉开了别墅大门。

  夏妙薇美眸中闪过一丝诡异,就在刚才,她已经记下了杨棠的门锁密码,但她嘴上却道:“你也不准回家,先赔我的车再说!”

  杨棠这才想起手印的事儿,同时脑中灵光一闪,终于发现觉得淳于莲面熟的原因了,她的脸貌跟上午在考场外碰见的那位英气学姐有六七分相似:“赔车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上午坐你车副座的那位美女是谁?”

  夏妙薇闻言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豫,语气却丝毫不变道:“怎么?见人家是美女,你就想认识啊?”

  “那倒不是……”杨棠摆手道,“我只是想向那位美女求证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如果不是太过私密,没准你问我效果一样喔!”夏妙薇看似天真烂漫地自说自话,实则小心心里紧张得不行,生怕杨棠直接去跆拳道社打听那位英气学姐的情况。

  幸好杨棠并未多想什么,反而流露出醒悟之色,道:“对对,有些问题问你也一样,可我就怕你刁难,不肯说真话!”

  “安啦,只要是我知道的,又不涉及柔柔姐的隐私,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夏妙薇道。

  “柔柔?”

  “就是上午坐我副驾驶位的美女啦,上上次你在跆拳道社也见过啦,她叫蒯柔,爷爷外公都是军人,她父亲也是军人,不过在几年前就已经牺牲了……”

  “她妈叫淳于莲,也是个军人,对吧?”

  “咦?你怎么知道?”

  “哼,我-怎-么-知-道!”杨棠的脸黑了下来,“午饭前我就已经跟蒯柔她母亲照过面了,今天上午在考场外面,蒯柔是来拖延我的吧?”

  夏妙薇讶异道:“不是啊,她跟我讲,想找你再切磋一回……”

  “上上次在跆拳道社,我以一敌四,几乎算是秒杀了他们四个,这才隔了多长时间,她就敢单独跟我切磋了?”杨棠一脸的冷笑,“莫非她学会了盖世神功?这种鬼话你也信?”

  夏妙薇脸色微变,不确定道:“柔柔姐应该不会骗我……”

  “懒得理你……”说着,杨棠就欲上楼,却又记起手印的事,扭过身来道:“对了,修车多少钱,说个数!”

  夏妙薇莲足轻跺,赌气道:“懒得理我,我还懒得理你呢,稀罕你的臭钱!”言罢,她转身出了大厅,把门摔得山响。

  杨棠不置可否,只是在上楼时冲着蓝牙耳机道:“红后,大门的密码换过了吗?”

  “根据主人您的指示,已经换过了,目前的密码为386x14x2!”

  要知道,杨棠家这款密码锁没有*号,而改由字母x代替,并且在设置密码的时候可以使用x,密码最高位数十八位,但通常情况下,杨棠只设了八位的密码,还吩咐红后他输对一次密码就改一次,所以他输入密码时不仅没避讳夏妙薇,即使其他陌生来客,他同样不会避讳。

  同一时间,气鼓鼓回到车上的夏妙薇趴在方向盘上双肩耸动得厉害,她是不想让人看见她此刻偷笑得厉害,脸上那得意劲儿十足一只刚刚偷到鸡的小狐狸。

  “哼哼,老娘有了你的门锁密码,你藏着掖着还有劲嘛!”

  想当初林子里,树身完全炸开的场景,夏妙薇仍历历在目。

  杨棠在露台上打了趟《麒麟蔽日拳》,又将四大功法依序切换,各搬运周天直至圆满,这才收功,冲了个凉,随后躺下小憩了半个钟头。

  自然醒来时,已是下午三点三十几分,杨棠拉开窗帘看了看杨爸杨妈的别墅这边,发现有点炊烟渺渺的意味,懒得再出去瞎转悠,索性打开电脑上网,翻墙到了美国华府特区,浏览着地下酒吧死三百人的相关新闻。

  ………

  《星光博克》主管此时的一张脸完全皱成了菊花,杨棠在博克上机械式地更完了《西游记》,但这本友评论或留言,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一个多月来,博主易梦(杨棠)从未露过面、冒个泡,比潜水艇潜得还深,简直令人抓狂,尤其是令《星光博克》的主管抓狂。

  “说实在的,凭易梦的才华,那种神一样的想象力、掌控力,还有笔力,就算他同时双开新书也不会出什么纰漏,可偏偏这小子是个懒人,即便我们给他大开了方便之门,认证了他的微薄,还给了大v,可他这么长居然连电话都没有一个,真是……”主管语气中夹杂一股子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周围的手下都跟着唉声叹气。不过有个眼镜男大胆建议道:“主管,您那儿不是有易梦的联系方式嘛,要不直接电话追过去,跟他约书!”

  “约书?”

  大伙儿被吓了一跳,开始七嘴八舌起来。

  “你说得轻巧……”

  “甭说易梦能不能答应这个茬,就算他应承了,那稿费怎么算?”

  “就是,还有站的呀,还是依旧归易梦所有……”

  “我估摸着易梦肯定不会答应。”

  “我觉得也是…”

  “shut.up!”主管突然大叫一声,“都给我闭嘴,别吵了!”

  一圈人顿时噤若寒蝉。

  主管继续道:“我倒觉得眼镜的提议可以试一试,反正目前的情况已经够令人沮丧了,我们只是探一下易梦的口风,就算他彻底否了,难道情况还能比现在更糟不成?”

  听到这番话,各人面面相觑一阵,终有人回过味来:“主管说得没错,难道还能更糟吗?这个方案值得一试!”

  “对对,我们就是问一问易梦的意思,问者不想亏嘛!”

  “你还别说,万一要是成功地说服了易梦,跟他约到一部甚至几部新书,那咱们星光可就牛偪大发啦!”

  “要我说,还是主管有魄力,能想通这其中的关窍,带领大伙儿拨开云雾见太阳啊!”

  马屁如潮。

  主管不得不抬高双手往下压了压:“行了行了行了~~都安静!”等周围差不多没声了,他继续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们现在就推选一下与易梦联络的人选吧!”

  话落,整个办公室大房更静了,针落可闻。

  显然,没谁愿意领这个差事。

  这时,又有一个人跳出来建议道:“我觉得吧,既然这个建议是眼镜最先提出来的,那就由他联系易梦吧?主管,您觉得呢?”

  主管并未直接表态,只是瞅了下眼镜的脸色,稳坐钓鱼台道:“还有别的建议吗?”

  “主管,我也觉得眼镜挺合适。”

  “没说的,眼镜实至名归!”

  “我也这样觉得……”

  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周围的同事几乎把联系易梦的人选给敲定死了。

  主管微不可察地探了口气,拍板道:“那好吧,既然眼镜众望所归,那跟易梦约书的事就由他负责联系和沟通吧!”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077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