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413 单独面会(求订阅!)

413 单独面会(求订阅!)

  夏妙薇蒯柔目送凯迪拉克超大吉普渐行渐远,最后不禁面面相觑。

  “什么嘛,就开一凯迪拉克而已,那司机居然还打扮得那么严肃,真是……”

  听到蒯柔吐槽,夏妙薇讶然道:“不是吧柔柔,你妈消息那么灵通,你该不会不认识那车是谁府上的吧?”

  “我妈是我妈,我妈消息灵通,她又不用随时向我报告,我怎么能知道那凯迪拉克是哪位大人物府上的呢?”蒯柔撇嘴道。

  “你还正猜对了,虽然那辆凯迪拉克改装过,但即使这样价钱也不会超过一百万欧,可它的背后还真藏着大人物……”

  “谁啊?”

  “晋王…”夏妙薇轻轻吐出两个字,生怕惊了周围的花花草草。

  “不是吧?”蒯柔也被吓了一跳,“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没见刚才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上贴着晋王府的特别通行证嘛!”

  蒯柔闻言一愣,旋即拊掌道:“对了,今天是端午节,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不得不说,随着物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许多开荤打牙祭的节日都快被普通民众所遗忘掉了。只有那些祖上富贵往上数三代亦富贵同时当代依旧富贵的高门大户才不会轻易忘记各个节日节气,毕竟这是传承了数代的习俗。相对来说,平常时候越食不饱饭,吃糠喝稀一整年,年关也难过,但总算还能喝上口肉汤的贫下中农反而更容易忘记各大节日,哪怕在国朝领导下,日子越过越好,也还是容易忘节日,因为人已经习惯了多劳多得,一年到头埋首苦干实干,只为了多赚点钱,什么节不节的,甚少关心,毕竟手头宽裕了,肉汤天天都能喝到,天天都是过节,还把那些打牙祭的节日记得那么清楚干什么呢?

  “我没忘,但没啥兴趣过节,那些个客人送的粽子在我家都堆成小山了,看着就泛恶心!”夏妙薇明眸中毫不掩饰地透露出对粽子的讨厌。

  蒯柔立马打蛇随棍上道:“那我今天就到你家吃粽子,反正我妈整天瞎忙,也不会管我……”

  夏妙薇闻言翻了白眼,改用老气横秋的语气教训道:“柔柔,你应该比我大七个月吧?都二十的人了,你妈还管你?羞不羞啊!”

  蒯柔不甘示弱道:“那你昨晚在杨棠家里,吃菜吃得比我还多,羞不羞啊?”

  听到这话,夏妙薇的凤目差点没倒竖起来,死瞪着蒯柔道:“那昨晚谁舔的盘子啊?反正不是我!”

  蒯柔:“……”

  夏妙薇占了上风后并不乘胜追击,反而用胳膊肘碰了碰蒯柔:“看杨棠他们一家这么大早上的就被接走了,想必晋王府上有节目,咱们是不是也跟去看看呐?”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那些节目,比如划龙舟、打擂什么的,稀罕!”蒯柔一脸不屑道。

  夏妙薇却把她的思想往歪路上引:“那你说,杨家一介平民,被邀去晋王府能干什么呢?”

  蒯柔几乎没怎么考虑,脱口而出道:“那当然是请杨棠这家伙上台打擂啰,照林子里的残迹来看,他的腿功……”

  “杨棠就只有武力高这一个有点吗?”夏妙薇截断了蒯柔的话头,“他还有别的优点吗?”

  “能没有优点嘛,别的不说,单只做菜的水准就已经神了。”言语间,蒯柔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接着眼前倏地一亮,“未准晋王爷知道杨棠做菜做得不错,因此才一大早遣人来接他过府……”

  “那咱们要不要混入晋王府呢?”夏妙薇追问道。

  “要,当然要!”

  晋王府外的马路上,一溜的豪车在排队,可杨棠一家人搭乘的凯迪拉克吉普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它用并不太快的速度掠过一辆又一辆豪车,直达王府门口,稍微停顿了五六秒,偏门随即滑开,一名荷枪实弹的王府警卫开始示意司机李云往门里开。

  不少在另一边车道等了最少十多分钟的司机开始牢骚起来:“哎哎哎~~哥们,警卫哥们!,刚才那进去的谁啊?怎么不用排队等?”

  警卫讥诮道:“那是接送贵宾的专车,车上贴有咱王府的特别通行证,你车上要是也有,我现在就可以放你过去,根本不用等。”

  问话的司机顿时傻了眼。不过旁的司机继续追问道:“哥们,那你知不知道车上的贵宾是谁啊?”说着,他故意佝偻着身子递了颗烟给那警卫。

  警卫推辞了烟,但还是不厌其烦地多解释了一句:“具体什么贵客不清楚,但接人的车往往都是老王爷亲自指派的。”

  “啊!?”

  听到警卫话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

  鱼形池,小岛凉亭。

  晋王朱六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地独自一人在此品茗。

  这时,一艘花舟匆匆而来,靠在小岛唯一的码头上。接着,彩影舞动,一女侍头子已然从花舟上移到了凉亭外。

  朱六抬起眼皮蔑了女侍头子一下,女侍头子连忙躬身道:“王爷,杨氏一家到了。”

  “人在哪儿呢?”朱六问话的声线有些尖细。

  女侍头子听过朱六的声音后心头惊诧莫名,以她对自家主子的了解,多少大事王爷都不萦于心,可一旦有他在乎的人或事出现,他说起那个人或物的时候,声线就会有些些微的变化,不过这种变化不熟悉王爷的人很难听出来。

  “他们一家正在南园门口候着!”

  听到女侍头子的回答,朱六不禁皱了下眉,继续尖细着声音吩咐道:“让那个谁,冷耆亲自过去领杨家三口到我这儿来,不得怠慢!”

  “是,婢子遵命。”

  作为王府的东禁卫长,冷耆收到女侍头子转达的朱六口谕后,惊讶非常:“这位姐姐,你没弄错吧,老王爷的意思是把杨家人带去望龙亭?”

  值得一提的是,朱六纳凉的亭子叫望龙亭。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呢?很简单,因为亭子周边叫鱼形池,不是有个成语叫“鱼跃龙门”嘛,所以当初亭子建好以后,朱六就给亭子起了个“望龙”的名字。好在如今国朝君主立宪,皇族被束之高阁,不然凭“望龙”二字就极有可能引来祸端。

  同时,也可以看出望龙亭乃王府重地,除了晋王朱六,旁人想要来逛一逛望龙亭那是千难万难!而眼下,冷耆居然接到这样一个命令,怎能不令他惊讶!

  “对了,王爷还强调,不得怠慢!”女侍头子补充了一句。

  冷耆眼睛瞪得溜圆,还以为自己幻听了。要知道,他身为东禁卫长,乃晋王心腹,晋王世子一脉的嫡裔不敢动之外,普通的晋王子孙在面对已获得“不得怠慢贵客”授权的冷耆时,他即使翻掌将其打杀了,晋王事后也不会降罪于他。这样的权力太大了,说不定也是对冷耆本人的一个考验。

  在女侍的催促下,冷耆带着一队亲兵来到南园门口,见到了杨爸杨妈还有杨棠。

  先是扫了平平无奇的杨爸杨妈一眼,然后冷耆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杨棠身上:“三位,你们好,我是冷耆,添为晋王府东禁卫长!”说着,他微微躬身为礼。

  杨棠问:“晋王呢?”其实他言下之意是,如果晋王忙,就先安排他们仨歇下,并不是非要第一时间见到晋王。

  可冷耆会错了意,加上晋王也是这么安排的,想在第一时间见到杨家三人,于是他侧身抬手比了个“请”,道:“王爷在鱼形池那边,正等着三位驾临,请随我来!”言罢,冷耆带着杨棠一家穿进南园门,然后七拐八绕,很快便到了一堵围墙边,顺着墙根走,那里有个可供盥洗的厕所,厕所旁有一条通透的横廊。

  钻过横廊,前边便豁然开朗,他们这些人赫然已经来到鱼形池的东岸边了。

  “冷侍卫,你护好我爸妈,慢慢跟上,我先去会一会晋老王爷!”扔下这话,杨棠整个人就往湖水间扑去。

  一直没怎么开腔的杨妈见状不禁嚷了起来:“小宏?你干嘛?还不赶紧回来,就算你想游泳,也回来找个游泳圈再……呃!!?”话落,就见杨棠已经伫立在了池水上面。

  嘶——

  在场之人,杨爸杨妈主持人,还有冷耆等人,十数名女佣几乎都傻了眼。

  喳、喳、喳、喳……

  杨棠一步一丈,蜻蜓点水般走上了凉亭所在的小岛。

  直到这时候,凉亭里的晋王朱六还傻着眼,因为他清楚的记得,杨棠过来这一路水面下是没有暗桩的,情形跟上次几乎一模一样,但更可怕的是,时隔不到半年,杨棠这手蜻蜓点水的轻功愈发炉火纯青。

  “老爷子,朱老爷子?!”

  “啊?哦哦,杨棠来了,快到亭子里来歇歇脚!”朱六热情招呼道。

  杨棠却没给朱六留面子,纵跃进凉亭,讥诮道:“刚才看傻了吧老朱?”

  “屁,我是在研究这盘残局,挺有意思的……”

  “我信你才怪!”杨棠鄙夷道。

  “你要不信,你选一边,我们俩对局一下你就知道厉害了!”朱六挑衅道。

  “靠,我跟你单挑?我可不喜欢下残局!”杨棠推脱道。

  “那就重摆一盘,还是你跟我!”朱六咄咄逼人道。

  杨棠冷冷一下,道:“看来你是铁了心找虐啊!”要知道,关于中国象棋,前世杨棠参加雾都市区范围比赛,获得过亚军,进而得了个业余大师称号,哪怕他今世没有获得任何梦境技能加成,但身体六维增益良多,自然不怕眼前的老朱头。

  “谁虐谁还不一定呢!”说着,朱六跟杨棠齐齐动手,把各自的棋子都归了位。

  “要红要黑?”朱六问杨棠。

  “我用黑,让你先走!”杨棠大度道。

  红先黑后。

  朱六倒是当仁不让,捻起红子就来个当头炮。

  杨棠随手应了个跳马。

  之后,双方各施手段,不断布局,直至局面僵住……朱老爷子终于忍不住开始杀子,结果一番杀棋下来,杨棠一招“错子车”把老爷子的红帅“将”得动弹不得。

  朱六颓然道:“我认输!”

  杨棠反而皱起了眉头:“老爷子,我就纳闷了,人家都说,三步不出车,必定是个蠢东西!看你的行棋,车倒是出得挺快,可为什么直到最后,你也没动双马呢?是不是在故意让我啊?”

  朱六闻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颇有些尴尬道:“不是我想让你,而是昨天晚上我才学会怎么走子,可刚才开局一激动,把‘马’怎么走给忘了!”

  杨棠听得狂翻白眼,心说你怎么不把吃饭喝水给忘了呢?

  “杨小子,我忘了怎么走马不要紧,你答应我的事儿你可别忘啦!”朱六提醒道。

  “我去~~您老别是故意不走马装死,反过来提醒我题诗写字的事吧?”

  “那哪儿能呢!”

  “我看就像……”

  “什么就像?别在王爷面前没大没小的!”这时,杨爸携着老妈已经登岸,到了亭外近处,却没敢冒然往里闯。

  “呵呵,没事……这两位想必就是杨小子的父亲跟母亲了吧?”朱六作出一副和善的姿态,主动跟杨爸杨妈闲扯上了,“今次端午,是老夫擅做主张,请了二位过府,吃吃粽子,看一看龙舟比赛,放飞一下心情!”

  屁股刚刚贴上椅子的杨爸连忙站起来拱手道:“多谢王爷抬举!”害得杨妈妈也跟着站起来行礼,看得旁边的杨棠心头一阵窝火。

  朱六察觉到杨棠眼神不对,赶紧起身趋前,一手一个扶住了杨爸杨妈,不让他们把礼行完:“行了行了,免了免了……对了,本王可是听说杨小子诗词天赋了得,恰逢今日端午佳节,不如就让你家小子来个即兴发挥?”

  杨爸见晋王朱六殷殷切切地望着自己,当下没口子地应了下来:“好、好啊……小宏,你过来!”

  杨棠不情不愿地来到杨爸身边,趁他不注意,给了朱老爷子一记很邪气的眼神。朱六浑体一颤,差点没当场失禁!

  .

  .

  ps:求订阅!!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8144575.html