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11 真正的宝贝(求订阅!)

411 真正的宝贝(求订阅!)

  用极薄的刀片,终于挑开了一点点封壳夹层。

  空气逐渐弥散进夹层。

  最后,原本严丝合缝的前后两面封壳终于被分成了四块。

  四块藕断丝连的夹层之间果然嵌有一块似金非金似丝非丝的单色薄绸。

  拿起薄绸轻轻扯了扯,薄绸并未被扯烂,再加大力试着扯,依旧不烂。

  “呵~~也就两个巴掌大这么一张小玩意,够解释得啊!”杨棠感慨了一句,细看单色薄绸,却没找在其上找到任何文字或标记,似乎空白一片,但真要论起来又不是那么回事,因为薄绸上布满了无数小孔,少说也有几百个。

  更关键的是,根据孔洞的大小,小孔分为两种,一种原始大小,约莫占所有小孔的九成之多,另一种孔洞大概有原始小孔的两倍大,只占了总数的十分之一左右。

  杨棠一时间并未参透孔洞的意义,但他[邪眼]一扫,顿时发现被分开的四块封壳此时只泛着淡淡的赤光,显然用处不大。可当他的目光落到薄绸上时,蓝光依旧。

  “果然如此,书册什么的都是浮云,唯有这张薄绸才是真正的宝物!”杨棠摇头晃脑地自夸了一句,旋即又有点郁闷,“这玩意到底宝贝在哪儿呢?”说话间,他捻着薄绸的左手一扬,有种将其丢掉的冲动。

  可就在这时候,灯光透过薄绸的孔洞洒落下来,竟然形成了一缕缕的光丝。

  “这是……”

  杨棠正式双手把持薄绸,将其搁在灯光下,霎时光丝无数,纷纷落在地板上,形成了无数小人图案。这些光丝组成的小人或坐或卧、或躺或靠,姿势千奇百怪。他细细数了数,所有的小人图加起来一共一百一十幅,不多也不少,另外还有几幅画有日月星辰的图案,但凡此种种,居然没有一个文字说明,实在怪异得很。

  还有一点也很奇怪,那就是占约十分之一的大孔落下的光丝每每映照在各小人图的身上某点,但那个点既非经络路线也非穴位,可落在[邪眼]里,竟呈淡紫色,也就是说,这些个点于他有大益而非大害。

  另外,整个一百一十幅图案也是有规律的,它们大致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有四十九幅图,每七幅图凑成一组,有七组;第二部分有三十六幅图,每六幅图凑成一组,有六组;第三部分二十五幅图,每五幅图凑成一组,有五组。

  第一部分四十九幅图前还配了一幅有点搞笑的图,画的是一个人立正站在当空烈日下,他脚旁还插着一柱香,看人影和香影的意思,这幅画的时间恰好是中午十二点。

  “什么意思啊?不会是让修炼小人图的人正午时分在烈日下摆这后边的四十九个姿势吧?”杨棠自言自语继续看后面的三十六式和二十五式,发现这两部分的小人图前边也各有一副类似的搞笑图,第二幅图是月亮当空,同样是一个人立正站在山巅,脚旁一柱香,而人影和香影几乎看不到,恰好表明时间是午夜。

  至于第三部分的说明图足足有五幅之多,图中有太阳或月亮,但人物和那柱香没变化,只是每幅画里的人影和香影长短不一,没有哪两幅是相同长度。

  “这些画神神叨叨都……又太阳又月亮的,好像是五行时!”虽然有[邪眼]辨别,杨棠还是觉得小人图有点不靠谱,没有马上试练起来,“算了,还是先收着,等闲极无聊时再拿出来研究也不迟。”说着,他将整张薄绸摄进了储物指环。

  不过,杨棠可以确定,薄绸上的那些小人图就是宝贝,甚至可能是一部强悍的功法,只是没有文字描述,即使他胆子再大,也不敢轻易尝试修炼,否则万一出了岔子,保险公司都不赔的。

  ………

  与此同时,夏妙薇正带着蒯柔钻绿野别墅附近的林子,七拐八绕地很快就不辨东西了,若非边上有保镖陪着,她俩恐怕已迷了路。

  “我说薇薇,你到底还记不记得路啊?”蒯柔终忍不住埋怨道,“你要不记得了别死撑,大不了我不看了,咱们回去得了!”

  “不行,我们人都已经进来了,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夏妙薇执拗道,“对了宫姐,你还记得上次那地儿吗?就树干整个爆裂的那地方……”

  宫姐闻言一愣,暗忖:搞半天大小姐进林子里来是为了找上回爆裂掉的那棵树啊,早说嘛,我们这些做小的又不敢多问,现在好了,方向南辕北辙,白走了这许多冤枉路!她想归想,嘴上可不敢有半点埋怨的意思:“那地方我倒是还能找到……”

  “太好了,快带我们去吧!”夏妙薇兴奋得叫起来,就差鼓掌了。结果收到了蒯柔好大一对白眼。

  宫姐不置可否,歪了歪头,道:“从这边走……”

  虽然宫姐不是直接折返,而是尽量绕了个大圈子,终于赶到了夏妙薇所说的地方,但方向感极强的蒯柔却气得连叱骂闺蜜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是有气无力道:“薇薇,我们现在的位置跟你之前带路的方向正好背道而驰!”

  夏妙薇无语凝噎,却又忍不住恶瞪向宫姐,仿佛在问“柔柔说的是真的么”?

  宫姐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只好傲娇的把头一偏,装作故意没看见夏妙薇的样子。

  蒯柔见状,知夏妙薇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忙主动岔开话题道:“这回地方没错了吧?你说的树呢?”说着,她还对着地面到处指指点点,周围除了杂草就是树,但就是没有爆裂的树。

  夏妙薇也有点不解,继续瞪向宫姐。

  宫姐道:“再往前走十步,在那棵大树后面……”

  蒯柔忙三步并作两步急奔过去,没于树身后,接着就听见她“啊”的一声尖叫,惊讶得无以复加。

  “这、这这……”

  夏妙薇和宫姐,还有其他几个保镖随后赶到当场,再度看见那棵倒在地上,树干炸裂得不成样子的树,仍感到头皮微微发麻,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在已经是看第二回了,夏妙薇很快从惊骇中摆脱出来,抬手拍了拍蒯柔的香肩,道:“柔柔,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那家伙腿上的功夫厉害得紧,比我们学的跆拳道高明多了,他还偏偏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简直坏透了!”

  蒯柔这时也醒悟过来,道:“难怪你让我想办法潜入他家,莫不是想弄什么秘籍?”说着,她又瞥了眼地上那棵炸裂的树。

  夏妙薇歪了歪螓首,俏皮一笑道:“那你帮不帮我啊?”

  蒯柔摇头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打的这个主意基本没用。”

  “为什么没用啊?”

  “实话告诉你吧,就我所知,各门各派最厉害的秘籍口诀那都是单传的,全记在脑子里,口口相授,又怎可能让你弄到手呢?”

  “真的假的?”夏妙薇有点傻眼。

  ………

  转眼到了下午,杨棠想着赶明儿要去晋王爷府上过端午,为了避免老爸老妈尝到好吃菜式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呼小叫、失了礼数,他亲自去农贸市场选了些新鲜食材,早早地回到了绿野别墅,打算亲自做一顿珍馐佳肴让二老开开眼,吃个够本,这样其它吃食只要味道稍差一筹就不会获得他俩的好评了。

  拐进厨房,看见小翠正准备将一整只洗剥干净的鸡放进瓦罐里炖,杨棠赶紧阻止了她:“哎哎哎~~别忙下,鸡汤不是这样熬的。”说着,他已到小翠身旁,夺下了整鸡暂时搁在了一边,“对了,我爸妈呢?”

  小翠道:“老爷说是去养窝子,夫人跟阿芬阿华陪他去了。”

  杨棠边把买来的菜一一拿出放在台上边点头道:“嘿嘿,我爸这钓鱼的瘾可大,这要不是他趁手的渔具还没拿来,他早守到溪边去了!”

  “老爷好钓鱼,夫人也跟我说过……”小翠接茬道,“可是少爷,你现在在干嘛?”

  “废话!当然是弄菜做饭啰!”杨棠理所当然道。

  小翠闻言一惊:“少爷?您说您做饭?这怎么成呢?不行不行……”

  “怎么不行?”杨棠板起了脸,“我说我做就我做,你在旁边给我打下手,要不歇着也行!”

  小翠拗不过杨棠,只好勉为其难让了位,不过她心里却想着杨棠赶快搞砸,她好尽快收拾残局,否则没法按时开饭了。

  “对了,小兰呢?”杨棠边挑刀具边问。

  “她今晚守夜,所以这会儿应该在房里休息吧!”小翠心不在焉地应答着,眼睛死盯杨棠选刀的手,生怕他一不小心把自己割伤了。

  杨棠却看似随意地挑了把刀,指着洗槽里的土豆道:“这些都洗好了,要切丝吧?”

  “是的,夫人说想吃酸辣土豆(哚哚、哚哚哚、哚哚哚哚哚哚哚)……嘶!!”小翠话还没答完,就见杨棠已经手起刀落,切起土豆来极富节奏感。

  不久,部份土豆丝成型,小翠定睛一看,发现每根土豆的宽窄厚薄几乎一模一样。

  这刀工……嘶!!

  惊讶之余,小翠很快就接受了杨棠主厨,她负责打下手的定位。

  ………

  傍晚,别墅餐厅。

  桌上七个菜,全都罩着盖子。

  “这是搞什么名堂?”小翠引进餐厅的杨爸杨妈有些奇怪。

  杨棠端着电饭煲跟进了餐厅,随口回道:“没什么,就是怕菜凉了!”说着,他挥了挥手,示意小翠下去。

  小翠微微一福,飞也似地走掉了。

  杨爸奇道:“小翠这是怎么了?就算去厨房吃饭也用不着这么急吧?”

  是的,佣人在厨房用餐,这是杨家祖上传下的规矩,不过吃食倒是跟主家一样,并不亏。今天小翠之所以这么急赶回厨房,是因为她早把杨棠做的菜剩给佣人的那部份均分成了四份,并一一藏好,这会儿,她是回去发饭盒呢!

  餐厅这边,杨棠并不急于揭盖,反而替二老和自己先舀好了米饭。

  “爸妈,今儿弄了七个菜,实际上是六菜一汤……叮咚!”杨棠正想说菜都是他亲自做的,外边大门那里门铃响了。

  “谁呀?”杨棠有些恼火,眼看着他特意为父母准备的小当家菜肴就要亮相了,这个时候居然来客人了?难道登门之人不知道避讳人家家里面三餐的时间吗?真是岂有此理!

  “小宏…”

  杨棠并不想去开门:“也许是找错门了。”可惜绿野别墅这里都是独门独户的,怎么可能找错门呢?

  “叮咚!叮咚!”

  门铃又连响了两声。

  “小宏,你不愿去,我去开!”杨妈妈道。

  “别呀妈,您坐,我去开!”杨棠不得不起身,“先看认不认识,要是不认识我就不开了啊!”说着,他已拐出了餐厅。

  杨爸趁机指了指桌上的七个盖子,小声道:“什么情况?”言语间就欲揭盖。

  杨妈妈伸手打了他一下,白眼道:“万一真来了客,这菜敞着多不好啊!”

  “不是,你还打算邀客人吃饭啊?”

  “有什么不可以的?”杨妈妈反问。

  杨爸:“……”

  门厅处,杨棠透过监视器看到了大门外的情景,当下气得要死:“夏妙薇,现在吃饭的点儿,你不在家吃饭,跑我们家来干嘛?”

  “咦?杨棠,你在屋啊?正好,我给叔叔阿姨打包了全聚德烤鸭还有清真八大碗过来,算是加菜!”说着,她还从站在死角处的蒯柔手里接过两大袋食物在镜头前亮了亮。

  杨棠看出有异,当即问道:“还有谁在外面呐?”见夏妙薇有点迟疑,他继续道:“甭管谁在外面,都赶紧走吧,我们家正吃饭呢,瞎打扰!”

  “哎~~你不要加菜啊?”

  “用不着…”

  “你用不着是你的事儿,叔叔阿姨呢?他们也不想吃吗?你有没有问过他们的意见?”夏妙薇说得理直气壮,差点没气炸杨棠的肺。

  .

  .

  ps:求订阅!!

  ps:之前每两天的更新字数是6000+6000,目前每两天的更新字数是4000+4000,十月开始每两天的更新字数将是4000+6000!!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135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