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10 一部蓝光旧书(求订阅!)

410 一部蓝光旧书(求订阅!)

  翌日,杨棠七点起床,照旧打了趟拳,又运行完四大功法,这才出街吃早餐。

  值得一提的是,《麒麟蔽日拳》外加《金雁功》《九阳神功》《化功大.法》《九龙护体神功》四种神功,每天圆满运转后可获得四十五点左右的法力(内力)值,所以自从二十梦完结后,一晃已大半月过去,杨棠的法力值已从不足五百点骤升至一千三百多点,而且照这么练下去,不出一年,他的法力值就能破万。

  当然,杨棠不知道他的hp和mp上限能否破万,还是说就像某系有些的主角那样,hp四个九mp四个九就最高了。不过仔细想想应该不会这样,毕竟阮清怡的hp跟mp就双双破万。

  唯一可惜的是,当初替阮清怡找寻转移原体时,杨棠没有选择一百一十级的玩家,而是选择了一个一百级的准boss(不到二十万的hp)让阮清怡固化,结果按照十分之一的标准,血蓝量各才一万出头。相对而言,如果选择魔兽世界7.3版本里的满级玩家来固化,一百一十级玩家顶两三百万的血量根本就是小儿科,哪怕转到阮清怡身上只有十分之一,那她的血量也会有十数万之多,即使面对蘑菇云也不至于一下就被秒杀!

  可惜这世上后悔药没地儿买去,杨棠只能安慰自己想开点,毕竟阮清怡破万的血蓝量已经算顶不错的了。反观杨棠,他法力只要像现在这样一直修炼下去,破万不是问题,可血量方面就有点问题了,总不能让他去吸血吧?再说了,不管是吸人血还是吸动物血,若没有专门的转化之法,只能算是给胃部补充食粮,给人体增加能量。

  “到底要如何才能增加血量呢?”杨棠坐在街边小吃店里一边啃油条一边思忖着自身的问题。

  「叮咚!」

  「心之所求,习得增加血气(量)上限之功法!」

  “该死,又来一个心之所求,这都累积多少心之所求没解决了?”杨棠很是无语,“再说了,通过修炼《麒麟蔽日拳》,不止法力,就连我的身体素质都一直在缓慢增长,要不然后学的三大内功也不可能固化得那么快,而【体质】属性增长,就等于我的血气上限在增加啊,还学什么功法啊?况且哪有什么功法习成后加血量上限的啊?”

  「叮咚!」

  「有习成后可增血气上限的功法,如上古魔功《血影神功》,又譬如少林寺失传秘典《洗髓经》,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血影神功》?”杨棠有点傻眼,轻声自言自语道:“《血影神功》貌似是记载在《血神经》里边的邪魔功法吧?学它是不是不太好?”

  要知道,仙魔一类的功法,跟寻常武功不一样,寻常武功,哪怕是《化功大.法》,那也是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你比如令狐冲身中数种内力、半死不活的,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有隐患,但若用《化功大.法》将令狐冲体内的所有内力悉数化去,就屁事没有了。

  仙魔功法则不同,为求长生久视,这类功法全都是逆天而行,于魔功一类,说吸人血,那就是真的要吸人血滴,来不得半点掺假,哪怕用黑猩猩血替代修炼,久而久之也会出现隐患,甚至身死道消。

  “可如果不学这样,也不学那样,到底要怎样才能血气强大啊!”嘟囔到最后半句,杨棠几乎是放声吼了出来,把周围的食客吓了一跳,其中过半人都用瞅神经病的眼光瞪着他。

  拥有前世阅历的杨棠脸皮倒练得有够厚,面对此情此景,一点不红脸,反而若无其事地问那边看过来的老板道:“油条豆浆,多少钱?结账!”

  付完账,杨棠双手插兜,沿着人行道往下个路口而去。没走多远,他就感到身后有人缀着,但他不以为意,反而稍稍放慢了脚步。

  跟踪杨棠的人见状,箭步上前,伸手就想来挽杨棠的臂弯。

  杨棠微一侧身,轻巧闪过了对方的手,恶瞪着对方道:“干嘛?”

  来人是个倒着的正三角形脸,下巴特尖,双眼略显狭长,笑起来特眯缝。他岁数不大,估摸着也就四十左右,穿一身地摊货的休闲短袖休闲裤,讪讪道:“这位哥,刚才在小吃店听你在吼血气强大,是你本人想血气强大,对不?”

  杨棠闻言左边眉头挑得老高,模棱两可道:“是我本人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是哥你的话,我家有本祖传秘籍,你练成之后铁定会血气大增……”三角形脸神经兮兮道。

  杨棠一愣,旋即差点笑喷出来,眼前这不就是电影《功夫》当中周星星小时候的遭遇么?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反问了一句:“啥秘籍啊?你买多少钱?”

  三角形脸咽了口口水,把舌头捋匀了才道:“是一本内功拳秘籍……”

  “内功拳?是内家拳吧?”杨棠纠正。

  “对对对,就是内家拳,我祖上传下来的。”三角形脸开始胡说八道起来,“传说啊,这内家拳练成之后血如汞浆,阳(精)气外溢能使诸邪辟易!”

  杨棠哂笑道:“使诸邪辟易那叫天地有正气,即使四体不勤的柔弱书生,只要胸有无边正气直入泥丸宫,哪怕凶煞厉鬼亦近不得身!”

  “是是是,就是这个说法……”三角形脸连连点头附和。

  “你家既然有秘籍,那你自己怎么不练呐?”杨棠倏然问了这么个问题。

  三角形脸瞠目结舌,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

  杨棠斜他一眼,道:“你那秘籍能保证只有一本么?”

  “当然,我那祖传秘籍可是真迹孤本……”

  “那你打算卖多少钱?”杨棠终于问了一个三角形脸最关心的问题。

  三角形脸沉吟了一下,坚定地举起左手比出了四根指头:“怎么着也得这个数吧!”

  杨棠明知故问,逗他道:“四百呀?”

  三角形脸一听急了,眼睛鼓得老大道:“是四万!”

  “太贵了吧?我可买不起!”杨棠扔下这话,作势欲走。

  三角形脸见状真急了:“哥,你瞧瞧你这身行头,全套巴宝莉,外带伯爵腕表,说你四万都掏不起,谁信呐?”

  杨棠哂道:“就算我掏得起四万,又凭什么非买你的秘籍不可呢?”

  “我、我家的秘籍是真的,如假包换,绝对是真的。”三角形脸哭丧着,一个劲儿地拍胸脯保证。

  杨棠不置可否道:“秘籍就算是真的,那我也得验过货才付钱!”

  “行行行,我这就带你去看货,出租车!”三角形脸拽上杨棠就走。

  出租车也没开多长时间,也就六七分钟的样子吧,就在一老胡同口停了下来:“到地方了,十三块钱!”

  坐杨棠旁边的三角形脸当先推开后车门,然后就眼巴巴地看着杨棠。

  两秒后,杨棠才恍惚过来:“你让我付钱呐?”

  三角形脸点头。

  杨棠翻着白眼掏腰包,付完钱下车,跟在三角形脸后边三拐两绕进了一四合院。

  绕过影壁进了院子,三角形脸让杨棠在厨房门檐下等着,他自去敲门。

  杨棠闲着无聊,四下瞅了瞅,发现这四合院灰挺厚,少人住。于是他随手摁住了窗台上的两只小虫子,将它们变成了虫分身,放飞开去。

  不一会儿,三角形脸就一个人转了回来,手里还捧着本泛黄的古籍。

  “喏,就这本…”

  杨棠接过来一看,只见封页上写着《内家拳精要》几个小楷,其字流畅均匀、笔力稳健,甚至比那些大书法家的笔力还稳,这说明什么,说明写字之人腕力远胜常人,对自身尤其是对手的控制力相当精微。

  再细看书的整体,这本《内家拳精要》连内页都有些发黄了,看来年代久远,其中内容也是由毛笔写的小字,并且字里行间还有一些图解,乍看上去似模似样,但细看其中的内容就有点惊世骇俗了。

  书里面说,内家拳的核心并非招式,哪怕是独门发力法也属于搏杀范畴,反而是各大内家拳的桩功、炼体导气式以及步法才能炼自身,强体魄,壮气血!

  “这书四万?有降价么?”

  三角形脸想来夺杨棠手上的旧书,嘴上却道:“可以适当地降点价,你先把书还我!”

  可惜杨棠轻易闪过了三角形脸夺书的爪子,手一翻就将书收进衣服里,趁机摄入了储物指环内:“不用降价了,就按你说的办,四万,跟我取钱去!”

  三角形脸看见杨棠收了那书,顿时脸色大变,急吼吼道:“就那破书,哪儿值得四万呐,其实我屋里还有几册内容跟原版一模一样的拓印本,只要五百块一册,您看……”

  “看什么看呐,我就要原版,四万块我会一分不少地给你的。”杨棠显然已打定主意,哪怕花钱再多都无所谓,铁了心要昧下秘籍原本。

  三角形脸急了,当下把右手的几根指头塞嘴里,吹响了口哨。杨棠却趁机撞碎了影壁和院门,飞也似的窜进了胡同。

  “我艹!”三角形脸在后面骂了粗口,“给我追,追上打死那小子,一定把咱们弄食吃的道具抢回来!”

  可惜拐过两个弯后,三角形脸和他的几个手下就只在路边遇见一个七旬老妪,除此之外就没再见别人了,自然也就追不回那旧书。

  一个钟头后,侠公府住宅区。

  杨棠回屋后就将大门给反锁了,然后他来到书房,拉上窗帘,打开所有照明设备,开始翻看研究从三角形脸那儿抢回来的泛黄旧书。

  由于[超级记忆]的关系,杨棠一目十行,很快就把整个旧书都通览了一遍。里边除了五个桩式图像有点研究价值外,其余与五式图像无关的文字都没太大价值。

  “不应该呀……”杨棠抠着鼻孔自说自话道,“明明在[邪眼]下泛蓝光的,可怎么里边的内容这么低档呢?”

  再次把旧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杨棠终于发现了这本书的古怪之处,那就是旧书的封面实在太结实了,称之为封壳都不为过,前后两片封壳加起来的厚度居然跟其中全部书页的厚度差不多,杨棠又仔细摸索了一番,发现封壳的确很厚,里边似乎有夹层,而封壳外边的包装纸应该是做旧了后糊上去的,只是不知道是前人后糊的,还是三角形脸那一伙后糊的,如果是三角形脸他们后糊的纸,那封壳夹层里的东西说不定早就为他们所得了。

  不过杨棠倒也不急,反正他在三角形脸那伙人的地盘放了虫分身盯着,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他找了把裁纸刀,将旧书的内页都给切割下来,放在了一边。

  这会儿再用[邪眼]去看那旧书封壳,仍然蓝光十足。到了这份儿上,杨棠可以肯定封壳有夹层,而且夹层里的东西还没被其他人获得。

  于是,杨棠费了番工夫把封壳彻底从包装纸上分离开来,投进温水里浸泡,但是大半个钟头后,灰白色的封壳一点起皱的迹象都没有。

  杨棠不得不取出封壳吹干,点了蜡烛对封壳先烤后烧,结果仍是毫无动静半点收获也没有。

  “水火不侵么?”杨棠喃喃道,“应该不是,更高的温度或者更冷的环境这封壳应该承受不了,不过瞧瞧原来本身就跟封壳粘连得很紧的内页残余,想必三角形脸那一伙人不愿烧毁内页才没用更高温的东西去试探封壳,比如热焊枪!”

  “算了,还是别用火啊热的好,万一把房子点了就得不偿失了。”杨棠碎碎念着,竖起了左手,他的整个手掌都已泛起了寒霜。

  支配冰冷!!

  杨棠用充满冻气的左手去捏封壳的边缘,试着一点一点的使劲掰烂,露出内里,果不其然,封壳是双层的,里边有极细极薄的夹层。

  有了这个新发现后,杨棠倒也不急于一时要掀开夹层,而是按部就班一点点地冻脆捏烂前后两面封壳的四条边,这样一来,要打开夹层就容易多了。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117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