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08 散步偶遇(求订阅!)

408 散步偶遇(求订阅!)

  师帅在屋里狂吼发泄了一阵后,继续往下看。

  “接到短笺的是京城的豪富世家公子金伴花,他此刻就坐在桌子旁,那张白净而秀气、保养十分得法的脸,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似的痛苦地扭曲着,眼睛瞪着那张短笺,就像是瞪着阎王的拘票。

  精致的花厅里,还有三个人。一个神情威猛须发花白的锦衣老人,背负双手,在厅中来来回回不停的踱步,也不知踱过多少遍了,所走的路,只怕已可从京城到古北口。另一个颧骨耸起,目光如鹰,阴鸳沉猛的黑衣人,就坐在金伴花身旁,双手轻抚放在桌上的一封精钢判宫笔,于枯、瘦长、骨节凸出的手指,在灯光下看来也像精钢所铸。

  这两人面色也是十分沉重,锐利的目光自窗子瞧到门,又自门瞧到窗子,来回瞧个不停。

  还有枯瘦矮,穿着朴素的秃顶老人,却只是远远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他全身上下都瞧不出丝毫特别之处,只有一双耳朵,竟不知怎地不见了,却装对灰白的假定耳朵,也不知是什麽铸成的。”

  看到这里,师帅已然明白,白玉美人的主人金伴花看来不止有钱,而且交游广阔,这显然是请了三个高手来共保白玉美人。

  再接下来,师帅就看到三大高手在那里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结果主角楚留香一现身便让三人原形毕露、狼狈不堪。

  最后偏不见楚留香真人,唯人影残留,另外还附上了新一张带香气的短笺,其上字迹隽秀:“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盗帅踏月留香……盗帅楚留香,酷,太酷了!”师帅不禁又叫嚷起来,“这可比那啥《惊魔盗团》尽会装神弄鬼可酷多了!”

  激动之余,师帅忍不住连进了他常用的语音聊室,在里边吵吵道:“有谁看易梦的新书了?有谁看楚留香了?”

  然后愣是没人回音,静了几秒后才有无数个家伙异口同声道:“赏你根香香的中指,一边吮去!”

  一人一根,全是中指。

  得亏师帅心理承受能力不错,要不然这一下就能气炸了他:“鄙视你们,一群龌蹉的人,就知道玩中指!”

  “切~~咱还知道玩美人,白玉美人,你不服?不服咬我啊!”终于有游开始正常话了。

  “哼哼,看来还是有人关注了梦大的新书嘛!”师帅讥笑道。

  “我不是关注易梦的新书,而是想看他什么时候把书写崩……”

  “写崩?”师帅又是一阵嗤笑,“梦大的笔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把书写崩呢?”

  “那可不定,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另一友反驳道,“别的不,盗帅楚留香开场就牛偪成这样,那后边还怎么写?若是情节没开篇好看,不就崩啦!”

  “得对得对,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

  “我也是……”

  一时间,语音聊室里七嘴八舌的尽是担忧或反感之声,师帅有心想替易梦辩白几句也插不进去嘴,最后他只能趁大伙儿稍微安静一点的机会大吼一句:“总之梦大是不会写崩情节的,我信他的笔力!”

  之后在点x关闭聊室前的一瞬,他听到聊室里铺盖地的反驳声暴躁起来,嗡嗡一片,他全当苍蝇叫了,听清了也自欺欺人地抛诸脑后认为没听清。

  与此同时,上凡是看过新书《楚留香传奇》前两章的水鱼们也讨论得一片火热。

  “喂喂~~盗帅啊帅,现在你是去被别人家里偷东西,不是去做客,一上来就打借条,真的好吗?”

  “没错,就算人家再雅量,比孔夫子还雅量,但东西是人家的就是人家的,怎么可能让你偷?”

  “怎么不能偷?我只想这个偷好犀利,偷东西都偷出这样的境界了。”

  “这根本就不是境界,是在装叉好吧?”

  “同意楼上……楚留香同学,文青是种病,得治!”

  “嘿嘿,这留香体似乎值得模仿:君素雅达,必不致为了二十万高利贷跟我翻脸吧?”

  ………

  无论上如何议论,书友们都不得不承认,装偪绝对是一门学问,像楚留香这种装偪方式就非常令人向往。这也从侧面反应,作者易梦越来越会装偪了。如此看来,装偪界没有最装偪只有更装偪,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易梦就是这一界的顶尖大拿。

  不过杨棠一连上传两章,是收拾收拾肤色字数已经不少了,但短时间看完了开篇两章的书友们仍不依不饶,纷纷发帖让杨棠多更快更,不得不,随着楚留香的影响力扩大,易梦这个笔名在上已经算是有名气的神一枚了。

  而这个时候,《星光博克》运营部还下班,其中有闲极无聊的同事上胡乱点看,无意间发现易梦更新了新,顿时嚷嚷起来:“快看,易梦上传新书了……”

  “哪儿呢哪儿?”

  “在他博克上,自己看!”

  瞬间不少人各回原位上自己的,但也有不少同事就近凑过来围着广而告之那人看他电脑上的易梦博克专页。

  不得不,运营部这帮人看过的稿件不计其数,所以面对杨棠才更新的两章,那是分分钟看完,然后一回味,就觉得意犹未尽,纷纷高呼不过瘾。

  同样看到杨棠新书的李升却坐不住了,脑子里思绪有点乱:哇靠,这才过了多久,易梦还真发新书啦?而且新书的主角似乎是个盗贼,不再是报仇的老套路,蛮不错嘛!不行,这是个宝藏啊,可不能让别人挖走了!

  想及此点,李升霍然站起身,急吼吼的冲进了主管办公室:“大事不好了……”

  ………

  辰娱乐公司。

  副总裁办公室。

  “怎么样大少爷,我就这个易梦写的东西很不错吧?他最新的这部《楚留香传奇》只要后边不崩,很有潜力可挖啊!”

  一袭休闲西装裤,脚踩木屐,身材高大笔挺的金丝眼镜男踱步到吧台旁替自己斟了半杯红酒,不紧不慢地呡了一口,道:“盗帅楚留香,这名儿起得是不错,可我更在意易梦的这部书!”着,他扔过一本精装书到手下身边。

  “《西游记》?”

  “没错,你马上找人去探一下易梦的口风,看看他要什么条件才能割爱《西游记》!”

  “是,我这就去办!”

  金丝眼镜男手抬了抬,叱道:“慢着,你记住了,吩咐下面的人客气点儿……还有,如果易梦只是想要钱的话,无论多少钱,十亿之内不用请示,直接给我应下来!”

  “十亿啊?大少爷,这个额度是不是太……”

  “废话!”金丝眼镜男瞪眼道,“我吩咐,你照做!”

  ******

  晚饭很丰盛,吃过之后,自有翠她们手势碗碟。

  杨爸杨妈觉得肚子有些鼓囊,索性离了别墅,到附近溪边的林荫道散步去了。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对于爸妈的行为,杨棠并不反对,甚至于他都从车库里取了辆自行车蹬上,往绿野别墅更外围的地方去了。结果骑离了山间马路后,他遇上了一群同样正骑自行车的车友。

  大家边骑边聊,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杨棠一时没太在意,聊起劲了就随大流拐上了四环主道,又往前放了一段,离开西.海都不远了。

  于是杨棠也不着急拐回家了,跟着队伍一直骑到什.刹.海了附近的三海公园。

  “各位,今就到这里,大家如果有兴趣再随便转转,然后就散了吧!”

  随着领队老张宣布这句话,众多骑手三三两两各自搭伙走开了。老张见杨棠这个新人杵在原地还有点发愣,当下招呼道:“杨,要不要跟我还有老赵他们去喝几盅撸几串?”

  “啊?不用、不用了!”杨棠婉拒了老张的邀请,推着车南辕北辙地溜掉了。

  老张见了,不禁笑了笑,对身边的老赵道:“这杨,面皮嫩得紧呐!”

  老赵不解道:“张儿,平时没见你对年轻这么热乎啊,今儿哪根筋犯了?”

  “也没哪根筋犯了,就是想跟我家欣欣找个朋友……”

  “朋友?男朋友?就杨?”老赵一连串的惊诧莫名,“你看上他哪点了?!”

  “我什么呀,就是聊了两句,很对我胃口呗!”

  “屁——我还不知道你,你这老鬼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老赵显然把老张给看透了,“不行,你要不告诉我,我回头就把那杨查个底儿掉!”

  “别别、别呀!”

  ………

  这一头,杨棠撇下老张等人,推着车到了湖边。老实,三海公园这儿他来玉京这么久了还真没好生逛过。

  今也是巧了,阴差阳错地骑车到此,杨棠忍不住看了看时间,发现差几分到七点,色微黑,别看现在是夏,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玉京跟鹭岛差不多在同一时区,而秋的时候,鹭岛下午五点半就擦黑了,夏好一点,黑得较晚。也就差这么一个多钟头。

  杨棠犹豫了一下,打算趁机好好逛下三海公园,然后也不回绿野别墅了,直接骑车去王府街那边的侠公府住。

  沿着湖畔,推着车往前走了大概半里路,黑色开始压下来,周遭的路灯一一被点亮。

  借着华灯初上的气氛,杨棠又往前走了一段,就见一对年轻男女依着石栏相拥亲吻起来。杨棠随意扫了两眼,不以为意,正准备推车绕开,免得生出是非,孰料这时一个四五岁的男童萌娃从更远的地方蹦跳着窜过来,瞧见那对亲嘴男女,不禁嚷了起来:“哎呀~~羞羞!爷爷、爷爷,有人耍流.氓!”

  本来这纯属童言无忌,可惜拥吻的男女不这么快,他俩松了嘴,全都恶瞪向萌娃,其中那女的更是箭步上前,指着萌娃骂道:“这谁家的东西啊,一点教养也没有……”着,她愣还伸出手想要去揪萌娃嫩嫩的耳朵。

  萌娃似乎被吓傻了,呆呆地看着那女青年,竟不知躲闪。

  杨棠见状,把自行车扔在一边,发动[缩地法],眨眼就到了萌娃身旁,同时伸出手,好死不死地挡住了女青年的下一步动作。

  “你干嘛?”女青年恶瞪向杨棠。

  杨棠针锋相对道:“你想干嘛?他还是个孩子……”话到这儿,他心头微动,察觉到身周十几丈内有不少特勤便衣正在向这边靠拢,而且其中还有个熟悉的老人。

  只见脸颊有点偏大、一身浅白休闲服、略有啤酒肚的老人施施然走上来,向杨棠招呼道:“嗨~~杨,有一段儿没见了,怎么不到我那里去耍啊?”

  “晋……”杨棠刚想拱手,却被老人以眼神阻止,他只好改口道:“靳(晋)老爷子你不也一样,依旧精神矍铄啊!”

  “呵呵…”晋王老爷子正要笑,萌娃已奔过去抱住他的大腿道:“爷爷、爷爷,这个大姐姐跟那个大哥哥亲嘴,他们耍流.氓!”

  女青年一听,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个崽子放什么狗屁你!讨打是不是?”

  这话一出,晋王老爷子的脸顿时黑得跟锅底一样,正待发作,萌娃抢先道:“这位姐姐,虽然孔子过,食色姓也,但你们在大庭广众下亲嘴,就是耍流.氓。再不然就是那位大哥哥好色,强吻你!”

  这下子,冷眼旁观的男青年也不干了,瞪眼道:“崽子,你谁好色啦?要论好色,你爷爷连你这样的孙子都有了,可比我好色多了!”

  杨棠闻言先是一怔,旋即回过味,若非顾忌晋王身体不好,尤其是心脏,他差点当场笑喷出来。

  晋王老爷子的脸却更黑了,伸手把萌娃抱了起来,寒声道:“年轻人,你们当众亲嘴,有伤风化,改了也就是了,为何还要对我们爷孙恶言相向呢?”

  女青年却一点没把老爷子的话听入耳,反而讥诮道:“老东西,你少在这儿教育人,我看着你那加量不加价的脸就倒胃口,今儿宵夜都省了!”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108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