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12 食(求订阅!)

412 食(求订阅!)

  站在门后的杨棠面对夏妙薇的一连串抢白,他很想大吼一声“滚”,但他也知道,这样做不仅没风度,同时也会惊动老妈。

  所以他只能轻声细语地劝道:“夏妙薇,我们家正吃饭呢,你们先回去,有什么事等会儿再来吧!”

  本来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照理说登门的客人是应该识趣退走的,可惜夏妙薇早憋着要在未来的某一次“抬杠”中胜过杨棠,因此她一点没有给杨棠面子的意思,反而打蛇随棍上道:“正好啊,我这儿打包了全聚德烤鸭还有八大碗,给阿姨加个菜。”

  “用不着……”杨棠咬着后槽牙道。

  “没问你意见,阿姨呢?你去问她意见呗!”夏妙薇死缠烂打上了。

  话说到这份上,杨棠真有一种想要掐死夏妙薇的冲动。本来嘛,夏妙薇冒然登门就已经算是过界了,主人家不愿接见还赖着不肯走,这就更过份了。如果是成年人之间的往来窜门,吃了这样的闭门羹,那肯定会要面子,大约早就乖乖地退走了。

  夏妙薇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可她偏生一直摁铃,令杨棠哭笑不得。真的、真的,有时候事情并不会因为你穿越了你重生了你阅历多了,就可以轻松摆平,相反,如果你碰上的尽是些蛮不讲理的家伙,又要怎么跟他们礼尚往来呢?没动手打起来就算很克制了好不好?

  也许这样的比喻不好理解,那咱们就再往极限的环境想一想,假如、说的是假如哈,一个有五六十岁阅历的男人穿越重生到了一头母猪身上,那他究竟要怎样跟周围的公猪交往呢?而公猪一旦兴趣来了,直接就想上他,他能大声疾呼“你这是强奷”,公猪能听得懂嘛?

  正因为如此,周围都是学生,处理各种问题的方式也是学生的模式,杨棠即便想要以成年人的方式处理某个问题,不是说不可以,却也相当困难。这就好像一个先知智者想要引领某个原始部落过得更好,但他周遭有无数原始野蛮人以他们低下的惯性生活方式来扯后腿,最后先知的引领能否成功就很难讲了。

  “夏妙薇,你听不懂人话怎么滴,我们家不欢……”

  正当杨棠打算彻底撕破脸皮时,背后传来了杨妈妈的脚步声:“怎么了小宏,谁在外面呐?”

  “没谁,一个邻居,想来蹭饭吃,我这就把她打发……”杨棠半真半假想要忽悠过去,可门外的夏妙薇耳尖,隐隐听到杨妈妈的声音,当下嚷道:“阿姨,我是妙薇啊,快开门呐!”

  杨妈妈怔了一下,旋即凑到门旁,略带两分焦急道:“是薇薇,你们一个学校的学姐,快开快开!”说着,她的手已然伸向了门把手。

  杨棠连忙阻止道:“妈~~这样不太好吧?咱家正吃晚饭呐!”

  “吃饭好啊,让薇薇跟我们一块吃。”

  “可米饭好像不够诶!”杨棠睁眼说瞎话。

  杨妈妈终觉出杨棠的态度不大对,瞪眼道:“米饭哪儿不够了,那么大一电饭煲都是,再说了,实在不够的话,还可以现煮嘛,厨房又不是没米!”言语间,她用掐手背的方式扭着杨棠的手离开了门把,然后另一只开了门,“呵呵,薇薇呀,咦?这位是……”

  “噢~~我学姐,外语学院大三的蒯柔!”

  身高约一米七,身材凹凸有致,五官端着,眉宇间英气逼人的蒯柔面对杨妈妈很腼腆地挠了挠头,鞠躬道:“阿姨好!”

  “你好!都进来坐吧!”杨妈妈招呼二女道。

  夏蒯两女趁机进了门,手上还拎着大包小包的饭盒,经过杨棠时,夏妙薇还无声地不无得意地飞了他一眼。

  杨棠只好把头偏向另一边,来个眼不见为净。

  夏妙薇自觉占了上风之余,不再揪着杨棠不放,回过身对杨妈妈道:“阿姨,估摸着你们家还没吃饭,我跟柔学姐打包了全聚德烤鸭,还有清真八大碗过来!”

  杨妈妈闻言一怔,旋即道:“瞧我,你们俩也还没吃晚饭吧?来来来,这边走,大家一块吃!”说着,就将两女引进了餐厅。

  见到了杨爸,又是一阵寒暄后,杨妈妈指挥杨棠去餐厅角上的拐柜里取了几副高档的一次性餐具出来分发给二女,同时还拿了碗把她们打包来的菜腾倒出来。

  杨爸看见了八大碗,不禁有点馋了:“这是清真八大碗吗?嗯,这菜不腻,我喜欢吃!”

  夏妙薇趁机道:“既然叔叔喜欢吃,那咱们就把这些个碗全搁您面……”

  话还未说完,杨棠已然粗暴打断道:“爸,这打包外卖的菜能有什么好的,咱还是吃咱家自己做的菜吧!”这话一出,夏妙薇正想反唇相讥,杨棠却已随手揭开了一个银盖子。

  顿时,香气四溢,弥漫了整张餐桌,充斥着整个餐厅。

  这是一种令人陶醉却不会令人沉醉的菜肴清香,稍微有点肚饿的人一闻便会有食欲。

  “什么菜啊?这么香……”

  “蒜蓉茄子!”

  杨棠一边答一边揭开了第二个盖子,又是一阵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弥散至每个人的味蕾。

  “这是秘制麻香鸡!”

  杨棠主动介绍,再主动揭开了第三个盖子,然后是第四个盖子、第五个盖子……

  “爸妈,开动吧,今儿这六菜一汤有荤有素,营养搭配是极好的,不信你们先尝一下就知道了。”杨棠冲二老比了个请的手势。

  杨爸扫了眼正暗暗吞口水的夏蒯二女,心头好笑道:“那我跟你妈就不客气了!”说着,他夹起一块秘制麻香鸡往嘴里一放,眼睛立马瞪得溜圆,然后脸上散发出幸福的表情,仿佛吃这道菜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

  杨妈妈有样学样,也捻了块麻香鸡放嘴里,微辣的感觉刺激着味蕾,但更多的是香是嫩,略酥的鸡肉入口即化,再加上杨棠对鸡肉特意去了骨,这道菜的口感味道简直无懈可击。

  扒了两口饭,二老又尝试起旁的菜肴来,他们惊奇地发现,今儿晚上这顿饭每道菜都很好吃,好吃到他们根本顾上闲聊说话,因为各种菜式早把他们的嘴给塞满了。更重要的是,每一道新的菜品都会予人味蕾一种全新的感觉。

  杨棠见爸妈吃得开怀,他索性也端起饭碗夹菜吃了起来,不过在将一块透亮的牛肚塞进嘴里之前,他冲瞠目结舌的夏蒯二女道:“你们也可以去盛点饭,过来吃……你们打包的八大碗,还有那啥、烤鸭!”

  夏妙薇和蒯柔差点没被杨棠这话给噎死,就餐桌上的这些菜,哪怕傻瓜用鼻子也能闻清楚到底哪样好吃哪样色香味要差些!

  同时,夏妙薇也瞬间省悟到,难怪刚才杨棠堵在门后不愿开门了,归根结底是不愿她俩吃到这般香气满满的珍馐佳肴。

  哼,你不让我吃我偏要吃!

  夏妙薇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嘴里还嘟囔道:“有什么了不起啊,赶明儿看我不把你家的厨师挖走!”这话惹得杨爸恶瞪向她。

  杨妈妈却若有所思,难得停下吃菜的嘴道:“我不记得小翠她们几个有这么好的厨艺啊?今儿这菜谁做的?”问完这话,她又忙不迭往嘴里塞了一筷子菜,同时目光灼灼地看向杨棠。

  杨棠见老妈问到这份上了,不得不坦诚道:“嘿嘿,这六菜一汤都是我弄的……”

  “你?小宏,就你?这怎么可能?你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吧你!”杨爸也难得歇了下吃菜的嘴。不得不说,这也是小当家菜式比黑暗菜式高明的地方,它能够适可而止,而黑暗菜式一旦入口,吃的人根本就停不下来,直至出状况。

  “爸,我们家下午又没有别的客人登门造访,所以这些菜不可能是外人帮做的。”杨棠分析解释道,“刚才妈也说了,小翠她们几个没这样的厨艺,那您觉得不是我做的又会是谁做的呢?您不会认识是这俩饭口上靠打包的美女所做吧?”最后这句问话一出,尴尬得夏蒯二女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再说了,我烧菜的时候小翠给我打的下手,不信你们去问她。”

  杨爸杨妈信了几分杨棠的话,却不想纠结于此:“行行行,不管怎么说,先吃完饭再说!”言罢,老俩口又开始夹菜扒饭,吃得比年轻人还奔放。

  杨棠蔑了夏蒯二女一眼,也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两女对视一眼,双双舀了饭过来,抄起筷子就一人夹了块麻香鸡塞进嘴里。

  “嗯——”

  好吃得不得了,四只美眸瞪得大大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味蕾。

  见杨爸杨妈没有阻止二女吃菜,杨棠翻了白眼,索性也懒得去管她们……最终夏蒯二女肚皮都吃得溜圆,瘫在偏厅的沙发上一时半会难以起身。

  反观杨爸杨妈,虽然他们也吃了不少,但上了年纪的人惯会适可而止,所以只吃了个略感胃胀就住了嘴。其实若非杨棠做的菜太好吃,平时晚饭他们老俩口顶多吃个八分饱。

  等杨爸杨妈散步回来,夏蒯二妞还在那儿瘫着。这个时候,吃涨肚的小翠四婢都已经缓过劲,自觉收拾了餐厅里的碗碟盘瓢。

  “阿芬,你在看什么啊?”

  婢女阿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在看还有没有剩菜……”

  “今儿的蔡太好吃了,若只是老爷夫人少爷吃,兴许能剩下些,可惜又来了俩大小姐,只是舔干净了、没把这盘子吞下去就算好的。”

  “谁说不是呢,涮洗的时候倒是可以节约点水了。”

  “你们说,要是少爷能每天做一顿好的给咱……”

  “美不死你!”

  “……”

  入夜,快九点了,夏妙薇和蒯柔才觉得肚子不那么胀,感觉好点了。于是她俩在杨棠嫌弃的眼神催促下,互相搀扶着,狼狈地离开了杨家别墅。

  其实她们更多是羞恼,毕竟本来的计划没达成,反倒陷入了杨棠的美味珍馐里无法自拔,若再不逃走,她们就快被她们自己羞死了。毕竟自家做菜的味道怎样自己知,甭说比杨棠了,就是一般能动手炒俩菜的男生她们都撵不上。

  本来夏妙薇跟蒯柔还打算在杨棠家里赖到明天再回去,顺便再蹭杨棠一顿吃的,可问题是万一明天杨棠撂挑子,杨妈妈让她俩下厨的话,那可就抓瞎了。

  为了避免出糗,趁早离开是明知之选!

  ………

  第二天一大早,杨棠亲自弄了些小点以及清肠胃的药粥,杨爸杨妈又破天荒地吃喝了不少。

  八点正,晋王府方面就打来了电话,告知接他们一家的专车十分钟内到。

  挂断电话后,杨棠陪着提前准备好的杨爸杨妈出了门,恰巧撞见夏妙薇跟蒯柔在他家别墅周围徘徊,俱都一副偷鸡狐狸的表情。

  “怎么两位学姐,莫不是还想到我家蹭早饭吃?”杨棠半开玩笑半揣测道。

  没曾想夏蒯两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显是被杨棠说中了心事。

  杨棠见状,正想得意大笑,却不经意间扫视到身旁的爸妈,忙收敛道:“不是吧?你们还真把我家当善堂啦?”说着,他又偷瞄了瞄爸妈的表情,发现他俩的脸色也有点不自然起来,“对了,昨晚你们打包带来的烤鸭还有八大碗,有空的话,麻烦你们再用袋子装回去,可以吗?”

  夏蒯二女唯唯诺诺,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好在这时候一辆凯迪拉克超大越野吉普沿着林间马路开到近处停下,随即有个白帽子白西装白手套的司机推门下来,站在车旁遥遥问道:“请问是杨棠先生一家么?”

  “我们是……你是?”

  “我是晋王府车队第三组的副组长李云!”

  “李师傅…”

  “请杨先生一家上车。”李云道。

  杨棠立马招呼杨爸杨妈钻进了凯迪拉克,李云愣了一下,指着夏妙薇她们问道:“这两位女士呢?她们……”

  “不用管她们,她们是邻居!”杨棠稍微解释了一句,还促狭地向二女比了个再见的手势。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135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